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3。】伏八。



八田觉得最近很不对劲。

是因为吠舞罗解散了,大家都开始不拿他当回事吗?其他人也就算了,就连镰本那个死胖子,有时候跟他说话也不搭理他,甚至无视,太过分了。

尊先生虽然不在了,可他赋予的力量仍然还存在,在不知道第n次和镰本说话都不被搭理之后,八田气的一个拳头就锤在了那胖子肚皮上。

站在街边正在吃可丽饼的镰本吃痛的捂住肚子,慌张的环视四周:“哪个混蛋啊!”

他视线的所及之处,是一片空白。

八田撩起袖子,晃了晃拳头:“你这死胖子!是你八咫鸦大人我啊!臭小子!让你敢无视我!”

镰本似乎还是没有看到他,揉了揉莫名其妙被打的地方,小声嘀咕着走远了。

掉在地上的可丽饼还散发着温热的气,里面的红豆沙陷掉了一点出来空气里散发着甜腻的味道。

八田猛然意识到了什么。

他抬头,旁边是一家商店,那扇透明的橱窗倒影,可以看到身后溜过去的一只橘色猫咪,小女孩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的走过,马路上川流不息的车辆。

唯独没有他八田美咲的身影。

身处喧闹的街头,少年瞬时没有了方向。

大脑也一片空白。

八田低头,明明自己的身体还好好的存在着,可是为什么别人却看不到他呢?

心里很慌,很乱,不知道该怎么办。

是异能者吗?

还是被诅咒了?

八田失魂落魄的在外面晃悠了一大圈。

在他过马路时,一辆闯红灯的车迎面向他撞来,躲闪已经来不及了,八田闭上眼睛,十几秒过去了,可他却还是好端端的站在马路中央,那辆差点撞到他的车——不,或许是已经撞到了,但那辆车穿透过了他的身体,却因为躲避前面的路人,撞上了旁边的路杆。

上午,揍镰本那一拳还有触感,除了看不见,听不到,至少对方还能真真实实的能够感受得到自己。

而现在,那么大的货车从他的身体穿过,他居然没有一点感觉。

自己是........死了吗?

八田整个人彻底迷茫起来。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人是鬼。

其实,已经跟幽灵差不多了吧?

恰如空气般,谁都看不到他。

傍晚,八田在一个公园里歇下,坐在台阶上,天空被灿烂的夕阳照的鲜艳如血,一个个人从眼前经过,但谁都没有注意到那个空旷的台阶上其实坐着个人。

八田从最初的震惊,慌乱过后,他现在只剩下了无休止的害怕和恐惧。

他抱紧膝盖,将脸埋在里面,身体轻颤着,瑟瑟发抖。
碰不了东西,别人也听不到他说的话,时间久了,他会不会就这样活活被饿死。

喂,他才19岁啊..........都还没有成年,就这样要死了吗?

萌和实也还没有长大,老妈虽然没对他寄予厚望,但是如果知道自己儿子突然就这么失踪了,连尸体都找不到,肯定会很难过的吧。

还有吠舞罗的大家。

尊先生和十束先生都已经走了,草薙先生现在也还没有消息,整个homra只剩下他和镰本,如果他不在了,那个只顾着吃的死胖子会照顾好安娜吗?安娜会不会受别人欺负呢?胖子虽然胃口大,但打架对他来说并不擅长的啊,他能保护好安娜和自己吗?

八田越想越伤心,越想越是失落。

琥珀色的瞳孔彻底湿润,少年逼自己坚强起来,很快抹掉了脸上的泪。

但是,八田也意识到,再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他哭没哭,有没有丢脸,受伤还是死了,谁都不会再知晓。

八田美咲,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少年这下再也不能冷静,害怕的眼泪不停从眼眶掉落,瘦小的身体在夕阳下,背影充满了无助感。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

八田本能的往旁边挪挪,虽然很清楚他现在已经是和空气差不多一样的存在。

“Misaki?”

沙哑慵懒的声音微带疑惑,伏见穿着制服,低头看着八田落寞的背影,在夕阳下蜷缩着,坐在那,像只被主人丢弃了无家可回的弃犬般。

很少见的,他这次没有挑衅八田。

“你在这干什么呢?”

八田本来已经万念俱灰了。

伏见的出现就好像把他这个面临万丈深渊的人拉了回来。

“你、你看得到我吗?”

