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子之手2。】贺红。


晚上,莫关山正在忙,每到饭点,他这家小饭馆就忙的不可开交,他看着人满为患的前厅,想着要不要再招几个人,贺天说要过来的事也被他忙的抛到了脑后,直到看到两个穿着校服的小子站在自己面前时才想起上午有那么件事。

莫黎二话不说就把人拉到了楼上的包厢,莫关山虽然对贺尧放下了成见,昨晚也经自己儿子解释之后也知道这么桩事是事出有因,但心眼还是留了个,跟着俩小子后面,拿了点水果和饮料上了楼。

贺尧除去对自己老爸大呼小叫外,对待别人还是很有礼貌的,看到莫关山就喊了声“叔叔好。”

莫黎这小子在学校玩的开,同学自然也多,但是真好到带回家来的,好像也就眼前这么一个。

“在这别客气啊,晚上想吃什么菜,我给你们做。”

莫黎把莫关山拉出来,然后关上门:“爸,贺尧能不能在我们家住几天啊?”

“发生什么事了吗?”莫关山看了眼虚掩着的门,少年安静的在里面坐着,捧着杯果汁在那喝,神情看不大清楚。

之前是没仔细看清楚,但今天见到贺尧,虽然那孩子彬彬有礼,相貌也是无可挑剔的,论出身在富裕的家庭,家教也应该不用担心,但是在贺尧身上,莫关山看出来少年身上有股刻意隐藏起来的什么东西。

莫黎凑过来,小声的道:“他爸爸要把他送到国外,他没辙了,想在我们这躲几天。”

莫关山皱眉:“那是人家家里自己的事,你们小孩子离家出走,最担心的就是父母了,天底下哪个父母会害自己的小孩儿?他爸送他出国,说不定是为他好。”

莫关山是真不想掺和人家的家事,而且贺天等下就会来,看到小孩在他那,他昨天的气势汹汹岂不成了个笑话?

莫黎真是他亲儿子,小孩子皱眉的样简直和他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看上去极不容易相处。

“爸,你说话不算话,你昨天答应我会帮贺尧的。”

莫关山揉了一把儿子扎手的短发:“我说话当然算数了,那也要看什么情况不是?你们搞离家出走,难不成也要我举双手赞成?到时候人家爸爸找过来了,你让你自己老爸颜面何存?”

莫黎低下头,不说话了。

小脸皱在一起,都能揉面团了。

莫关山叹了口气:“离家出走是不对的,就算是贺尧真不想搁自己家呆,也要让他父亲知道,不想出国就不要出国呗,他爸还逼着他去不成。”

他又想到了上午的电话。

“我和他爸爸沟通一下吧。”

莫黎见老爸松口了,小眼睛亮了亮。

莫关山重新把围裙戴上:“得得得,怕你了,快写作业去,什么不懂的多问问人家,人家可是闭着眼都能考的上前三的,你瞧瞧你,成绩烂的我都没眼看。”

莫黎回怼他:“还不是遗传的。”

小孩赶在他追过去前赶紧闪身进了包厢把门关上,顺势还喊了一声:“晚饭要吃土豆炖牛肉!”

莫关山对着紧闭的门摇了摇头:“知道了小祖宗。”

包厢内,莫黎抓起果盘里的车厘子塞了满嘴,胳膊肘碰了碰贺尧:“你看你一来,我家号称不锈钢铁公鸡的老莫先生都把好吃好喝的端上来了,以后你得多来来。”

车厘子的汁溢出来,紫色的果汁沾瞒了莫黎的嘴角,贺尧抽了几张纸巾给他。

“我真羡慕你和你爸。”

莫黎一边擦一边往嘴里塞个不停:“有什么好羡慕的,别看他是我爸,其实糊涂着呢,记性也差,你知道吗,每个月给员工发工资都是我帮他算的。”

