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13。】贺红。


爱贺红的大家们七夕快乐吖。

正文——

顾小曼约的地方是一家比较僻静的露天茶馆,贺天把车停在路边,因为地理位置,人并不是很多,他下车就看到了坐在门口静静端着茶喝的女人。

和祁放在一起之后,顾小曼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看着现在的她,谁会想到她前不久还是穿着拖鞋和宽大T恤,头发绑的松松散散在菜市场为一点小钱和摊贩讨价还价的都市小女人模样。

直到今天,贺天从来没对顾小曼感到过一丝一毫的抱歉,但至于他为什么会把她推给祁放,也是他真的不曾料到总流连风花雪月的花花公子会突然认真起来,怀孕,结婚,成为祁家的一份子,以后的人生,免不了要和她多打交道。

但就在昨天,他们才刚刚撕破脸皮。

可他也同时得到了莫关山。

面对即将有可能的质问,贺天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相反,他还很悠然自得,男人还在回味着昨夜一整晚的美好,入座时,脸上露出的笑容,其中渗透着的自信和嘲讽,深深刺痛了顾小曼的眼。

贺天一点都不想废话,他过会还要去接莫关山下班,晚饭的地方他都预定好了,能来一趟,他已经很给这个女人脸了。

希望她明白自己的身份。

顾小曼也是不会拐弯抹角的人,就贺天昨晚的那几句话,她想了一晚上,现在,只不过是想证实自己的猜想罢了。

她从心底里希望,贺天没有她想的那么可怕。

“有事说事吧。”服务员过来点单,贺天只要了一杯冰水。

他在来的路上已经完全整理好了自己的心情,昨晚从婚礼出来后的不安与慌张在和莫关山结合后散的无影无踪。

他是胜者,他有什么好怕的呢。

背叛莫关山的人,是她顾小曼才对。

“你昨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贺天靠在舒适的座椅上,好整以暇的看着顾小曼紧张的模样。

“什么什么意思?小曼你是很聪明的人啊,我说的话,难道还不够清楚明白?”

顾小曼还是有一点不敢置信。

女人,总是不正面面对真相本身,一贯的会胡思乱想。

“告诉我,不是真的。”

贺天看着她,几秒过后,失声笑了出来。

“怎么?你以为男人和男人是不可能的么?”

他嘲笑顾小曼的天真,“那你就大错特错了,谁说这世上只有男人和女人才有真正的爱情?同屮性之间,同样也存在。”

“..........”顾小曼端着茶杯的手有点轻微摇晃,“所以,你是在告诉我,你这样的人,接近我们,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

“目的?”贺天挑眉,眼里流露出来的轻蔑更甚,“作为一个女人,你是不是太蠢了点?”

他支起身,和顾小曼的距离拉近。

漆黑璀璨的眼眸同情的注视着女人。

“如果我告诉你,你拥有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牵线搭桥的,还有你和莫关山的矛盾,都是我精心策划的,你能怎么样?”

“你!”顾小曼气的扬起手,挥向贺天,却被轻易的拦住。

男人的笑容在阳光下更是熠熠生辉。

“顾小曼,我劝你聪明点,路是你自己选的,怪不了别人,别做了婊子还TM的想立贞节牌坊。”

手腕被握的生疼,顾小曼声音都在颤抖。

“你是个男人!你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我不要脸?”贺天眯眼,“我至少为了莫关山,愿意付出一切。你呢?为了点小钱天天和他闹,你们在一起可是十年了,你还不是穷怕了?难不成,你又想要荣华富贵,还想要莫关山一直舔着你不肯放手?”

他一脸冷漠的松开顾小曼,整了整衣领,“回头有空照照镜子去吧,毛毛他不欠你的,好好做你的祁家少奶奶,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顾小曼有些恍惚。

“........毛毛?”

