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我们不约1。】呈寸。


最近这一段时间,寸头被家里逼着相亲,明明他才是个二十刚出头还没完全踏入社会的Omega,但是在父母的眼里,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严重的可以和世界即将末日来临时的惊恐程度相媲美。

不,可能比那个还严重。

“阿寸啊,你这样下去,一年一年岁数往上涨,没有哪个alpha会看上人老色衰的Omega的。你的身体一直服用抑制剂,对以后怀宝宝啦,发情期啦,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生产时,这些都是会受到影响的呀,妈妈是过来人,你要听妈妈的。”

起来吃顿早餐的功夫,听到妈妈又在耳边一顿念念念,寸头食不下咽。

他真的不明白在外人面前端庄贤淑,下厨房连条活鱼都不敢杀的老妈,怎么可以如此淡定的在自己已经成年的亲儿子面前提起发情期啦,怀孕啦..........诸如此类敏感的字眼。

寸头看向坐在主位闷声不吭喝着豆浆的老爸,父子俩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用眼神快速进行了一场心灵上的交流。

父:“你妈张罗了好几天,你就顺着她去看看又不会少了你一层皮。”

寸:“相亲能遇到什么好鸟啊?这不是爸你说的吗?”

父:“胡说,我和你妈妈就是相亲认识的,你别看你妈现在这样,年轻的时候也是个美女来着。”

寸头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敢情他妈年轻的时候是个美女,那他这副干瘪瘪跟个豆芽菜一样到处没有看点的长相和身材是遗传他爸了?

果然书上说什么儿子遗传母亲基因较多的都是屁话。

再说了,以前是什么时代,现在又是什么时代,以前相亲那叫门当户对,现在相亲都跟买菜似的,好的那些早就被人先下手为强,剩下的全是些焉啦吧唧的,连想让人看看的欲望都没有,更别说和人坐在茶馆里一下午你瞪我我瞪你似的干耗时间了。

但寸头实在是拗不过他妈,他妈妈是南方人,说话带嗲,又爱黏人,关键是特别的啰嗦,他爸二十几年的烟瘾都能给说的戒了,可想而知,要是不去相亲,他接下来的日子肯定是不得安生了。

“搬出去住?”

好友莫关山听了寸头的一连串诉苦后,给了他个建议,“你从家里搬出来,我干妈她就不会一天到晚的让你去相亲了吧?”

寸头下巴磕在桌子上,盯着眼前冒着热气的奶茶唉声叹气。

“有钱我早搬了好嘛?你能想到的我妈不会想到?她可会精打细算了,给我零花钱都抠着呢,就怕我存起来去外面找房子住。”

莫关山是个beta,再加上他母亲也很开明,对待成家问题上讲究顺其自然,从不催促,所以他不大懂得寸头内心的焦躁。

可他还是很乐意为寸头排忧解难的。

虽然大多出的都是馊点子罢了。

“你去跟干妈说,你跟我好上了,我再配合你演几天戏,这样她总放心了吧?”

寸头这下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的莫仔弟弟真是单纯的可爱。

“你忘记你自己被标记了?你还带着你家那个吊炸天的alpha陪我妈一起逛过街呢,你现在跟她说你和我好上了,哪跟哪呀?咱仨一起搞骨.科3.p是不?”

莫关山这才想起他已经是有伴侣的人了,呆呆的,后知后觉。

“啊呀,当初带贺天去见你妈果然是错误的!你想啊,她看我是个beta都找到alpha了,你是个Omega!具有先天优势,结果还单着呢,你妈像你这个年纪你都撒欢跑了,她能不急么?”