“不过说真的,”他想起了莫关山的叮嘱,“你不和你爸说一声,没事吗?你还没有成年,你爸爸真要把你送出国你也没有办法的呀。”

贺尧虽与他同龄,但是性格和思想都过于早熟,有时候说的话做的事都让莫黎觉得他是外星球来的生物。

就比如说他得知他爸要把他送出国的事后,贺尧不光光是离家出走这么简单,临走前,还不忘留了一手。

贺尧把书包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个密封住的牛皮纸袋,冲吃的嘴巴塞得鼓鼓的莫黎得意的道:“他要是一定要把我送到国外去,没得商量的话,我就把这个东西拿到警察局去。看看谁狠。”

试问,一个13岁的小孩,整天想着怎么算计自己老爸,这心思是有多黑暗啊。反正莫黎自己想的每天都是怎么躲过自家老头那鸡毛掸子。

莫黎抹了下嘴,“这是什么东西啊?能让你爸妥协?”

贺尧把东西塞了回去,“反正,这里面的东西一公开,他肯定会身败名裂。”

少年的眼睛黑亮的发光,莫黎看着后背打了个冷战。

楼下,一辆亮瞎平民的玛莎拉蒂停在莫关山的小店门口,下班高峰期已过,店里也不再那么忙了,快餐式的经营,客人来的多走的也快,贺天进去的时候,莫关山正和两三个跑堂的在整理。

“哟,这么快。”莫关山擦干净手边的桌子,“坐这吧。”

西装革履的贺天一进来,那些原本还在说说笑笑的服务员都下意识的噤了声,比看到自己老板还紧张。

贺天身材匀称高大,一身西装穿在他身上跟套在衣架子上似的,气宇非凡,与小店的氛围格格不入,他在那站着,大厅都感觉小了一大圈。

莫关山掸了掸刚擦好的椅子,拉开,贺天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圈店面,装修算上租金都绝不会超过二三十万,就是街边再普通不过的小大排档,午晚饭做快餐,晚上做夜宵,什么龙鱼混杂的人都有。

这里的一整条街都是做饮食的,莫关山这家店就胜在他的手艺,吃过的人一传十十传百,生意自然就好了起来,莫关山预备再做两三年,钱存够,就扩大店面,专做私房菜,好好开始存他家莫黎的大学本和老婆本。

莫关山是很积极向上的人,之前老婆一声不吭抛下他和莫黎的时候,他也没有垮下来,抹掉泪一个人把孩子拉扯大。他现在唯一的支柱是莫黎,辛苦赚钱也只为他。只要这小子好好的长大成人,他的辛苦都不算什么了。

所以,同为人父,莫关山认为,贺天很大程度上也是出于对孩子好的出发点上,不同人家不同想法了,也有不同的教育,但天下父母一颗心,那就是绝不会对自己孩子不利。

“孩子好端端的,你送他出国,他到了陌生的地方也不适应,他在国内也学的好好的不是吗?别适得其反。”

贺天进来一直客客气气的,莫关山这么一开口,男人的眉挑了挑,带着点寻味。

“贺尧来这了。”

莫关山也不觉得自己说漏了什么,“我看过好多新闻,孩子到国外之后,性情大变,因为语言和环境的差异,得抑郁症的人很多,贺尧那孩子这么好,岂不是可惜了。”

劝人这事莫关山真没什么经验,胡说一通他倒是会,只能列举这样那样的例子,想要打消贺天送贺尧出国的念头。

贺尧这孩子太聪明了。

和那小子死磕到底,没有什么好处。他知道自己很多秘密。贺天也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个小孩玩007的游戏。

“让贺尧出国是我想的太过于草率,不怪那孩子跟我闹别扭,”贺天微微皱眉,看上去像是为孩子操碎了心的单身父亲,“他妈妈去世后,我忙于公司的事,在家的时间很少,几乎没有什么时间陪他,他不亲近我,很正常。”

