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520贺文。短篇完结。微呈寸。


晚上刚下班,莫关山被好友寸头拦住,不停的重复着他这近两个月来一直强调的事。

“就去见一面,又掉不了你几块肉!”

从电梯跟到地下车库,寸头孜孜不倦的跟在他屁股后面,跟个老妈子一样的念叨着。

“你都快30了,总得定下来吧?当初给你介绍女的你不要,你这都公开和家里出柜了,结果还是连对象都没有领回家,阿姨着急我也着急啊,相亲怎么有多见不得人了?只是去见个面,说不定你俩眼神就对上了,得来全不费功夫呀!”

直到莫关山都坐上车了,寸头还扒拉着他的车门不死心的道:“星期六晚上八点!地点XX餐厅!你要是这次再不来我就跟你绝交!”

绝交!

看来寸头这次是动真格的了,往回家开的路上,莫关山心情无比抑郁。

到了家门口,收到寸头再一次“威逼利诱”的短信,莫关山只好无奈的应了下来。

反正就去见一面,回头直接说对不上眼就成了,免得被天天烦。

莫关山上班已经累了一天,下班被寸头相亲这事搞的一整天的心情全毁了,他刚进家门,弯腰换鞋子时,突然从门后面就窜出个人影来,一下子搂住他,他没站稳,两人差点摔倒。

身上压着另一个人的重量,莫关山感觉自己的老腰都快要断了。

“你属狗的吗贺天?老是动不动的就扑上来,你想吓死谁?”

黑发青年搁在他的后颈上“咯咯”的笑:“我这不是想你了嘛?你都不来找我,那我只能来找你了。”

说完他起身,单手就把莫关山搂了起来,体育生的力气果然不可小觑,莫关山站直身子,看着眼前这个比自己小了八岁正值青春的大学生,也是他现在的恋人贺天,扑到他的胸口寻求治愈。

“怎么了?”察觉到恋人心情不好,贺天大手摸上莫关山刺手的后脑勺,虽然小了八岁,但两人看起来,贺天才是被依赖的那一个。

“公司里发生什么事了吗?还是遇到什么困难了?”

他每问一句,莫关山就闷闷的摇头,虽然贺天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但被逼着相亲这种事,他唯一隐瞒的对象,也只有贺天。

早在十八岁高考完的时候,莫关山就和家里挑明了自己是gay这件事,父母虽然震惊,但大学在外四年,父母到最后也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这一点二老的开明让莫关山很欣慰,但随着时间的过去,看他一直单着,母亲就在开始催他该定下来了,越往上涨一岁,就越给他压力,到现在,他的大学室友寸头居然也加入了这个“催婚”行列,两人在同一个公司上班,抬头不见低头见,就差没给他绑着去了,操心程度比他妈还可怕。

也是在两个月前,莫关山在一个交友软件上认识了贺天,也是在见了面之后才发现对方比他小了足足八岁,还是个大二学生,这让莫关山不由得打退堂鼓,可他和贺天也实在是聊得来,抛却岁数大小,他俩简直就是天作之合,一个眼神就能领会到对方的意思,幸好贺天在这种事上比他有勇气多了,完全不在意这些世俗观念,热情而又大胆,莫关山就抱着试试又不吃亏的想法和贺天走到了一起,结果就像现在这样,两人如胶似漆,几日不见如隔三秋,恨不得天天都腻歪在一起打死都不分开。

贺天知道莫关山被家里逼的紧,也表示过自己毫不介意跟着莫关山去见他父母,但莫关山考虑的事情多了去了,贺天还是个在读大学生,他们公司又是做体育教材的,和附近的学校都有合作关系。事情一旦传开来,轻者被同学排挤嘲笑,重者则直接会影响到学期评分,莫关山以前的高中生活就是这么过来的,也算是留下了部分阴影,直到换了个环境,他可不想看到贺天也跟他受一样的苦,所以慎重考虑过后,不打算让大家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哪怕是死党寸头,不是不信任那家伙,是寸头实在是没心眼,口无遮拦的,他要知道什么秘密,那么到了第二天,这个秘密就会变得人尽皆知,莫关山实在不愿意犯这个险。

“星期六我和客户约好了要吃饭,不能去看你球赛了,抱歉。”

吃晚饭的间隙,莫关山很遗憾的和贺天说道。

晚饭是简单的两菜一汤,莫关山冰箱里就地取材随便做的,贺天个大胃口好,每天又有一定的运动量,每次来他家吃饭都能把饭菜一扫而光,莫关山今天也没什么胃口,就看着贺天吃,时不时的给他夹菜。

贺天好像真饿了,狼吞虎咽:“没事,就一个球赛而已,反正我有把握能赢。”

