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7。】贺红。


贺天抱着红毛的手开始不稳。

他亲眼所见,一只有着七条尾巴的红狐在他怀里变成了人。

对方还是他所熟悉的。

晃了晃脑袋,贺天还是无法轻易相信刚刚在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是真实的。

红毛还在他怀里,手臂搂着贺天的脖子,厚而长的头发遮住他赤屮裸的胴体,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

他眨着眼睛问,“十三,你怎么不说话啊?”

贺天扭过脸,不敢直视。

他率先脱掉身上的长褂,披在了红毛身上,然后起身走开。

脸红的,就如身后血红的枫叶。

“我肯定是在做梦吧,居然梦到狐狸变成了毛毛,这太不真实了。是我脑子不清楚还是坏掉了,这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红毛怔了怔,再看看自己,顿时明白了贺天为何惊慌失措。

贺天还在自欺欺人的否定掉这个事实。

“是我想的太厉害了,产生幻觉了?”

红毛站起来,摇身一变,恢复了在灵山上时的模样。

一身红衣,满头红发,赤瞳在阳光下如奇珍异宝在绽放着光彩。

以这身装束面对贺天,小狐狸也浑身不自在,青葱白嫩的手指攥着衣摆,很是紧张。

“十三.......”

“你不是在做梦,你也没有死........”

“这一切,也不是幻觉.......”

“我是一只修炼千年的灵狐,可以幻化成人,我下山,是为了渡劫的........”

小狐狸红了眼眶。

“遇到了你,我很开心。我从来都没有那么开心过。你对我这么好,和你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一定会永远记得的。”

“.........”贺天听着他的叙述,紧紧皱着眉,红毛走到他身后,将那件长褂物归原主。

“我送你回去吧,你不见了,孙璟现在肯定很着急。”

贺天忽然一下子转过身,用力握住了红毛的手。

红毛睁着双赤瞳的眼眸看向他。

“十三.......”

腰间的铃铛轻微在摇晃,飘散在山间的风声当中。

贺天紧紧的握着红毛,越握越使劲,骨节都在泛青,即使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只明白一件事。

他不能放手。

“我们是不是.........以后不能再见了?”

红毛是千年灵狐的事实过于震撼,贺天仍旧无法接受,可他刚才亲眼看到手里抱着的小狐狸在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亲眼所见,不得不信。

但眼下他也没有时间细细去想这事,贺天现在着急的,是红毛刚才说的那些话,分明就是要诀别的征兆。

“那如此说来,你是千年灵狐,所以也是你救活我的?”

漆黑的眸注视着红毛,贺天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眼前站着的,可是一个强大的神物,随手一挥,可致沧海变成桑田,但他却感觉不到害怕,他看到的,只是那个贪吃贪睡对世事什么都不懂还一直需要自己照顾的小傻子。

“你为什么要救我?”

单凭力气一时无法挣脱贺天,红毛往后退,手还被贺天牢牢拉着。“

“你替我挡刀才被对方伤到的,我当然要救你啊。”

他后退一步,贺天上前一步。

“毛毛,看着我的眼睛说话。”

红毛不敢直视那双漆黑如夜的双眸。

就像一个深潭,又黑又深,进去感觉再也出不来。

“我不要………”

腰间别着的铃铛摇晃的厉害。

清脆的铃铛声在耳边不断回荡,更像是一个警钟,敲醒了小狐狸。

红毛一下子狠狠地推开贺天,“够了!你从哪里来就回哪儿去。我们身份有别,就只当相识一场吧!”

贺天后背撞上身后的树,眉眼紧皱。

红毛往前走没跑几步,就被身后一股蛮力拉扯住,贺天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他,不肯松手。

“毛毛,别走。”

“………”

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再一次席卷了红毛的身心。

这次,就连呼吸都不正常。

贺天看不到他,脸和耳朵也跟抹了胭脂般,心跳快的不可思议。

“我不管你是仙是妖,是人是鬼。我只知道你是我喜欢的那个单纯天真的毛毛,你如果把我救活就想要从我身边离开的话,我宁愿死!”

