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路2。】


第二章。

警察很快就来了。

简舒被带走,女人被送去了医院,直到警察来,简舒都扯着女人的头发把她按在那堆碎玻璃上,女人刺耳的尖叫声在整个楼层徘徊,那画面,戚羽看过一眼之后就不敢再看。

女人的挣扎太过绝望,简舒的面无表情,更透着一股残忍。

临近过年,戚羽回了家,自然也不知道那件事的后续发展如何,坐上火车,他被火车上挤满的人和行李那种强烈归乡的气氛感染,很快就把这事忘在了脑后。

大概一天左右的车程,看会小说睡一觉,很快就过去了,戚羽很会打发时间。一个人呆着也从不觉得闷。从车站出来坐上去镇上的大巴,又在崎岖的山路上颠簸了近一个小时,天气很好,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他一点都不觉得累,带着满满两袋给姥爷买的衣服吃的,还拉着个行李箱,活力十足。

从车上下来,戚羽老远隔着马路看到田间的那一小排房子,那一小间砖头瓦片盖起来的平房在楼房间显得很是扎眼,但那就是戚羽长大的地方,还没走近,就看到姥爷站在田边的石子路上瞅着路口不停的张望着。戚羽眼眶有些湿热,加快步伐,人还没走近,先喊了一声“姥爷”,眼泪跟着声音掉落,他赶紧用袖子擦掉,挤出一张笑脸面对老人。

戚大爷看到外孙回来,这又一整年没见,也是红了眼眶,上上下下盯着戚羽看了好久,这才回了一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戚羽肩上背着两个大包,左手拉着行李箱,右手搀扶着姥爷,俩人踩着铺的厚厚的石子路,慢慢走回了家。

戚羽从小就住在这间只有两个房间的民房里,外屋平时就做饭,也是放置物品的,一张吃饭的木质八仙桌摆在一堆农作物品的中间,桌上用淘米筐盖着的还是昨天的剩菜剩饭,戚羽看了一眼,是自家腌的油菜,放点盐煮饭时蒸一下就能吃,这马上就要过年了,家里冷冷清清的,什么年货也没添,要是自己没回来,姥爷这年都不知道要怎么过。

里屋就是睡觉的地方,戚羽走的这几年,他的床戚大爷也就是放了些随手能搁置的东西,收拾一下立马就能睡,知道戚羽回来过年,老人说趁天气好,一直给他晒着被子,晚上睡觉不会冷,回头张罗着就要出去煮饭,戚羽赶紧拉住他,把东西放下,挽着袖子就去了外屋。

淘米时,戚羽一直擦着眼泪,冬天的井水不像自来水是刺骨的寒冷,有点微暖,不知怎的,回来和姥爷过年是高兴事,但戚羽的眼泪一直忍不住,淘米淘了好十几分钟,在冷风口里,手和脸很快被冻得通红。

姥爷一个人生活着,年纪又大了,饭菜都是应付着吃,但知道他回来,拖邻里买了好大一只猪蹄膀,还有杀好了的鸡和鱼,放在灶台上的锅里用盖子罩着,戚羽把鱼红烧了,鸡和猪肘子没动,打算留着过年,然后把饭煮上,炒了盆菜,再把姥爷没吃完的油菜重新热了热,他今天回来的第一顿晚饭就这么搬上了桌。

吃饭的时候,戚羽把鱼挑好刺一块块夹到戚大爷碗里,自己一筷子没动,外孙俩都是寡言少语的人,随便唠了两句家常,老灯泡的光暗黄暗黄的,还是去年戚羽回来的时候换的,灯线上面蒙着一层黑黑的灰尘,随着木头钉上去的门窗缝隙里吹进来的一点冷气摇摇晃晃,很是晃眼。

赶了一天路,后天才是除夕,吃完饭洗完脚,远离城镇的山间过着的都是鸡鸣起落日睡的生活,戚羽和戚大爷回了屋后,他把带来的两个包打开,给戚大爷买的棉袄和裤子,还有厚实的棉鞋,另外一个包里都是些滋补品和适合老人的酥软吃食,戚大爷念叨着回来一趟买这么多东西干啥,但脸上止不住的笑意也是高兴戚羽有这样的孝心,手里捧着那双新的棉鞋,坐在床边乐呵呵的笑着,合不拢嘴。

