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笼2。】伏八。正剧向。


终端另一头沉寂了很久。

八田本身就是个急性子,他迫切的想要知道关于野狗那帮人的行踪,“猴子,吠舞罗现在情报有限,如果是你的话,肯定能.........”

伏见烦躁的咋舌:“你别忘了你现在是在拜托我帮忙,Misaki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

八田乖乖的噤了声。

伏见慢条斯理地在没有人睡的下铺坐下。

心情糟糕的无法言喻。

那只吉娃娃难得没有和他吹胡子瞪眼,还用了如此恳切的语气,伏见却快气炸了。

尤其是在八田追加着问了一句:“那你要我怎么做才能告诉我关于那个凶手的消息?”

伏见嘲笑他:“Misaki,你能为你的混混集团做到什么程度呢?”

“杀人?”

“放火?”

伏见不知道在给谁退路,“还是说,让你做任何你不愿意的事情,你都要坚持吗?”

八田其实心里也很清楚,他和伏见的关系早就破碎的不成样子,找谁帮忙都比找这个性格恶劣又爱捉弄人的家伙强,但是,也只有在Scepter4的伏见情报网是最广泛的,他随便动动手指,整座城市的角落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找一个人更是轻而易举。

满大街找的方式实在是太盲目了,也过于耗费人力体力,八田自己就吃了个大亏。

找上伏见,他并非百般不情愿,这两年,每次八田遇上瓶颈黔驴技穷时,想到的第一个人,不是他们的王周防尊,也不是处处对他颇有照顾的草薙出云。

吠舞罗虽然不是什么很入流的一个团体,但大家都很团结,八田再头脑简单也懂得团结就是力量这个道理,他和伏见,在还没加入吠舞罗前,也是两个人彼此依靠对方才建立了深厚的友情。八田一直以为他这辈子惧怕女生的性格不会得到改善,娶妻生子什么的就更别说了,什么未来,什么人生,他都懒得去考虑。

和猴子这样两个人一直这么再一起去,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这么破裂了,八田是个很神经大条的人,任何事对他而言来得快去的也快,唯独和伏见闹翻,这两年来他一直耿耿于怀。

相信猴子也是如此的吧。

八田并不是没有尝试过和伏见的关系缓和一下,但是对方并不领情。

他们见面,总是不断地吵架,打架,最后斗的伤痕累累负气离去,八田很讨厌这样,每次和伏见碰完面后,他的心情都会不可抑制的消沉一阵子,也每次都是十束多多良在旁边劝慰开导他,不然这么长时间压在心头的糟糕心情简直能让他郁闷死。

八田本能的相信伏见有办法。

他也始终觉得,伏见并不是那么冷血无情的人。

“只有你想,没有你破解不了的东西。”

八田踌躇道:“........就算你再怎么讨厌吠舞罗,十束先生肯定是排除在外的吧?”

那个有着温柔笑容的男人。是吠舞罗所有人心目中那束最温暖的阳光。

想到十束,八田眼眶微微酸涩。

伏见听到了那清晰的吸气声。

八田重重的咬牙。

“猿比古,拜托你了!”

下一秒,伏见切断了通讯。

八田怔怔的看着终端屏幕,过了好久,才泄愤似的用力垂了下被子,之后,整个人被抽空了力气般,瘫倒在小小的单人床上。

体育场围剿凶手失败,伏见有一堆当天遗留下来的烂摊子处理,整个特务队忙碌的都像被抽动的陀螺停不下来,伏见也没想到会和八田这么快就见面。

宗像去了御柱塔找黄金之王,被Scepter4抓捕一直关在牢里的周防尊忽然有了动作。

安静的晌午,伏见在办公室里,犹豫着要不要联系某个人,忽然,整个椿门的紧急讯号都响了起来。

日高紧张的过来禀报:“伏见先生!赤之王周防尊越狱了!”

伏见赶下去时,淡岛已经带着人堵在了门口,警告着周防尊不要轻举妄动。

但赤之王怎么会停下脚步。

作为原吠舞罗成员的伏见很清楚,谁都不能阻止住赤之王周防尊的步伐。

能阻止他的那个人,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王的力量是很可怕的,更何况因为十束多多良的死亡,周防尊的暴走已经让他的威兹曼偏差值到达了临界点,爆发中的赤之王能量可以杀死在场的每一个人。

淡岛的出剑,明显是鸡蛋碰石头,还惹火上身。

“我让你站住!”