“对了,”他想起刚进屋那会莫关山看上去神色不大对,虽然三言两语被敷衍过去,可他还是记在心上。“你这阵子真的没有不开心的事吗?有的话一定要对我说啊,别一个人压着,会压出病的。”

莫关山夹菜的筷子一顿,他本来对着贺天已经觉得很心虚了,现在贺天又这么关心他,这张老脸再厚他也感觉有点挂不住了。

可他也是真的不想再被寸头一天到晚跟个催命符似的跟在屁股后面叨叨了。

“没事,能有什么事,”他掩饰过去,“就是工作上太累了,睡一觉就没事了。”

贺天果然会疼人,知道他工作累,晚上也没有缠他很久,非常温柔的做了一次之后就抱着莫关山睡了,倒是莫关山有点不太满足,他还是比较喜欢有野性的贺天,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他tian醒处在chen勃状态下的贺天之后自己坐了上去,年轻的大男孩被他撩拨的难以自制,两人在床上折腾了有一个多小时,莫关山差点上班迟到,幸好他的工作也是到了办公室就坐着,不会太累,腰酸的厉害,但忍忍也就这么对付了。

“星期天我来找你,晚上我们去看电影。”

莫关山送贺天到学校,车里,贺天牵着他的手细细的吻着,恋恋不舍。

被一个小了自己八岁的男孩宠着,莫关山很多时候都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贺天对他好,他也想对贺天好,但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他想着贺天还是个学生,体育生时长需要锻炼,兼职也少,赚不了几个钱,在两人亲了又亲贺天要下车时,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小叠现金塞到了贺天的外套口袋里,还嘱咐他不够再来问他要。

贺天本来还挺高兴的,俊脸上的笑容忽然一顿,声音也淡了下去。

“你又不是我的谁,干嘛给我钱?”

一句你又不是我的谁,把莫关山说愣在那,半天搭不上腔。

贺天把钱放在了副驾驶上,说话时脸上已经没有多少笑了。

“我不缺钱,以后别这样了。”

莫关山一整天脸都是黑的。

到了下班时间,寸头继续他每天的bb叨精神,过来跟他说周六要见的那个相亲对象,莫关山也不知道听进去了没有,两人在地下车库分开时,寸头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这次一定要把握住了,过了这个村就可没那个店了,那种三寸不烂之舌不去当媒婆简直就是可惜。

晚上快睡觉时,一天都没联系的贺天发来了短信,道歉他早上时语气不太好,莫关山盯着那一长串的道歉短信好一会,最后只发了一个字“哦”,然后就熄灯睡了。

大学的四人寝室里,贺天坐在写字台前发愣,洗完澡的室友出来提醒他水还热,贺天才死了心的放弃,他也算知道莫关山的脾气,肯定为早上他的话生气了,星期天再过去好好道歉吧。

其实贺天脾气好的很,莫关山那跟石头似的直脾气他也受得了,今天忽然这么来一出,是让他想到了一个寝室的室友,专和外面年纪大的女人纠缠不清,每天也是这么有车上下接送的,给他买这买那塞钱的,贺天当时想到是不是莫关山也把他当小白脸一样,一时想岔了,心情就无比的糟糕。

洗完澡,青年抱着侥幸的心里看有没有莫关山的回信,结果不是莫关山署名的短信让贺天的眼睛亮了亮。

星期六很快就到了。

晚上的西餐厅高档典雅,莫关山和寸头坐在靠窗的位置,前者看着外面的步行街神游在外,后者则继续发挥他的唠叨精神,嘱咐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让他等下见了人脸不要太臭,就算装也给他装的开心点的屁话一大堆,在莫关山被烦的快坐不下去时,相亲的对象总算来了。

对方也是两个人,入座之后,安静氛围的西餐厅角落里,惊现着莫关山和寸头的惊叫声。

“怎么是你?!”

贺天看着坐在斜对面的莫关山也是一脸惊讶,非常不确定的问了下他旁边的人:“哥,你不是说你来相亲吗?”

贺呈漫不经心的翻着菜单,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某人太殷勤了,所以就给他个脸,过来看看。”

原本是这场相亲策划者的寸头脸色变化最大,这俩主角还没说什么呢,他气的指着坐在莫关山对面的黑发男人破口大骂。

“阿明介绍的人怎么会是你?!有没有搞错!”

“真是不好意思啊,你那无比崇拜的上司介绍的对象正好是我,谁让我条件好,长得好看又会照顾人。”

说到这里,贺呈冷哼一声,莫关山和贺天齐齐的背上都爬满了冷汗。

“也不知道某人怎么想的,把自己不要的对象介绍给自己的死党,”男人很同情的看了眼莫关山,“我真为你有这样的朋友感到悲哀。”

怎、怎么回事儿?

