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圣诞节快乐】


最近很流行的那段交警哥哥被吻的视频衍生出来的脑洞。也不算衍生啦,觉得特别的甜。想着放到这两只身上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zz就写了出来。

正文——

圣诞节,莫关山好巧不巧的正好轮上排班,在别人都喜庆洋洋的感受着这个节日的氛围中,他却苦逼的站在路边查该死的酒驾。

天色越晚,人越开始多,还都是成双成对的,莫关山自身就带有一股摄人的气场,光是站在那,警棍都不用举,那些开电瓶车两轮机动车的都会很自觉的停下来配合检查,等过了12点,就会有交接的人来了,莫关山看了眼手表,呼出的气在深冬的寒风中很快消逝,就像今年的圣诞节一样,眨眼就过了。

临近11点,街上回来的人开始增多,莫关山一个个拦下,靠近看有没有酒气,不是很重的或者闻不出来都当场放行,查两轮机动车的没有查汽车那么严,他这人还有一点轻微的洁癖,可摄像头毕竟在那,样子也得做做,只盼着快点下班,赶紧回家洗个热水澡躺被窝里睡觉。

不远处,一辆白色的小绵羊由远靠近,速度还挺快,这都已经是人行道了,莫关山警棍一举,把人拦了下来。

“人行道了看不见啊?开那么快干啥?靠边!熄火!”

车主连头盔都没戴,就戴了一个黑色的针线帽,长得还挺帅,浓眉凤眼,他对着莫关山就笑眯眯的,眼睛弯成了道月牙,但莫关山不吃这套。

“开车不带安全帽,车速过快,罚款50,有没有喝酒?”

车主含着笑的眼睛里仿佛有光在闪:“没有哦警官。”

莫关山凑过去,例行检查的闻闻看有没有酒味。

接近十二点的午夜,天上飘起了雪花,莫关山的脸戴着警帽看起来特别的显小,就像一个高中生,他的皮肤很白,和这空中的雪花差不多。

白色的雪纷纷扬扬,一片落在了这位年轻警察过于纤长的睫毛上。

莫关山下意识的眨了下眼。

车主眼底的光闪的更耀眼了。

他抬头,亲上了莫关山的嘴角。

温热的触感,带着些许淡淡的烟草清香。

黑色的警服,纯黑的羽绒外套,冰冷的雪融化在了两片紧贴着的炙热的唇间。

完全来自于另外一个人的体温,让莫关山的思绪一下子被抽离了。

他呆立在那,画面恍如定格。

旁边被拦下来哀声哉道都赶着回家的车主看到这一幕,也都纷纷闭上了嘴巴。

车主离开莫关山的唇,那双弯起来的笑眼好似缀着钻石般的晃眼闪耀。

他舔了舔嘴角。

“merry Christmas。”

莫关山继续楞在那。

直到马达启动的声音把他拉回现实,回过神,那辆车已经开出了好远,只留下白色的尾气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下一秒,莫关山操起警棍,想都没想就追了上去。

贺天慢吞吞的转动着车把手,白色的小绵羊在午夜的街道上缓慢的行驶着,雪越下越大,温度也 越来越低,而他回想起方才那个吻,心脏暖的好像要炸裂开来,唇角的笑洋溢着,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

前面的十字路口亮起了红灯,他停了下来。

身后传来一阵急躁的脚步声。

刚回头,旁边略过一阵风,他的车钥匙就被拔了下来,随即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气急败坏的脸庞。

莫关山跑了一路,气都喘不匀,瞪着的眼神仿佛要在这个人身上凿出两个洞:“行驶证!”

贺天慢吞吞的拿出了汽车驾驶证。

莫关山眉眼一跳:“车是谁的?”

“老婆的。”

“干嘛不开自己的出来?”

贺天双手环胸,“我老婆的东西不就是我的么?这还有差?”

莫关山粗鲁的拿过来驾驶证,然后直接开罚单。

贺天不依:“警官,我又没有喝酒,也没有闯红灯,你干嘛罚我?”

莫关山冷哼:“我就是要罚你,而且,我确定你喝了酒。”

贺天疑惑的皱眉,“我才没有。”

“有!”

“没有!”

“我说有就是有!”

莫关山一把摘掉了贺天的帽子。

下一刻,他弯腰吻了上去。

“因为,我醉了。”

雪下得更大了。

他们身旁的树,在午夜的十二点,亮起了炫彩斑斓的灯。

对面矗立在街角的教堂,敲响了整点的钟声。

贺天闭上眼,伸手搂住这位警官的腰,搂紧,舌尖灵巧的探了进去。

圣诞节的最后一分钟,他们在一个火热的吻中度过。

“………”唇舌分开,晶亮的水色从空气中断裂。 新的一天已经来临。

莫关山喘着气,脸色微红,整理了下警帽,“我不是说十二点下班就回来了?你有病啊?寸头看见了怎么办?”

贺天还是搂着他,像只大型犬一样,在他的怀中蹭来蹭去,“我想你了,圣诞节,人家都成双成对的,我却要在家里和只狗过。”

抬头,他灿烂的笑。

“不过,幸好来得及。”

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有时候这个人却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

莫关山真是拿贺天一点办法也没有。

无奈的,他低下头,蹭了蹭男人的鼻尖。

“圣诞节快乐。”

新的一年,也请多多指教。


(完。)

评论(9)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