剑网朝那个人的身上劈过去丝毫不受影响,淡岛后退一步,如此近距离接触王的力量令她一时慌了神,不知该如何应对,周防尊的攻击向他们正面袭来,伏见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

八田和吠舞罗的人到达椿门时,被赤之能力炸毁的大门落在他们的不远处,激起一地的尘埃,周防尊就从这片尘土中缓缓向他们走来。

周防尊从身边走过,伏见拿着刀的手在不住的颤抖,他不知道到底是身上太痛了,还是别的其他什么原因。

他站都站不稳,单膝跪倒在地。

看到他们的王完好无恙,八田这几天悬着的心总算平静了下来。

他站在安娜身边,握拳抑制住内心的激动,迎接他们的王回来。

“尊先生!”

伏见隔着一地的爆炸物碎片,看着远处的八田对着某个男人露出笑脸。

他全身上下一片狼藉,事实上,所有在场的人情况都好不到哪去,跟吠舞罗那边因为王的凯旋回归的高呼雀跃比起来,这边实在是狼狈。

他阻止住想要追上去的其他人。

灰蓝色的瞳孔透过镜片,死死的盯着那袭站在周防尊身边娇小的身影。

八田不知道听到什么,扯着身边的镰本兴奋的道:“我说了吧!我的直觉准没错!你看!尊先生都这么说了!”

只有草薙出云回头看了他们一眼。

伏见的眼睛黯了黯。

站在他身后被拦截住想要继续追捕的其他特务队成员,清楚的看到他们这位最慢条斯理把什么事都不怎么放在心上的上司,慢慢的握紧拳头,骨骼都在咔嚓作响。

救护班还没过来,伏见独自一个人离开了现场。

他带着满身的伤,徒步走到了一个破旧的居民区。

在整个镇目町中最暴动的地方,一个小小的破旧的出租屋,因为常年没有人居住的样子,门上都是满满的灰。

但就是这个外表脏乱的房子,储存着伏见所有的美好回忆。

冬天已经到了,风吹在身上带来的是刺骨的寒冷。

...........

...........

“这样的天气,果然还是最适合躺在暖炉里吃橘子了吧!”

八田走在前面,裹紧身上的外套,不停的絮絮叨叨。

伏见单手插在裤兜,拎着刚刚从超市里买的他们今晚要煮的饭菜,慢吞吞的在后面跟着。

忽然,八田大叫一声:“猴子!”

八田好像发现了什么好东西,欢快的跑到一个垃圾桶旁边,指着地上一块伏见看不清的不明物体朝他拼命招手:“哇哇哇哇,你看!是被炉耶!还很新的样子呢!肯定还能用吧!”

说完,他就蹲下研究了起来。

天实在是太冷了,伏见连吐槽都懒得了。

八田一脸兴奋的样子实在是让他不忍心戳穿这其实就是一个垃圾吧。

他试着用委婉点的说法,“这一看就是不能用了人家才不要的,Misaki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浆糊吗?”

看它孤零零的在垃圾桶旁边,肯定是没人要的,估计是哪里坏了不能使用,但是实在是看上去还很新的样子,他们也恰好没有钱买得起这样的一个被炉,但在日本的冬天,没有被炉,感觉随时都会被冻死。

而且,他们租的那个小仓库,并没有暖气。

八田搓着毛茸茸的手套,抬头看向伏见,眼睛亮晶晶的。

“呐,猴子!你能把它修好的吧?”

“啧!”伏见说什么都不想要用捡回来的东西,鬼知道它在被扔之前经历了什么!

但奈何一直被那双琥珀色的瞳孔满怀期待的盯着,伏见原本很坚持的想法就开始摇晃了起来。

直到最后——

“我........试试吧。”

“耶!”八田雀跃的跳了起来,差点把伏见扑倒。

然后,他们俩一前一后的把那个在垃圾桶旁边被丢弃的暖炉抬了回去,伏见花了三分钟不到的时间就让它重新运作了起来。

那时候,八田已经把摆放暖炉的地方都收拾了出来,看插上插座,上面的灯亮了时,八田高兴的样子就像穷人中了大奖,屋顶差点都要把那小子的叫声给震塌了。

“猴子!你简直太厉害了!”少年开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激动之余,用力的搂住了伏见。

伏见似乎也被八田的喜悦感染到了,好像在八田的世界里,他伏见猿比古是最厉害的人,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家伙一直注视着,伏见的嘴角略带弧度的扬起,心情相比刚才,好的不是一星半点,就连晚饭八田做了火锅放进去了菠萝时,他也没有什么异议。

