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壑2。】贺红abo。


接下来的一个月,还算相安无事。

用的上“算”这个字眼,是因为贺暖毕竟寄人篱下,莫关山想她再怎么任性骄纵,也应该懂得最起码的分寸,贺天后来也找她谈过一次,莫关山不知道她听进去多少,但至少不在做饭问题上挑三拣四了,放学回来没有补课会帮他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两人在贺天还在的时候好一些,冷场了男人还会胡乱开些玩笑活跃下气氛,但贺天公司事务忙,不在的时候居多,他们一般都是各自待在各自的房间,必要碰面的时候也都是淡淡的,说不上几句。

莫关山没想什么,他现在就是安心养胎,贺暖的心思不管是不是真的,一个小姑娘,再厉害能耍些什么花招,他也不是吃素的,现在又有孩子,反正不会让那个丫头片子骑到自己的头上耀武扬威。

Omega现在正是怀孕初期的阶段,医生告诉他,前几个月得好好养着,莫关山以前随性惯了,一日三餐都是随便凑合着吃的,认识了贺天之后还好一点,但身体的营养还是跟不上,嘱咐他多注意休息和补充营养。莫关山遵医嘱在家闲着,下午没事做了就去楼下花园溜达几圈,好友寸头也会挑时间过来看他,贺天每天晚上下班回来也很准时,把他这位孕夫几乎是放在心尖上宠,莫关山感受得到自己被幸福满满的包裹着,但是不经意间看到贺暖看他的眼神时,莫关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孕期中多虑多思,总感到些许不安。

快两个月多的时候,莫关山晚上开始失眠,贺天担心他的身体,让私人医生配了些适合孕中可以吃的安神药,莫关山每天吃,失眠的症状也没有见多大起色,去看医生也只是建议他初次有孕,紧张和情绪起伏是正常现象,说来说去还是那几句话,多注意休息,饮食方面也要健康调理,要保持身心的平和,自然迎接宝宝的到来。

“还没有睡?”

贺天因为一个合同这天回来的有些晚,进了屋发现莫关山捧着iPad在看电视,他回来的点都将近快十一点,都说怀孕的人贪睡,贺天看莫关山是越来越有精神,可这阵子休息不好,本来白皙完好的眼下都有了黑眼圈,两人都着急,可找不到问题所在也是瞎上火。

拿过iPad,关了放到一边,贺天还没洗澡先上了床,把莫关山搂到怀里,轻声哄着他睡。

闭上眼半天,Omega还是没有睡意。

贺天感受得到莫关山呼吸的频率,他这下是有点没辙了。

两人都是第一次迎接一个小生命的到来,没有什么经验,基本上医生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可晚上失眠这点说白了也不是病,怀孕了也不能乱吃药,但莫关山的精神眼看一天比一天不好,本来被贺天精心养着的有点圆润的小脸又瘦了下去,贺天又心疼又糟心。

公司事本来就多,现在缺了贺天一天都不行,alpha无暇分身,不在家的时候只能拜托贺暖替他多上点心照顾莫关山,贺暖答应是答应了,可也就是不找茬了,两人的晚饭还是得莫关山爬起来做,有时候实在不想做,让贺暖自己叫外卖,那丫头会饿着肚子等到她哥下班回来,缠着煮面给自己吃。

贺天也就只会把水烧开然后把方便面扔进去煮熟,贺暖却能一整碗捧着吃完,连汤底都不剩下。但偏偏对他做的饭嫌这嫌那,说到底,还是看自己不爽,莫关山不想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就由她折腾了。

晚上睡不着,莫关山在下午都会睡午觉,贺暖上学的时候倒还好,一到周末,她以练钢琴为由,吃完午饭会弹上两个小时,莫关山之前是不会在意的,练个钢琴而已,弹一会就好了。但最近这段日子,他晚上本就睡眠特别不好,情绪也和一般的孕妇一样,多变和敏感,本来想在一天中最清静的下午眯一会,但客厅里的琴声像一把锯齿在来回拉着本就脆弱的神经,莫关山躺在房间里烦躁不已,翻来覆去,这个把月积下来的不满在这个时候一股脑的全窜了出来。

客厅里,贺暖坐在钢琴面前,对着琴谱,漂亮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熟练的跳着舞蹈,莫关山从房间里走出来,在少女浑然不知的情况下,手掌重重落在琴键上,“咚”的一声,很沉重,也尤为刺耳。

悠扬动听的琴声戛然而止。

贺暖偏过头,对着情绪起伏波动很大的莫关山,她倒泰然自若,也并没有因为好好的练琴时间被这么粗鲁的打断而感到不快。

“二嫂,怎么了。”

莫关山头疼的很,耳边好像还能听到那停不下来的钢琴声,“我要休息,你就不能挑别的时候练吗?”

