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子。】贺红。短篇完结。


十二岁那年,莫关山家隔壁搬来了新的邻居。

一对很年轻的夫妇,都是一头明显的金发,却有一个黑发的孩子。

自从新邻居搬过来以后,他经常会在隔音并不好的家里听到对面的打骂声。

偶尔有几次上学放学,他看到隔壁的那扇外面被链子拴上的铁门会从里面打开一小条细缝,一双黝黑闪亮的眼睛从这条细缝内观望着外面的世界,莫关山走近,也发现了那双攀着铁门的手臂上满是被什么东西鞭挞过的痕迹。

新的,旧的。

好几次,莫关山想试着过去和那个孩子打招呼,还未走过去,那孩子就躲了起来,莫关山透过那条虚掩的缝隙看到光着脚的孩子蜷缩在厨房的角落里,像只被丢弃的小狗一样抱紧头背对着门,身上穿的衣服遍布污渍。

莫关山觉得,那一团团深红褐色的脏东西,很有可能是干了的血迹。

那个房子,完全没有生人存活的气息。

那对夫妇也一天到晚从不在家,早上很早出门,晚上基本莫关山睡醒了一觉之后才听到开门声,然后,就是从不间断的打骂声。

那如此观察了几周以后,莫关山深信,那个看起来比他小点的孩子在遭受虐待。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母亲。

母亲听了他的话后,开始留意对面这家奇怪的邻居。

果不其然,每晚深夜的打骂从不间断。

每次打骂,都持续十分钟左右。

孩子的嘴巴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莫妈妈贴着门都只能听到孩子细微的抽噎声。

莫妈妈把这一切都录了下来。

五天后,莫妈妈报警了。

警察敲开了对面的门。

莫关山躲在爸爸的身后,看着那对夫妇面对警察的询问从一开始的狡辩到后来的紧张,警察只是粗粗问了几句,那对夫妇忽然就冲开人群,奋力的逃走。

警察意识到事态严重,追了上去。

莫关山跟在父母后面进了对面的屋子。

原来,他之前从铁门的细缝中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这个屋子,根本就是一个囚笼。

地板上有很多医用针管,而且都沾有干涸的血迹。

原本是卧室的地方,只有一个笼子。

莫关山认得,他家的金毛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笼子里。

那个黑发的孩子就像一条弃犬般蜷缩在那个笼子里,听到有人靠近,不停的往角落里缩。

他全身裸露着,之前身上的那件脏衣服被扔在笼子外面,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

男孩瘦骨嶙峋。

身上,很明显能看到被针扎过的痕迹。

密密麻麻。

莫妈妈赶紧捂住了他的眼睛。

之后,警察来拜访他家多次做笔录。

从父母与警察的交谈中,基本可以大概了解到,那对夫妇其实就是两个逃亡在外的人贩子,这个小男孩是他们从其他地方拐卖过来的,亲生父母现在还在具体排查中,因为孩子遭受过长期的虐待,心灵上有很大的创伤,几乎无法与人交流,那两个人贩子现在已经被警方控制,但对于这个孩子的身世他们也不得而知,只提供了当时拐卖的地点。

在母亲的鼓励下,莫关山把自己所知晓的都告诉了警察,他的这一番证词,能提供出更多的证据将那两个人贩子绳之以法,等待他们的,也将是法律的严惩。

但最可怜的,始终还是那在人贩子手中饱受摧残的男孩。
长时间找不到家人,警局也不会收留他太久,最后会把他送到福利院。

他在那会被没有孩子的家庭领养,迎接他的,会是一个崭新的人生。

莫关山跟着父母去警局看望了那孩子一次。

在警局呆的这两天,男孩不再脏兮兮的,之前受的伤也得到了很好的救治,干净的样子显现出了原本的样貌,可爱清秀,看着男孩怯生生的模样,莫关山想到了同学展正希妹妹近期爱玩的俄罗斯套娃。

这么好看的小孩子,那两个大人怎么能忍心对他做这么过分的事情。

临走前,莫关山把脖子里带着的外婆给他求的护身符送给了小男孩。

小男孩并不是很抵抗他的接触,睁着那双闪亮的眸子瞅着他瞧。

莫关山想,他应该认得自己。

虽然他们的相见都是透过那扇铁门的细缝,在那房子里的时日也是小男孩的梦魇,但莫关山在心底祈福,他能忘记这段噩梦,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再见了,小家伙。”

莫关山揉了揉男孩的黑发。

他跟着父母走了好远,回头还能看到那抹细小的身影趴在窗户上,视线追随着他,小手握着脖子里莫关山送给他的护身符。

莫关山冲他挥了挥手。

“再见!”

十年后。

莫关山哼着歌从电梯出来,走到门口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后麻利的在玄关换鞋。

忽然,他的动作停住了。

全身僵硬。

独居的他在客厅的沙发上瞥到了一个人影。

他打开灯,沙发上坐着的人与他对视。

那是一张及其英俊的脸。

黑亮的头发,耀眼的双眸,还有与他对视时,薄唇勾起的笑容。

邪魅到极致。

男人一身黑衣,一把小刀飞快地在他右手上转着。

玩转出了一个漂亮的弧度。

莫关山注意到了男人的锁骨。

一枚红色的护身符令他的呼吸一下子停滞住了。

而男人也在这时站起身,很高的个子,模特一般完美的比例。

他微笑着朝莫关山走去。

“欢迎回来。”

一个月后,本市的头条新闻。

一名大学在校学生离奇从家里失踪,公寓住所监控视频拍到他的画面最后一次是在该学生乘坐的电梯所在楼层。

该青年回到家后就没再出来。但住所内空无一人。

大楼下停着好几辆警车,一名戴着鸭舌帽的高个男生拎着便利店的袋子匆匆从一堆警察身后走过。

他进了公寓,按了11楼。

事发地点的楼上一层。

男生进了房间,拿下鸭舌帽,一双黑色的眸子宛如夜豹。

偌大的客厅空无一物,中央突兀地放着一个金色的笼子。

笼子华丽奢华,里面铺着厚实的羊毛毯。一个红发青年赤身裸体地躺在上面。

珊瑚色的眼神空洞着。

男生打开笼子,里面的人也没有反应,他弯腰把里面的人抱出来,很温柔地放在床上,弯腰,低头亲吻着青年的嘴唇。

“我回来了。”

(完。)


评论(29)

热度(403)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丸子吃不到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