伏见一直都是“你是笨蛋吗”的不屑表情:“笨蛋Misaki,瞧不起人也得有个限度吧,我虽然近视,但我可没瞎..........”
八田一下子冲上来,抱住了他。

“猴子,太好了,你能看到我,太好了.........”

少年语无伦次,那种被人无法感知到的事实实在是太可怕了,他真的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现在存在的,只是他的灵魂而已。

镜片后的瞳孔在八田方才冲上来时微微缩放,伏见伸手,安慰的姿势,搭上了那瘦小在不停颤抖的肩膀。

一只小狗冲着他们俩在叫唤。

狗的主人跑过来,看到伏见一个人站在那很奇怪的姿势,就好像在和空气相拥,怪人一个,赶紧抱着狗狗走开了。

伏见哑着嗓音问:“发生什么事了?”

迷茫了这么长时间,现在终于能有个一起商量办法的人了,虽然对方是关系已经决裂的伏见,但八田还是本能的相信他。

夕阳西斜,天空渐渐黑了下来。

“所以,你现在的状态是变成透明人了吗?”

伏见靠在凉亭里的柱子上,听了八田乱七八糟的叙述过后,总结道。

八田垂头丧气:“好像是这样,我下午过马路,那辆车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的话,肯定把我压成肉泥了。但是它却就这么从我的身体穿了过去。”

那种被全世界忽视的后怕让八田在重复着这些时,抹了把眼睛。

“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吠舞罗都已经解散了,最近也没有接触到任何异能者,事情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伏见看着远处城市的灯火:“可能是以前接触strain留下来的后遗症?”

“是这样吗?”向来都是冲在第一个热血沸腾的八田都不记得自己接触过多少异能者了,更不可能记得,“那现在怎么办啊?我什么东西都碰不了,我这样下去会死吗?”

伏见走下台阶,八田仰头看他。

大睁着的琥珀色双眸眼角上挑,就像狐狸,但眼前坐着的,却是一只没有脑子的笨猫。

除了爪子锋利会挠人这点外,八田就是个简单的单细胞生物。

单手插入裤兜,伏见用终端给淡岛发了巡逻结束后直接下班的消息,很快就得到了“OK”的回复。

他跟八田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朝前走,八田以为自己要被抛下了,赶紧跟了上去。

“猴子!你要去哪啊!”

“吵死了,乖乖跟着不就好了?”

“哈?所以你要去哪啦!我也有知道的权利吧?”

“闭嘴啊Misaki,和空气讲话很蠢。”

“你哪里是和空气讲话!本大爷不是好好的站在你旁边吗?!给我睁大眼睛看清楚啊!”

“是是(棒读)——”

“臭猴子!听人说话啊!!”

“是是——”

“!!!!”

进入夜幕喧嚣的街头,伏见在人群中独自走着,好像在自言自语,明明好好的走着路,忽然就踉跄了一下,他不耐烦的咋舌,又对着空气拍了一下上去。

八田捂着被打歪的帽子:“臭猴子!不要打头啦!会变笨的!”

伏见的笑声很鬼畜:“Misaki你不就是个笨蛋吗?再笨也就只是这样的程度了。”

他们吵吵闹闹的融入在了人海。

晚上,八田坐在自己出租屋的床上,“啊”一口张大嘴,吃下了伏见喂过来的便当。

他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道:“我要吃天妇罗!”

伏见阴沉着脸,夹起了一块炸虾。

八田饿了一整天,再加上在外奔波到现在,一份便当很快就在伏见的投喂下吃完了。

他满足的打了个饱嗝之后仰倒在床上。

伏见慢腾腾的打开了属于自己那份现在早已冷透的便当。

八田看着天花板上的霉斑,想到自己现在的状况,脑子又开始疼了。
“猴子,我现在该怎么办啊?”

他抬手,灯光直接从手掌穿透,照射下来,有些刺眼。

伏见吃了两口就把便当放下了。

“嘛,这种应该会有时效什么的吧。”

八田苦恼的翻了个身:“谁知道时效是多久呢?一天?还是一个星期?如果一直这样下去我不是要完蛋了吗?”

连吃饭喝水都要别人喂,不然就不能吃东西,这到底是什么邪门的异能啊!

更可恶的是,就连洗澡也........

“快点把衣服脱下来啊笨蛋美咲!”

浴室里,伏见非常不耐烦的咋舌声不断响起,八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

他脸红着大喊:“我今天也不是很热!所以用不着洗澡什么的........”

