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溺6。】贺红。


和顾小曼的事让莫关山做什么事都浑浑噩噩的,晚上失眠,白天睡不醒,登机的前一晚上还是睡不着,其实他九点就上床了,但就是睡不着,结果折腾了一整个晚上,天快亮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眯了会,醒来却发现时间已经来不及。

就算改签也错过了时间,年间机票本就难买,几千块的钱就这么打水漂,这阵子接二连三的倒霉事让莫关山心情糟到了极点,和家里先打了个电话换时间,被接电话的老妈骂的狗血淋头,“你爸准备了一桌子的菜,就等你回来吃!你居然睡过了头!有没有长脑子!”

莫关山赌咒发誓的说下个星期前肯定回去,哪怕就是坐大巴车也回来,他妈这才放过了他。

春运还没结束,别说机票,火车票更是难求,莫关山坐在沙发前的地毯上苦思冥想,都动了去买黄牛票的念头。

一晚上没睡,其实这几天都没有休息好,莫关山脸色差的很,他简单的洗漱了下出门,打算去火车站碰碰运气,结果门刚开,对面的门也开了,他和贺天打了个照面。

贺天看到他,吃了一惊,“你不是九点的飞机吗?这都十点多了,怎么还在呢?”

莫关山锁上门,整个人怏怏的:“睡晚了,改签都没用了。”

贺天注意到了他眼下的黑眼圈,知道他在为什么事烦心,但他装作不知情。

“昨天晚上,朋友聚会,我看到..........”说到一半停住,他面色为难,“我看到了小曼和我朋友在一起。”

莫关山脸色一僵。

“是那个有点长头发的,看起来男不男女不女的家伙?”

贺天微愣:“你说祁放?”不知怎的,他有点想笑:“那时候我并不在,在门口看到,再进去就尴尬了,所以我就回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看清楚.........”

故意抛出根线,接下来的让莫关山自己想象,光是怀疑和猜忌,他们这段十年的感情,离划上句号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贺天有的是时间跟他们耗。

果然,莫关山呆立在那,握紧了拳头,脸色跟刷了漆一样的僵硬。

贺天拿出了决定性的证据。

“这是另外一个朋友给我发来的视频,你看一下。”

什么朋友,其实贺天很清楚祁放这个人,同情心泛滥,他早派了另外的人去跟踪他们,祁放的动心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他对顾小曼的体贴让不知情的外人看来他们就是一对恩爱的情侣,谁还会去在乎女方脸上略带尴尬的表情呢,至少贺天知道,莫关山不会。

他从对方发过来很长的一段视频剪辑出来两人有类似于亲密接触的样子,假装是无意间拍的。时间,地点,他都剪的恰到好处,就连风大祁放替顾小曼盖衣服的动作他都借位弄成了像揽着对方的样子,莫关山看到一半,忍了很久才没有把手机往墙上砸去。

这,无疑是顾小曼有了别的男人的铁证。

贺天静静的等着莫关山爆发。

但他等到的却是长久的沉默,然后莫关山把手机还给他,淡淡一笑:“那我去火车站了。”

贺天拉住莫关山,把人往身边带了一把:“你脸色太差了,我送你去吧。”

莫关山推开他,力气很大,贺天向后退了几步,脊背撞在了墙上。

两人都愣住了。

认识快有大半年的时间,贺天知道莫关山脾气算不上好,但可能碍于彼此的关系,他一直客客气气的,永远隔着一层纱布的距离感,今天这样,对方冲自己发脾气,他竟莫名的感到窃喜。——(来自作者的吐槽:这孩子已经放弃治疗了。╮(╯▽╰)╭)

莫关山不懂贺天为什么要特意的给自己看这个,他不理解。

“我不是说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吗?你给我看这个有什么意义呢?故意来气我?”

