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8。】贺红


三八节快乐!我这人虽然也挺三八的2333。

正文——

盐水很快就挂完了,两人没再有过任何交流,莫关山默默的陪贺天从医院出来之后,刚坐进他爸那辆不知道开了多少年的面包车,关上门,贺天就说道他明天就会买机票离开。

“明天?”莫关山也知道现在两人在一起怎么处怎么尴尬,但是贺天的手现在这副情况,他怎么放心让他一个人回去。“你的手没好呢,而且医生说了,还要挂几天盐水消炎才行..........”

贺天冷冷打断:“我留在这还有什么意义呢?继续留在这丢人现眼?”

莫关山皱眉,贺天看都没看他,已经拿出手机在订票。

挂了一下午盐水,天都快黑透了,他的神情半掩在阴影之下,有些自嘲。

“你可以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抱歉,我不能。”

贺天的样子看起来淡漠至极:“我喜欢你,你拒绝了我,我们之间,就该恢复最基本的来往关系,拉开必要的距离。你这样,只会让这段关系看起来更黏腻不堪。”

莫关山也是有脾气的,“难道就因为我拒绝了你,我们连朋友也不能做了吗?”

“朋友?”贺天反复咀嚼着这两个字,打开窗,点了根烟。

他吐烟的神态给人感觉这个人很凉薄。

至少,莫关山是这么觉得的。

要么答应贺天和他在一起,不然,两个人以后就是桥归桥路归路,再无必要的联系。

这,不是在变相的要他一定给个答复吗?!

贺天弹掉点烟灰:“我都把你当做幻想对象了,你要我怎么和你心平静气的做朋友?”

莫关山很想打人。

对于贺天,他真的是做到很有教养了,如果被一个男的几次三番这么情感暗示,并且他一再的强调对同屮性没有兴趣,早就打的对方满地找牙了,还能这么有耐心的同处一个空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莫关山觉得已经很给贺天面子了,可他却步步紧逼,非要他说出个绝对。

要走就走吧,他是真不想这么尴尬下去了,可他是东道主,贺天这次跟他一起回来,说到底也是陪自己,再加上手又受了伤,贺天真要回去,他也不能因为这事坐视不理。

莫关山真是矛盾极了。

但事已至此,贺天把话已经挑的这么明白了,那他也就不能再装糊涂下去。

“我和男人肯定不行,不是我鄙视你们同屮性屮恋,是我没有兴趣,一丁点兴趣也提不起来你懂吗?”

莫关山咽了口口水。

“你不想联系也成,回去之后那个餐厅你想转手还是像见一那样,把我的那部分还我你自己做老板都无所谓,这50万再加上我爸又给了点,我也能开个像模像样的小店。你现在尴尬,我明白。但你手受了伤,脚也没好全,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就这么回去,最多再待五六天吧,你就忍这么几天,回去之后,我们就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这样总没毛病了吧。

说真的,莫关山说完这些话后,心里觉得挺难受的。

他早已把贺天当做自己身边可信赖的朋友,纵使不清楚对方什么时候对他动了别样的心思,但这阵子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是贺天在他身边陪着。

锦上添花谁不会,雪中送炭才更显情意。

但没想到,莫关山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贺天还是一口回绝了他所有的决定。

“我说了,那个餐厅我送给你了,我送出去的东西不会再收回。至于我方不方便,那是我的事,你不用操心。”

“..........”

莫关山被堵的哑口无言。

贺天说要把餐厅送给他,他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反正心口这一块,难受的要命。

这真的是天上白掉下来一块的大馅饼,莫关山如果接受了,他就是大老板,虽然是家餐馆,可也算是自己做起了老板, 用不着再看任何人眼色。

和贺天认识之后,这个人提出的每一件事,每一个计划,都正好是他想要做的,但却是不敢的。就好像能看穿他的心一样。

别人白送的,他为什么不顺水推舟的干脆要了,反正对于贺天来说,几百万都是小钱。

莫关山坐在车里,大脑只感觉到发胀。

他用力的握紧拳头。

又松开。

反复几次。

掌心都被指甲掐红了。

最后,他闭上眼睛,松了口气。

“我不要。”