终于说出来了。

之前,到底是不愿承认,还是觉得同屮性有别,贺天总是去忽略与红毛在一起时心头的这份悸动。

直到那个晚上。

红毛一身嫁衣,掀开霞披时叫他的一声相公,虽然是哄骗他开口,但那一幕,怎么能让贺天不动心。

最后遭遇刺客,明知躲不过。贺天却还是冲了上去替红毛挡那致命的一刀。

身体的行动比大脑快一步做出了行动。

他不能让红毛有事。

红毛落泪问他为什么。

贺天觉得此时表明心意,并不是一个好的时机。

虽然他明白自己气数已尽。

“你、你刚刚不是叫我相公了么........”

不断的鲜血混着言语吐露,贺天终究还是来不及说出那一句喜欢。

可岂料他只是去鬼门关逛了一遭,又被红毛给拉回来了。

死过一次的人,还有什么好怕的。

天下之大,难得寻觅有情人。

红毛就是红毛,换做他人,贺天也定不会再有这种感觉了。

他搂紧怀里的人,“毛毛,你也喜欢我,是不是?”

头顶那对毛茸茸的耳朵随着心境不停的在抖动着,面对贺天的问题,红毛语无伦次。

“我不知道,你别问我........”

贺天板过红毛的身体,两人面对面,他捧起那张惊慌失措的小脸蛋儿,低声询问:“你真的不喜欢我吗?”

红毛闪躲着目光,不敢直视贺天。

“谁喜欢了........”

贺天越凑越近,“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没有.......”

“那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问到这句话时,贺天距离靠的红毛很近,彼此间的呼吸都交错在了一起。

红毛紧张的闭上了眼睛。

“说了不喜欢了!.........”

被突如其来的吻堵住,红毛惊讶的一下子瞪圆了双眸。

腰间别着的铃铛声更响了,叮铃叮铃,回响在这山谷。

贺天这也是第一次向人吐露自己的心迹,第一次亲吻,在感情方面都像一张白纸的两人,只是唇紧紧的贴着彼此,不再有深入。

心脏要跟炸裂了一样,红毛揪紧着贺天身上单薄的那件衣衫,身后的七条尾巴在风中凌乱的晃动着,他既害怕又欢喜,想要推开贺天,却又舍不得他的气息。

原来,这就是见一所说的心动吗?

太奇妙了。

这种感觉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占满了整个胸腔。

贺天什么时候离开的都没有察觉,红毛还紧闭着双眼,睫毛不停的在抖。

贺天看着这只小狐狸,真是越看越可爱。

很想把他关起来,谁都不让瞧见,只给自己一个人看。

这次,他不假思索的将小狐狸按在那棵几个人都抱不过来的大树上,吻得炙热而又热烈。

想要拥有红毛更多的味道,贺天凭着本能将舌伸入小狐狸的口腔,追逐着那条湿滑的软肉。

“毛毛........”贺天动情的喊着红毛,吻也逐渐加深。

很快,红毛涨红了脸,感觉透不过气来,抵着贺天的胸膛将他推开,气喘吁吁。

“你干什么你!”

贺天上前抱住他,“毛毛,你可以骗我,但是你骗不了你的心。”

他咬上小狐狸的耳朵,软软的,红毛啊呀一声,立即软了腰。

“你喜欢我,很喜欢很喜欢,对不对?”

愈来愈响的铃铛声不得不让红毛回归现实,贺天以为山间风大,铃铛才被风吹得一直响,他看到那个红色的小铃铛就如红毛一样可爱,伸手去触碰,指尖却传来一阵刺痛,他吃痛的立马缩回了手。

“这是什么?........”

红毛解下铃铛,在贺天面前晃了晃,奇怪的是,没有任何声音。

贺天奇怪的看着他手中的小铃铛,“可刚刚.........”

红毛头顶的耳朵耷拉了下来,“这就是答案。”

“什么意思?”贺天听不明白,“一个铃铛.......能说明什么?”

九清婆婆的话犹似在耳,红毛也答应了她,救活贺天,绝不和他再有瓜葛。

所以,答案也不那么重要了。

红毛重新收好铃铛,拉开与贺天的距离,把心头的悸动压下。

“这里你不能久留,我送你出去。”

贺天拉住他,“那你呢?”

