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交警查酒驾呈寸篇。】呈寸。


寸头从酒吧出来,刚才喝的酒在厕所里吐掉了大半,神志清楚了不少,同伴张罗着要打车回去,他摇摇手,仍旧打算骑自己的小摩托,明天还要上班,他可不想挤该死的地铁。

朋友劝他:“小心碰到查酒驾的,车都给你一起拖着走。”

今天是圣诞节,即使在深夜,街上的热闹还未曾褪去,天空还很应景的下起了雪,特别美丽的节日夜晚。寸头觉得不会这么倒霉,他回家的路又这么偏,从来就没碰上过查酒驾的,不会这么凑巧。

结果这世道怕什么来什么。

看到前面一闪一闪的警灯时,寸头想调头已经来不及了,他一辆两轮的摩托可跑不过四轮的警车,无奈,只能硬着头皮上去。

喝了这么多酒,站那么远都能闻到一股酒味,现在的人真是胆子越来越大了,贺呈让人靠边停下,已经拿出了酒驾罚款单。

“请出示一下机动车驾驶证。”

寸头知道这下完了,他刚才喝的酒可算得上醉驾了,车被拖走是小事,要是还拘留,这可咋办?

他在那一声不吭,最初的酒意过后,后备已经在开始冒冷汗。

贺呈以为人酒喝多了,听不清,靠近提醒道:“请配合出示驾驶证。”

寸头真的是觉得自己要疯了——

男人的脸靠的很近,这么冷的天,穿着警服站在雪地里的样子特别的有画面感,一身正气。寸头可能真的是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抬头对准男人的唇就是一下。

“啾——”

醇香的酒味包裹住了呼吸,带着些空气中风雪的清冷,但完全不同的是,唇上绵软的触感让训练有素的交警一时之间竟忘记了如何应对,寸头瞅准时机,一拧车把手,趁机赶紧溜了。

贺呈这才发现自己被套路了。

冰天雪地,他们谁也没有记住彼此的长相,只记得那个寒冷的夜晚,唇上温热柔软的触感,很久很久之后,都没有消散。

半个月后。

部门来了个新的同事,寸头又被拉去了聚餐,不过这次他学乖了,没有喝酒,天冷了,大家吃的是火锅,吃的身上暖烘烘,出来哈口气,被风一吹,整个人都感觉神清气爽。

散了之后又快接近深夜,还是回家那个必经的路口,还是那辆警车,同样的场景,寸头又被拦了下来。

看到那个体格健壮,跟头牛似杵在那的警察向自己走过来时,寸头直呼自己要完。

贺呈也一眼认出了他。

但他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面无表情的道:“请出示驾驶证。”

寸头心里“咯噔”一下,咦,他没有认出自己吗?

这么狐疑的想着,他掏出了驾驶证。

贺呈接过看了一眼,确定是本人无疑,还给了寸头。

接着,他又问,“喝酒了吗?”

寸头忙摇头。

贺呈上下打量着他:“口说无凭,我怎么知道你喝没喝酒?”

寸头在冷风口里感觉到冷,有点不耐烦,“你们不是有那个测量的嘛?你拿过来,我测下不就完了?”

贺呈点点头,“的确是要测一下。”

话音刚落,带着白色手套的手指托起青年的下巴,男人摘下警帽,微微低下了头。

寸头感觉到一股好闻的烟草香靠近了自己,唇被湿润的舔过,他来不及惊讶,对方灵巧的舌就钻了进来,勾起他的一起与之共舞。

男人微微眯起眼,漆黑的瞳孔有一丝光芒闪过。

“咔擦——”

一只手铐铐上了寸头的手腕,另一边,防止他逃脱,贺呈给自己也铐上了。

寸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手腕上冰冷的器械:“喂喂喂!警察同志!我没喝酒吧!我犯哪条法了呀!”

这货绝逼是认出自己了!绝逼是!

贺呈不说话,只是笑。

男人隐在警帽下的容颜是令人屏息的帅气。

“醉驾逃逸,我有权对你依法处理。”

他高大的身影笼罩了下来,寸头无处逃脱。

事实上,他也无法从这个人手上逃离。

寸头听到,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对你进行终身逮捕。”

评论(7)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