伏见的骄傲,来源于八田对他的崇拜。

曾经的他,也一直以为,只要他和八田一直这么下去,以后的人生一直这样下去其实也不是有什么大问题。

两个什么都觉得可以永远这样下去的少年那时都做着最幼稚的梦。

都觉得对方在身边,是已经很理所当然的事。

八田的目光开始不在自己身上。

伏见觉得他们的所作所为开始越来越无趣,越来越没有意义。

分道扬镳就成了必然。

还在吠舞罗期间的伏见,面对青之王的邀约,并没有考虑太久就给出了答案。

一半是因为自己,一半是因为八田。

在坦白之后,也算是在临行之前和那个一直都冒冒失失的家伙做个告别,看到八田的反应,伏见沉寂了太久的心情无可抑制的激动了起来。

八田揪着他的领子大声的质问他时,他更是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无比兴奋的叫嚣着。

对,Misaki,就是这样。

你的眼睛一直这么注视着我就够了。

伏见找到了另外一种能让自己存在的意义。

他想吸引八田的目光,要这个人的眼睛只看着自己,他找到的方式,就是不断的激怒这个吉娃娃。

事实证明,他成功了。

但两个人的关系也是越来越过于糟糕,糟糕到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这对曾经关系最好的搭档再也不会和好。

伏见很满足于现状。

他觉得刚刚好。

至少,美咲的目光还是停留在自己身上的。

就一直这样保持着,不需要前进。

吠舞罗大批成员朝学园岛进攻了,宗像同时也获知了整个案件的罪魁祸首——其实就是无色之王,那个伊佐那社是被陷害的,随着整个案件更加的明朗化,作为执法者,不光要抓获凶手,Scepter4也要阻止吠舞罗的暴力行动,也加派了大队人员朝学园岛出发。

要赶在事态更加恶化之前,阻止那帮人。

青之王在给赤之王一个退路。

深冬,天空飘起了雪,漫天的雪花纷纷扬扬,除了宗像,所有的人都在学园岛外的大桥上等待行动,伏见等的焦躁不堪,胸口还不容易痊愈的伤痕再次被他不耐的抓破,指甲里残留着皮屑与血丝,少年像感觉不到似的,用力的来回抓挠。

周防尊的气数已尽了。

伏见抬头看着天空那柄残缺的越来越厉害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不再有昔日的红之光辉,他在心底默念着,快点结束这糟糕的一切。

属于那个人的威兹曼偏差值越来越不平衡,伏见盯着电脑上不断跳跃着的数据,心跳也跟着上面不停起伏的线跳的七上八下。

Misaki。

你心中敬仰的王,就快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车外,天空中悬挂着四柄巨大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不管结局如何,所有的人都很清楚,赤之王的剑不堪重负,终将会陨落。

伏见下了车,看着聚在桥下空地上的所有吠舞罗成员。

他的目光总是能够轻易捕获到某个身影。

那些人在等待著他们的王归来。

伏见真的很想去提醒一下八田的。

少年站在桥上,不知道刚才是不是抓的太用力,锁骨那隐隐泛疼。

车厢内,日高看着静止的屏幕,宣布了一个事实。

“赤之王周防尊,威兹曼偏差值消失。”

伏见转过身,那群人等待的身影,在这一刻,让他不忍。

前面,忽然传来道明寺的一阵高呼。

“室长!是室长!室长回来了!”

旁边的淡岛松了口气。

再浩荡的战争,终将还是迎来了结局。

伏见没有随着其他队员上前一起去迎接刚大战回来的王,视线则一直锁定在桥下的那一片空地上。

.........

“No Blood!No Bone!No Ash!”

.........

“No Blood!No Bone!No Ash!”

伏见听到了,那一阵掺杂着泪水的口号声中,属于八田的哭泣。

他在高处,静静的俯视着。

那个人赋予着的象征,在开始消失。

汇聚成无数的红色,像四散的蒲公英一样,缓缓升上天空。

白色的雪,耀眼的红色,掺杂着,形成了美丽的一幕。

残忍的唯美,让人过目不忘。

吠舞罗在那边站了多久,伏见就在桥上等了多久。

Scepter4都撤退的差不多了,他还站在那,像尊雕塑一样,制服和头发上堆积了落下的雪。

下属榎本过来提醒:“伏见先生,该归队了。”

“No Blood!No Bone!No Ash!”

“No Blood!No Bone!No Ash!”