“对啊,毛毛。”贺天居高临下的看着女人,一字一顿道。

“现在,他已经彻彻底底是我的人了。”

他一直都是个很绅士的人,但偏偏对顾小曼,贺天总是万分厌恶,甚至是懒得伪装自己。

他从钱包里抽出两张rmb压在了杯子底下。

“这顿我请了,弟妹注意好身子啊,别又动了胎气。做祁放的女人,没点承受能力肯不行。”

说完,他大步转身离开。

艳阳将男人的身影整个的包裹住,让顾小曼不由得眯起眼,看不真切。

很像一团迷雾,谁都没有办法看清贺天。

距离婚礼结束都没过24小时,下午的飞机,她和祁放要飞去圣托尼岛度蜜月,可现在却还坐在这里和人谈论着前任的事。

贺天要顾小曼咬碎牙往肚子里吞。非常明显的挑衅,赤裸裸的威胁。

她和莫关山在一起十年。

贺天这样处心积虑,于那个觉得全世界都没有坏人的老好人莫关山而言会是好事吗?

一年的时间,那个男人就像一条潜伏在暗处的毒蛇,时不时的放出些危险的气息。

他有足够的耐心,一动不动,只待猎物的靠近,就给对方致命一击。

自己和莫关山,都是贺天的猎物。

只不过不同的是,她是抛出的诱饵,没有用之后就被丢弃在一边,贺天的目标,只是莫关山。

贺天的手没有脏,却一石二鸟。

他顾小曼才是为了荣华富贵离开未婚夫的无耻女人。

嫁做人妇,彻底伤了莫关山的心。

走得一手好棋。

天气很好,刚煮好的奶茶散发着浓郁的奶香。

顾小曼很快收拾好了心情,埋单离开了茶餐厅。

贺天坐在车里,他从刚才出来后就没有走,一直坐在车里,直到看着顾小曼上了祁家的私家车离开,彻底消失在他的视线范围。

手机在口袋里振动了两下。

是莫关山的短信。

“我四点就可以走了,你午饭吃了吗?”

看到署名,贺天的神情忽然的就柔和了下来,英气的眉眼间温柔如水。

他很快回复,“和见一随便吃了点,下午准时过来接你。”

莫关山坐在收银台里面,一个人拿着手机表情就跟吃了蜜一样的甜,让底下的几个服务员看着平时不苟言笑老爱崩着张脸的老板跟吃错药了一样,哪怕心里再好奇,也没有胆子过问老板的私事,纷纷不敢靠近,埋头努力干着手头上的事。

近两个月,店里生意明显好了起来,上回听了小姚的建议,照着做了,反响非常不错,客源不断,比刚开店还要忙,照这样下去,不出两年的时间,莫关山觉得就能把他父母给的五十万给赚回来了,拿着父母存了一辈子的钱他心里总归不舒坦,能还上就最好了,这样以后店里不论亏还是赚,莫关山这心也不会这么忐忑不安了。

“这钱我可以先给你啊,你干嘛要把自己弄的这么累?”

晚上在环境优雅的餐厅吃饭,贺天把牛小腿肉切成一块块刚好的大小,再把莫关山已经开吃的换了过来,自然的切了一块他已经咬过的放进嘴里。

听莫关山说想尽快赚钱把他父母之前给他开店的钱还了,饭都还没吃到一半呢,就从钱包里拿出张卡放在了桌上。

“把钱先给叔叔阿姨他们吧,然后算我投资的,赚多赚少,你看着给就行了。”

莫关山瞠目结舌。

“你........你有病啊。”他望了望四周,赶紧把卡推了回去,“五十万呢!你说给就给,能不能犹豫一下啊卧槽!亏了要怎么办?”

莫关山知道贺天有钱,但具体真不知道他到底多有钱,贺天这几十万给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彻底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你这店本来说开,又不开,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百万,你爸妈也不过问一下,心真大。”

贺天笑的风轻云淡,“有什么好问的,那都是我自己的钱。”

“什么?”莫关山一口肉没来得及咽下去,差点呛到。

他瞪大眼睛,”可你之前不是说..........“

再说了,贺天也就和他一样大,哪来这么多钱?

贺天放下刀叉,拿过餐巾擦了擦嘴,神情变得郑重其事。

“毛毛,有件事我不想瞒你。”

莫关山眉头警惕性的跳了两跳。

他忽然想起贺天的哥哥,那个叫贺呈的男人。

他的脑袋瓜里窜出一个非常不好的念头。

贺天家该不会是搞黑的吧?专门给人洗钱的那种?

.........

贺天觉得到了现在,他应该一件件事和莫关山摊牌。

最起码,以后要是谁错了主意,背地里和莫关山嚼舌根,他的罪过也就小一些。

贺天握住了莫关山的手,微皱的眉看上去他此刻心情很是忐忑。

“毛毛,之前瞒你是我顾虑有些多,其实,我........”