贺尧要是看到这一幕,恐怕会恶心的饭都吃不下去。

但是莫关山哪知道贺天的真面目,同为单身父亲,他真的觉得自己很理解贺天,都是同样忙到顾不着家,和孩子的关系上有一定程度的疏远,无可奈何。

“你忙公司的事不也是为了孩子的将来,小孩儿就是想有家人陪着,公司事再忙,也该抽出时间陪陪他的。像我,我固定周休,就挑孩子周末的时候,做老板雇人是干嘛用的,一天不去死不了人。”

贺天点头,“不知道贺尧是不是跟我闹脾气,司机去接他放学,说人没接到,如果孩子没有和莫黎在一起,不知道他去了哪........”

莫关山有点不忍:“你看你,舍不得孩子吧,我看你要是真把他送到国外了,肯定更想他。”

他指了指楼上,“和我家小子在写作业呢,我儿子跟着你家贺尧玩,说不定成绩也能提升,多好,他以后的晚饭就我包了。”

就昨天还指着人鼻子警告离自己儿子远点,莫关山担心莫黎成绩,误会解除了,这脸变得也跟六月天似的,反常的过快。

贺天起身向他道谢,在征得莫关山的同意之后,随即去了二楼。

包厢里,莫黎正翻着贺尧的书包,看里面还有没有女同学在课间偷偷放的情书,一个不让看,一个非要看,闹得不亦乐乎,贺天敲门推进去时,贺尧最先反应过来,把莫黎往怀里一扯,脸上的笑意褪的一干二净。

“你来干嘛?”

莫黎脖子一缩,跟他爸一样,见到贺天这样的人,都有点不自在。

但最基本的礼貌还是懂的。

“叔、叔叔好。”

贺天对着莫黎温柔一笑,全然和贺尧口中所说的人面兽心差了十万八千里:“莫黎,叔叔和贺尧有话要说,说完之后,叔叔带你和贺尧去看电影,怎么样?”

莫黎兴奋起来:“我可以看那部变形金刚吗?”

“可以。”

“谢谢叔叔!”莫黎这不是第一次和贺天见面了,以前去贺尧家玩的时候,也见过匆匆回家捎文件的贺天,简单的打过招呼。

莫家父子俩都以为贺天和贺尧之间只是单纯的有着疏离,所以想帮他们拉近父子感情。

莫黎蹦蹦跳跳的去楼下和莫关山报备了。

门一关上,贺尧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贺天在门口的沙发上坐下来,叠着腿看他。

“贺尧,我不跟你开玩笑,出国的事你现在不愿意去,以后迟早也是要去的,就为这事,你偷拿我的东西,你这是商量的态度吗?”

贺尧虽然和他老子差了不止一大半截儿,但是在这个年纪,他做的事可能一些成年人都没有胆量去做。

比如,花了一天的时间,成功从贺天书房的保险箱里拿出了些不该拿的东西。

贺天也对这小子有点刮目相看:“你看你,多聪明,不知道密码还能打开我的保险箱,好好花在学习上,以后你的成就绝对不比我差,怎么就老想着和你老子对着干?”

贺尧知道瞒不住贺天,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你和我商量了吗?你知道我不愿意出国!你不就是不想看到我吗?我搬去外面住还不行?非要把我送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你做决定的时候问过我没有!”

贺天耐着性子,对付贺尧,比谈生意更让他伤脑筋。

“小姑会照顾你,你住在小姑家,你从小也和她亲,有什么不好?你在国内反正过的也不开心,你和她在一起也会好点不是吗?”

“小姑家再好也不是我家!”贺尧生着气,脸都被憋红了。“你这么嫌我麻烦,当初干嘛要把我生下来?”

他看着贺天,黑而亮的眸子渐起水光。

“我是小狗小猫吗?被你送这送那的到处寄养,既然如此,你干嘛不干脆点,当初就把我送人,我想,收养我的人都可能比你更尽责吧?”