要他在猴子面前脱光衣服,还要对方帮忙擦身什么的事情怎么做的出来啊!

但是眼下这情况,他只能借靠别人的手才能正常生活,而且这个人还是必须能看见他的人,就像刚才吃饭那样,得把饭送到嘴边,洗澡也是,不能淋浴,只能擦身,总之,就像个瘫痪在床的病人一样,什么都需要别人帮他才行。

然而,伏见现在是唯一能够看得到他的人,也就是说,他必须与伏见寸步不离,才能活的下去。

“啧!”

从刚才进屋开始起就不断的在咋舌,伏见今天看起来比平常任何时候都要烦躁的多。

可他始终没有离开,抛下八田一个人。

在八田因为感觉到不好意思始终不肯脱衣服在旁边一直扭捏着,伏见摘下了眼镜。

“这样总行了吧?”

伏见的近视很厉害,摘下眼镜基本就一切都只能看得清轮廓,一向顽固的少年今天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做出了妥协,八田再不愿意,却也明白,伏见这是在帮他。

他跟龟脱壳般极其缓慢的脱掉了身上的衣服,然后坐在淋浴喷头下的那个矮脚凳上,端正不安的坐姿让伏见转过身看到时忍不住想笑,但八田已经够羞耻了,如果他这时再笑出声,那这家伙肯定会做出真的不洗澡上床睡觉这件事,反正他一直认为自己是个男子汉,偶尔一次不洗澡也没什么。

伏见蹲下身,打开花洒,把毛巾弄湿,然后再拧干,抬起八田的手给他擦拭身体。

八田乖乖的任他动作,期间一直偷偷的打量着低垂着眉眼认真在给他擦身的伏见。

摘下眼镜的五官清秀帅气,过于清瘦的身体可能缺乏了一点在这个年纪该有的朝气,但对什么事都提不起兴趣的慵懒让伏见有了另一种吸引人目光的魅力,比常人白一点的皮肤,非常聪明的脑子,在八田不知道的这两年间,那个性格忧郁的少年早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一个可以独挡一面的有能力的人。

其实从很早以前八田就知道,伏见虽然性格不怎么样,但他那个跟计算机一样高效的脑袋让他无论到了哪都能凭借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番天地,不管在吠舞罗还是在Scepter4,他的能力独一无二,是很多人无法替代的,光是看那些青服的家伙对他尊敬的模样就能看出来了,这家伙在Scepter4有多受青睐。

热水不断挥发的湿气把小小的浴室隔间变得朦朦胧胧,八田看着伏见的视线也渐渐变得模糊不清,他眨了眨眼睛,终于能看清伏见的头发,那么高傲喜欢对谁都颐指气使的家伙现在蹲着身子在给他擦身,八田莫名的内心衍生出一种优越感,他的嘴角得意的翘起,气氛随之也不似刚才那般尴尬了。

伏见做事情一向干脆利落,八田也算比较配合,这场原本感觉很艰巨的任务没想到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轻松的完成了,就是伏见蹲的有点脚麻,起来时站了好久才让发晕的脑袋恢复清明,头发还没擦干的八田早就回房间了,伏见冲掉手臂上刚才给八田洗头时的些许泡沫,然后擦干手,再用纸巾简单的擦了擦眼镜,戴了上去。

门口的镜子映出少年的上半身,伏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推了推镜框,镜中的少年面无表情,神色甚至有些阴冷。

伏见把刚给八田擦身用的毛巾扔进脸盆里,开门走了出去。

床上,八田无聊的在玩着终端。

时间已经快九点半了,Scepter4的宿舍是有门禁时间的,再过半个小时,伏见就有可能要露宿街头了。嫌麻烦的他也不会拜托其中任何一位同僚下来帮他开门,跟敷衍相比,他更懒得找借口。

“咦,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吗?”

八田看了眼时间,自然地就问出了口。

伏见眉头一皱:“什么啊Misaki,把我利用完了就丢弃吗?真是会过河拆桥。”

“什么啊!”八田甩了甩半干的头发,洗发水的香气在伏见鼻间弥漫,“我只是担心你回去晚了会进不去,这哪是过河拆桥了!”

“而且我也好好的跟你的道谢了啊!”