他神色哀伤,脆弱的好像风一吹就倒了,贺天真的很想把莫关山抱在怀里安慰心疼,那个女人,凭什么可以让他这么难受。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突然分手,我觉得给你看了这个,你会知道些事情,至少,你不会觉得自己被分手是不明不白的。”

莫关山目光幽冷:“贺天,你想说什么。”

贺天上前一步:“我这位朋友很有钱,父亲在海外有自己的证券公司,母亲是政府高官,而小曼工作的地方,只是他家名下的一个子公司而已。”

莫关山安静了下来。

贺天继续朝着他的方向靠近:“她是女人,她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我住在对面,每次你们吵架,我都能听得一清二楚,她跟了你十年,也等了你十年,这段感情不是说是她背叛了你,而是这次你的选择让她觉得自己没有了盼头,她只是失望了,对你们的这段感情失望了。”

莫关山紧贴着墙根,贺天还在逼近。

“她等不起了,你明白吗?”

莫关山垂下眼睑,里面像是被水浸透的海绵,渐渐泛起湿意。

贺天单手撑在墙壁上,低头看他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不停地在抖动。

想吻他——

“这是现实,她遇到了更好的人,你应该也放下,不是吗?”

想让这么漂亮的眼睛在身下哭出来,泪眼朦胧的因为舒爽一遍遍喊自己的名字——

“我知道你很难过,我也知道在你面前说这话很不合适,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就要放下,捆绑自己,这是很幼稚的做法。”

想把他成为自己仅有的东西,占有他的人,侵占他的心,贴上自己的专属标签,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到。

“别太难过了,觉得一个人呆着不好受,别担心,我会陪你的。”

莫关山不想在人前暴露自己的软弱。

可他真的是有点撑不下去了。

努力维持了十年的感情,终于还是败给了现实。

他整个人无力的靠着墙,红了的眼圈承受不住,滑下了泪水。

男人紧紧的咬住牙,不让贺天看到这样的自己。

接着,他被拥入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抱。

贺天轻轻说了一句,“想哭就哭吧。”两人贴的很近,莫关山这几天都是独自一人,很多时候晚上都是一个人被冻醒,对方身上的温暖让他像是不堪重负般,额头抵着贺天的肩膀,发出了无法抑制的抽泣。

“我什么都可以给她的..........”

“我不开饭店了,她不喜欢,我都可以不去做.........”

莫关山放下了自己的骄傲。

他觉得失去顾小曼的自己,已经不再完整了。

“..........为了她,我什么都愿意放弃。”

……………

……………

贺天举止温柔的轻拍着莫关山的肩,真的像是在用心宽慰他般,待他冷静下来。

可贺天的眼神被冰冷覆满。

因为,他真的没有多少耐心了。


(二)

下午,贺天帮莫关山搞定了回家的往返机票,是三天后的,莫关山心情低落,听到这个消息,崩紧的神经才放松了些许。

“贺天,谢谢你。”

想起自己上午时的失态,还这么用力地推了贺天,莫关山感到很抱歉。“我最近状态太差了,如果哪里说的话重了,你别放在心上,我不是故意的。”

贺天拉开窗帘,日头正好的太阳洒了进来,晒在莫关山身上,明亮的阳光衬的他的肤色更为苍白,他冲了一杯奶茶递过去,让他暖暖身子。

莫关山眼圈依旧红红的,贺天放了点轻音乐,缓解气氛的沉重。

指尖摩挲着杯子的纹路,杯壁的温度烫的人心口也是暖的,过去了半天,冷静下来的莫关山告诉了贺天自己的决定。

“我想和她谈谈。”

贺天对于他说这句话并不感到意外:“是啊,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这手不能分的不明不白。”

“嗯........”其实莫关山也没有想好,“那时候是吵架了她走的,两个人都在气头上,说的话不能当真,如果她真的想分手,有了新的男朋友,我想听她亲口告诉我。”

贺天点点头,“但是今天你太累了,不是也说了昨晚没有休息好么,今天先好好睡一觉,反正起飞时间是三天后,你明后天再见她也不晚。”