寸头陷入了人生的艰难时期。

只要睁着眼睛,他妈催他去相亲的唠叨就在耳边没有停下来过,有时候他甚至在梦里都能梦到他妈领着一大堆肥头油脑的中年alpha大叔追着他问“你喜欢哪个呀,妈妈给你挑的可都是好的”,醒来,身上出了一身冷汗,睡衣都被浸湿了。

寸头太了解他老妈了,眼光异于常人,小时候能把大红色的格子裤给他套上,头上还戴了顶粉红的针线帽,就能大概想到她给他挑的那些所谓的“好对象”都是什么样的面目了。

比如现在就坐在他对面的那个据说是海外留学回来的alpha,不知道是不是只会读书,脑门上只剩下可怜兮兮的几搓头发,还不停的在那撩来撩去,问寸头的也是一些让人啼笑皆非的话,要不是他妈妈会来事,在旁边一直找话题,这顿饭真是吃的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听我妈说,你现在在自己家经营的超市里管账目是吗?”

寸头低头只顾喝茶,他妈在旁边用手肘撞了撞,才意识到对面这“地中海”是在跟自己说话。

“呃.........对啊。”

“但据说你是XX理工大学毕业的,你是Omega,读这么多书有什么用呢?最后还不是要在家带孩子的?”

地中海自以为很高尚的拿起刀叉,翘着兰花指切了块牛排放进嘴里,然后用围着的餐巾很仔细的擦了下嘴。

寸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家教还是让他保持着基本的礼貌,“多学点知识,没有什么不好的吧?以后真要自己做点什么,也有一定的帮助。”

地中海看都没看他,“跟我结了婚,你就只负责在家带孩子就行,我呢,想要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如果再有一对双胞胎那就最好了,钱的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我会赚,我家呢也有足够的资本养着你和孩子。”

“啊,对了,”他强调道:“女儿呢是一定要有的,如果你连生三个都是男孩子的话,那我就会找别的Omega,但是户口本上还是只写你的名字,你做的,就是得大度,不能和那个Omega争风吃醋,要友好相处,我在外面赚钱养你们已经很累了,回家可不想再看到两个人吵来吵去的。”

寸头气的说不出话。

要不是顾忌他妈妈的面子,他真想把前面那碗蘑菇汤扣在这个地中海的脑门上。

结果,他还没发作,坐在他旁边的老妈就率先起身,二话不说,端起柠檬水就泼了过去。

“你这个人还挺搞笑的蛮,你是来找老婆呢还是来找给你下崽的母猪的?”

寸妈指着那个地中海一顿臭骂:“我家宝宝被我和他爸爸从小可都是捧在手心里宠的,你长得这副猪样,我老公还不一定肯答应勒,想想蛮要是你人好的话,我们就睁只眼闭只眼忍忍算啦。你倒好,要求还挺多的,麻烦你回去照照镜子再出来好伐?再说了,Omega怎么了咯?我家宝宝就算一辈子不嫁出去我和他爸都养得起他,还海归喏,我看你是爬着的那只吧?前后分不清楚哒?”

地中海和他旁边那个介绍人都被寸头他老妈给吼懵了,脸上的水渍还在滴滴答答往下掉。

其实寸头自己也懵了,他妈妈一把拉起他,出去时连旁边的服务员都纷纷往旁边躲,让路给他们。

直到上车,寸头还有点搞不清楚状况。

寸妈倒是不以为然,边系保险带,还在骂刚才那个地中海。

“真的是要被气死了,现在怎么还会有这样子蛮不讲理的人啦?我跟你讲呀,阿寸,刚刚那个小混蛋说的话你一句也别听,妈妈下次肯定人品上给你好好把把关的,妈妈跟你保证,下次这种事情绝对绝对不会再有了。”

寸头把着方向盘,有种额头狠狠往上面撞的冲动。

他真是被他老妈锲而不舍的这种精神搞的欲哭无泪:“我说老妈,咱们能不能............”

车窗在这时被敲了两下。

一张带着淡淡微笑极其具有成熟男人魅力的脸映入寸头的眼帘,他心下一喜,正要打招呼,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咋咋呼呼的老妈又跳起来了。

“啊哟,这不是贺天他哥哥?来这附近吃饭伐?”

贺呈礼貌的打了招呼,“阿姨好。”

“好好好,”寸妈好像想到什么,脱口而出就来一句,“你有对象伐...........”