莫关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

“贺氏集团就是我爸的公司。”

“以后洗钱的事不要干了,我们努力赚钱,一切都会好的。”

两人同时开口,都被对方的话惊到了。

莫关山最先反应过来。

他怀疑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贺氏集团?”

贺天也被莫关山的话勾去了心神。

他挑眉,暧昧的摩挲着男人的掌心。

“什么洗钱?毛毛的话,是无论我怎么样,都会和我一起面对的意思吗?”

他眨了眨亮晃晃的眼眸,好像在害羞。

却把莫关山看红了脸。

他赶紧回归正题,“你、你刚刚说什么贺氏集团........”

说真的,她现在不仅仅是紧张这么简单的事了。

莫关山说话开始不稳,“你不要告诉我........你说的那个贺氏集团是........”

“对,”贺天点头承认,他伸手,指腹拭去了莫关山残留在嘴角的一点肉渍,“所以毛毛,你以后再也不用担心钱的事,我也不会让你受任何的苦,你安心做你任何想做的事,我都会支持你。”

莫关山石化在那,贺天牵过的他的手,轻柔地印下一吻。

眼中满是歉意。

“原谅我一开始瞒着你,但请你理解我,我也不想惹太多麻烦的事,你知道的,像我这样的身份,很难遇到真正真心的人,我也想认认真真的拥有一段毫无金钱关系的感情,如果让你感受到了欺骗,真的很对不起,请原谅我。”

莫关山还是直愣愣的,贺天捏了捏他的鼻子,他这才如梦初醒般猛地回过神来。

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让我一个人待会........”就慌里慌张的走了。

贺天赶紧叫人结账,然后追了出去。

他在餐厅前面一个小公园看到了莫关山的人影,他坐在长椅上,双手抱着头,这副跟丢了魂似的模样惹得贺天一阵心疼。

他悄无声息的走近,蹲在了莫关山面前。

莫关山知道是他,低着头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什么。

贺天试着去触碰他,看没有遭到拒绝,起身,将莫关山揽到了自己怀里。

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还有夜间这凉爽的风让莫关山的脑袋清醒了一些。

他揪着贺天的衣服,犹豫着说了出口。

“贺天,我怕。”

贺天抱紧他。

“别怕,我在。”

莫关山摇摇头,“在你没告诉我你的身份之前,我一直想着,我们是不是可以像电视里那样,两个人在一起过一辈子,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这得有多难,我却以为这是很简单的事,只要我们两个人愿意,你说我是不是很傻?”

有双手,把贺天的心狠狠攥住了。

莫关山还在乱七八糟的说着自己的担心,“我父母要知道我和一个男人在一起,我爸肯定会打断我的腿的。还有你家........你最后还是要回家里的公司上班的吧........没有孩子怎么行呢........我们.........”

贺氏集团,他怎么高攀的起?

今天贺天的坦白身份倒是给莫关山敲响了一个警钟。

他和贺天未来的路,尤其艰难。

是他想的都太简单了。

忽然,莫关山的脸被掐住了,这突如其来的动作,贺天还没有手下留情,疼的他哇哇直叫。

贺天一双大手捧着他的脸固定住,低头直直的看着那双浅色的,布满了慌乱的眼睛。

“莫关山,我不许你胡思乱想。”

他低头抵住莫关山的额头。

两人的呼吸一下子近了。

“我也不许你贬低自己,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莫关山,现在都什么年头了,你跟我讲门当户对吗?”

莫关山迟疑着,“可是我们.......”

贺天咬了下他的鼻子,“笨蛋,再说,我就堵住你的嘴了。”

心头这一刻被烫的暖暖的,莫关山眼眶有些酸。

他抱住贺天的腰身,脸埋在他小腹那,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我觉得,每次一谈恋爱,我就想的特别的长远,其实这样是很蠢的吧,明天的事谁知道呢,过好眼前不就行了?”

只要他和贺天现在好好的,以后的事为什么要去想?