..........

呐喊声经久不息。

左肩的锁骨下,红色的印记消失了。只剩下烧伤过的,丑陋的疤痕。

伏见认为自己应该高兴的。

可他的心却并不是如此。

他和八田之间仅存唯一的牵连,都随着周防尊的消失,而彻底断裂了。

苇中岛学园的那片空地上,大战过后,一片残垣断壁。虽说比不上迦具都玄示事件后的那般惨烈,也是青之王宗像礼司赶在事态无法控制之前将损伤降到了最小化,Scepter4的善后工作并不轻松,伏见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好好阖上眼休息,实在是撑不住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睁开眼之后继续埋头工作,下属接二连三的劝他回宿舍好好睡上一觉,否则身体怎么吃得消,可伏见对于他们的善意并不领情,很多时候干脆无视掉。

淡岛和宗像为着学园事件后在各个相关部门游走奔波,整个Scepter4没有了能劝伏见的人,五天之后,每次体检各项身体机能都几乎不怎么达标的少年毫不意外的病倒了。来办公室第一个的秋山发现了趴倒在办公桌上的伏见,身上烫的吓人,与随后赶来的弁财把人送回了宿舍,请了救护班的医生过来。

39度8,将近40度的高烧,感觉都能把人的脑子给烧坏了,和伏见共事几年的特务队小组都知道他们的这位上司生活能力几乎为零,就暂时先留下了一个人照顾,道明寺自告奋勇,但秋山并不是很放心。

“道明寺,你能搞清楚这些药是何时何地服用的吗?”秋山指着医生留下来的药,“这个是退烧的,这个是止咳的,这个是冲剂,要........”

“我识字的啦!”道明寺气哄哄,“秋山你少瞧不起人了!怎么服用医生不都是在上面标出的嘛!”

你可是问题儿童四人组首领啊!

秋山忍下吐槽,现在特务队忙翻了天,尤其还是少了伏见之后,道明寺留在这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反正工作上的事这家伙也并不怎么帮得上忙就是了。

希望能照顾好伏见先生吧。

秋山以很沉重的心情把伏见交给了道明寺照顾,匆匆离开了宿舍。

办公时间,整幢宿舍万籁俱静,Scepter4的男生宿舍是双人间的,但伏见却独自拥有着一间,房间里除了衣柜就只有两台屏幕超大的电脑,此外再无任何装饰。觉得宿舍很挤的道明寺实在是无法相信,同个格局的房间居然被伏见睡出了别墅的空旷感,真不愧是伏见先生呢,和常人果然是不太一样。

他们特务队员私下其实都对伏见敬而远之,这位上司的性格实在是太难相处了,每天最遭殃的就是不认真写报告的道明寺了,他也是想借此机会想博得伏见的一点好印象,至少以后每天交报告的时候能不被骂的那么难看。

道明寺闲不住,换了两次伏见额头上的冰毛巾之后,拿起终端在旁边打起了游戏。

伏见一直是睡在上铺的,但他发烧了,方便好照顾,秋山把他安置在了下铺,伏见醒来时,看到的就是一块白白的床板,他还以为自己近视又严重了,误以为那是天花板,第一件事就是拿起眼镜戴上。

坐在电脑桌前的道明寺游戏正在紧要关头,背后冷不丁的传来一声“你在干嘛”让他手一抖,当即就被对方KO了。

“伏见先生!”道明寺游戏输了也不在意,过去极其自然的就抚上了伏见的额头,“嗯,没有刚才那么烫了呢,那既然醒了,伏见先生把药吃了再好好的睡上一觉,到明天应该就退烧了。”

伏见日常呆在室内,皮肤白皙,但他严重挑食加上挑食贫血,他的气色一直不怎么好,脸上总是透着一股苍白,发烧才显得脸颊微微红润,鼻尖也红红的,他刚坐起身,这几天没怎么好好吃饭的身体立刻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几乎是在发黑,立马躺了回去。

道明寺把温水端了过来,伏见连问他为何出现在这里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实在是太瘦了,道明寺扶起他时都感觉没有什么份量,下意识的就说道:“伏见先生要好好吃饭才行啊。”

“啰嗦。”声音哑哑的,伏见烧了半天的喉咙有了水的滋润后舒服了很多,补了一觉视线都跟着清晰了,伏见想安静睡觉,让道明寺回工作岗位。

想借着照顾病人的名义翘班一整天的想法破灭,道明寺慢腾腾的往门口挪。

伏见卷过被子,背对着门,脑袋昏昏涨涨,果然是睡眠不足的原因吗?