贺天弹掉西裤上的灰,站了起来。“可以不出国,你把对那小子的念头断了就成。我不逼你。”单手插入裤兜,男人背着光的样子看起来很冷漠,“你把东西给我,你知道的,不小心丢了,整个贺氏都有可能被你葬送。”

他语气森冷:“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也不能由着你性子胡来。”

贺尧吸了吸鼻子:“我不蠢,我知道那东西对你的重要性。”他也回报自己父亲同样的眼神,“但是,这也是我现在唯一能和你抗衡的砝码,我没成年,什么都是你说了算,我可不想那样。”

贺天的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贺尧,我再说一遍,在我对你还有耐心之前,把东西给我。”

深呼吸,贺尧攥紧了拳头。

手心满是汗。

“你也别逼我,我有脑子,用不着你来提醒。那个东西我放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如果你逼我做我不高兴不愿意的事,那么它的存在就不是一个秘密了。”

少年很紧张,只能低吼掩饰自己内心的慌张感:“总之,你休想摆布我!”

贺天忽然笑起来。“你在威胁我?”

贺尧的指甲把掌心磕的生疼。

或许只有疼痛,才能让他鼓起勇气与这个男人抗衡。“要么你就干脆把我打死,最省事。要么,我们就井水不犯河水,你别管我,我也不招惹你。”

贺尧不肯让步,贺天也没有办法。

对待外人的招式,怎么可能会用到自己儿子身上。

但这也并不代表贺尧可以借着有他的把柄可以胡作非为了。

“好,竟然你在和我谈条件,那么我也要提醒你。”贺天拍了拍少年的肩,口吻不咸不淡道:“我相信你有能力能让东西不落入外人手中,可时间过长,我怕你忘了这回事。整个贺氏可不能陪着你这小孩玩过家家。”

贺尧皱眉,抬头看着自己的父亲。

父子俩真的长得很像。

“你想说什么。”

俯下身,贺天凑到了贺尧的耳边:“楼下那对傻父子,也是我牵制你这小子的唯一砝码。”

贺尧紧张起来:“喂!你想干什么?”

贺天把沙发上贺尧的书包和校服外套拿起来,走到门口:“像你说的,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做了让我生气的事情,那么,就看谁下手比较快了。”

打开门,他微笑。

“好了,我们现在去看电影吧。”


(二)

莫黎和贺天的关系渐渐好了起来。

尽管贺尧不止一次的提醒他,他的父亲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的好,让莫黎别和贺天走太近,但是莫黎哪能明白,他才12岁,他只下意识的就亲近对自己好的人。莫关山之前不阻止两人的正常相处之后,莫黎的 成绩也慢慢跟了上去,他乐还来不及,更不会插手了。

期中成绩出来之后,莫黎各科成绩都差不多有七八十分,这可比以前不及格好太多,莫关山看着试卷高兴极了,要请贺天和贺尧吃饭。

两个孩子关系近了,那身为家长的莫关山和贺天联系也频繁了起来,有好几次,贺天都开车来莫关山的饭馆吃饭,看来上次吃过一次后挺喜欢他的手艺,一来二去,再见面,也就没有那么生分了。

周六,莫关山让莫黎请贺天父子俩来家里吃饭,莫黎星期三就和贺尧说了,但贺尧并不是很愿意让贺天和莫关山他们走的太近,想周六自己去,借口就是贺天太忙抽不开时间。但周六早上,他下楼时,看到贺天的车停在院子门口,心不禁凉了片刻。

“小孩子撒谎可不太好。”贺天打开车窗,“上来吧,别迟到了,让人家干巴巴的等。”

贺尧心不甘情不愿的上了车。

路上,他终于忍不住主动说道:“你别刻意去接近他们了,东西不在他们那。”

贺天扬了扬眉,不甚在意:“你就把我想的那么坏吗?他们也挺照顾你的,我适当的和他们搞好关系,不应该?”