“妈!”寸头感觉真是要被他妈那张口无遮拦的嘴给害死,“人家有对象的呀,你不要见个人就........”

“那妈妈不知道呀,上次不是听贺天他说起那个对象...........”

“亲妈唉,你就饶了我吧000000000”

贺呈站在车旁边,看着寸头和他妈妈你一句我一句的,像拉锯战一样,也不出声打断,脸上一直带着恰到好处彬彬有礼的微笑,很有耐心。

寸头最后终于让他老妈安生了,正好她一起打麻将的牌友约她逛街,他妈妈爽快的接了电话就走,走开没几步,还回来抓了抓贺呈西装下有力的肱二头肌,完全不见外,边捏还啧啧赞叹,让寸头简直尴尬死。最后他妈终于心满意足的走了之后,立马向一直配合着他老妈三八的男人道歉:“呈哥,真不好意思,我妈她就这样,一惊一乍的,整天窝在家里韩剧看多了,看到好看的人就挪不动步,你别往心里去。”

“不会,阿姨挺可爱的。”贺呈挑眉笑笑,“那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间接的夸我长得好看吗?”

寸头望着男人黑亮的眼睛,撇了撇嘴,不知道是抱怨还是不甘心承认,小声嘟囔,“知道就不要讲出来了呀,长得好看了不起啊。”

低头浅笑,贺呈很适时的转开话题,“我刚才看到车子眼熟,就过来打声招呼,没想到你妈妈在,手上也没有什么东西,怪不好意思的,听小天说阿山住院那几天,都是你妈妈照顾的,我们才真是麻烦了。”

寸头无力的摆手,今天这一天他被折腾的,现在只想回家睡个美容觉。“阿山小时候还喝过我妈的奶呢,我们俩就跟亲兄弟差不多,一家人,没有什么谢不谢的。”

Omega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一阵腹诽,“知道感激就让你弟弟赶紧给我介绍男朋友啊!!!”

寸头虽然表面一直强调他不想这么快找alpha,其实他也是想像自己的好兄弟莫关山一样,能遇到像贺天那样条件的,长相家境比不上的话,那起码给人感觉舒服一点,温柔一点,专一一点的那种就好,他真的特别羡慕莫关山,找到了贺天那样条件好的让人嫉妒眼红的alpha,他还指望着哪天贺天给他介绍一个呢,帅哥的朋友肯定也是帅哥,有了这样的念头之后,以前总和莫关山抢东西吃,一个玩具还要分你玩一天我玩一天的寸头忽然就360度大转弯,莫关山还以为寸头转性了,一个人在那感动了大半天。

寸头贱兮兮的还私底下问过成功钓的金龟婿的莫关山,问他怎么和贺天认识上的,莫关山想了半天,憋出一句,“送外卖认识的啊。”

预备听一大段催泪狗血剧情的寸头兴致一下子被冷水给浇灭了。

“完了?”

“完了。”

“不是,”寸头不死心,“就人贺天点了个外卖,你送过去,你俩这就好上了?没有点什么过程?”

莫关山又认真的想了想,“好像..........他说他喜欢我做的土豆炖牛肉,一直叫,还指名让我送,那我能怎么办,他可是店里的大客户,每次点都好几百好几百的,我就给他送啊,送了一个星期,他就跟我表白了。”

寸头恍然大悟:“他喜欢你做的饭,然后连带的也喜欢上了你这个人对不对!”

莫关山点点头,“估计是吧。”

寸头没想到遇到爱情居然会这么简单,那阵子,他家超市哪里需要送货,原本他爸该干的活他全揽了过来,开着那辆跟他岁数差不多的小破货车在外面送了整整半个月的货,结果爱情没遇到,他的腰倒疼了好几天,竹篮打水一场空,说的应该就是他这样的。

这下遇到贺呈,寸头真的是想厚着脸皮开口求人家介绍了。

“呈哥,我........”

贺呈似乎没有听到,提议道:“到饭点了,我们去吃饭吧?”