烟夹在指间一直在燃烧,过长的烟灰贺天这个时候都忘记了弹掉。

他提醒莫关山:“我送你,不要你做任何事情,这家店,从下午说我送你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属于你的了,你想继续发展还是转手卖掉都无所谓,它是你的了。”

莫关山心也一抽一抽的。

天知道他拒绝掉这块“馅饼”下了多大的勇气。

“我爸从小就教我,天下没有免费的宴席。也许贺天你是觉得这些钱对你无关紧要,但是我该拿的,我会拿,我不该拿的,我绝不会要。”

这人菜米油盐不进,贺天觉得作为一个男人,莫关山有点自命清高的过分。

但也正因如此,他才是最特别的。

“如果你觉得无功不受禄,那你就付出你能付出的东西。我得到我想要的,你得到你想要的,这样就很公平。”

莫关山以为贺天很认真的在跟自己谈买卖:“你想要什么?”

贺天把烟蒂掐灭,凑到了莫关山跟前。

盯着男人,强忍住想要把他压在车门上用力吻下去的念头。

缓慢而又坚定的回答。

“你。”

莫关山眨了几下眼。

他很快地反应过来,推开贺天。

“够了!”

莫关山放弃和贺天再谈有关于这个的话题,因为他也不打算再管贺天了。

随他手残了还是脚断了,都与他没有关系!

这家伙是觉得自己很好笑吗?把他的话都当耳边风听过就算?!

莫关山启动车子,不再搭理身边的人。

回到家,莫关山板着长脸,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晚饭都没有出来吃。莫爸爸亲自去喊,也不打算开门,只说了一声自己不饿,就不再有任何回应。

贺天则坐在厨房,享受着莫妈妈的照料,帮他饭菜夹好,他只要动动筷就成。

“谢谢阿姨。”

贺天笑起来的样子真的没人可以拒绝,就像莫妈妈这种不大爱看电视不追明星的人,每当看到贺天的笑容,心都软塌塌的,无论这孩子提出什么要求,都能答应下来。

所以当贺天说出两天后他就要离开,就连机票都订好了时,莫妈妈没有准备,惊讶的连碗筷都放下了。

“这才呆几天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是不是饭菜不习惯,还是睡得不好?”

贺天也很惋惜,“在这比在自己家待遇都好,我没有什么不适应的。阿姨和叔叔对我也很好,我也很舍不得你们,只是那边有事要我尽快回去处理,不能长待,下次有机会,一定再来看你们。”

莫关山在房里,客厅的门大开着,那里说什么,只要不是刻意说悄悄话,什么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他觉得自己已经很尽责了,是贺天非要走,跟他可没有什么关系。

所以他忍着,不管莫妈妈有多不放心贺天的手,在外面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他都没有出去再劝那个现在在他看来有些卑鄙的家伙。

贺天的婉拒和莫妈妈的劝说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饭菜都凉了,莫关山也是等的肚子饿,正想冷着脸出去把肚子填饱了再说,这时,大门突然从外面被人推开,人影子还没见着,莫关山就听到了一声异常欣喜的叫喊。

“大舅,是表哥回来了吗!”

表妹茜茜像一只拴不住的花蝴蝶就飘进了里屋,边走边叫着莫关山,嗓音就好像是在风中摇曳的风铃,清脆悦耳。

茜茜走到厨房,看到莫妈妈就问:“舅妈,我哥呢?”

站定了,她才看到坐在莫妈妈对面的贺天,和莫关山很像的浅色的大眼瞳瞬间亮了亮。

本来跟头野兔瞎闹直闯的性子一下子就安静下来了,眼神都不大好意思往贺天那边瞟了,低下头,声音都放轻了不少。

“家里有客人啊..........”

就连莫关山什么时候走到身后她也不曾发觉。

“这是贺天,我朋友。”

茜茜被他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吓了跳,回头,又一下子蹦的老高:“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和我说一声!说了回来就和我打电话的!要不是大舅说起!我都不知道!你..........”