伏见干脆仰躺在了床上,“啊,好累,不想动,今天真是一整天都在伺候你这个笨蛋呢,把我的力气都榨干了现在又残忍的想对我不管不顾吗?美咲真是个心肠硬的人啊。”

八田忍无可忍:“都说了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啊!你这死猴子干嘛揪着不放!”

他气的把擦头发的毛巾甩在了伏见身上,“还有!你不要说让人误会的话啦!什么叫把你力气都榨干了!再说了你也没做什么用力气的事情好吗!”

八田的床真的小的可怜,但铺的软软的床单让伏见陷下去就真的不想动弹了。

他蹬掉脚上的拖鞋,枕在了八田的膝盖上,全身放松了下来。

“嗯,就这么睡吧。”

八田推他:“喂!你不会就睡在这里了吧?你开玩笑的吧?”

伏见已经闭上了眼睛:“好累,美咲不要吵我可以吗?”

他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考虑到今天的确麻烦了伏见,八田也就随他去了。

毕竟把困意上来了需要休息的家伙残忍的赶出家门,八田可做不出来。

他推了推把自己大腿当枕头的伏见,“要睡得话你也好好睡嘛!不然等下我要怎么睡啊?”

伏见打了个哈欠,“美咲真是麻烦死了。”这么咕哝着,却也还算听话的挪到了里床,盖了一点被子在身上。

也不介意伏见没有洗澡就在自己的床上睡觉,八田也跟着躺下来,翻过身,调暗了终端屏幕的亮光,接着关了灯。

伏见在黑暗里睁开眼睛,耳边能听到一些还没睡觉的八田弄出来的细小的声响,整个房间都陷入了夜的静寂。

第二天,伏见的闹钟六点半就响了,两人被吵醒的同时,发现四肢都几乎缠在了一起,面对面,距离靠的极近。

被那张放大的俊脸吓得不轻,八田差点要掉地上去,幸好伏见拉住了他。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笨蛋就是笨蛋。”从床上坐起来,伏见拿起眼镜戴上,发型睡了一晚上并没有乱多少,他下床转了转僵硬的脖子。

八田揉着没睡醒的眼睛:“你要去上班了吗?这么早,才六点半 。”

伏见整了整衬衫后拿起外套穿上,打算回宿舍再洗漱。
他拿出钱包,本想给八田留点现金,但想到八田现在的状态谁都看不见他,今天可能需要加班,留这小子在这一天吃饭的问题就无法解决了,中午虽然有休息时间,但来回赶未免也太麻烦。

“喂!”

正打算睡回笼觉的八田被很不客气的揪了起来,“快点收拾两件衣服,现在跟我走。”

八田被不情愿的推下床,赤脚站在地板上,看着伏见随手从地上拿起一个大袋子在衣柜里翻箱倒柜。

“什么啊?要去哪?”

“这件要拿吗?太厚了,用不着,这件呢?”

伏见直接无视他,按照现在的季节往袋子里装衣服。

“喂!”八田表示抗议,但伏见选择忽视,最后从门口那捎上了他的滑板后,看了眼时间。“现在给你五分钟洗脸刷牙,然后麻利一点跟我走。”

“去哪?”

“让你快点就快点!一个笨蛋哪来这么多废话!”

“你好好说话不行吗!干嘛动不动就叫人笨蛋!”抱怨着,但八田还是进了浴室洗漱。

伏见在门口不停的看着终端上的时间,并朝门内附上两句焦躁的催促。

八分钟后,两人一起坐上了回椿门的计程车。

“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车上,八田忍不住问道。

伏见看了他一眼,但没有搭腔,八田刚想追问,但看到后视镜里只有伏见的倒影,这才想起别人现在看不到他,就放弃了。

车在Scepter4的宿舍大楼前停下。

八田坐在车里,不可置信道:“你不会要让我和你一起住宿舍吧?!”

天啊!这可是蓝衣服的地盘!饶了他吧!

伏见拿着他的简易行李箱——一个很大的装垃圾的塑料袋子,目不斜视的往前走,步速极快,八田费了点劲儿才跟上。

伏见住在三楼,这里的房子很老旧,但里面却装修先进,不愧是公务员住的地方,宿舍宽敞干净,一层楼有四个房间,隔的也很开,伏见的在第二间,赶上上班时间,有很多人来来往往,八田跟在大步流星的少年身后气都不敢喘一下,虽然别人此刻是看不到他的,但还是有点心虚。

一路上,不停的有人停下来和伏见打招呼,姿态毕恭毕敬,不像吠舞罗,几个人勾肩搭背聚在一起谈笑风生,和青组的制度严谨相比,吠舞罗的确像一盘散沙,没有那么多规矩,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由,但对于不擅长人际关系的伏见来说,那样的相处方式简直是人间炼狱。

八田这还是第一次来伏见住的地方,非常的好奇,在他发现伏见那张上下位的床铺时,更是夸张的哇哇大叫:“这个床不是和我们那时候租房时的那个差不多吗?连摆放的位置都是一样的耶!”