贺暖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晚上弹琴才是会影响大家的休息吧?下午都不在,我只能在这个时候练琴了啊。”

“可是我需要休息,”莫关山耐着性子,“我晚上睡不好,也就下午的时候睡个午觉,小暖,你这样弹钢琴我根本就休息不好。”

贺暖漫不经心的翻着琴谱,看都没有看他,“是吗?可是我哥准许我在家里练琴的。”

“这个家不是只有你哥说了算!”

贺暖微愣。

莫关山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发火,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脾气这么冲,明明可以有更好的方式,比如平心静气的坐下来好好和贺暖谈一谈,可是他无法忍住,特别是贺暖对着自己很不尊重的态度,让他一股火压在心口堵得慌。

“我和你哥结婚了,这个家的主人有两个人,你之前在你家是怎么样的生活方式我不知道,但是你现在是在我家,你是客人,作为客人,你是不是该有作为客人的自觉,该收敛点?而不是说什么都得按照你的习惯来,最基本的道理你难道都不明白吗?”

莫关山不想把话说的这么直白的,对方毕竟是女孩子,可他也不能总是迁就,他说的这么清楚,贺暖应该也听的明白,于情于理,都应该在哥哥家里稍作收敛,而不是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方式来。

可对方的做法一再颠覆他对这个女孩子的认知。

贺暖好像根本没有把莫关山的话放在心上。

或者是,她压根就没有把这个嫂子放在眼里。

“要是我一定要弹,你能把我怎么样呢?”

贺暖重新摆好了弹琴的姿势,丝毫没有因为莫关山刚才的一番话而有要放弃的想法。

莫关山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再明显不过的针对了,他这次完全没有必要再为这个还未成年的女孩子找不懂事的借口来为她开脱。

老虎不发威,还当他是病猫?!

莫关山猛地夺过琴谱,“我说了!叫你别弹了!”

Omega连日来被折腾的神经因为愤怒情绪有点失控, 不知道贺暖是不是被他的突然生气而吓着了,身体从矮凳上滑落下去,跌坐在了地上。

“嗵”的一声,很大。

莫关山想要过去扶起她,还没接近,被少女带着惊恐的表情拍开。

还像是小动物受了伤害一样的瑟瑟发抖,“别打我.........”

“我.........”莫关山愣着站在那里,正为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感到不知所措。而在这时,贺天却回来了。

贺暖一看到贺天,就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哭着跑过去抱住alpha,刚刚还没有眼泪的脸上现下满是泪痕。

“哥,嫂嫂他.......”少女的身体不住的发抖,贺天看了眼手里还紧抓着琴谱的莫关山,再看看明显是被吓着了的贺暖,以为是莫关山发脾气了,忙先安抚妹妹。

“小暖,你嫂子他不是故意的,你先回房间里去。”

贺暖着急的控诉,“我在弹琴,嫂嫂说要休息,不让我弹,我说是你同意的,结果他气的就要打我.......”

“喂!”莫关山走上前,“你胡说什么!”贺暖看他走近,一副怕挨打的样子直往贺天身后缩,贺天赶紧拉住了他。

“毛毛!”

莫关山生气的大喊,“我没有打她!”

贺天看莫关山的情绪愈来愈激动,“小暖!听我的话,先回房间!”

贺暖边走边抹着泪,好像真的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小声呜咽着回了房间。

莫关山简直是要被她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做法给气死。

“我没有打她!我只是要她别弹了,我要休息,结果你知道她说什么吗?”莫关山看着很激动,“她说我就是要弹你又能把我怎么样?贺天!这是一个小辈该对长辈说的话吗?这么没大没小?她到底有没有把我这个嫂子放在眼里?!”

贺天沉吟了会,“然后你很生气,失手打了她?”

“贺天!”莫关山心凉了一瞬,“我说我没有打她,你不相信我?”

清楚的看到Omega眼里瞬间对自己的失望,贺天为自己刚刚摇摆不定的想法道歉,“毛毛,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不相信你。”

莫关山大声质问,“那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贺天的眼神有些闪躲,“小暖虽然任性了点,但她不是这么没有分寸的人,她不会说那样的话.........”

“那你还是觉得是我在说谎?是我打了她我不承认是吗?”莫关山觉得这样的贺天特别好笑,“在你眼里,我才是那样不讲道理诬陷你妹妹的人是吗?”

Omega气昏头了。

“我TM真是当初瞎了眼。”

Alpha一愣,“你说什么?”