戚羽又从行李箱里拿出一小叠早取好了的钱,塞到了戚大爷手里。

“姥爷,你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有什么吃的用的你就拖隔壁的婶子帮忙买,我现在自己赚钱了,你不要什么都省着,对自己好一点。”

戚大爷说什么都不肯接过那钱。

“你挣的钱你就自己存着,我一个老头子能有什么用的到的地方,每个月村里的几百块老人金我就够用了。别给我别给我,你自己存着。”

外孙俩推推搡搡,戚大爷就是不肯收下那几千块钱,戚羽最后干脆把钱放到了戚大爷枕头底下,回头就蒙被子睡。

戚羽在外头打工的这三年,每年回来都会给戚大爷一小笔钱,老人用钱省,能用很久,他也不敢给太多,村里一直有些手脚不干净的,连村民养的鸡鸭什么也不放过,不过幸好他走的这些年他家没出过什么事,戚羽也就放下了心。

只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第二天,戚羽起了个大早,打算好好收拾一下家里,碰到邻居大娘,被拉着唠了好一会磕,说是聊天,其实都是变着相的打听,从工作年收入到女朋友,戚羽半真半假的应付着,只想着大娘能放过他。

结果大娘突然的就说道,“你那个舅妈每次在你走后的那几天来的可殷勤了,平常一年都来不了几回的人,开年来的次数比一整年的都多,又是洗被子洗衣服的。走的时候还要拎着点东西走,你姥爷一个老头子住着能有什么东西?还不都是你过年给他买的那些,照我说啊,你小子对你姥爷好,千万别给钱,你是孝敬,但说白了还不是落到外人手里?”

大娘虽嘴碎,却也实心肠,平常家里多烧了点什么东西也会捎过来一碗,戚羽一直对她挺感激的。

大娘口中的舅妈,是戚羽亲舅舅的老婆,姥爷就两个孩子,一个他大舅,一个就是他妈,一个村,住着一栋两层楼的楼房,当初造好房子时,说什么家里房间不够,老爷子就没挪过去,在那平房里就住到现在。

戚羽小时候就见惯了舅舅一家的冷眼旁观,当初姥爷感冒咳嗽一直不见好,才上初二的他顶着暴雨敲开舅舅家的门,让舅舅带姥爷去看病,被那位舅妈推三阻四,说等天好了,天好了又要等厂里放假,最后还是这位邻居大娘让儿子开着货车带去了镇上的卫生院,挂了三天的盐水才好。

从那之后,戚羽就只盼着自己能快点长大,这样就可以赚钱照顾姥爷。

现在他做到了,再努力几年,存到足够的钱,翻新一下这个老房子,让姥爷过上更好的生活,却不想,他拿来孝敬姥爷的东西,最后却落入到他人手中。

戚羽听大娘说的一身气,他也没有去问姥爷,因为问了也没用,姥爷不想让他担心,是不会说实话的,戚羽就闷头张罗着过年的事,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在家呆的这一个星期,他就天天陪着姥爷,给他做饭收拾屋子,中午吃完饭就俩人端着凳子坐在廊下吃瓜子晒太阳,一天天,在不断响起的鞭炮声中过得飞快。

戚羽买的初八的票,临走时,戚大爷又把他回来那天给的那钱塞了回来,这次,戚羽没拒绝,第二天就走了,他说去外头溜达一下,出门转头就进了隔壁大娘的家。

初八那天是个阴雨天,戚大爷送戚羽到了坐车的地方,一直陪着直到车子来,目送着他上车,车开了老远,戚羽回头还是能看到站在路边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看不见。

回过头,脸上又是一阵湿润,戚羽擦干净,告诉自己三年很快就过去了,那时候,他会一直呆在姥爷身边,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

C城雨下的很大,戚羽从火车站出来,雨下的哗啦啦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平时都不舍得乱花钱的他只得打了辆车到厂区宿舍。

宿舍的人过年都回去了,像他回来的这么早很少,整栋楼空荡荡的,没有往日里的那种嘈杂,戚羽站在门口掏钥匙,结果听到里面有动静。

“屁股撅高点!”