红毛转过身,赤瞳在阳光下笑的波光潋滟:“你区区一个凡人,你做什么青天白日梦,我可是千年灵狐,以后就算成家,也是和族里的女狐,你算什么东西?”

贺天愣在当场。

“毛毛,我........”他伸手要去拉红毛,红毛拉下脸,甩开贺天,“蹭”的一下,五指成爪,露出的指甲异常尖利,“闭嘴!你再对我动手动脚的,我就把你的心挖出来吃了!别以为我救你一命,你就这么自以为是的以为我对你有什么不一样的情愫。说白了,我也只是报答在凡间你对我的一番照顾,你别蹬鼻子上脸的!”

贺天不相信,“你别想骗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你有什么难处,我可以陪你的!”

红毛这一下用了灵力,贺天被一阵强风扇的重重跌倒在地,胸腔的不适感让他剧烈的咳嗽,半天爬不起来。

贺天才刚苏醒,身体还未完全的恢复,红毛看他咳的厉害,皱眉,心口一阵揪紧。

他握紧拳头,忍了好久才压下冲过去的念头。

长痛不如短痛,红毛指尖闪着红光,在空中画了个圈,粗鲁的拉起贺天,把他推到圈口。

“走!”

贺天紧紧的拉着红毛,不愿意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离开。

红毛火了,一半也是急的,刚才铃铛响了这么多次,婆婆肯定感应到了,如果寻过来看到贺天还在,肯定会亲自动手。

“我让你走!”

他一掌敲在贺天后颈,贺天失去了意识,头软软一斜,靠在了红毛肩上。

“十三,对不起。”

红毛抚上贺天沉睡的面颊,心里万分的舍不得。

动作缓慢,像是要把这个人的一眉一眼全刻画在脑海。

“认识你真的很开心。但是只到这里为止了。”

小狐狸低头,留恋的蹭了蹭贺天的鼻尖。

他笑了出来,一滴眼泪掉落在了少年嘴角。

“冰糖葫芦真的很好吃,我会一直记得那股甜味的。”

最后,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贺天。

“走吧。”

红圈消失,怀里的贺天也不见了踪影。

红毛还保持着搂着贺天的姿势,呆呆的站在原地,对着面前的空气眼泪肆意横流。

晚上,他偷偷跑去禁地囚塔,坐在外面,一声不吭的陪了见一一晚上。

贺天醒来,入眼的,是自己寝宫的华丽帐纱。

他一骨碌坐起身,旁边正低头浅眠的皇后惊醒,看到他醒了,喜极而泣。

“皇儿,你终于醒了,可吓死母后了。”

贺天握住皇后的手,慌张的问,“毛毛呢?我怎么在这?毛毛呢?”

皇后听得稀里糊涂,“毛毛?什么毛毛?”

“.........”贺天不顾自己还穿着亵衣,光着脚下床,大步走出殿外,“孙璟呢!让孙璟过来见我!”

皇后身后跟着一群奴仆追了出来,“皇儿,你在找什么?你身子还很虚弱,太医说你要静养。”

贺天站在殿外,看着天空明媚的阳光,还有那墙外层层不断的琉璃色砖瓦,他脸色白的异常,双目布满血丝。

孙璟接到传召过来已经是傍晚,贺天倚靠在床头,旁边的小太监正在伺候他用药,看到孙璟,他又有些激动,把刚才好不容易喝下去的药又咳了出来。滴滴溅在绒被上,绽放出了深色的花朵。

一双手接过太监手里的药碗,坐在了床边。

贺呈拍着贺天的脊背,然后重新吹温散着热气的药,递到了贺天嘴边。

“小孩子家家乱生什么气,好好养病。”

贺天不吃药,看着站在不远处的孙璟问,“我是怎么回来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璟低着头回话:“..........十三殿下,属下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您半月前就已回宫,只是得了风寒,一直卧床不起,昨日才稍有好转。”

贺呈舀着碗里黑乎乎的药,漫不经心。

“你胡说什么?!”贺天指着孙璟,被她满口胡话气的胸口又在不住的发疼,“你忘了吗?!我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个满头红发的少年!他叫红毛!我们一路向南,然后在一个农户家借宿,遇到刺客,我替他挡了一刀,你当时也受伤了不是吗?!”

