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5。】贺红。


到达灵山时,贺天的身体已经冰冷。

红毛一身浓重的血腥气,刚抵达山脚下,刮过一阵强风,从小养育他长大的九清婆婆已经站在他的面前。

夜晚,一轮圆月悬挂于空中,山间安静的无任何声响,红毛和婆婆对视,怀里的贺天早已没有了呼吸,刚刚十三替他挡的那一剑是致命伤,红毛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害怕这个人的死去。

“婆婆........”声音嘶哑,性格从来倔强的红毛在九清婆婆面前跪了下来。

央求她:“你救救十三。”

一直疼爱他的九清婆婆此刻满脸冷漠:“人死自有天数,这不是我们该插手的事,快把他送回去。”

红毛身上披着的嫁衣,胸前那对鸳鸯被贺天的血染了透彻,躺在地上的人嘴角的血也已干涸,刚才抱着贺天,从他身上不断流淌出来的血温热滚烫,红毛低头看着自己满是血污的手,红色的竖瞳转瞬即逝。

“婆婆,我犯杀戒了。”

九清婆婆转过身背对着他。

“对,所以你再也不能回灵山了。”

九千岁的灵狐再说出这句话时,尾音颤抖。

“任何事都只在你的一念之间,这里容不下你了,你走吧。”

红毛心头一颤,抓住了婆婆的衣摆。

“婆婆,你不要九儿了吗”

是婆婆把他捡回来的。

没有婆婆的养育之恩,他早就惨死深山。

或许是捕妖人的手中,或许是其他妖增加修为的牺牲品。

九清婆婆微顿,甩开了红毛。

“你知道见一为什么被关在囚塔?”音色冰冷,老人怒指毫无气息的贺天,“就是对凡人动了心!宁愿消耗自己千年的修为犯下滔天大罪也要和这种薄情寡义的人类在一起!你要步他的后尘,被关在囚塔里永世不见天日才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一件多么蠢的事吗?!”

她覆上红毛的心口,两人靠的极尽,红毛被婆婆的眼神盯得心慌。

九清婆婆一字一顿。

“你对他动心了。”

红毛往后躲开婆婆的手,目光慌乱。“我没有!我想救他!是因为他救了我,婆婆你不是从小就教我,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懂得知恩图报的吗!我只是..........”

九清婆婆冷漠的看着他为自己辩解,“那你把他从哪里带来,就把他带回哪去,我带你去见族长,犯了杀戒,你好生闭关修炼,把身上的戾气给除尽,以后就安心呆在山上,哪都不许再去。”

红毛不懂昔日最慈心和善的婆婆怎么会如此冷血,“是他为我挡剑了他才死的!他明明可以活的好好的!”他不死心,“婆婆你一定有办法救他的,九儿求您了,您救救他!以后九儿肯定乖乖的,不再惹您和族长爷爷生气了!”

从小时候开始,红毛就极少落泪,九清婆婆一手将他带大,最了解红毛的脾性,如果她冷眼旁观,他肯定会想别的办法去救活这个凡人,刚死之人,魂魄还在,红毛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后果不堪设想。.

九清婆婆叹了口气。

“罢了罢了,”她扶起红毛,“办法是有的,但是他的命能不能救活,就看你自己了。”

红毛擦掉眼角的泪痕:“婆婆你说!”

九清婆婆看他哭哭笑笑的,直摇头,但一想也是自己一味的纵容,红毛才这般不分轻重,又正色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旦人醒了,你就立马把他送下山去,往后绝不来往。”

红毛有一瞬的迟疑,但听到可以救活贺天,他也不管这么多了,认真点点头。

“他醒了,我就会把他送下山去。”

九清婆婆厉色道:“你发誓,绝不再与此人往来!”

红毛举起手,发誓。

“我发誓,待人醒了之后,我绝不再与此人来往。”

九清婆婆忽然抓住了他的手,掌心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红毛想缩回去,却怎么也挣不开。

“婆婆?”