莫关山并不想再耽搁下去,但是贺天已经起身去收拾客房了,他这几天都没怎么睡,现在太阳晒在身上暖暖的,又喝了点热的东西,温暖的阳光让睡意一下子涌了上来,莫关山都没等贺天收拾完房间出来,半靠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楼下客房的门,在这时悄无声息的开了一个缝隙。

贺天确定莫关山睡着了,沐浴在阳光下的侧脸美好的令人屏息。

重新掩上门,他联系了祁放。

从那天到现在,备注着这个名字的未接电话有二十几通,要不是祁放不知道这个地址,估计就直接杀过来了。

贺天内心也是忐忑的。

他只想知道那天药的效果到底有没有用。

“你TM还有脸给我打电话?”祁放第一次暴走,“贺天!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竟敢阴我?!”

贺天淡淡一句话,将他的暴怒都堵在了嗓子口,无处发泄。

“你这么生气,让我猜猜,是发生了点什么,但是对方,不是自愿的,对吗?”

冷笑,贺天像一只在黑夜里潜伏的恶狼,稍不注意就扑出来扼制住人的喉咙,直到对方窒息。

“小曼她肯定哭的很伤心吧?”

“被自己的上司强暴,她肯定很无助.........”

“你闭嘴!”祁放怒吼,“贺天,别逼我对你不客气!”

贺天也没有心思开玩笑,“办法是卑鄙了点,但是你得到了你想要的不对吗?我这是在帮你。”

“你有病吧!”祁放站在高耸入云的顶楼办公室,焦躁的来回踱步,“这性质完全不一样!你怎么就能说的这么轻松呢?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你tm倒是告诉我啊!”

贺天很清楚莫关山短时间内不会醒过来,加了微量安神药的奶茶能让他睡到明天早上。

有些事情,得速战速决。

“让顾小曼对莫关山彻底死心,这样,你和我,才会有机会,你懂吗?”

祁放陡然停下了脚步。

原来,他只是这个人的一枚棋子。

“贺天,你不觉得你自己很不正常吗?”

该有多可怕的独占欲,才会如此步步为营。

“别把所有的人当傻子,不怀疑,是对你足够的信任,等你哪一天把他对你的信任都耗光了,那时候,你就算是有后悔药都没用。”

贺天目光炯炯。

“我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

沙发上侧着脸熟睡的身影,贺天隔着空气伸手,用力攥紧。

好像有什么东西真的被攥在手心里的感觉一样,令他满足。

“一旦被豢养,他就不会再有飞出笼子的可能。”

“疯子!”

祁放结束了电话。

贺天拿一床毛毯回到客厅,盖在了莫关山身上,男人的手很冷,不知道是不是睡的不舒服,淡色的眉一直皱着,或许在梦里,莫关山都是不开心的。

没有知觉的人躺在那柔若无骨,贺天牵起莫关山的手,细细的吻着。

似虔诚的基督教,莫关山就是他的上帝。

“很快,你就不会再为了那个女人伤心了。”



(二)

顾小曼睡的糊里糊涂,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

“顾小姐,您好,您有个包裹,需要您本人签收,等下就会送过来了,您在家的话,请您耐心等候。”

“包裹?”顾小曼刚想问发件人是谁,对方就挂了电话。

睡在沙发上起来腰酸的不行,顾小曼起身看着乱糟糟的屋子,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凄凉。

她特别的想莫关山。

手机还拿在手里,顾小曼已经很后悔自己这么冲动,冲动的离开了莫关山,冲动的换了号码,冲动的和那人断了所有联系。

她知道莫关山在找自己,她也万分的想念他,可是.........半个月的时间,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和莫关山在一起手牵手逛街,晚上相拥入睡,她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两人分开半月,好像已经过去了一整个世纪。

她,已经不再有勇气去拨打那个电话。

可顾小曼控制不住自己发了狂的想莫关山。

远远的,哪怕就一小会,她想去见他。

起身随便套了件衣服,顾小曼把刚刚接的电话忘在了脑后,结果才开门,门口站着的几个气势汹汹的人把她吓愣住了。

“请问........你们找谁?”