“行了行了,”莫关山拉开凳子坐下,端起面前早已冷透的米饭就吃了起来,“我也待不了几天就走,不能带你去玩了,等你下次放暑假来C市,哥肯定带你好好转转。”

茜茜眼睛里的光黯了下去,但看到贺天,女孩子又认为自己应该矜持,没再抱怨什么,没过一会,又开心的很。

莫关山与自己的表妹茜茜差了四岁,那妮子刚大学毕业,在镇上的医院做实习护士,性格从小就很跳脱,说白了,就是雷阵雨,莫家人的性格似乎都一个样,转眼就能忘,不记仇不记事。茜茜的性格就随她妈妈来着,也就是莫关山的姑姑。

茜茜过来串门,一时也挺热闹的,莫关山不想搭理贺天,但也不想冷场,就问了几句茜茜现在的工作情况。

“这工作还能有什么出息啊,”茜茜说话心直口快,没把是外人的贺天当做外人,抱怨了一堆,“转正后也就拿那个三四千工资呗,还有各项考核,我在骨科那边干,你不知道全是老人,脏的很,那个味一进去就能闻到,无论带几层口罩都不管用,痰乱吐,真是受不了。但能有什么办法呢,学的就是这个,说到底,我当初还不如学幼师呢,小孩子多好玩啊,也不用加班,跟个苍蝇似的乱转。”

乡下城镇上的女孩子,在长辈的眼里,有份稳定的工作就成,所以不会有什么压力,莫关山这个时候也只能劝这个从小一块长大的妹子心安定一点,毕竟是工作,要认真对待,别好高骛远,脚踏实地。

这时,从茜茜进来就只是点头笑了下就没再有什么动静的贺天开口说话了。

“我在C市有认识的人,我们加个微信,下次有合适的工作,你可以去我朋友那上班,是私人医院,环境很好,也有上升空间。”

茜茜和莫关山都愣住了。

“真、真的吗?”听到能有机会去大城市里工作,茜茜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掏出手机立马加了贺天的微信。

贺天笑不露齿,眼睛弯成了道月牙:“当然可以,我和你哥的关系很好,能帮的我肯定帮。”

大家都以为贺天是客气,说和做完全是另一回事,可到了第二天,就有人和茜茜打电话让她传份简历过去,电话里女孩子惊喜的声音快要穿破莫关山的耳膜,他这才慢慢有所察觉,自从认识贺天之后,他说过的话,没有一句是作假的。

面对茜茜对贺天有意无意的打听,莫关山不免的开始担心。

不是已经说了要断绝往来吗,为什么还要帮他的家人解决困难?

但他又本能的相信贺天不是公私不分的人,不会将他们之间的不愉快衍生到其他不相干的人身上。

莫关山从头到尾,都不曾怀疑过贺天的用心,哪怕就是后来已经把窗户纸都捅破了,他还是觉得贺天是个不可多得的挚友,当贺天说要断绝往来时,莫关山的内心是可惜的,还掺杂了那么点意味不明的不舍,可他也明白,这样继续下去对两人都没有好处,当断则断,他不想让贺天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到最后导致两个人都很难堪。

所以这样,挺好的。

茜茜的工作,不到一天时间就解决了,可见贺天的本事,明天他就要走了,晚饭过后,莫关山想了想,还是去说了一声谢谢。

贺天站在门口,自己家的屋子,莫关山却没有进去,说完就转身离开。

漆黑的瞳中,仍旧映着那一袭背影。

贺天在莫关山的身上,从未看到过对于自己哪怕有一丝丝的留恋。

在遇到莫关山之前,贺天身边的人多的数不过来,各种各样的,双方都是你情我愿,好聚好散。也有少数那么几个他看上眼可人家压根没有这种心思的,但贺天只要愿意花功夫,他自己也乐于享受着那种虏获的过程,再难攻略的人到了他手上,也不会超过半月就乖乖躺在床上任他胡作非为。

唯独莫关山。

贺天并不喜欢强来,他并不是急色之人。他玩得起,自然也就等得起,贺天一直都是一个完美的情人,但身边的人来来去去,他也只能是情人,从没有人能将他的心抓住,从情人的位置上再上升到一个层次,演变成情侣。

