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壑3。】贺红。微呈寸。


ooc请见谅。

正文——

莫关山最近感觉身体越来越吃力,贺天不准让他在干家里的活,专门请了个阿姨过来照料,但即使每天这么躺着,他也还是感到胸口发闷,走几步路就难受。后来莫关山实在是吃不消了,也不想让贺天担心,就瞒了他偷偷去看了医生。

去了医院,医生对着检查结果反反复复的看,十几年的产科医生也看不出问题在哪,莫关山的检查指标一切正常,宝宝也很健康,但莫关山总是说身体不舒服,也没有具体哪不舒服,就是整个人都不对,医生便从他的饮食上开始分析。

“最近都吃了些什么?水果,菜,或者是以前不常吃的,现在因为怀孕了就开始变得喜欢吃了?”

莫关山仔仔细细认真回想了一下。

“没有吃什么,因为胃口不好,营养跟不上,就找家里的医生配了点钙片那种,都是有维生素的,也是市面上常见的那种孕妇可以吃的。吃了也没有什么不对,就是最近开始,感觉特别不舒服。”

医生又认认真真的看了遍病历。

最后,她提醒莫关山:“那你先把那种补充营养的钙片都停一下,再看看效果,这种也是常见的,对药物类敏感,虽然没有大问题,但会引起身体不适,停一下看看再说。”

从医院回去之后,莫关山就把药都扔了,因为自己也会做饭,就叮嘱阿姨多烧些清淡富有蛋白类的菜,贺天他们吃的另做,不然嘴里总感觉腻腻的,一天到晚都没有什么胃口,他自己倒算了,但是为了孩子,莫关山得让自己摄取足够的营养,让宝宝健健康康的诞生到这个世界上。

听医生的话不吃那些药之后,莫关山发现自己还真没前两天那么难受了,果然是那些什么乱七八糟钙片的问题。一想到之前自己遭得那些罪,把药带回来的贺天让莫关山结结实实的痛骂了一通之后这事才算完。

可怜好心办坏事的贺天睡了一个星期的沙发,要去上学的贺暖看到窝在沙发上睡成一团的贺天别提有多气了,司机还在下面等着,她敲开莫关山的门,大声质问贺天犯了什么错他居然让自己的老公睡客厅,天这么冷,哥哥生了病怎么办。

大清早莫关山一下子就被吼懵了,看看眼前盛气凌人的贺暖,再看看贺天沙发上盖的被子,的确薄的可怜,也意识到自己这阵子脾气是有点大了,莫关山认真的和贺暖道了歉。

但贺暖明显不接受。

“怀孕并不是你可以拿来作威作福的借口,你要我们理解你,但是你是不是也应该理解一下现在支撑着整个贺氏的我哥?你怀孕累,他处理着整个集团上上下下的事就不累吗?下班了也不让人好好休息,你这个主内做的就是这个样子?”

贺暖看他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一个某种不知生物般,奇怪又带着审视。

“二嫂,你和我哥是要过一辈子的,你一直这么强势可不行。”

莫关山脸上的红润一点点散了干净。

贺天赶紧过来把贺暖劝走:“时间快来不及了,司机还在下面等着,别让人等急了。”

贺暖这才离开。

贺暖走后,气氛诡异的安静了片刻。

贺天一直找不到好的措辞,其实他也不确定莫关山现在是不是还在生气,所以不敢随便往枪口上撞。

莫关山既没生气,也没理他,只是呆呆的在那站了会后,忽然没头脑的问了一句:“贺天,我是不是脾气太差了?”

贺天不想看到莫关山这副失落的表情,上前把人抱住:“你别听小暖的,我们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不是吗?”

从认识到现在,从贺天看到莫关山的第一眼开始,他就认定了这个人,爱情无谓谁对谁错,好与不好,他就是想对这个人好,就是这么简单,别人怎么看他的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只在乎莫关山和自己在一起开不开心,幸不幸福,贺天在意的,从来都是莫关山的想法,他和自己在一起开心快乐,这就足够了。

“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好好照顾我们的宝宝,不要觉得自己现在什么都帮不上我的忙心里很愧疚。”

贺天抚上莫关山近三个月已经有点显怀的肚子,在他告诉怀了自己孩子的时候,贺天真的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alpha。

“你只要在我身边,还有孩子,我们一家三口能够永远在一起,这才是我最想要的。”

莫关山听的心里很不好受。

贺天越是这样对自己好,他就越觉得自己非但在这个时候不理解对方,还一直乱发脾气。

就像贺暖说的,他们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做改变的那个人,不能一直是贺天。

“我.........”

莫关山有点自责,贺天并没有给他道歉的机会,瞄准他开口时就把唇覆了上来亲了一口,莫关山想说话,他又亲上来,如此反复,一下一下的啄吻,莫关山被这样亲的有点烦,干脆勾过贺天的脖子,仰头两人交换了一个浓意绵长的湿吻。

亲完后,还不舍得松开。他们在卧室门口环抱着彼此,贺天的唇轻刮过莫关山的耳廓,低哑着嗓音问他:“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你不就是喜欢我这张脸吗?”莫关山扯开贺天宽松的睡衣,有点赌气似的在锁骨留下几个很深的痕迹,“你办公室的那个秘书是不是整天盯着你看,真讨厌,你外套上的香水难闻死了!”

