【幸灾乐祸。】贺红。短篇完结。


吃完晚饭,莫关山无聊的躺在床上刷微信朋友圈。

其中一条,没有视频,也没有图片,只是短短的一句话,看清楚后,却让他兴奋的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

——钥匙忘带了,艹。

备注名,贺天。

哎呦卧槽!

莫关山对着手机屏幕,简直快遮不住脸上幸灾乐祸的笑。

他飞快的评论: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三分钟时间,除了他的第一条评论,下面已经被几乎完全盖楼了。

男生们几乎是清一色的哈哈哈哈哈,而女生们则是嘘寒问暖,担心她们的贺大校草今天晚上要流落街头,一个个的都心疼的不行。

共同好友多的话就只有这个好处了,能看到他们的评论,贺天果然是他们学校的风云人物,自这条信息发在朋友圈不过十分钟的时间,评论已经快破百了。

妈惹,这是什么概念?

莫关山看到自己的评论被蹭蹭蹭刷在最下面,心想,这货不去当个什么网红主播简直是浪费,还来他的朋友圈祸害空气。

而且,评论的女生几乎占百分之七十,异性缘好的有点过分吧!

眼不见为净!

莫关山把手机充上电,翻开了床头堆放着的一本漫画。

这时,他家的门铃响了。

知道老妈会去开门,莫关山就继续在床上挺尸。

都快八点了,这个点基本没有人会过来串门,莫关山刚想问他妈谁来了,他妈妈在客厅的一句“贺天,你怎么来了?”惊得莫关山差点从床上翻下去。

谁?!

贺天?!

穿着校服的贺天身上还背着书包呢,站在门口对莫妈妈笑的满脸乖巧。

“阿姨,我早上出门着急,钥匙忘带了,能在莫关山家借住一晚吗?”

莫妈妈还没回答,莫关山房间的门开了,莫关山赤着脚就跑出来了,指着贺天气急败坏:“你丫的贺日天!你钥匙忘带了干嘛要上我家来?!我们家不欢迎你!”

贺天没搭理莫关山,而是继续向莫妈妈投射今晚没有着落的委屈光波。

“阿姨~”

莫妈妈心一软,赶紧把他请了进来。

“这么晚了,在外面待久了也不安全,今天就在这凑合一晚上吧。”

全程被无视的莫关山气的跳脚:“妈!”

莫妈妈嗔怪他:“阿山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呢,贺天是你同学,钥匙忘带了你让他和你睡一晚上怎么了?男孩子怎么这么没气度?”

“什么?!”莫关山眉一下子跳的老高,“凭什么让他睡我的床啊?!”

贺天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换上拖鞋,把鞋子端正的放进了鞋柜,然后把门带上。

“阿姨,我打地铺就行了。”

“对啊!”莫关山双手叉腰,跟只夜叉似的,“让他在客厅里打地铺!”

说完,他又意识到什么,火更大了:“等等!我还没有答应让你今晚住下来呢,你瞎自作主张什么玩意儿!”

“阿山!”莫妈妈终于生气了,愠怒道:“你再这样任性,先前答应你的事我恐怕要重新考虑了。”

果然这一下戳中了莫关山的软肋,少年的气势立马降了下来。

贺天被狠狠的瞪了一眼。

“好好好!让他睡还不行?!睡睡睡!明天反正周末!就让他在这睡到周一!这两天都别起来了!”

被妈妈训了非常不高兴的莫关山回房间把门关的特别大声,以此来发泄他心中的不满。

贺天全程脸上带着笑,从刚刚进门就被嫌弃到现在,对他来说似乎毫不影响。

倒是莫妈妈有些不好意思了:“贺天,你别和那孩子计较,他性格就这样,临时雨,马上就好了。”

“没关系的阿姨,”贺天看上去非常善解人意,继上次不请自来后又博得了莫妈妈的好感,“莫关山这样的性格挺好的,直肠子,我挺喜欢和他玩的。”

莫妈妈放心了,“那就好。”

莫关山趴在床上,听到开门声,“蹭”一下蹦的老高。

贺天跟在自己家一样,把书包随便放在莫关山的书桌上,无视莫关山,关上门之后,然后就开始脱衣服。

莫关山踢了贺天的大腿一脚:“你有病啊!耍流氓嘛你!”

贺天裸着上身,看样子还要脱下面。

他对莫关山的恼怒感到非常的不解:“你晚上不脱衣服睡觉?今天下午打了场篮球,一身味,我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这时,房门被轻轻的敲了敲,传来莫妈妈的声音:“贺天,我拿了块新的毛巾,还有牙刷,热水刚开始烧,等下就可以洗澡了。”

贺天给了莫关山一个挑衅的眼神,“好的,谢谢阿姨。”

莫关山简直快被贺天这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阴险招数气的要吐血。

“你个王八蛋!太不要脸了!”

贺天对他的怒骂一直不痛不痒,挖了挖耳朵,当做没听见。

莫关山又踹了他一脚:“你干嘛上我家?!你钱这么多,外面随便开个房间不就好了?”

贺天回答的理直气壮:“我刚发朋友圈,一分钟都还没到,你就给我评论了,我就过来找你了。”

“哈?”

难道这就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见一也马上就评论了啊!你干嘛不去他那?!”

贺天拿出手机,开始“官方”回复那些看上去非常担心他的妹子。

“哦,没看到。”

“..........”