贺天和莫关山双双对视,倒是贺天终于反应过来了,知道了自己老哥今天要来看的相亲对象是莫关山,长眼眯起,莫关山瞬时如坐针毡。

“你不是说你和客户去吃饭?怎么,我哥是你的客户?”

这充满强硬的质问口吻听得贺呈微微挑眉,认真打量起莫关山。

寸头今天吃的惊可不是一回两回了,他指着贺天问莫关山,“你和他认识?”

现在的莫关山只想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贺天大大方方的承认:“岂止认识,我和他的关系,就是你今天带他来这和我哥见面你希望他们想要发展成的关系。”

寸头这弯没转过来:“什、什么?”

贺天是真气着了,更有点像小媳妇似的委屈:“莫哥,你倒是说句话啊,告诉你朋友,我和你是什么关系。”

莫关山腹背受敌,事情都到这一地步了,他也不想顾什么面子了,索性也就破罐子破摔保平安了。

他先指着贺天,把这两天压在心里的委屈和不快倒了个干净。

“你既然喊我一声莫哥,那我对你好给你钱花怎么了?你还觉得自己被当成鸭做苦力了是吧?我看你每天锻炼这个那个,学校的伙食我又不放心,我还不是想让你吃好点?你给我甩什么脸色看?还摔我车门?!你不想要就和我说啊!干嘛生气?!”

贺天低下头,这两天他也意识到了那天他语气的糟糕,那时候他也是被莫关山给钱的这一举动给气到了,没想那么多。

“莫哥,对不起。”

贺呈抓住了一个不是重点的重点:“贺天,你缺钱?”

莫关山正好在气头上,对待插嘴的人厉色道:“你闭嘴!”

贺呈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你继续。”

接下来,就是整场闹剧的罪魁祸首,寸头了。

“我说你一天到晚是不是没事干闲的?我都说我不想相亲不想相亲!你小子老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是不是?我下半辈子有没有着落用不着你这个屁股毛还没长齐的家伙替我操心!要不是你天天在我耳边bb叨bb叨说的这么可怜,还拿绝交威胁我!我会来吗!你说说!今天闹这么大笑话!是不是你的错!”

寸头也察觉到自己逼莫关山来相亲的手段有些过分,非常诚恳的道歉,毕业后多年不喊的称呼也用上了:“是的老大,对不起,我不该瞎操心的,更不该拿绝交来威胁你,我会好好反省的。”

莫关山知道寸头是为他好,放软了语气:“我知道你想看我早点定下来,有人能照顾。其实.......”他看向贺天,“我已经有对象了,我是怕影响他学习,所以才没跟你说,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他又和贺天道歉:“我不该因为你冲我吼两句我就赌气来这次的相亲,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小心眼,真是难看。”

贺天一把拉住莫关山的手,“没事的莫哥,我知道的你的心意。”为了不让莫关山尴尬,他把矛头指向了一直都在瞎操心的寸头身上,“如果不是有人拿你们的友情威胁你,我相信你肯定不会这么做的。”

贺呈竖起菜单,挡住了贺天的视线,“该干嘛干嘛去,别在这浪费时间。”

贺天早不想呆了,拉着莫关山就走。莫关山还不放心的留贺呈和寸头俩单独相处,看他们关系似乎也不太好,走到门口时,还有点犹豫,贺天看他一步三回头的,以为是在看他哥,干脆一把横抱起来,走到马路对面的停车场塞进车才算完。

莫关山坐在比他那辆不知道好多少倍的捷豹车里,底气不足的问了一句:“这车是你的?”

贺天还在为他今天瞒着自己相亲的事上火呢,不咸不淡的道:“你还敢给我零花钱,我没让你把你那个一天到晚让你去和客户吃饭的工作辞了算我心大好吗?”

不解气,他发动车,恶狠狠的道:“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

莫关山缩紧脖子,不敢说话了。

可心里却甜蜜蜜的。



(完。)



一个不是主角的小番外——

西餐厅里,莫关山和贺天一走,只留下寸头和贺呈面面相觑。

为了缓解尴尬,寸头拿起菜单,粗粗浏览道:“那个.......我请你吃饭吧,嗯.......牛排怎么样?”

对面的目光从贺天他们走后就一直盯着自己,盯得人心里发毛。

寸头沉不住气,没好气的问贺呈:“你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菜!盯着就能让你饱了吗?!”

贺呈顶着那张不苟言笑的脸,慢悠悠的来了一句:

“你pi股毛还没有长齐?”

寸头逼自己冷静了三秒。

三秒后——

“你特么的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

评论(10)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