贺尧刚说出那句话时是心慌的,他还太年轻了,贺天一眼就能洞穿他所有的心思。

上回被老师叫去谈论关于早恋的事之后,父子俩你来我往的继续演着戏,谁都不戳穿对方。

莫关山在厨房里忙活着,莫黎在客厅里帮爸爸折菜,铃声响起时,他连拖鞋都没穿,蹬蹬蹬就跑去开门。

门外,贺天和贺尧站在一起,少年僵硬的把一些伴手礼递给了莫黎。

莫关山从厨房探出头来:“来就来了,带什么东西啊你们真是,莫黎,快给你贺叔叔泡茶。”

莫黎把新买的拖鞋拿给两人换上:“贺叔叔,你喜欢喝红茶还是绿茶?”

贺天走进屋子,看向厨房模糊的玻璃背后忙碌的身影。

“红茶吧,麻烦你了。”

莫黎看向贺尧:“你喝芬达还是雪碧啊?”

贺尧特别爱喝碳酸饮料,前阵子来给莫黎补课,莫关山知道了就在家放了一冰箱的雪碧可乐。

但又不知道从哪听说,说男性喝可乐不太好,莫关山又把可乐换成了芬达。

“都行吧。”贺尧像在自己家一样在沙发上坐下,打开了电视。

莫黎穿上拖鞋,跑去了厨房。

贺天打量了一圈屋子。

两室一厅的格局,收拾的异常干净,一进来就给人感觉挺宽敞的,看得出来主人是爱干净的,厨房传出来的香味也很勾起人的食欲,很有家的味道。

怪不得贺尧三天两头就往这跑。

不知道怎么回事,贺天几次吃过了莫关山做的饭后,开始对外卖免疫,那种油过重的东西,看到了再饿也提不动筷子了,有时候公司的事处理完时间还早,他会去莫关山的小店里解决晚饭,次数多了,莫关山还会特地的给他留好位置,他忙顾不过来,贺天吃完也不会久留,驱车离开。

不忙的时候,莫关山就会坐下来陪他聊上几句。

从一开始的互相问候到后来关于自身的一些往事,两个单身父亲坐在一起喝着点酒总有很多话聊,关于孩子,关于自己。

莫关山喝了点酒就打开了话匣子,也不管对方和他才认识几天,连朋友都算不上,一股脑的倒出这些年独自带着孩子的辛酸。

贺天在一边静静的喝着酒,很次的五粮液,莫关山本来是陪他这个客人喝的,后来自己却喝了大半瓶。

贺天问他:“那你没再想过找一个么?”

莫关山一听到这个,回光返照似的直摆手,“算了吧,你小时候没读过安徒生童话啊?哪个后妈是好的?像我这种离婚带着孩子的,头婚的肯定不考虑我啊,离过的基本也都是自己带着孩子,那你说她会疼哪个?就这样吧,我一个人过也挺好的,还能省不少钱给我儿子呢。”

“那你呢?”莫关山把话头抛了回去,“你有钱,贺尧也聪明,怎么不找一个?你的条件,要什么样的没有。”

红着脸,他指着贺天嘿嘿的笑:“其实你也怕自己儿子吃亏吧?你啊,就是嘴硬,你们这种豪门,关系最乱,最看不清人心。”

贺天的手指断断续续的敲着桌面,“贺尧看谁都不喜欢,我怕真娶了,不是对方欺负那小子,是那小子把人赶出去。”

莫关山皱眉:“贺尧那孩子挺乖的啊,他也大了,应该能理解的。”

贺天转过脸看他。

喝了点酒,男人的双眸亮如星辰。

“贺尧是真挺喜欢你的,除了他姑姑,我没见他这么黏过谁。”

“是吗?”莫关山被夸了,还挺自豪的,“可能他喜欢我做的饭吧。”