她的面前,站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女人,她似乎是不屑于和顾小曼讲话,她的身后是两三个中年妇女,看上去凶神恶煞的,顾小曼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她们。

“你是顾小曼吗?”为首的女人冷冷的问。

这阵势,顾小曼看的云里雾里,“对,我就是........”

话还没说完,头发被猛地拽住,衣服都没穿好,脚上还穿着拖鞋,顾小曼就被生生的扯出了室外。

“就是这个小贱人,勾引我们家儿子!”

“你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也敢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给你块镜子照照,你哪点配得上他!”

头发被用力的拽着,撕扯,顾小曼大脑是一片空白的,发根的剧烈疼痛让她眼前一片漆黑,毫无还手能力。

她甚至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泼妇是可怕的,那些大妈声音都特别大,很快引来了其他居民的注意。

看到有围观者,大妈们更嚣张了,对着顾小曼,指着鼻子骂骂咧咧。

“你一个小姑娘,好好找个人嫁了不好吗?非要破坏人家家庭?”

“就是!现在社会到底是怎么了?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了?”

前后语言完全不一致,但顾小曼被扯着头发,脸在混乱中还挨了好几个巴掌,火辣辣的,周围有那么多人看着,经这些大妈一闹,她完全被当成了一个破坏别人家庭不耻的小三。

围观的群众对着顾小曼开始指指点点。

“阿姨!”顾小曼忍着痛,扯着她头发的人又比她矮,但力气很大,被扯着头发的她被迫半弯着腰,很屈辱的姿势,“您就不能好好说话吗?!现在是法制社会,您这样我可以报警的!”

别人故意来找事,讲道理根本就不会讲得通。

顾小曼势单力薄,三个力气很大的女人对着她又扯又拽的,手臂和脖子都被拉破了好几个口子,可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她们也不听她的辩解,围观人想当然的把她当成了小三,看着还觉得很解恨,没有一个上来阻止的。

场面令人发指。

“喂!你们在干什么!”

顾小曼听到那个声音,忽然不再挣扎。

委屈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上来。

莫关山冲上来用力推开紧紧拽着顾小曼头发的中年胖女人,“你们干什么打人!你们这是在犯法知道吗?!”

终于解脱的顾小曼一下子腿软跌坐在地,脸上,手上,脖子,上全是抓痕,头发和衣服都被扯得乱糟糟的,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莫关山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身上,看到顾小曼这个样子,又气又心疼。

结果他还没开口,胖女人又一脸嚣张,唯恐天下不乱的喊叫了起来。

“说我们打人不对,她勾引别人未婚夫就对了??人家都有未婚妻了,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大伙你们给评评理,她不起这个头,谁无缘无故过来没事找事?当我们闲的?”

莫关山听到“勾引”两个字,站起来,目光陡然冷的让人胆寒。

胖女人很不自然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再胡说,我就撕烂你的嘴。”

他身上的戾气重的让在场的声音都渐渐小了下去。

“勾引?勾引谁了?你把那个男的叫过来,老子是她男人!话没说清楚之前,你再敢说她一句,动她一根手指头试试?”

胖女人看了他一眼,不再说话,眼神明显有了惧意。

从头到尾,那位衣着光鲜的女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但在这时,她站了出来。

她从包里拿出一叠很厚的信封扔在了莫关山的胸口上,滑落,一堆高清照片被甩了出来。

人群发出了一阵唏嘘声。

一张照片就掉在莫关山的脚边,顾小曼看到,脸都白了。

这些照片,都是她和祁放在一起的时候偷拍的,每一帧,每一幕,全被清清楚楚的拍了下来,特别是祁放被贺天下了药的那个晚上,祁放开车到了这个小区,从车上下来,进了这栋楼,就连顾小曼开门,祁放倒在她身上都拍的一清二楚。

这时,围观群众都用很同情的目光看向莫关山。

莫关山面无表情,他无视掉地上那些照片,把顾小曼扶了起来。

“还疼吗?”他声音轻柔,顾小曼双眼通红,轻轻摇了下头。

下一秒,莫关山横抱起她,走了两步,回头。

冰冷的目光直视着那个女人。

“是个男人,最好过来跟我说清楚,不然,别让我有机会找到他。”

女人冷笑:“你在威胁我?”