房间其实并不是很大,没有独立的卫生间,都要去公共浴室洗漱,伏见趁还有时间,换了套制服,然后才去洗漱。

马上就要到上班时间了,他最后在镜子前稍稍整理着头发,一边对在房间里继续好奇观望着这个那个的八田叮嘱道:“无聊的话就睡觉,我中午会去食堂买饭然后过来喂你,晚饭也一样。”

出门前,伏见压低了声音,一字一顿,怕八田记不住似的。

“千万,别、乱、跑。”

虽然普通人是看不见,但如果是王的话,那可不一定。

“知道了知道了!”八田自作主张的把衣柜里的床单被套拿出来在没人睡的下铺铺好,然后躺了上去。

他对着伏见挥挥手:“快去上班吧。”

微愣,隔壁的房间秋山和弁财出来,看到伏见,打了声招呼。

伏见回过神,把门关上,然后反锁。

好好的呆在里面吧,Misaki。


(三)

“秋山,上周的strain报告呢?”

上午,每个人都在忙着自己手头上的事,淡岛忽然这么问道。

秋山刚要说话,被伏见打断:“交由我处理了,报告现在在整理,下班之前能交给副长。”

“好。”淡岛转头去忙别的事了。

到了午饭时间,伏见去食堂打包了两份饭,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返回了宿舍。

孤傲的少年向来不合群,所以对他如此反常添麻烦的举动大家也早已见怪不怪,更不会去深究,伏见用门禁卡进了宿舍,到了房间发现八田在睡觉,在那张他新铺好的床上,睡姿四仰八叉,超级没品。

似乎被饭菜的香气吸引,八田自己醒了过来。

“唔........猴子,你回来了啊。”

他坐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这床真舒服啊,没想到青组的待遇这么好,宿舍都能一人一间呢。”

“别说废话了,快来吃饭。”伏见把饭菜摆好,特地在食堂里的小超市买了勺子,方便喂八田进食。

伏见自认没有没有照顾人的本事,其实很大程度上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可对待八田他却看起来得心应手,嘴角粘上酱渍后也不忘记用纸巾擦干净,八田从不挑食,所以给他喂什么都吃,等到伏见自己吃的时候,饭菜早已凉透。

“猴子,以后你自己吃完了再来吧。”八田看伏见打开的饭盒早已没了热气,有点过意不去,“你一直吃冷的,对身体不好啦。”

伏见用筷子戳着酱排,不知道从哪下口。

“和胖子说了吗?”

八田“啊”了一声,随后才意识到,“哦,说了,幸好可以用终端,我和镰本说了这几天回家一趟,让他照顾好安娜,反正草薙哥不在,homra这几天不用开门没有关系。”

“嗯,这就好。”

这两天,他们的相处模式始终像现在这样般平和,八田挺意外的,他一开始以为伏见就算不落井下石,看到他这副模样肯定也会大肆嘲笑一番的,没想到非但没有丢下他不管,还这么照顾自己。

趁伏见吃饭的时间,八田微红着脸,假装不在意的道:“猴子,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估计就惨死家中了吧。”

“反正你这也算得上异能事件吧,”伏见吃着冷掉的饭,语气冷淡,“虽然不知道时效是多长时间,但这两天你先在这呆着吧,我会去查一下类似于这方面的资料,反正目前来看对身体没有害处,等恢复就行了。”

八田有些感动:“猴子,真是太谢谢你了。”

伏见情绪始终淡淡的,吃完收拾了一下垃圾就走了。

走出宿舍大楼,少年抬头看了一眼三楼的方向,本来一直冷淡的表情唇角微微勾起,午间阳光洒落,少年的神情也变得温暖起来。

他拿出终端,往一个匿名账户转了笔钱过去。

没过几分钟,对方回复:“多谢惠顾!”

把终端放回上衣口袋,伏见慢悠悠的向办公楼的方向走去。

TBC.

评论(4)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