莫关山于他而言,是第一个想要把以前纸醉金迷的生活给彻底断掉,让他有了接下来踏踏实实好好过日子的念头。

当然这一切直到现在,都只不过是他的独自妄想而已。

和这人彻底断了联系,大家以后彼此各不相干,他之前的努力就当全陷入了白费。

嘴上说的容易,贺天也是被一直强硬拒绝自己的莫关山打击到了一点自尊心,从医院出来说的那些话,过都没过脑子,就这么说了出来。

但真的明天就要走了,他又有点那么不甘心。

冷静下来之后,贺天清楚的意识到,莫关山让自己居然乱了方寸。

聪明的男人一直以为全局掌握在自己的手上,但很显然,他低估了对方的定性。

赶走了一个顾小曼,还会有更多的顾小曼前仆后继的跑向莫关山。

总有那么一个人,会不在乎现实,不在乎物质,全心全意的,只钟意于他。

就像自己一样。


(二)

一切都回归了原点。

贺天从莫关山的世界里消失了。

餐厅如约开张,莫关山是唯一的老板。

贺天拿着莫关山从家里拿的另外的50万,签下了股权转让书。

也就是说,莫关山只用了一百万,就拥有了这家装修加上门面费用就超了400多万的店。

距离开张都快过去了一个多月,莫关山还是感觉虚虚的,不太真实。

贺天从原来的公寓搬走了,不知道去了哪,莫关山白天为餐厅的事忙昏了头,第一次做老板就管着十几个人,他是没有自信的,以前铁了心要干,是觉得身边有贺天的帮衬,做什么都会事半功倍,可当贺天真的走了之后,捡了个大便宜的莫关山却迷茫起来,他,真的能做好吗?

但显然他现在是没有那些闲工夫去关心这些的。新官上任三把火,莫关山尽量什么都做到亲力亲为,其实他可以大不必管餐厅的事,招个大堂经理,每个月底就自己算算账,他就可以乐的清闲。明明已经拥有了以前梦寐以求的生活,有了属于自己的一家店,但每天晚上躺在床上,莫关山总觉得心空空的,缺了点什么东西,总是填不满,就想用忙碌的生活把自己麻痹掉,两个月下来,莫关山终于累垮了,被餐厅的领班勒令在家休息。他看自己也是真不能折腾了,这几天终于定下来,乖乖的在家休养。和顾晓曼的事也打算挑个时间回去和父母摊牌了,好好谈谈。

他以为,这样的生活已经步入了轨道,可人生总是会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意外。

表妹茜茜在市里算是安定了下来,兄妹俩同处一个城市,平时莫关山也对她有诸多照应,姑娘人机灵又活泼,最近的一次联系说已经在贺天当初介绍的那家医院里当上了护士长,莫关山为她高兴,打算回老家前请茜茜吃顿饭,给她买了礼物庆祝一下,结果妮子在电话里吞吞吐吐,莫关山着急一问,是茜茜交了男朋友,想一起带出来给他看看。

“这是好事啊,干嘛说的跟做了亏心事一样。”莫关山的心放下来了,“行啊,地点时间你挑吧,到时候发我就成。”

茜茜高兴起来:“行!哥你先别告诉我爸妈。”

莫关山躺在床上,茜茜找到了男朋友他也是真的为对方高兴:“知道了,我先帮大姑他们把把关再说。”

隔着个屏幕,都能被茜茜浓浓的幸福感染的到:“你肯定会喜欢他的。”

很快到了周六,地点约在一家西餐厅,莫关山到了地方,发现这是他和贺天第一次出来吃饭的餐馆,才不过半年,他也从十几万的马自达换成了奥迪A5,说到底,如果不是贺天把股权低价转让了出来,他莫关山绝不会有现在的这一切。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等待茜茜的间隙,莫关山拿出手机,犹豫的看着备注着贺天的号码,紧锁着眉宇。

直到对面的椅子被拉开的声响让他回过神来,一抬头,莫关山就看到了那双无比熟悉,甚至都在梦境中出现过几次的漆黑眼瞳。

心猛地一缩,莫关山站了起来。

“贺天?”