莫关山的床并不大,平常一个人睡足够,但是多了个人,尤其还是个身高一米八几,体格又比较宽大的男生,空间就小的离谱了。

贺天靠墙睡,莫关山睡在外侧,那人撅着屁股,莫关山缩到床边才没让自己掉下去。

两人背对背,躺下来熄灯后一句话都没说,房间里只听得到莫关山哼哧哼哧一看就非常烦躁的吸气声。

过了半晌,后面的声音还是没消停,贺天乐了。

“你是猪吗?在拱墙现在?”

黑暗里,莫关山咬牙切齿的道:“闭嘴!你再烦我,我把你揍得你妈都不认识。”

贺天不以为然:“是你的声音吵到我了,不然我早睡了好吗?”

都快被挤下床了,罪魁祸首却这么心安理得。莫关山简直恨得牙痒痒。

他向后压了压贺天:“你他妈翘着屁股给谁看啊卧槽?!往里面睡一点会死啊!老子都快要被你挤到黄埔江去了!”

眉眼微微一弯,贺天翻了个身,一下搂住了莫关山的腰。

嬉皮笑脸道:“哇哇,好细啊。”他故意搂紧,“触感也不错,啧啧。”

莫关山脸一黑,手肘立马向后撞去,正中贺天的肚子。

贺天闷哼一声,搂着那截细腰的手微微放松了些,却还是没松开。

他闭上眼睛,隐去了声音里的调笑:“行了,这床这么小,并排睡都能挤死,算我吃亏,抱着你,免得你掉地上去。”

莫关山正要发作,贺天立马又压紧他,阴阳怪气的撒娇:“行了莫哥哥,快点睡觉嘛,我怕黑,你让我抱着睡好不好嘛?”

莫关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不怎么挣扎了。

“咦~你好恶心啊。”

贺天自己也翻了个白眼。

莫关山的后脑勺对着他,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馨香,是他家洗手间里的沐浴乳味道。

贺天深深地呼吸。

“好了,早点睡吧。”
莫关山强调:“你把手松开。”

贺天眼睛闭着,纹丝不动。“宝宝快睡快睡~”

“贺天!你丫的欠揍是吧?!”

“躲进妈妈的怀里来~”

莫关山忍无可忍。

“砰!”

“卧槽!你别打我下面啊!残了你负责?”

“哼,活该!”

“脾气这么大,我看谁敢要你。”

“要你管!贺JB天!”

“莫小鸡仔。”

“你!.........”

“略略略略~”

“...........”

“...........”

他们俩吵吵闹闹的,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期间,贺天的手一直揽着莫关山,睡着后,也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觉到了天亮。

一个星期后。

相同的事件,贺天又忘带了家里的钥匙。

这次莫关山学乖了,虽然看见了,但不评论,刷到了见一的评论之后,他才在后面跟评。

见一:哈哈哈哈。

莫关山:哈哈哈哈哈。

晚上,莫关山洗完澡出来看到在客厅里的贺天,眼睛都直了。

“你怎么又来了?”

莫妈妈去洗水果了,贺天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惬意的模样真的让人特别想打他。

“我钥匙忘记拿了,你不是看到了吗?”

莫关山握紧拳头:“第一个评论的人又不是我!你这次应该去找见一!”

贺天朝他打了个响指。

“谁让你笑的这么开心,干嘛?幸灾乐祸?”

莫关山不服:“笑的人又不是只有我一个!”

“你自己看看,评论里就你笑的最开心,不找你找谁。”

莫关山不信这个邪,拿出手机,看了半天愣是没觉得问题在哪。

贺天提醒他:“再认真看看。”

片刻后。

莫关山把擦头发的毛巾一下甩到了贺天脸上。

“艹你丫的死贺天!老子不就多了个哈吗!你至于吗!”

“所以啊,你笑的最开心。”贺天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让你幸灾乐祸,当然找你了。”

莫关山:卧槽了这tm的什么鬼?

接下来的一个月,贺天以各种各样的借口在莫关山家里留宿,莫妈妈对此非但没有什么不满,还特别的欢迎。家长都没有什么意见了,贺天就睡得更心安理得了,莫关山再不乐意也没什么办法,总不可能把人赶大街上去,就这么三天两头的和贺天挤在他那张小床上,然后早上在那讨厌的家伙怀里醒来,这种日子过得快让莫关山怀疑人生。

再到后来,贺天来借宿的借口更是离谱,说认床,回到家睡不着了,下个月就是期末考了,莫妈妈自然不忍心让贺天休息不好,借此也想让成绩好的贺天多给莫关山补补课,这下,贺天去莫关山家去的更是光明正大,都不用跟房间的主人打招呼,放学了就往莫关山家跑,快成他家的常住人口了。

一天合上体育课,打篮球中场休息,莫关山在旁边咕咚咕咚灌着水,听到见一问贺天:“你怎么三天两头住红毛家?要不要脸?”

“对,”他跟着飞快的附和,“要不要脸?”

贺天擦了擦汗,“钥匙忘拿了,有什么办法?”

他无辜极了:“你看我这记性,就容易忘记那些小事。”

见一摸着下巴,思索道:“可是你上次忘记拿了钥匙之后,不是配了五把钥匙放在抽屉里.........”

话还没说完,贺天把擦汗的毛巾丢在了他脸上。

他跑过去,一胳膊勾住见一的脖子,疼的他哇哇叫,他笑眯眯的看着还不在状态的莫关山和展正希:“见一热的可能脑子不大清楚了,我送他去医务室。”

见一不停的在挣扎:“谁tm脑子不清楚了!你!........”

嘴巴又被捂住了,见一几乎是被拖着走的。

老远还能听到少年的惨叫声。

偌大的篮球场上,只剩下莫关山和展正希面面相觑。

??????

发生了什么?

End.

评论(18)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