片刻后,嵌在两人掌间的红光消失了,红毛看到掌心有什么东西消了下去。

九清婆婆提醒他:“我在你身上下了道咒,”她拿出一颗红色铃铛,“你骗得了我,这铃铛可骗不了人,你一动心,这铃铛就会响,到时候别怪我这老东西没给过你机会。”

红毛看着那颗小小的铃铛,心跳有一瞬间的加快。

好像被什么东西时时刻刻盯着一样,这个铃铛就是那双眼睛,是九清婆婆放在他身上代替她督促自己的。

小狐狸安慰自己,没有什么好怕的。

他并不认为自己对贺天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红毛觉得自己舍不下贺天,应该就是这一路上,这个人对自己的诸多照应,如果这次替他挡剑的人是孙璟,他也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见一坐在清冷的囚塔中,抬头一直盯着那四方小窗外的月亮。

眼神空洞灰暗。

他身后的四尾狐尾也失去了亮丽的光泽,跟它的主人一样,毫无生气,软踏踏的垂在一边。

他的手中抓着那个雕刻的木人,一直这么握着,木头都被他焐热了,烫烫的,就像人身上的体温,是他在这冰冷的塔中现已能得到的唯一的光源。

圆月正挂夜空。

见一望着月亮目不转睛,忽而却淡淡一笑。

“你回来啦?”

红毛站在囚塔外,有结界控制着,他只能透过那层厚重的墙与里面的人对话。

“见一,你还好吗?”

见一摩挲着手里的小木人,“这里清净,挺好的。”

红毛一脸郁闷,靠着湿冷的墙身坐下。

“你怎么也不问问我怎么这么快就渡劫回来了。”

“你这小傻子,肯定是渡劫没成功,被九清那老太婆抓回来了吧。”

“你别这么叫九清婆婆!”小狐狸护短,獠牙都露了出来,“才不是!是我自己回来的!”

见一闭上眼睛,听到红毛这么有朝气的声音他感到心安。“回来也好,外面的确不是你该去的,就算成不了仙,我们毛毛也是只好狐狸。”

红毛背靠着墙,他身上的嫁衣早已换下,那东西全是人身上的味道,但他也没扔,盖在了贺天身上。

他来找见一,是有点疑惑。

“见一,你当初,为什么执意要跟那个凡人在一起呢?”

灰暗的金瞳映着那轮圆月,见一木然的道:“是啊,为什么呢?”

他自己也不明白。

红毛双手放在膝盖上,喜欢温暖的他不适合呆在这么阴冷的地方。

“是他给你糖葫芦吃吗?”

见一笑出声:“那你呢,你为什么带那个死透了的家伙回来?”

他们灵狐间有心灵感应,纵使被关在这不见天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见一基本能感觉得到。

这恐怕也是九清婆婆为何在山下等着红毛的原因。

“他对你来说,很重要么?”

红毛撑着圆嘟嘟的脸蛋,苦恼道:“他给我 吃好多好吃的东西,玩很多好玩的,告诉我很多人间稀奇古怪的事,我不知道他对我来说重不重要,只知道他死在我面前时,我这里难受死了。”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从来都没有这么痛过。”

拴在小狐狸腰间的铃铛轻微晃了晃。

红毛毫无发觉:“只想着一定要把他救活,其他什么也没想,我连暴露身份了也没去在意,就这么把他从他同伴身边带了回来........”低下头,他厚而柔软的红发间露出的耳尖不停轻颤。“我还犯杀戒了,杀了很多人.........”

见一倒不觉得有什么,在他看来,很多人本来就该死。

“人心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东西,是你无论有再高深的法力都斗不过的,但是他们又同样脆弱,跟春天开的樱花一样,一不小心就折落凋零。”

想到躺在冰洞里的贺天,红毛点点头,耳朵又耷拉下去了一点:“真的太脆弱了,可他也是为了救我才丢掉性命的。”

小狐狸的心又抽疼起来。

又有点赌气。

“我又不需要他救,看看!他这一救,我遭了多少罪!真是蠢!”