贺天很清楚贺尧的个性。

那小子看不上的人数都数不过来,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去亲近一个人。

难道是所谓的爱屋及乌。

贺天在客厅里喝着莫黎泡的茶,一口浓郁茶香,不爱喝茶的他喝了好几口。

晚饭是随处可见的家常菜,但经过了莫关山的手之后都变得可口美味,爱挑食的贺尧连吃了两碗饭,贺天给他夹了块鱼肉,那小子也是皱了皱眉,看没刺,吃了下去。

莫关山更是热情的不停给贺天和贺尧夹菜。

他还指望接下来的这两年,他家莫黎能指着贺尧能考个好的高中呢。

对待贺天他们自然是殷勤的。

这要放在十几年前,就算给莫关山钱让他去给别人这么讨好,他宁死也不屈,但有了莫黎之后,为了孩子,他好像什么都能拉的下脸了。不过他也是真喜欢贺尧这孩子,所以也不算是刻意讨好。

晚饭后,俩孩子去房间打游戏了,莫关山在厨房里收拾,贺天也不好干坐着,过去帮起了忙。

撇开一开始贺天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现在的他显得平易近人的多,贺天并没有说明自己的工作,贺尧本来就不爱提有关于他的事,所以莫关山也没有意识到身边站着撸起袖子和他一起洗完的人是多有头有脸的人物。

见面多次,莫关山也基本了解到了贺天和儿子间关系恶化的原因。

“贺尧他妈妈是难产去世的,”贺天说起这些时并没有什么表情,但莫关山从男人一直带着笑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些忧伤,“她身体不好,但非要把孩子生下来,我和她是同学,在学校的时候,一个学期都看不到她几次。”

贺天在贺尧面前都很少谈论这个话题,但在莫关山面前,他却好像打开了那扇隐蔽的门。

他和莫关山很像,又不太一样。

“医生当时问我保大保小,两个只能留下一个。”贺天把莫关山洗好的碗擦干净放入橱柜,“对于一个呆在产房外等着妻子出生的丈夫来说,让他做这种选择,还不如干脆给他一把枪崩了自己来的好。”

莫关山也经历过在产房苦等自己爱人出生,那时候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当时还缺钱,幸好是顺产,要是这当中有一点小过程不顺利,才21岁的莫关山真不知道要怎么办。

所以他很能够理解当时贺天的心情。

手心手背都是肉,剜掉哪一块都连着心脏。

“贺尧觉得是自己的出生害死了他妈妈?知道了你当时做的选择,所以连带着你一起憎恨?”

碗早就洗完了,两个大男人却还是挤在厨房没有出去。

贺天靠在洗水台上,膝盖微微弯曲,从上衣的口袋掏出烟盒拿出一根点上。

“我和他妈妈在上学的时候的确对对方有过好感,也谈过一段时间,但是很快就分开了。后来结婚,是父母的安排,那时候,她的身体就开始很不好了。”

贺尧的母亲应该是很爱贺天的吧,不然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为他生下一个孩子。

莫关山心里这么想着,但没有说出来。

贺天点的烟很快就烧掉了半根,狭小的厨房里一时全是烟味。

“自己的生日就是亲生母亲的忌日,父母又是家族联姻,他的出生带给所有人的不是喜悦,而是悲伤。又是早产,在保温箱里呆了一个多月,抱出来的时候,葬礼也结束了。”

“贺尧第一次知道他妈妈长什么模样,是在墓碑的遗照上。”

从莫黎的房间传出两个少年的嬉闹声,贺天把烟掐灭扔进了垃圾桶。

厨房的气氛有点沉重,莫关山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贺天,笨拙的想要转移话题。

“以后那什么........”他抓了抓头发,“下班早的话,就多带贺尧来店里吃饭吧。”

想想,又附加了一句。

“孩子正在长身体,外卖吃多了不好。”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待人方式,恰好正是莫关山的这份拙劣的善良,可能其中有些同情,或者是感到同病相怜,但不管是什么,都让贺天感受到了一些温暖。

刻意的讨好接近让人厌恶反感,他想,这也就是贺尧为什么喜欢来这里的原因。

贺天擦干净手,“一直蹭你的哪好意思,今天正好有时间,晚饭就我做东,出去吃吧。”

“行啊,”莫关山爽快的答应下来,算了算时间,冲莫黎的房间喊了一声,“莫黎,你作业做完了没有!”