被喊了名字的男人冲他礼貌的笑笑,真的只是那种客套,莫关山正奇怪,但目光落到挽着贺天胳膊的茜茜身上时,当下整个人都有一种被雷劈中的感觉。

茜茜说的男朋友是贺天?!

莫关山处于震惊状态下,好久都没反应过来,木讷的看着贺天帮茜茜拉开靠里的椅子,入座之后,又替她擦拭落了灰的餐具,种种,都绅士的无可挑剔。

茜茜脸上露出的笑容幸福的无言以表,眼睛里全是身边黑发男人的影子。

“哥,我跟你说的男朋友,就是贺天。”

莫关山还是没法接受,茜茜为自己的隐瞒感到抱歉:“我和贺天一直有联系,他帮了我很多忙,他对我真的很好,一直没和你说也是关系没有稳定,不想让你担心。哥,对不起啊。”

坐在对面无论样貌,形态都堪称完美的男人一直有着淡淡的笑容,如果是单纯的见妹妹的男朋友,这个男人的确是挑不出一点的毛病。

莫关山也不是什么迂腐的人,同龄辈的人和自己视作亲妹妹的人好上了,两人是真心相爱,哪怕他们中间有过什么嫌隙,他也会送上祝福,可对方居然是贺天,这真的让他难以接受。

如果抛开一个多月前在老家贺天对自己的那番表白的话,他或许真的会祝福这对璧人。

可目前,怎么看,他都无法说服自己贺天是出于真心想要和茜茜在一起。

这顿饭吃的索然无味,莫关山好不容易忍着饭后,贺天要送茜茜回宿舍,莫关山把车钥匙给了茜茜,抱歉的让她开自己的车回去,他有事要和贺天说。

茜茜看了一眼两个高大的男人,贺天全程笑意浅浅,而莫关山却板着长脸,她有点担心,却也不敢违背莫关山,心想哥哥总是为自己好,应该有些事要问贺天,就自己开车回去了。

安静的地下车库一阵闪亮的车灯消失在出口之后,莫关山转身,二话不说,一拳揍向了眼前的人。

没有准备的贺天踉跄几步,稳住了身形,背靠在身后的车门上。

他抬手擦拭了下嘴角的咸腥,再看向莫关山,对方怀揣着满腔的怒气,又挥过来一个拳头,莫关山这次的攻击被贺天轻易挡住,他挣了挣,竟无法挣脱开贺天的桎梏,空气忽然就这么安静了下来。

莫关山忍了一顿饭,这下是再也忍无可忍。

“贺天!你tm的什么意思!竟然在我妹妹身上动起了心思!”他气的额头青筋直冒:“你不是同屮性屮恋吗?!怎么会喜欢上我妹妹!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贺天勾起的嘴角让他在昏暗的氛围里看起来就像一个恶魔,他松开莫关山,整了整衣领,回答轻描淡写。

“她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和她你情我愿,你有什么资格插手吗?”

莫关山把没揍在贺天身上的拳头用力砸在了他的车厢盖上:“我警告你!不准欺负茜茜!”

再见,没想到是这样的箭弩拔张,莫关山伤心多过愤怒,却也明白无可奈何。

贺天说的对,两人都是你情我愿,他的确不能掺和什么,可正因为明白,才更感到无力。

他无法相信贺天是真心实意的和茜茜在一起。

因为贺天现在看他的眼神,就好像要把自己吞了一样。

莫关山这一刻意识到,以前温柔体贴的贺天全是这个人伪装出来的,而现在站在他眼前的,像一头猛兽似的,眼神里充满了侵占欲的贺天,才是真正的他。

莫关山怒不可遏。

然而贺天始终云淡风轻。

他从莫关山身边走过,两人的肩膀碰了一下。

“莫关山,用不着这么骄傲。”

打开车门,贺天看向他。

“再过不久,你会求我和你在一起。”