灵山上的夜风很冷,从那扇细小的窗户吹进,见一的金发四散扬起。

他的声音从厚重的墙体穿过,夹着冷冷的风,很是凄凉。

“他们人有一句话,叫关心则乱,下意识的就做出了保护你的举动,他是关心你,知道吗,小傻子。”

外面一片静寂。

从窗口却突然飘进一阵清晰的铃铛声。

红毛不知道在想什么,腰间的铃铛忽然响了起来,吓了他一跳。

他赶忙把铃铛取下,可铃铛在他手上不停的摇来晃去,在寂静的夜听着尤为清楚,感觉再响下去都能把这山上的狐狸都给吸引过来。

红毛感到害怕,又无所适从,他聚气想摧毁铃铛,可这是九清婆婆给他的,他气喘吁吁,铃铛也未受到分毫损坏。

不过幸好,他的心一慌,铃铛声渐渐消了下去。

刚刚那一会,红毛感觉自己的心要蹦出来了。

吓得狐狸尾巴都露了出来。

九条毛茸茸的,在他屁股后面,跟主人一样的脾性,不安分的摇来晃去。

他想掩盖掉铃铛响了的事实,乐呵呵的傻笑:“风太大了,我先回去了,四哥哥,我下次再来看你。”

话音刚落,墙边就没有了身影,红毛溜的极快,就怕见一再问他些什么,他怕自己答不上来。

见一坐在塔内,手里一直紧紧握着那截木人。

他有点担心红毛了。


(二)

红毛一口气来到了放置贺天的冰洞,这里有千年寒冰铸成的冰床,贺天就这么安静的躺在上面,心口的伤已经干涸,血擦拭干净,留下一道狰狞的伤疤。

“十三,你冷吗?”

红毛俯身,拭去少年睫毛上的冰霜。

“没事的,很快你就不冷了。”

呼出的气息刮过贺天的鼻尖,红毛靠的贺天极近。

低头,像动物抱团取暖时的一幕,他蹭了蹭少年冰冷的颈窝。

心里闷闷的。

“十三,你醒了,还会记得毛毛吗?”

贺天闭眼躺在冰床上,散着的黑发上全是冰气,红毛握着他的手,恋恋不舍的看了最后一眼,深呼吸,然后闭上眼睛。

身后的九尾“腾”的一下散开。

似花苞开放。

小狐狸的手,紧紧与贺天的十指缠绕。

阴暗的冰洞,亮起一道刺眼的红光。

红毛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

狐尾好像少女的手臂在肆意飞舞,睁开眼,竖瞳红艳如血,红毛牵着贺天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另一只手,附上了他受伤的地方。

像蒲公英一样的花絮钻进指间的细缝,渗透进了掌下的伤口。

红毛的气息越来越开始不稳。

那些红色的花絮,一点一点从身后的狐尾中飘出,飞进贺天的胸膛。

九尾中,有两尾的轮廓开始渐渐模糊。

小狐狸的脸变得惨白,身体也明显开始站不稳,直到两尾狐尾彻底消失,他双腿一软,跪倒在冰床边。

他的手刚离开贺天的胸膛,那里就有了明显的跳动。

唯一不能复原的,就是那道丑陋的伤疤。

呜咽一声,红毛变成了一只狐狸,只剩下七条尾巴,蜷缩在床脚,一对圆滚滚的眼睛转溜着。

断尾,是续命的唯一方式。

灵狐的每一条尾巴,都是它的修为,贺天的气刚断,三魂四魄还未散尽,将他的命续上,很快就能醒来。

红毛用了自己两百年的修为,换了贺天的一条命。

修为可以再炼,但是犯了杀戒,他再也不能成仙了。

小红狐将头缩到尾巴里,只露出了一颗小脑袋,心情再度变的郁闷。

太累了,小狐狸很快就睡着了。

冰床上的贺天猛地睁开了眼睛。

像是溺水之人被救上岸获得了空气,他拼命的呼吸着,清醒的一刻,大脑一片空白,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黑色的瞳孔重新染上了光亮。