房间的隔音很差,一扇门如同虚设,里面清楚的传来肉体的碰撞声还有喘息,让站在门外的戚羽一下子整个人都要烧起来。

是哪个舍友带了女朋友过来?

戚羽站在门口尴尬的要命。

里面,戚羽的床上,简舒按着身下的人腰身耸动飞快,嘴里说着一些故意令对方难堪的话,最后拍打着那浑圆的屁股身寸了出来。

被压在下面的身体还在因为刚才的激烈抖动不停,简舒趴在人身上,又捏了他两下屁股,这才起来往身上套着衣服。

简舒翻了翻戚羽整齐的放在床头的书,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骆驼祥子。少年挑了挑眉,接着手被拉住,床上的人裸着身体从被子里钻出来将他搂住,气息还有些急促。

“下回什么时候再见?”

简舒的手钻进被子里捏了他的胸口一把,“快穿衣服,别人的地,带你出去吃饭。”

戚羽听到里面的声音彻底的被吓了一跳。

简舒?!

他又是一阵恶寒。

简舒打开门,与站在门口石化的戚羽撞了个正着。

他带过来的男生还亲呢的搂着他的胳膊,看到有人,也被吓的不轻。

全程最不意外的人是简舒,他看到戚羽,笑了笑,“哟,回来啦?”

看到自己的床被折腾成那样,戚羽惊的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怎么………”

简舒搂住旁边男生的腰,他的头发染回了黑色,皮肤更白了。“借你个地,怎么了?不愿意?”

这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关键是简舒怎么进去宿舍的?

还有………

戚羽看着简舒搂着的这个长得很好看的男生,不知道要说什么。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男生之间原来也可以有那样的关系。

简舒一声不响的进了人家的宿舍,还是做那档子事,丝毫没有解释的意思,他把戚羽的行李箱踢进去房间,自顾自的说道:“回来了就一起吃顿饭呗,我请。”

戚羽猛摇头,“不用了,我不饿。”

简舒不肯轻易放过他。“怎么?不给面子?”

戚羽拿出门后面的扫帚,“好几天没回来了,我要打扫房间。”

“哦~”简舒漫不经心地点头,然后踢翻了门口的垃圾桶。

戚羽瞪他,“你!”

简舒的目光悠悠的,男生觉得不妥,却也没有胆子站出来劝,只得看着他胡来。

戚羽扔下扫帚,“你到底想怎么样?”

简舒的行为真的是非常人所能理解,上一秒还跟你嘻嘻哈哈的,下一秒就翻脸不认人,上次包厢里发生的事情,戚羽至今想起来都后怕。

可最后,他还是跟着简舒出去吃饭了。

因为他再不去,简舒就要把他的行李箱从三楼扔下去,外面还下着雨,戚羽算是怕了,心不甘情不愿的跟在他们后面,街上这个时候很多店都还没开,走半天才看到一家开了的,还是川菜馆,戚羽不能吃辣,看着一盘盘端上来的菜全跟辣椒不要钱一样,这一整天折腾的,让他举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男生吃到一半接了个电话回来说要回去了,简舒头也不抬地说了声“噢”,男生走后,戚羽更是和简舒没有话说,简舒胃口倒挺好,吃了三碗饭,还喝了两听啤酒,他看戚羽几乎没怎么动筷子,自己都快吃饱了,这才问道:“你不吃辣?那你干嘛不早说?”

戚羽感到身心疲累,“我说了我不饿。”

这么明显的疏离简舒装作没看见,往嘴里扔了几粒花生米,看着外面的雨天,神情无比的悠哉。

“我昨天才出来,想找你玩,人没找到,就翻墙睡在你宿舍,这床板硬的跟个什么似的,我脖子到现在还疼。”

戚羽觉得这个人简直莫名其妙,“你怎么能随便进别人的房间?你还叫人………”他羞于说出那句话,“你不觉得你做的事很不尊重人吗?”