“啊对了,”道明寺刚要把门关上又折返回来,“刚才伏见先生的终端一直在响呢,我怕影响您休息,就调到了静音哦。”

乐天派的少年向门内挥了挥手:“那您好好休息哦,祝您早日康复。”

耳边聒噪的声音消失了,伏见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眼睛很痛,是那种没有睡醒的酸胀,但高烧中的少年却始终没有了睡意。

就在刚才,发着烧,意识迷糊的他,一瞬以为自己回到了两年之前。

那个破旧的出租屋,睡在某人的下铺,盖着拥有专属味道的棉被,生病的他被细心照料着。

以前,每次生病,他的身边都是美咲陪着。

伏见脑子很聪明,但他的身体总爱时不时的出些小毛病,成天活蹦乱跳的八田身体就特别的好,他们关系开始友好的阶段,伏见生病了一个人在家,保姆那时也偏偏不在,他一个人躺在床上没人照顾,担心他的八田不知道他家的住址,特地询问了老师之后独自一人找来,帮他煮了好喝的粥,去外面买了药,直到天黑才离去。

十二岁认识了八田开始,伏见就不再是孤独一人了。

他惧怕那幢空旷华丽的房子,一头栽进去,好像怎么也无法逃脱。

它长着无数的触手,缠绕着他的身躯,掐着他的脖子,限制着他的步伐,让他一直被困在里面,见不到所谓的阳光。

是八田带他离开了那座牢笼。

镇目町里破旧的小出租屋,是专属于他和八田的秘密基地。

也是伏见猿比古的天堂。

可惜的是,对方并不稀罕。

道明寺开了暖气,伏见蜷缩在被窝里,178 的身体,他抱紧膝盖,将自己困在其中。

真好笑啊。

他嘲笑自己。

从头到尾,认真的,只有他自己罢了啊。

三天后,伏见回归了工作岗位。

淡岛算他带薪休假,即使如此,少年还有十多天的休假,最近工作繁忙,以至于越欠越多,淡岛坐在位置上,看着属于伏见那一栏的排班整个月都几乎被写满,看向忙碌状态中纤瘦的背影,女人摇了摇头。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孩子。”

下午,外出巡逻的布施和五岛带回两个starin,由于异能者的能力有些特殊,而且对方不予配合,他们就强制押送了回来,关在Scepter4的审讯室里。

因为少了领头羊,吠舞罗最近也不太平,最底下的人少了力量的压制与管束,蠢蠢欲动,镇目町的暴动相比以往多了一倍不止,伏见坐在椅子上,双手环胸,看着视频上各个街头摄像头传来的录像,别人或者是好几个人都看的头疼的东西,他看过一遍就过目不忘,哪里出了事能派遣最近的警察制止处理,哪个路口,哪个胡同,哪条巷子,怎么过去最近,附近几百米有他们Scepter4的巡逻人员,伏见都一清二楚。

其实看录像很无聊,伏见惯性偷懒,眼睛不会一直专注于屏幕上,则是出了事之后,他一眼就能锁定事发地点,然后派遣人员,太平的时候,这项工作都能让他打盹,或者顺便处理下其他什么事情。

秋山从审讯室回来,将审讯报告整理好后呈交了上来。

少年随意翻阅了几页。

报告上的一行字让他的动作慢了几分。

“隐形?”

伏见推了推镜框,“这样的权外者倒好像还是第一次见呢,类似于隐身术这样的?”

秋山在他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是的,有能让自己隐形也能让别人隐形的能力,挺棘手的,抓他费了好些时候。”

伏见没再说话了。

今天倒是很早下班了,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需要加班,伏见食堂吃完饭就出来了,身上的队服都还没换下,准备外出置备一些日常用品。

说是日常用品,其实就是出来买碳酸饮料和些饿的时候能马上能吃的东西。椿门附近就有个很大的超商,伏见已经是这里的老主顾了,每次来买都是大袋小袋,腰间别着佩剑的他在一堆为了抢购价而拼死拼活的主妇中间行走实在是突兀,所以在商场内兼职派发传单的八田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某个亮眼的蓝色。

伏见人高,他对投向自己的视线总是意外的敏感,也一下子发现了八田。

他们有多久没见了呢。

伏见在心底想。

周防尊离开以后,不知道八田身上的哪根暴动神经被忽然拔除了,他看到伏见,很快转过了身,继续向身边的行人发起了传单,和以前动不动就朝他大呼小叫的样子相比真的判若两人。