刚才那场相亲实在是辣眼睛,寸头自然就没有什么胃口,现在肚子好像是有点饿了。

“行啊,我们去吃什么啊?”和认识的人在一起,寸头话就挺多的,像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闹个不停。

“呈哥,我上次听阿山说楼上新开了一家火锅店,他和贺天去吃过了,特别好吃,我们去吃吃看吧?”

贺呈和他说话的时候,眼睛里一直含着笑,有种被宠着的错觉。“你想吃就去吃吧。”

“嗯嗯,那你能吃辣的不?”

“我什么都能吃。”

“哇哇哇,太好了,那我们点个超级辣的吧!”

到底年纪还小,寸头还像个小孩子似的,蹦跶着跟在贺呈身边,一点也不拘束,贺呈好歹比他大了那么七八岁,可他就是什么都能扯上一点,完全没有初见面时面对这个alpha的紧张和不自在。

莫关山和贺天敲定关系时,两家人约在一起吃了顿饭,跟一家人差不多亲的寸头还有他父母自然也一起去了,饭店是挑的市里最好的,预定都得提前好几个星期,但是贺天他们家好像不费吹灰之力,听说打了个电话,回头包厢就给腾出来了,寸头他们家为了吃这顿饭,半个月前就在准备,他妈为了见亲家买的衣服都能另外开一家店了,那时候寸头还真不知道莫关山找的那个alpha到底是有多大的来头,能让也算见过世面的老妈这么大动干戈。

见了面之后,寸头才发现,莫关山是真的捡到一座金山了。

那顿饭虽然比他从小到大吃过的任何一顿饭都要奢华高档,但是吃下来,寸头完全没记住味道,他坐在那,简直头都不敢抬,一看到对面贺天旁边坐着的那个男人就心“噗噗”一阵乱跳,好像一不注意就能蹦出来出来丢人现眼。

贺家兄弟俩,一个长的帅气阳光,一个成熟稳重,坐在一起,养眼的程度,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那就是叹为观止。

寸头就是从刚开始入座时和坐在对面的贺呈对视了一眼之后,接下来整个饭局都充当鸵鸟,男人的目光幽深的像海底,毫不见光,刀削一样立体的五官表情一直淡淡的,那抹嘴角时而洋溢着的笑给人感觉很疏离,一看就是很高高在上,不好相处的狠角色。

他想全程都当个鸵鸟的,这顿饭的主角是贺天和莫关山,谁都不会注意到他,他光顾着吃,不知不觉,好几个盘子都被他席卷的啥也不剩,正专心啃着只猪蹄呢,结果一道男人微带着温和的低沉嗓音忽然就提到了他。

“阿山的哥哥还挺能吃的,看来要再加几个菜才行。”

瞬间,他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猪蹄正啃到一半呢,寸头感受到那一道道齐刷刷的目光,他僵硬的放下那只蹄子,嘴角还带着点酱汁,莫关山使劲向他使眼色他也没有注意到,呵呵干笑了两声。

“这店里的菜还挺好吃的,哈哈。”

回应他的,是一段尴尬的短暂沉默。

黑亮的眸子里映着那张花猫脸,贺呈加深了嘴角的笑意。

男人出来打了圆场:“这里的菜是挺不错的,亲家要是喜欢,以后让贺天多带你们来。”

大家这才又把注意力转移,借着贺呈起的这个头,夸起了这里厨师的手艺。

寸头当时可一点也不想感谢让他窘迫的贺呈,说实话,他有点见那个男人怕,就像小学生初中生见老师宁愿绕道走都不愿意正面打招呼那样的心情,后来还是莫关山一直叫他出去吃饭玩什么的,和贺呈接触才多了起来,他们你来我往的这么过了大半年,寸头才像现在这样,呈哥长呈哥短的一直不停的叫,要放在刚开始那会,他看到贺呈可是调头就走,那股精神参加短跑比赛说不定还能拿个名次。

吃火锅时,寸头点了一大堆东西,他今天什么东西都没吃,看到火锅就勾起了所有的食欲,他也不跟贺呈客气,知道人有钱,点了自己平常和莫关山出来时并不会点的东西,等菜上的时候,他一个人就在那说说这个,扯扯那个,贺呈话不多,就静静的喝着茶,偶尔回应他两句。

“唉,前两天阿山说贺天过年要带他去日本玩,去就去呗,非要我一起,我才不高兴跑那么远,还不如在家睡觉。”

贺呈放下茶杯,“过年出去玩不好吗?你之前不是一直说想去日本?”