也可能是他真的怕了吧。

怕再有一个不会有结果的十年。

贺天也知道莫关山在担心什么。

被蛇咬过一口的人,看到根绳子都会后怕。

口头上的甜言蜜语,他不屑去说。

他贺天,只做做得到的事。

“毛毛,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他亲了亲莫关山的发旋儿,“你只要好好的待在我身边,我们相爱,这就够了。”

对,这就够了。

晚上到了家,莫关山刚走进玄关,灯都还没开,贺天从身后抱住他,转了个身,抵在了墙上。

外面下着雨,他们刚刚淋到了些雨,男人带着湿气的唇贴了上来。

“不……不要在这………”莫关山抵着贺天的胸口,微微有些抗拒,但被他强硬的唇舌堵着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贺天贴着莫关山的耳朵,喘道:“刚刚在车上就忍不住了,要不是你脸皮薄,早把你扒光了,还会让你有力气上来?”

说着,他的手毫无预兆的滑进莫关山宽松的裤裆,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

也拉过莫关山的手,覆在了自己早已bo起的坚(和谐)挺上。

同样是男人,面对贺天,莫关山却像个大姑娘一样,对方说些没脸没皮的sao.话,配合着做些下屮流的动作,他会感到非常的不好意思,甚至不敢直视贺天的眼睛 ,此刻,就脸红的彷佛随时都能往下滴出汁水来。

明明情欲烧起来的人是贺天,但莫关山的呼吸比他的还要急促。

他搂着贺天的腰,两人缠的彼此缠的紧紧的,玄关一时片刻水声渍渍。

但当贺天把手伸向莫关山的屁股时,被眼疾手快的抓住。

莫关山的气息还有些不稳,眼睛亮亮的,看着他。

贺天真的有股冲动,把人按着用力的艹(和谐)进去。

同样的,在莫关山的眼里,贺天也一样的充满了诱惑力。

从以前第一眼看到他时,莫关山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

浑身上下,犹如可以行走的画报,随便穿什么衣服都好看,不经意的一个笑容,能让人看愣神。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现在是完完全全属于他的。

贺天有占有欲,莫关山也不是没有。

想要占有,想要征服。

贺天的唇被咬了一下。

莫关山舔着他的唇角,搂在腰上的手缩短了和贺天的距离。

俩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贺天的下屮体疼的快要爆炸。

刚才莫关山的动作,无异于是火上浇油。

就在他感觉要忍不住下去的时候,莫关山凑到他的耳边,轻飘飘地说了一句。

“今天换我好不好?”

贺天在莫关山身上肆意游走的手迟钝了一下。

“………毛毛,你………”

他第一次说话冒汗。

看贺天好像不太愿意,莫关山嘟囔着:“你上我就可以,换我,就不可以了?凭什么?我也是男人呀,我也想让你舒服。”

贺天似乎是无法消化,回过神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毛毛,你从一开始就没有跟我争,现在争,已经来不及了呢。”

莫关山不服气,“凭什么,”他拍开贺天的手,为什么不可以?”

觉得莫关山这样较劲特别的可爱,贺天刚开始强烈的yu火也消下去了不少,亲了亲他的脸后,把人一把抱住。

“男人和女人可不一样,你有足够的耐心做前戏,直到让我适应你吗?”

莫关山认真的点头,“我可以的啊。”

贺天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

贺天努力憋着笑。

他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可是毛毛你是直男啊,不是天生的就能接受男人的,等我做好了准备,当你看到要进去的地方,上面还有一根和你一模一样的东西,你还会想要我吗?”

撇撇嘴,贺天把脸埋到了莫关山的颈间。

“我害怕这样........”

莫关山认真的想了想。

好像........真的挺膈应人的。

虽然他接受了贺天,那是贺天对他非常的温柔,换做他来的话,一想想那画面,哪怕那个人是贺天,他估计也会当场软掉。

“好吧好吧,那我不要在上面了。”莫关山妥协道,“可先说好,现在是我还不能接受而已,等我以后可以接受了,你得乖乖的让我在上面。”

贺天眨了眨眼睛,答应的无比的爽快,“当然啊。”

随即,他又露出一副苦恼的样子,“那今天.........”

莫关山犹豫了一下。

他的声音小如细纹。

“........今天就随便你吧.........”

“好勒!”贺天一把横抱起他,大步迈向卧室,嘴里还说着,“送入洞房咯!”

环着贺天的脖子,莫关山的脸再次红到了脖子根。

卧室的门在夜幕中被关上,落地窗外的繁华落了一室,还有那雨停过后云层散去的星空,璀璨辉煌。

TBC.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