莫黎对着屏幕厮杀个不停,应道:“等下就做了,你别催我啊。”

贺尧也在里面,莫关山也不好关掉电闸让他们别打游戏了,只能提醒:“晚饭贺叔叔说出去吃,趁下午,贺尧也在,不懂的赶紧问问人家。”

房间里,正好一局打完,贺尧扭了扭手腕:“你赶紧做作业去。”

莫黎还对战况恋恋不舍,“今天才星期六,明天也能做啊。”

贺尧对准他的屁股就踢了一下,“快去!别让我用杀手锏。”

莫黎很不满,但贺尧的话居然比他自己的老爸还管用,虽然心不甘情不愿的,但也乖乖的坐到了写字台,打开书包拿作业本出来。

少年真的很搞不懂,为什么在校要学习,回家还得写作业,周末难道不就是用来给学生放松玩乐的时间吗?

对着两张铺平的试卷,莫黎觉得脑仁疼。

他问坐在地板上看漫画的贺尧,“你作业做完了吗?做完了就给我瞅瞅呗。”

贺尧头都不抬,“我都是星期一早自习带去学校做的。”

“啊?”莫黎愤愤的扔掉手上的笔,“你自己都不做,干嘛催我做?”

这回贺尧抬起头了,对着莫黎摇了摇手指,“我能一个早自习做完,你的智商就差了点,这就是我们的差别,小黎黎,你懂吗?”

莫黎翻了个白眼,认命的捡起地上刚被他扔掉没多久的笔。

他一边翻开教科书,一边小声的碎碎念:“有什么了不起的,龟毛。”

贺尧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但他装作没听见,背靠着莫黎的小床,修长过于白皙的手指一页一页翻过纸张。

光线透过窗户洒了进来,少年们各自专心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恍如画面定格,安静美好。

晚饭,贺天带着莫关山他们吃了海鲜,点菜时莫关山看了眼价格单,贵的并不是很吓人,就很心安理得的这顿让贺天请了。

俩小孩并排坐着,他就和贺天坐在了一起。贺天要开车不喝酒,莫关山一个人喝也没有什么滋味,就跟着孩子们喝了扎鲜榨的西瓜汁。

这家海鲜餐馆贺天看样子常来,点菜熟门熟路,上来的帝王蟹肉肥润饱满,腿卸下来都是很紧实的肉,哪像莫关山自己去吃自助餐,那里的肉都跟焉了似的,尽花冤枉钱。

奈何莫黎喜欢吃海鲜,所以一到两周去一次吃海鲜是肯定的,但海鲜到底贵,一直吃也吃不起,所以莫关山也会带莫黎去吃自助的,质量肯定没得比,但也能过过嘴瘾。

就一只帝王蟹,莫黎一个人就几乎干掉了一半,蟹腿全是他啃的,一个人吃还来不及,贺尧在旁边帮着他剥,莫关山看着都不好意思了。

他的教育,基本都是让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干,哪里跌倒了就从哪里爬起来,所以莫黎的独立性和同龄的孩子比起来还是很强的,可在贺尧面前,那孩子就跟退化了似得,一夜回到了幼稚园,连喝个雪碧都要贺尧帮他插上吸管,但这有可能就是俩孩子关系好,不分彼此,莫关山也就不去说了。

环境小资的餐厅,配着一点优雅的音乐,这顿饭吃的莫关山身心愉悦,贺尧也没有和贺天吹胡子瞪眼,等差不多结束的时候,贺天提议送莫关山他们回去,莫关山说难得和孩子出来,打算再带莫黎外面溜达一圈。

贺天看着贺尧:“你想去吗?”