停着的黑色奥迪SUV车灯闪了闪,莫关山下意识的遮住刺眼的灯光,车身疾速的从身边驶过,消失在他视线。

莫关山很明白,贺天的话从来都不只是随便说说。

一个星期后,他从老家回来,因为担心茜茜,他这次回老家就呆了三天,父母知道了自己和顾晓曼的事后,陷入了长久的沉默,但却也对现状感到无可奈何,莫妈妈是真伤心,莫关山走前,都没有从房间出来送送儿子,莫爸爸照例开车送他出门,到了机场,莫关山下车前,两鬓已经有了白发的父亲拍了拍他的肩头,嘱咐他道:“无论发生什么,脚踏实地最重要,别因为失去了些什么,就迷了自己的心。”

莫关山笑笑,给了父亲个坚定的眼神。


“爸,你放心。”


(三)

回来之后的莫关山天天联系茜茜,俨然成为了一个家长的姿态,在干涉茜茜与贺天的交往,渐渐的,平时最爱黏着他的小妮子有些不开心了,对他的电话短信甚至做到了视若无睹,莫关山是真担心她吃亏,有几次还去医院找她,茜茜觉得莫关山有点太过于紧张了,一次真是觉得烦了,说了一句“我自己的事用不着你操心之后”彻底和莫关山断了联系,不再与他往来。找去医院与宿舍,更是干脆不见。

莫关山真的担心茜茜,无法,就想去找贺天。

可贺天比他先一步送上了门来。

莫关山在餐厅里看到贺天的身影,尤其是他身边还牵着另外一个妙龄女郎的手,他整个人身边的气压立马低了下去,旁边站着正和他对下个星期菜单的小厨师吓出了半身冷汗。

“莫、莫总?”

莫关山把对到一半的菜单推回去,面色冷的可怕。

“就按这个菜单订菜吧。”

“是是........”小厨师身子一颤,立马跑了个没影。

制止住正要前去接待的服务员,莫关山拿起菜单走了过去。

端上两杯水,他礼貌的微笑:“两位要点些什么。”

他说话的同时,女人还握着贺天的手,修长戴着卡地亚的手指在男人的手背上滑上滑下,声音娇滴滴的:“人家要减肥啦,亲爱的,你点吧。”

贺天的手连菜单都没有碰一下,也没有看站在旁边的莫关山:“有什么招牌菜,推荐一下。”

莫关山保持着微笑:“两位是情侣?”

贺天没出声,倒是女人先一步开口,不满的瞟了一眼莫关山:“你认为我们不是吗?”

莫关山声音凉凉的:“那可能是我看错人了,抱歉。”

餐很快就点完了,莫关山走回收银台,对着角落里卿卿我我的两人拍了段视频,然后发给了茜茜。

奇怪的是,显示已读,但却没有任何回音。

难不成这两人早就没有联系了?

这样一来,总是担心茜茜吃亏的莫关山本该放下心的,可是很奇怪的,他又有点心烦气躁,觉得贺天就是故意在他面前作秀的,不知道所谓何意,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这都让他特别的不舒服。

真的很奇怪。

莫关山不愿意在想不清楚的事上浪费时间,干脆眼不见为净,去了办公室呆着,拿出手机玩了会手游,一盘打完,抬头看,才过去十五分钟,又逼自己静心的干了会其他的事,总算又过去了二十多分钟,他心想外面这两人饭应该吃完了,出来果然看到没人了,问了收银,在他出来的前几分钟,贺天他们刚结完账走。

莫关山看了眼手机,仍旧没有茜茜的消息。

如果真的是段露水情缘,早断早干净,像贺天这样条件的,很难会有女的对他不感兴趣,但从以前接触来看,那个令贺天“神伤”的女朋友,看着也不像正经姑娘,莫关山那时候只是对朋友男女关系这方面上不太八卦,真要一本正经的说,像贺天这类人,手段太过于高深,不是茜茜这样的女孩能握住的,这才几天,就早已移情别恋,有钱公子哥的世界,真的是高攀不起。

希望茜茜能尽早想明白,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五月过去,六月悄悄来临,餐厅的生意步入淡季,这两个月,除了五一那段高峰期,生意一直惨淡,莫关山第一次做生意,也摸不透这中间的门路,就想方设法的改菜单,做活动,但反响都是平平,眼看销售业绩一直在往下滑,他却没什么招使,再加上天气逐渐开始热起来,午间大街上更是没有什么人,没有生意,莫关山更是连冷气都不舍得开,坐在办公室,对着台风扇,手上揣着一叠这个月的报表,看着直皱眉头。