知道自己话说重了,但莫关山不是轻易认输的人,贺天脸上现在流露出来的受伤神色让他看着心里特别痛快。

“我说我后悔了!你妈的居然不相信我!”

“莫关山。”贺天捏住了Omega的下巴,知道他有孕,只是这么虎口掐着,没怎么用力。

他的声音沉了下去。“你打我骂我,随你高兴,但是我不允许你说出这样的话。”

Alpha释放出了信息素,莫关山呼吸加速,身体慢慢软了下去,可他的眼神固执的充满了倔强。

“可是你怀疑我!你说你永远都会站在我这边的!你居然不相信我!”

“我没有!”贺天看得出莫关山的委屈,声音立马缓了下来,“宝贝儿,我错了,因为你最近情绪不怎么好,休息的也不够,我担心.......”

莫关山气红了眼睛,“可我也不会随便打人啊!”

在一起这么久,莫关山的为人贺天再清楚不过,虽然脾气暴躁,但他绝对不会撒谎,错了就是错了,也不会推脱责任。

但是小暖也不应该..........


贺天想着,莫关山也不是什么无理取闹的人,现在他又有孕在身,脾气焦躁一点难免,贺暖可能是误会了。

“对不起毛毛。”贺天心疼的捧起莫关山的脸,温柔的吻上Omega微红的眼眶。“可能是小暖误会了,我等下过去好好和她谈谈,你别太放在心上,我替她刚才对你的失礼道歉,嗯?”

莫关山不解气,用力的扯着贺天的领带,“那丫头真是要气死我,你跟她说清楚!白天别再这么折腾了,我的神经都要搞的衰弱了!”

“嗯嗯,一定,我好好说她。”贺天亲上了莫关山的嘴角,嗓音放低,“但你以后也不准说刚才那样的气话,你知道我有多爱你,你这是想着要离开我吗?”

“哼!”莫关山不高兴的扭过头,“你以后要是再这么不分青红皂白,我肯定立马就走!”

“走?走去哪?”贺天弯腰一把横抱起Omega,朝卧室走去。莫关山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脸红的捶打着他的胸口,“你干嘛呢!放我下来!”

贺天捏了捏怀里的人挺翘的屁股,“证明我对你的爱意。”

莫关山用力打了他一下,但也还是自觉的放低了声线,“你给我闭嘴!”

贺天低下头堵住了莫关山还在喋喋不休的唇,狡猾的将舌探了进去,把他所有的不满和委屈尽数吞入腹中。

卧房的门,缓缓关上。

一个小时后。

洗完澡的贺天站在客房前,轻扣着门。

过了半晌,门才从里面被打开,贺暖哭红了眼睛站在门后,被纸巾揉的通红的鼻尖还在肉眼可见小幅度的颤着。

贺天掩上门走进来,沐浴过后的味道清晰可闻,男人高大的身躯站在贺暖面前,衬的她更为纤弱。

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贺天全然一副家长的姿态,指了指床铺,贺暖吸了吸鼻子,过去坐下。

“贺暖。”贺天脸上的表情绷着,声音也是冷冷的,“我带你来我这住是缓和心情的,而不是让你和你嫂子对着干。”

“我没有!”

“没有?”严肃起来的贺天让人望而生却,“你嫂子是那种无事生非的人吗?好端端的,他怎么会说你对他没大没小的?贺暖,你的脾气我比谁都清楚,大哥走了,你也是以后要长大嫁人的,去了婆家你这种性子不改改再好的男人也受不了。”

贺暖为自己辩解,“可他没说几句冲上来就夺我的琴谱,我不给,他就推我!你也看到了!要是你不回来,他动手也是迟早的事!”

贺天抓住了她话里的破绽,脸更冷了,“那也就是说,毛毛的确没有打你,你撒谎了对么。”

少女没有惧意,只是看着贺天冷笑,“毛毛毛毛毛毛,你的眼里现在只有那个Omega了吧?我是你的妹妹!你跟他在一起之后,有把我们这些家人放在眼里吗?!”

贺天直摇头,“家人,爱人,我都是同等对待,你们都是我的亲人。你嫂子他现在怀孕了,脾气不好,你应该要理解,而不是和他顶嘴,还有,那是你对待一个长辈的态度吗?你出去,代表的是贺家,贺家的家教难道就是这样的?”

Alpha失望的站了起来,公司一堆事,家里竟然也不安生,也许,当初,他想着接贺暖过来转换心情的想法是错的。

“如果你再继续这样任性,你还是搬回家里住吧。”

贺暖慌起来,“哥。”

她拉住贺天的手,泫然欲泣,“我错了,我会改的,呈哥哥走了,难道你也不要我了吗?”