简舒把脸埋在高领毛衣里,只露出一双会勾魂的眼睛。

“这些东西都是我爸的,我和你也认识,我就进去睡个觉怎么了,我又没偷东西,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戚羽无法和简舒沟通。

没想到之后简舒提了个更让他哭笑不得的要求。

“身上有一万吗?”他把微卷的黑发揉乱,眼神更迷离了,“先挪挪,一个星期后,我还你两万。”

戚羽拒绝的很干脆。

他反问简舒,“你要这么多钱干什么?”

简舒不像是缺钱的样子,但是他这个岁数,他父母不可能给他这么多零花钱,而简舒张口就要借一万,他的行事风格戚羽是一直听在耳朵里的,如果因为他是老板的儿子借钱给他,到时候不还怎么办?

戚羽好不容易存了这么些钱,他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自己都不舍得花,更别说借人了。

简舒倒也老实回答,虽然戚羽对真实度保持怀疑。

“我外婆还在医院里,我想去看看她。”

“那也不用这么多钱吧?”

简舒看了眼戚羽,不晓得为什么,明明他才是有所求的人,戚羽却被他看的浑身不自在。

“我外婆在医院里,那俩个人不知道去哪了,电话打不通,可能不在国内吧。先前交的医药费没了,得先垫上一点。”

这的确是急事。

但戚羽也不明白,像简舒这样的人,为什么找非亲非故的他开这个口,厂里办公室的随便一个人,他找过去,都能帮他解决这个燃眉之急吧?

但戚羽还是本能地相信简舒不会拿这种事骗他。工资卡幸好揣在身上,出门就去给他取钱了。

简舒拿到钱也问,“你不怕我骗你?”

这个问题戚羽当然也想过,所以他跟老板要了纸笔,让简舒写张欠条给他。

简舒的字很好看,跟他的人一样,戚羽也没听他刚才说的,什么借一万还两万的,他又不是高利贷,简舒拿了钱,似乎担心的事终于得到了解决,脸上多了点笑容,是那种很真的,不掺一星半点的恶劣。

原来简舒笑起来,比他不笑的时候还要好看很多。

回去的路上,雨停了,俩人各自拿着把伞,慢悠悠的往厂区的方向走。

戚羽想问过年前KTV里的那件事,他只开个头,简舒倒也不避讳,自己抖了个一干二净。

“被关了一个星期啊。本来要拘留三十天的,老头子找了关系,赔了五万吧,医院检查时,肚子里一点东西都没有,哈哈,老头子知道被骗了,立马和那老娘们断了。”

“五万?”那样子的程度,没有毁容?

戚羽觉得那女人也挺可怜的。

简舒说起这个不以为然,“包厢里又没有摄像头,我那些朋友都说没看到,要么就是不清楚,我赔偿了我该赔的,那女的要想再搞小动作,我弄死她。”

戚羽怕听到什么可怕的报复手段,赶紧岔开话题。

“呃,你外婆怎么样了?”

俩人停下来等红绿灯,简舒歪着脑袋看他。

现在的简舒已经比戚羽高了小半个头。

少年很瘦,一头的黑发更是衬的他像吸血鬼一样,这样的简舒,让戚羽想起来某些城市传说中的恶鬼娃娃。

外表精致可爱,内心却黑暗可怕。

极致的反差,让人望而却步。

戚羽忽然有点后悔借钱给简舒了。

“咦,你怎么不好奇我为什么喜欢男人?”

戚羽马上都要快忽略的事,简舒自己又提了起来,生怕别人不知道,想想那画面,戚羽就浑身的鸡皮疙瘩。

“没兴趣。”

简舒又自个打开了话匣子。

“因为男人没有女人麻烦啊,我之前谈过两个,妈哟,知道我家开厂的,把我也当提款机似的,动不动就要礼物化妆品,后来试了下男的,比女人爽多了,还不怕怀孕,挺好的。”

戚羽表示自己完全不想听。

可简舒似乎这点也和别人不一样,其他人难以说出口都要藏着掖着的私事,他跟闲聊似的,随随便便就说出了口。

戚羽没听进去多少,他现在只想着回去赶紧换新床单,还有把门窗的锁全给换一遍。

像早上那样的惊吓他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可简舒的无厘头再一次的超出他的想象。

第二个红绿灯他们停下的时候,戚羽就听到简舒这样说道:

“要不你和我试试,怎么样?”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