贺天纠正他:“才不是因为这个。”但同时又很享受莫关山吃醋的模样,忍不住的想逗他:“那我把她给辞了?换个beta怎么样?”

“别!”莫关山自己就特别讨厌公私不分的人,自然也不希望贺天成为这样的上司,“你离她远点不就行了,人又没犯什么事,干嘛辞掉?”

贺天笑眯眯的亲了下莫关山的鼻子:“都听你的,你说了算。”

阿姨要十点才过来,莫关山做了点简单的早饭,贺天吃了之后就走了,把人送到门口,贺天吻了莫关山,又摸了几遍他的肚子,这才舍得离开。

又是一个独自在家度过一天的难熬的工作日。

莫关山收拾完餐桌,拿了本书就回卧室继续躺着了,他最近喜欢看各种都市小说,越狗血的越看的入迷,今天正好看到高潮部分,正牌在遭受了小三种种迫害之后终于能够力挽狂澜,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手机响了起来。

瞄了一眼,Omega心里打算着如果是贺天的电话就不接了,一天要打五六个,明明每天都要见面,啰嗦又鸡婆的男人。

结果是寸头。

“寸头啊,有事吗?”

寸头的声音听起来不大对劲,“我现在在上次我们去的那家咖啡厅,你........方便过来一趟么?”

莫关山提起了精神,“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寸头六神无主的:“你........还是过来再说吧。”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寸头的这通电话,让莫关山预感非常不好。

就算得知贺呈出车祸身亡的消息时,那个beta也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是吗就全然不在意了,虽然不知道寸头失踪的那几天是怎么过来的,但和他认识了快十年的莫关山知道,他是个很坚强的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寸头慌成这样?

莫关山自怀孕之后就没再开过车,因为闻到汽油味想吐,每次和贺天出去两人都是挤地铁的。这次他担心寸头,一路上就这么忍着恶心,开了车过去。

幸好地方不是很远,过了几个红绿灯就到了,莫关山走进店里,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寸头苍白着张脸,一件很厚的呢外套把他整个人衬的只剩下个骨架子,和上次见面时比起来简直是两个人。

“发生什么事了!”

坐下,寸头好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一下子握住了莫关山的手。

“阿山!我这次真不知道是怎么办了!你帮帮我!”

莫关山心跟着剧烈一跳:“出了什么事吗?”他极力安抚着情绪处在激动状态下的寸头:“没事,我在呢,别怕。”

寸头喝了两大杯冰水之后才冷静下来。

然后,他拿出了一张和皱的报告,明显是被皱成一团之后,又被人从垃圾桶里捡了出来。

扔他的人内心肯定经过一阵很强烈的挣扎。

莫关山看清楚上面的字后瞪大了眼睛。

“孕、孕检?!”

和寸头一样,他觉得天都要塌了。

杯子碎地的声音打破了冬日上午的宁静。

“你怀孕了?!!”


(二)

很长一段时间,莫关山和寸头就这么面对面坐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莫关山也是花了很久才接受这个事实,更别说是寸头。

他看了一眼对面脸色白的跟个死尸差不多的beta。

“是贺呈的?”

寸头没说话。

他拿起面前空了的水壶,招呼服务员重新换了壶冰水。

莫关山的头开始疼了。

又一阵良久的寂静之后,他问:“怎么会这样?”

寸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过了大半天之后,他也终于接受了自己的身体里现在正孕育着一个小生命的事实,恢复了以往的云淡风轻。

“还能怎么样,上床了,他身寸进去了,成结了,我爽了,他也爽了,beta的受孕率特别低,所以我也没有在意,没想到却中了奖,等我发现的时候,都快三个月了,就是这样。”

莫关山忍不住爆粗口:“老子问的是这个吗!我问的是你这么大个人了,就算你是beta你也不应该这么掉以轻心的让对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出了这种事你要怎么办!”

寸头看着窗外,目光灰暗暗的。

他用冷漠的不能再冷漠的声音回答:“打掉呗,我可不会生下一个死人的小孩。”

莫关山叹了口气。

寸头和贺呈走到这一步,他早就能料到,即使贺呈还在,他们也不会有结果,但是贺呈的死,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意外。

除了家人,最难过的应该就是寸头了吧。

但寸头一直装的自己很不在意,莫关山自己也就当不知道。

无意间发现当年贺呈送给寸头的那个木头刻的歪歪扭扭的人像,被他一直锁在了房间抽屉的最后一层,莫关山就明白,这个人真的是傻透了,明明深爱,却要装的不当回事,因为贺呈需要的,就是这么一段轻松的感情。寸头只有伪装的全然不在意,才能接近那个处于高端俯瞰众生的男人。

可后来的事,谁能说的清楚呢。

只有能骗过自己,才能骗过所有人。

寸头是一个完美的情人。

“不能打掉。”

莫关山在安静了几分钟之后,说出这句话来。

寸头抬眼看他。

他似乎料到莫关山接下来要说什么样的话,冷笑道:“你是想说,这是贺呈在这世上唯一留下来的血脉了是吗?”