寸头挑着泡菜吃,酸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他们夫夫俩去,我去凑什么热闹。”

他放下筷子,叹口气,“再说了,想去也是想和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去啊,我一个人单身狗跟在他们俩屁股后面,多别扭。”

贺呈轻笑:“也是,不过你也还小,终身大事,不用那么着急的,慢慢来。”

寸头当然自己也是这么想的,可每天看着莫关山和贺天这么幸福,他着急啊。

他环顾了下四周,忽然凑近贺呈问:“呈哥,你们alpha要怎么才会知道对方是个Omega这件事呢?”

忽然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贺呈一口茶没来得及咽下去,咳嗽了好几声。

“为什么要问这个?”

寸头脸红起来,“我平时出门,都很努力,也很小心的释放信息素了,可是那些人走过跟没闻到似的,是我没有魅力,还是我的味道不好闻呢?”

莫关山是个beta,寸头他爸平时又生意忙,也没有什么交流,寸头更不好意思去问,眼下,也就只能咨询这个现在算得上亲近的哥哥了。

“我真的超级想找个人定下来,无论对方是beta也好,alpha也好,如果是beta那就最好啦,可如果是beta的话,他也闻不到我的信息素吧...........”寸头越说越郁闷,“好烦啊,谈个恋爱怎么就这么难!”

贺呈放下茶杯,不轻不重,“咚”的一声,却吓了寸头一跳。

他抬头,发现男人的表情异常冷凝。

“阿姨难道没有告诉你,随意释放信息素是件很危险的事吗?要是遇上了发情中的alpha你要怎么办?”

贺呈越说声音越冷:“无论是Omega发情,alpha发情,都是异常危险的,你却还不自知在外面释放自己的信息素?生理课没有好好学吗?老师没有教过你们这些东西?”

这样严肃的贺呈是寸头从来没有见过的,寸头缩了缩脖子。

咬着筷子,被凶的Omega委屈的撇撇嘴。

“我好担心自己没人要.........我妈说我长得干巴巴的,还什么也不会,就算有了alpha,他的心思也不会一直在我身上,以后肯定要吃亏的。”

“谁说你没人要了?”

男人的声音不咸不淡,但像石头掷向了湖面一样,铿锵有力,激起了重重涟漪。

寸头呆滞了两秒。

忽然,他抓着贺呈的手,开心的叫唤道:“呈哥,呈哥,你要给我介绍对象是吗?”

贺呈什么都还没说呢,他自顾自的兴奋起来了。

“不管是alpha还是beta也好,人只要专一就行,我要求不高的吧?”

贺呈没应,而是夹了一块先上的红糖滋粑到寸头的碗里。

对他温柔笑笑:“我们先吃饭吧。”

话题被不着痕迹的带了过去。

这顿饭,两人吃的异常沉默。

回去的路上,寸头觉得自己有点得意的忘乎所以了,贺呈又不能和莫关山一样,听他神经叨叨的扯这扯那,他今天缠着人给自己介绍对象,细想一下,还是太勉强人家了。

寸头心里不能搁事,否则一晚上他都得睡不着,当机立断,他给贺呈发了条短信。

——呈哥,谢谢你的火锅,下次,我请你吧。

——还有.......今天让你介绍对象这事,你忘了吧。我最近被家里逼得有点急,说话没头没脑的。O(╥﹏╥)o

当贺呈看到文字最后那个哭唧唧的表情时,在下属面前一直冷峻着的脸浮现出几丝笑意。

一直很注意仪表的秘书看到,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这人谁啊?

TBC.

评论(11)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