熠熠生辉。

贺天感觉自己睡了很久,浑身上下都极为的不自然。

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贺天的神志还有些模糊。

他低头时看到了心口的伤疤。

也看到了缩在地上蜷成一团的小狐狸。

七条小尾巴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红红的耳尖一颤一颤。

看到那抹红色,贺天感到极为熟悉。

之后回忆就像打开了水的匣子,一点一滴汇聚。

“毛毛........”看着小狐狸,他脱口而出。

贺天的头很痛,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

怎么会有这么多尾巴的狐狸?

人类的体力并不能长时间的承受住冰洞的寒冷,贺天没醒一会已经感到凉意彻骨,他裹紧身上单薄的衣服,也不知道这狐狸死了没,抱起地上蜷成一团的小东西就跑了出去。

洞外,环绕着的溪水澄澈,五颜六色的花开遍地,延伸至很远很远,贺天就站在这片花海中,身后是比较隐秘的冰洞入口,洞内洞外,冬夏交替,太神奇了。

怀里的小狐狸像是睡得不舒服,瑟缩了一下。

却始终不醒来。

贺天轻轻抚着它身上光滑柔顺的毛发。

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抱着狐狸四处溜达了一圈,似乎怎么都走不出这片花海,兜兜转转,还是回到了原地。

贺天的记忆仍旧停留在那一个刀光剑影的晚上,他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但受了伤的地方已经痊愈,只是却不知道红毛与孙璟都去了哪里。

他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

小狐狸窝在他的膝盖上,睡相安稳,只是时不时的要蹭蹭他的手,可爱的紧。

贺天以为这是哪里误跑进来的小野生狐狸。

只是有七条尾巴,太神奇了。

“小东西,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贺天轻抚着小狐狸脑袋上的鬃毛,“还是,我已经真的死了呢。”

手下的小耳朵颤了颤。

贺天真的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活在梦境中还是身处现实。

这里的环境,还有手上这只有七条尾巴的红狐,都看起来太过于梦幻。

一想到自己可能真的是在不同的世界,贺天真觉得自己死的不明不白。

.........

如果,当时晚那么一会儿出去,他是不是就亲上红毛了?

一身嫁衣的红毛,双唇红润如血,红烛摇曳,掀开红盖头时望着他的懵懂模样,深深刻画在了贺天的脑海里。

没亲上去,真是可惜。

贺天叹了口气。

“毛毛,你在哪啊.........”

趴在他膝上的小狐狸睁开了眼睛。

它抖了抖尾巴,山间迷雾四起。

贺天刚觉得这雾起的太不对劲,忽然间手上一重,他“啊呀”一声,怀中赫然抱着一个赤屮身屮裸屮体的少年。

白雾迷蒙视线,他隐约看到了少年满头的珊瑚色头发。

头顶的耳朵轻微颤着,等雾散去,红毛也不顾自己身着未缕,看到贺天毫发无损的在他面前,激动的一把搂住他:“十三你醒了!太好了!你活过来了!”

贺天张着手,不知道该不该搂上去。

他不敢置信:“毛毛?”

红毛点头,亲昵的蹭上贺天的脸颊,“嗯嗯,我是毛毛,你记得我吗?”

贺天震惊过后,开始强烈的不知所措。

“我、我没死吗?”

等等,这不是重点吧?

怀里的身子软绵绵滑溜溜的,贺天手都不知道放哪里,最后,他回过神,想到什么,松开红毛,盯着小狐狸的眼睛。

“刚刚,那只小红狐,莫非是你?”

TBC。

评论(8)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