Beta勾起的嘴角略显残忍:“那又怎么样?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吗?我要给他生下这个孩子?因为他死了,然后留下这个种在我肚子里,我就要断送我以后的人生?开什么玩笑?谁会接受一个带着贺呈孩子的beta?嗯?你倒是告诉我啊?”

莫关山听的很难受,“寸头,你现在是还没够能接受,但是你如果打掉了他的孩子,你肯定会后悔的。”

Omega的眼睛也红红的:“没有了他,你都已经这么难受了,继续再这样自欺欺人有什么意思吗?你爱他啊,你们明明都很明白这一点的不是吗?”

寸头固执的强调:“他死了,都没有意义了。”

他端起桌上的冰水喝的一滴都不剩:“我刚才的确是有点慌了,妈的,为什么倒霉事全都落在我的头上。”

莫关山不明白寸头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还是要死不承认:“这个孩子对你来说是累赘吗?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他有点生气了:“你承认你爱贺呈又会怎么样!反正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寸头的目光开始闪烁。

低头,他苦笑。

肩膀在一点点不受控制的颤抖。

“是啊.........”

沙哑的音色,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他木纳的重复着莫关山的话。“他永远也不会知道了。”

莫关山坐过去,抱住了寸头。

“不管是留下还是打掉,你想清楚了,我都会支持你。”

晚上,寸头的情绪看起来好了一点,晚饭是在莫关山家吃的,还吃了不少,贺天因为应酬的事要晚回来,贺暖也有钢琴课,寸头就多留了会陪莫关山。

两人坐在在卧室的大床上,莫关山把之前贺天给他的营养类的钙片和维生素全拿了出来,他不适合吃,不代表寸头不适合,就让他挑几瓶能吃的带回去让医生看看,可以吃就全拿走。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寸头拿起一瓶细细观察,“这么多吃下去,对孩子真的不要紧吗?”

莫关山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反正我吃了怪不舒服的,胸口闷的很,医生让我停了,可能是我体质不适合吧。”

寸头耸耸肩:“那我也不敢乱吃,”他拿了一瓶市面上最常见的叶酸,“我就拿这个吧,省的买了。”

“嗯,”莫关山把没开封的几瓶也一并给了他,“都拿回去吧,这个我也在吃,不够你再过来拿。”

寸头笑了出来,“你把它当糖啊,这些就够了。”

说完,他碰了碰莫关山的肚子,“我也不知道我会不会要这个孩子,吃这些是不是也没用..........”

“不许你再胡思乱想了。”莫关山着急的捂住寸头的嘴,“你不觉得这是上天送给你的礼物吗?”

他想起了贺天的话:“每个孩子都是上天送给父母的一份礼物,你爱上一个人的话,你有了他的孩子,你不会觉得很幸福吗?”

寸头看神经病一样的表情:“你没事吧?电视剧看多了?”

莫关山简直感觉在对牛弹琴。“算了算了, 不说了,恶心巴拉。”

“你也知道啊。”

“尼玛!别说了,孩子会听到的!”

“这又是你那个情圣老公告诉你的?”

“...........”

“............”

晚上八点,下班的贺天接上学完钢琴的贺暖一起回来了,寸头正准备走,正好撞见进来的兄妹俩,贺天看到他,刚洋溢在脸上的笑容瞬间就不见了。

“你怎么在这?”

寸头压根看也没看他,走到玄关换鞋,对着同样没好脸色的贺暖说了一句,“麻烦让让,我要换鞋。”

贺天看向走在身后帮寸头拎着些东西的莫关山, “毛毛,我不是说过,你离他远一点么,你知不知道他..........”

“你们够了没有?”莫关山冷冷的看向三人,“你们之间自己什么恩怨自己解决,我不管贺天你对他有什么偏见,但寸头是我的朋友,不要把你对他的偏见也要强加在我的想法上好吗?”

贺天很不喜欢寸头,因为莫关山,也因为贺呈,所以寸头有了贺呈孩子的这件事,第一个告诉的人绝对不能是贺天。

但也能帮寸头的,也只有贺天才可以。

“走了。”寸头也不想久留,正要走,贺暖注意到莫关山交给他的手提袋,眼尖的一下子注意到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少女瞬时犀利的发问:“你为什么在吃叶酸?”

寸头晃了晃手上的袋子,笑的漫不经心,“应酬多的要死,补充点叶酸以防猝死不行?”

“你........”贺暖一下子变了脸,夺了过来,“这是我嫂子的东西!你这种贱人给我滚出去!”

“小暖!”贺天和莫关山都没料到贺暖忽然会这么激动,倒是寸头,凑的很近,眼睛死死的盯着贺暖。

“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几瓶叶酸而已,你们贺家家大业大的,差这几瓶叶酸的钱?”

“还是说。”

寸头声音一点点变冷,贺暖的目光开始逃避。

“难道这叶酸里有什么东西吗?”

评论(21)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