生活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这头,莫关山正为餐厅的事愁的上火,那一头,茜茜也不让他省心。

过去一两个月,莫关山原以为没有什么声音的茜茜是早就和贺天断干净了,这次却不想,他当时的一点庆幸差点让这个没有心思的女孩万劫不复。

茜茜割腕自杀了。

为了贺天。

幸好同住的室友发现的早,只割破了点皮,虽然不至于要上医院,但一旦动了这个可怕的念头就会让人防不胜防,莫关山接到电话就过去了,茜茜坐在沙发上,看到他来,连个反应都没有,莫关山问她也不回话,最后还是从室友那了解到,从两个月前茜茜就这样了,医院那边早不干了,天天就这么待在家神神叨叨的,说是和男朋友分手了,对方死活不理她,一时想不开才这样的。

知道了前因后果的莫关山有点火,转头就给茜茜收拾起了行李。

“你几岁的人了?你爸妈白把你养这么大?岁数全活在狗身上去了?!为个男人寻死觅活的,人家在意你吗?做给谁看?知道自己是哪根葱吗?”

莫关山把衣柜里的衣服一股脑的全塞进床头空的行李箱,茜茜这副样子他认为自己也有责任,内心无比的歉疚。

“知道吗?地球少了个你还是会正常转的。哥早劝过你,贺天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其实也是我的错,当初早知道,把你送回老家,就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事了。”

一听到贺天这两个字,呆滞着的茜茜总算有了点动容。

她一把拉住莫关山的胳膊,苦苦哀求:“哥,你帮我联系一下贺天,他不接我的电话,也不理我,就算真的要分手,也应该让我知道为什么啊.........为什么不理我........他明明之前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会这样........”

莫关山真觉得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我和他早就没有联系了,他都不理你,怎么可能会理我。”

茜茜万念俱灰,拉着莫关山的手渐渐松了下去。

最后,嚎啕大哭。

好像要把这几个月积压着的痛苦全部这个时候发泄出来一样,室友小声劝莫关山,这里有她,茜茜这样,应该是想通了,让他先回去,有事再联系,莫关山知道自己继续待下去也于事无补,偷偷塞了点钱给室友,让她帮忙多照顾一下茜茜。

“多大点事儿,”室友没有收钱,说起贺天,她也是一脸气愤,“长的好看,又挑不出一点毛病,这种男的不是gay就是渣男,一招接着一招来的糖衣炮弹,哪个女孩子扛得住啊,怪不得她这么伤心了,是人家套路太深,玩不过的。”

茜茜室友的话一遍遍的不断在莫关山耳中回响,坐在车里,他思考了有十分钟的时间,点开通讯录,翻出了贺天的名字。

茜茜口中所说的死活不接电话,等待音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了,莫关山尽量做到心平气和,毕竟一场朋友,他也不会为了茜茜单方面的哭诉就断定贺天真的是渣男。

“贺天,你和茜茜究竟是怎么回事,两人在一起,讲究个好聚好散,你要分手,也该说个明白啊,这样电话不接闹失踪算几个意思?”

贺天推开一个女生递到嘴边的酒杯,英气的眉微微上挑,略带轻蔑的笑声像是刺般一下子就刺痛了莫关山的耳膜。

“都是她自己胡思乱想的吧,我可没有和她在一起过。”

莫关山恨恨的敲了下方向盘:“竟然你没有这个意思也该早点说清楚!为什么要让她误会?茜茜真要出了事,我绝对不会饶你!”

贺天的声音透过屏幕真的极尽凉薄:“只是出来吃几次饭就误以为在一起处男女朋友了,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莫关山一样这么重感情吗?可惜啊。”他冷冷的笑,“你这么重感情,却得到了什么呢?你和顾小曼修成正果了吗?”

莫关山气急:“你干什么又提她?这两件事能混为一谈么?!”