贺尧和他说话,音色一直都是淡淡的:“想去,但不想和你一起去。”

贺天耸耸肩:“那我就不打扰您老巡游了,免得影响您心情。”

莫关山在旁边看着这对父子马上又要杠上,忙过来打圆场。

“你回去了等下贺尧怎么回去,这么小的孩子难不成你让他打车啊?”

他说话的时候,撞了撞莫黎,莫黎领会到,对着贺尧说道:“我爸看不住我们,到时候他迷路了怎么办,我们找都找不到。”

贺天&贺尧:“.........”

莫关山过了半会才觉得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是味呢。

“你小子,损你老子是吧!”

“我没有我没有,但老爸你方向感差是事实啊。”

“那也不至于走丢啊!说的我好像智障人员似的!”

“略略略~”

莫关山和莫黎吵吵闹闹的,贺尧紧绷着的脸放松了下来。

一行人正要去地下车库取车,莫关山接到了一个电话。

听清电话里头讲了什么之后,男人的震惊在有回音的地下车库传到好远都能听到。

“什么?!着火了??!”

莫黎脸色一下子变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哪里着火了?”

挂掉电话,莫关山的脸是惨白的。

贺天拉住他:“发生什么事了?”

莫关山发现自己的腿有点软:“刚刚邻居打来电话,我家冒着很大的烟,不知道哪里烧了起来,明火都漫了出来,他们已经报警了。”

贺尧看着吓得呆立着一大一小的两人,大声提醒:“那都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回去!”

莫关山坐在车里,还没回过神来。

低声呢喃着,仿佛不敢相信。

“怎么会着火呢,怎么会呢.........”

贺天尽量把车开的很快了,可市区红绿灯多,再加上周末,全都堵,莫关山心急如焚,坐在后座一直咋咋呼呼的莫黎也没有了声音,贺天安慰父子俩:“消防很快的,你现在回去,也不能挽回什么。还是等火灭了再看情况吧。”

莫关山没想到自己就出来吃顿饭家里怎么就着火了,也不知道到底烧的怎么样,惊吓之后,背上满是冷汗。

灯红酒绿的市中心,不远处听到消防车的鸣笛声。

莫关山的心一下就被揪紧了起来。

贺天把手机扔给后座的贺尧:“给司机打电话,你在这和莫黎下车,你带他回家,现在你们过去太危险了。”

贺尧没对他的话有什么异议,解锁了贺天的手机。

贺天在不远处的一个商场把贺尧和莫黎放了下去。

莫黎本来死活不愿意,那是他的家,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回去看看。

莫关山也乱的要命,平时挺有主意的一个人,关键时刻却没有了方向。

最后,还是贺尧摆平了哭闹的莫黎。

“你家着火,你爸已经很担心了,你家住二楼!着火了到处乱糟糟的,你一个连灭火器都不知道怎么用的小屁孩跟回去还不是添乱!”

生气的贺尧镇住了莫黎,然后,他又轻声安慰少年:“贺天他会处理的,不会有事的,别怕。”

莫黎红着眼眶,最后安静了下来。

俩孩子下车之后,强装着镇定的莫关山觉得全身上下的骨头好像此刻都被卸了下来,浑身没有什么力气。

但他的拳头握的死紧,额头也因为紧张布满了细汗,贺天时不时的移开前方的视线看向他,怕男人一时承受不住。

“没事的,”右手松开方向盘,他握住了男人膝上冰冷的手,像是要带给莫关山一点力量,“人没事就好,这才是最重要的。”

贺天这么一说,莫关山背后发凉,想到了莫黎。

平常这个时间,一般都是莫黎待在家,他在饭馆忙着。

如果今天不是贺天约他们出来吃饭,莫黎一个人在家,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莫关山找回了一点点心绪。

他不动神色的抽出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是啊,人没事就好。”

贺天看他平静了下来,加快了车速。

TBC。

评论(1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