孙璟挽起两臂的衣袖,没有任何的伤口。

贺天怔住了。

“回禀十三殿下,属下奉旨跟随殿下出宫,中途是遇到一名红发异国人士,也如殿下所说,我们半路遭到刺客追杀,但受伤的不是您,而是对方,您和她一路渐生情愫,回宫也执意带她,现在,她已是您的皇妃,您卧床之时,也一直是皇妃侍奉在侧,皇上已选定吉日,您病好完全后,就是殿下的大喜之日。”

贺天夺过贺呈手里的碗,摔在孙璟脚边。

“胡言乱语!”

孙璟跪倒在地,“属下说的句句属实,殿下卧病多日,太医说,梦境与现实混淆也是常有之事,请殿下好好休息。”

“.........”贺天惊得说不出话来。

贺呈站起身,拍了拍贺天的肩头,“孙璟说的没错,你不信可以问宫里的每一个人,半月前,十三皇子是不是携一名红发女子入宫,执意要娶她为妃,父皇母后一开始还不同意,你还闹了许久。回宫途中,踩空阶梯,虽无大碍,却一病不起,那时候,怕不是也把脑子摔坏了,醒来就胡话连篇。”

“不可能!我记得清清楚楚!你们别想骗我!什么女子!我替毛毛挡了那一刀,是他把我救过来,我还记得..........”贺天说着扯开衣襟,要让贺呈看他胸口的那道刀疤,但渐渐的,他没有了声音。

精壮的胸口光滑平整,哪有他说的伤痕。

贺呈叹着气摇头,“你看你,我说你躺时间太久,躺糊涂了吧。”

“怎么会这样........”整个人脱了力,贺天失神的喃喃自语。“明明有道很深的疤的........一刀穿透我的胸口……我从来没有这么痛过.......怎么会不见了.........”

“行了,”贺呈起身,刚才的小太监赶紧过来扶着贺天,“你神神叨叨的,父皇母后看着也心疼,想必你才醒来,好好再歇养几日应该就好了。”

之后,他又嘱咐了几句,但贺天已经一句话都听不进去了,贺呈看他失魂落魄的,便领着孙璟离开了。

殿外,孙璟跟在贺呈身后,回头频频看向贺天的寝宫。

贺呈斜目睨了她一眼,“他记着那种东西,不是什么好事,就让他觉得是场梦吧。”

孙璟刚刚撒了个弥天大谎,贺天的样子让她内心无比歉疚。

“十三殿下真的会忘了吗?”

昔日相处的种种,她不觉得贺天会轻易忘了红毛。

贺呈停下脚步,“相思无果,便会成疾,你想看到十三那样吗?”

“不,”孙璟默默的低下了头,“属下听从太子殿下安排。”

贺呈负手而立,遥看着西边的落日,“淄衣那边都安排好了吧。”

“是,照殿下的吩咐,淄衣姑娘能文善武,又机敏聪慧,途中所发生的的事她早已经铭记于心,不会出岔子。”

夕阳如血,贺呈转着拇指上的玉扳指,血红的残阳照在男人坚毅的脸孔,孙璟想起前几日贺天衣衫褴褛的在宫门口被发现,贺天昏迷了几日,贺呈就在寝宫里站了几日,直到太医禀报贺天有苏醒的迹象才默不作声地离开。

孙璟相信,太子这样做,是为了十三殿下好。

毕竟,仙凡有别。

贺呈上了宫门口的轿撵,走前吩咐孙璟,“告诉药膳房那边,药可以准备了。”

“是。”

孙璟起身时,心事重重。

殿下喝了那种药,真的可以忘记红毛公子吗?

孙璟一路跟着贺天,看他和红毛在一起时的样子,是从前在宫里时从未见过的。

但正如贺呈所说,相思无果,便会成疾。

说不定忘了,也是件好事。

TBC.













评论(4)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