“这不是威胁。”

顾小曼环着莫关山的脖子,感受到他身上的体温在一点点降了下去。

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是警告。”

莫关山一口气把顾小曼抱上了三楼的房间,安置在沙发上,然后关上门,把凌乱的玄关收拾了下,再找出了药箱,棉签沾了点酒精,擦拭着顾小曼脸上,手上被抓破的伤口。

彼此沉默,屋子里死一样的寂静。

顾小曼其实已经泣不成声,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好说的。

莫关山沉默着帮她处理了那些伤口,顾小曼哭的眼睛充血,他拿过餐巾纸,一点点的擦掉她脸上的泪。

“不要哭了,我会心疼的,嗯?”

顾小曼哭的更凶了。

哭音浓重,她声音和身体在不停的颤抖。

对刚才那些人的心有余悸,还有要失去莫关山的恐惧。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真的分手..........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眼眶在这个时候微红,莫关山没说话,而是把哭的不能停止的顾小曼搂进了怀里。

像以往每次吵架她哭的时候,抱着她不停的安慰。

可他心里很不好受。

胖女人的话,还有那些照片,就像一把刀,不停的往他身上扎。

他的心在那时被捣烂了,连带着身体都体无完肤。

可他爱这个女孩。

从十七岁开始,直到现在,从没变过。

其实莫关山一直都很清楚,顾小曼离开他,可以拥有更好的生活,被现实压榨的喘不过气,她跟着他十年,受的苦太多太多。

他想努力,想给她好的生活,但是顾小曼还能等得起他多久呢?

今天他来到这,就是想要个结果。

能够让自己彻底死心,知道有些东西,他永远也给不了她。

所以,他只问了一句。

“那个人,对你好吗?”

顾小曼没有回答,她太难受了,她从没有想过,她会和莫关山会有结束的一天,而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莫关山打量着这个屋子。

抬头,他也只是不想让盘旋在眼眶的泪掉下来。

他很少落泪。

但每次,都是因为顾小曼。

这天,顾小曼抱着莫关山哭了一个下午,不停的说着对不起,直到嗓子都哭哑。

莫关山到了天黑才离开,顾小曼哭累了,靠在他的肩头睡了过去,眼睛肿的像个核桃。他把她抱回床上,临走前,留下了自己仅剩所有的积蓄。

车就停在小区门口,莫关山没走几步,却腿发软,他踉跄着脚步,在底楼的台阶坐了下来。

就在顾小曼白天被打的地方。

十年的感情,就这么断了。

男人掩面痛哭。

这种失去生命中重要的人的感觉,简直比剜了心还受尽折磨。

夜晚安静的楼道里,一遍遍回响着男人极力压抑的哭声,莫关山独自悼念,哀鸣,这段他付出了所有的感情。

乐曲,已经演奏到了终章。


(三)

贺天今天开着一辆纯黑色的BMW,停在很隐蔽的路边,晚上他还戴着一副墨镜,仍旧一身的黑衣,车窗摇下一点,不停的在吞云吐雾。

这时,车窗被轻轻敲了下。

他戴上帽子,窗慢慢移下,他仅露出半张脸,把副驾驶上的小公文包递给了对方。

贺天压低了嗓音,极其沙哑。“十万,自己数一下。”

胖胖的中年妇女脸上全是讨好的笑。“哎哎哎,正好,一分不差,谢谢老板。”

贺天踩了油门,看都不再看胖女人一眼,踩了油门,离开了这个破旧的居民小区。

而女人还站在路边,不停的拿出一叠整齐的rmb掂量着重量,爱不释手。

巷子里,流浪狗的吠声响彻了一整个晚上。

TBC。

评论(1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