怎么说都是自己的妹妹,贺天心当然不会硬的下来。他叹口气,重新坐了回去。

“小暖,你也知道,大哥走了,公司的事现在全是我在处理,落在我肩上的担子并不轻松,我不要求这个时候有谁能来帮我,我只是希望家庭和睦,爸妈老了,他们也管不住你了,这个时候你应该要成长起来,别让我们担心,好吗?”

贺暖点点头,“嗯,我知道。”

想起她和莫关山的关系,贺天还是想尽可能的劝和一点。“你嫂子人很好的,你不要老是带着成见去看他,你对他好,他也会对你好的,他就是这么简单的人,他肚子里的是你的小侄子,生下来是要叫你姑姑的,你这么喜欢我,难道不喜欢我的孩子吗?”

擦干眼泪,贺暖搂住贺天的脖子,撒娇的意味,但眼里尽是冰冷。

“哥哥的孩子,我当然喜欢了。”

贺天拍了拍她的头,“好了,收拾下,晚饭我们今天出去吃。”

吃完饭回来快七点多,贺天陪着莫关山又逛了一圈商场,贺暖明显不想凑这个热闹,自己打车先回去了。

贺暖走后,步行去商场的路上,莫关山问贺天,“你没对她说重话吧?”

贺天无奈的直摇头,“我最怕女孩子哭了,反正我是好话歹话说尽,希望她能理解我们的辛苦吧。”

莫关山想到什么,脚步慢了下来。“贺天,你有没有觉得......”他尽量把话说的委婉,“小暖,对你好像和一般的兄妹不太一样?”

贺天没听出话里的深意,干笑两声,“是吧,她从小就比较黏我的。可能是因为我结了婚,她以为我就不对她好了,小孩子嘛,怕失宠呗。”

话虽是这么说,但莫关山就是觉得很不安。他不懂贺天这么聪明的一个人,自己的妹妹对他动了什么心思怎么就一点也察觉不到呢?

“哥哥哥哥的叫了十几年,哪个男的都不会想到自己的妹妹会喜欢上自己吧。”

星期一的咖啡厅里,莫关山和好友寸头挑了个安静的角落,脚边是寸头从乡下带回来的土特产,有好几样都是莫关山特别爱吃的,他在家本来就闷得坏,和贺天发了晚饭自己解决之后,他就打算和寸头好好聚聚,把这两天堆积下来的烦心事找个出口宣泄一下。

寸头听了他半天的抱怨,一句话总结。

“那小妮子城府深的很,你性格急躁,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莫关山惊讶的张了张嘴,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寸头摆摆手,“有时候他会接那丫头放学什么的,碰到过几次。怎么说呢,反正就是感觉人前一套,背后又一套的吧,不好相处。”

贺呈去世,寸头好像也有一段时间销声匿迹,莫关山这个时候说什么安慰的话好像都已经太晚。

“别难过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寸头看向窗外,一脸的淡然。“我才不在意呢,死了就死了呗,跟我有什么关系,老子没了他又不是找不到了。”

Beta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平静,在莫关山看来,是空洞。

现在,那个名字仿佛已经成为了他们的禁区,贺呈和寸头的事,就连贺天也不知道,莫关山自然也就不说,意外这么一出,寸头就更没有了立场,就连那个男人的葬礼,没有身份的他也没有资格送深爱的人最后一程。

“寸头........”莫关山第一次觉得语言是如此的苍白无力,“有些人,就是只适合活在记忆里,你和他,可能就是有缘无分吧。”

继续看着窗外,beta淡然的笑笑。

笑里,充满了失落和无情的苍凉。

“只有在这个时候,我特别庆幸自己是个beta。”

两人并没有聊的很晚,莫关山邀请寸头去自己家吃晚饭,知道他家还蹲着那么尊大佛,寸头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样。

“我就不去凑热闹了,以后有事再打电话吧。”

寸头把莫关山送到小区楼下,Omega下车之前,寸头很郑重的提醒他。

“不能让贺天被她牵着鼻子走,你也不要太被动,找准机会,把她随时赶出去。”

莫关山不知道寸头怎么会比自己还要讨厌贺暖,“不至于吧,她是个女的,能掀起多大的风浪。”

寸头漫不经心的敲着方向盘,“红颜祸水,你没听过啊?女的狠心起来,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行,”他点点头,“我会留个心眼的。”

寸头走以后,莫关山独自在原地站了半晌。

家里的灯亮着,一抬头就能看到,看到贺天的车就在不远处停着,莫关山想到一开门就能看到爱人的脸,心里的温度不断加升,比较冷的傍晚,被那股热浪浑身包裹着,他感觉不到一丝的寒意。

家里,有贺天在等着他。

评论(17)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