捏紧手中的玻璃杯,贺天的眸底一片深沉。

霓虹的灯光在瞳底深处碎裂,片片化为不甘。

“我到底哪点比不上她。”

莫关山听愣了。

“什么?”

贺天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坐在不远处的见一抬抬手,包厢里的两三个女人都起身走了出去。

氛围瞬间安静下来,,见一干脆点了根烟,在旁边默默的看起了戏。

贺天这阵子也真的是烦透了,莫关山的事他全部都知道,他以为餐厅的事会压垮这个男人,会让他放下身段来求自己帮忙,结果没想到,阔别这么长时间的一通电话,竟然是为了那么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

他一定要把莫关山的骄傲一点点碾碎。

贺天闷头将一杯轩尼诗喝了干净。

“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你难得联系我,我呢也不用大老远跑一趟,我把请帖让人送到你店里去。”

莫关山皱眉:“什么请帖?”

贺天压低嗓音,忽然就这么温柔下来。“你说呢,当然是你前女友的婚礼啊。”

坐在车里,莫关山的心跳有那么一刻停跳了半拍。

初夏,属于顾小曼的婚礼还是赶上了么?

只可惜,新郎并不是他。

莫关山深吸一口气,胸腔口一阵压抑的疼。

“她怎么可能会邀请我去。”

贺天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新娘不会,不代表新郎也不会。”

莫关山握紧了拳头:“至于吗?堂堂一个富二代,要什么没有,偏要和我这个上不了台面的穷小子杠上,难道不会有失体面吗?”

“有钱人都心眼小,”贺天失笑出声,“估计新郎也很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能让自己怀了孕的未婚妻还能念念不忘,男人嘛,都是很不服输的生物,你应该明白。”

莫关山听得心凉凉的。

“贺天,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他平静了下来。

“报复我几次三番的拒绝你,所以要这般羞辱我。”

以前那个温柔体贴,办事沉稳,总让人不由自主的去信任的那个贺天去哪了呢?

还是说,这才是最真实的他。

莫关山心隐隐感觉到了抽痛。

“贺天,你到底想怎么样。”

贺天听到那抹有气无力的声音,不禁眯紧狭长的眼。

语气仍旧冷淡。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他的眼中满是浓郁的不甘。

“你到底要我怎样!才肯回头看我一眼?!”

莫关山哈哈大笑。

贺天到底喜欢他哪呢,女人嫌弃他穷跟着别人跑了,好不容易开了家餐厅却因为经营不善开始摇摇欲坠,什么都做不好的他,到底哪点吸引了天之骄子的贺天?

那个祁放,也到底是哪点吸引了顾小曼呢。

其实莫关山心里都很明白。

所以每次听到关于顾小曼的一点消息,他都想要挖个洞,把一无是处的自己埋起来,永不见天日。

何谓男人的尊严?

如果他去参加了这场婚礼,那么他莫关山,真的就什么都不是了。

他已经什么都不去计较了。

哪怕被带了绿帽子。

哪怕女友还没和自己断干净就怀了对方的孩子。

可那个男的,却这么嚣张,向他挑衅,甚至还邀请他去参加婚礼。

在没和顾晓曼分手之前,莫关山以为,他们那样细水长流的生活就是爱。

但现在,他终于好像明白了点。

可能,像贺天这般固执,不顾一切,近似于扭曲的感情,才是最真心实意的吧。

至少到现在,贺天都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

莫关山真的觉得有点累了。

世界这么大,活着这么辛苦,他为什么,不找一颗大树依靠呢。

长久的寂静过后,莫关山看向后视镜里的自己,顿时觉得这张脸也有点可憎。

他觉得自己现在很冷静。

“贺天,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没等对方回答,他一字一顿,表情阴冷的道:

“你让那个男人身败名裂,我就考虑和你在一起。”

“..........”

..........

挂断电话,见一抛了根烟过来,问贺天:“小莫仔这是又拒绝你了?脸这么臭。”

接过烟点上,贺天笑了笑。

漆黑的瞳孔闪着点点微光。

他现在的心情真的是好极了。

“没什么,小事。”

TBC.

评论(15)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