伏见心情有些糟糕。

八田今天的兼职是派发他们店的优惠活动,派发完手上的这些就能去领取报酬了,这里是生鲜区,来买菜的主妇们很多,但是能在这种地方看到伏见,少年也是诧异的。

但八田并不想再和此人有什么联系了。

尊先生没了,草薙先生也在这不久之后失踪了,曾经像个大家庭一样的吠舞罗走的走,散的散,没有了追寻的目标,大家也有自己的生活要继续,渐渐来homra的时间就少了,现在酒吧里除了镰本和安娜在维持着最基本的营业状况,八田就一直在外面打工,工资除了支付自己租住的小房子外,就是养活安娜了,他是吠舞罗的NO.3,无论怎么样,他要照顾好安娜。

八田不明白,为什么草薙先生可以这么轻易的离开。

也是啊,当初猿比古不是都说走就走么?草薙先生也对他们这帮成天只会打架惹事的事儿精感到不耐烦了吧,才会一声不吭的........

八田最近的心情真的糟糕透顶。

不想搭理伏见,是不想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地方和他吵架,如果被这个臭猴子公报私仇什么抓进去关上一两天,那安娜会担心的。

但对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伏见走到八田面前,伸手。

“派发传单啊misaki,很好,也给我一份吧。”

很想拒绝,不是为别的,就是不想顺着这家伙的意思走,但是八田真的没有什么余力和伏见吵,还算顺从的把传单拿了一张给他。

伏见忽然推了推镜框,传单从八田的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唉~”伏见挑眉看他,“Misaki要好好的送到我手里才行啊。”

八田瞪了他一眼:“臭猴子!你别没事找事!我现在没心思教训你!”

把地上的传单捡起来,八田想换个没有伏见的地方继续将手上的这些派发完。

伏见慵懒的双手插在外套口袋,歪着脑袋。

“很缺钱吗?”

八田回头又是一个万分嫌恶的眼神:“和你有什么关系了!臭猴子!离我远点!”

伏见猿比古的性格很恶劣。

各种意义上。

难缠,不好对付,毒舌,什么人,什么事,都不会引起他的注意。

完全封闭的世界,在数不清黑暗的漫长的日子中,他只对过一个人敞开自己的心门,而那个人,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用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伏见从内衬的口袋掏出他厚实的钱包,在八田面前掂了掂,“Misaki可爱一点的话,我不是不考虑把钱借给你周转一下。你现在应该很缺钱吧?草薙先生不在了,光是连自己温饱问题都很难解决的你,要怎么养活另外一个活生生的人呢?”

八田握紧拳头。

伏见坐在Scepter4的办公室里,看似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他什么都知道。

正因为很清楚这一点,八田的心口才像重物撵过一般,疼的要命。

果然期盼着这人还有一点良知什么的他简直蠢透了!

“都说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八田真的不想和伏见再废话下去了,以前都是因为这个家伙,他的每一次兼职都会泡汤,如今八田也学乖了,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那袭娇小的身影很快淹没在人群中,消失在伏见的视野里。

伏见什么都没有买就返回了椿门。

第二天清晨,秋山要去审讯室继续处理昨天那个不肯配合的starin案件,伏见拦住了他。

“交给我吧。”

秋山很意外:“伏见先生?”

平时伏见最反感这种什么审讯之类的事后处理工作,秋山对此意外,也并不奇怪。

伏见指派给了他另外一份工作:“留意一下吠舞罗最近的情况,草薙出云失踪了,出入境外那边查一下。”

“好的。”秋山把手头上的文件交接了过去,很自然的就问道:“吠舞罗的草薙出云行踪不明,副长的话,应该会多少知道一些吧?”

伏见这次认真的看了一下昨天的审讯报告,听到秋山这么说,不耐的咋舌。

秋山不知道自己又说错了什么,微微欠身,正要离开,伏见把文件扔在了桌上:“算了........交给我吧。你安排一下巡逻。”

秋山汗颜:“好、好的。”

秋山离开后,办公室安静了下来。

是啊。

所有的人都知道副长和草薙先生关系不错。

明明是对立面,为什么每次见面可以谈笑风生都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面对公事时,双方交战时却又丝毫不手软呢?

为什么他和美咲就........

伏见赶紧止住了这个糟糕的念头。

是他亲手把他们的关系毁坏的吧,什么和好,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现在这样就很好。

真的。

TBC.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