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你好。】贺红。短篇完结。微呈寸注意。


呈寸有合适的梗了再续写。

正文——

莫关山盯着手机上不停变更的时间,心跳的节奏有点让他控制不住。

周末的地铁站人来人往,他拿着手机,不断朝着出口张望,显得很局促不安,紧张的程度不亚于去看高考成绩的学生,那种心跳快的随时都要蹦出嗓子口的感觉——

这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莫关山今年27岁,大学毕业了三四年,工作就是一开始找的实习那份,不想到处颠簸也不想活的太辛苦,对于他这种马大哈来说钱只要够用就行,所以在这个二线城市也还算混的下去。

只是随着时间逝去,身边同期的校友和同事一个个结婚了的结婚,谈恋爱的谈恋爱,这送出去的份子钱都能买上一对钻戒了。可只有他还像上学那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女朋友了,照损友寸头的说法就是女性朋友也没一个,岁数正好的有为青年连一次恋爱都没有谈过,这说出来也太奇怪了。

每次莫关山都是笑着打哈哈随便应付了过去。

毕竟,自己是同性恋这事真没有办法像男人谈论女孩子那样无所事事的摆上台面来说。这也只是他一个人埋藏心中多年的秘密,除了他自己,谁也想不到他竟然好男人这一口。

他不是不需要,只是他需要的对象,从女人变成了男人。

而且最好是合他口味的。

那种白白嫩嫩,瘦瘦高高的,一眼就合眼缘,说白了只要看得上眼就行,其他先不管那么多。

也是在上个月,他鼓起勇气注册了一个同性交友网站,放了自己的几张照片上去,打招呼的人一下子就占满了他的整个邮箱,他乐得清闲,挑挑拣拣的留下了几个人聊天。

其中,一个网名“last smile”的人和他意外的合拍,几天聊下来两人相见恨晚。一天到晚只要有时间就不停的聊,扯各种各样的话题,对方也很幽默风趣,经常把莫关山乐的一个人在那哈哈大笑,食髓知味,抱着手机不肯停下。

他们就这样天南地北的聊,直到上个星期,对方提出见一面,莫关山才不由得开始紧张了。

他并不担心自己颜值,身高178,在男生中算不上矮,曾经上学那会也有段时间收情书收到手发软,明明已经是个看透尘世的大叔了,在对方提出见面时,他居然有种小鹿乱撞的错觉。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网恋?!

第二天,他只能顶着一双黑眼圈去公司上班。

午间休息的时候,同组的寸头过来八卦他。指着他眼下的乌青夸张的问:“你怎么回事?昨晚去偷老母鸡了?”

莫关山没好气的朝他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你?到处想个种马一样的乱播种?”

“切!”寸头狠狠比了个中指,“我现在遇到本命了,开始要始终如一了!你可别拆我台!”

说完,他有意无意的朝销售部那边看过去。

莫关山顺着他的视线,只看到角落里一个正在泡咖啡的他们总公司新调过来的经理,上个月才来不久,人高马大,成天老是板着脸,不苟言笑,虽然长得好看,但看样子凶凶的,又是上司,底下的人也不敢乱套近乎,一天下来也就打过那么几次招呼,所以也算可有可无。

正想嘲讽寸头两句,回头发现他的目光还停留在那个贺经理身上的时候,27岁的男人心一下子就沸腾了。

午休的洗手间空无一人,莫关山把寸头揪进去的时候动作很大,不小心把旁边的废纸篓都弄翻了。

“你!你干什么!?”

喘着气,莫关山没头没脑的问了句:

“你、你也是?”

“哈?”

寸头听不懂他讲什么,但是渐渐的,他的声音低了下去,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丰富起来——

接着,寂静的洗手间里传出一声惊吼——

“卧槽?!?!”

————

————

天台上,两个男人面无表情的站在风口抽着烟。

寸头从刚刚莫关山点头那一刻就没冷静下来过。

“你妹啊,你瞒的可够深的啊!我和你就算不是开裆裤一起那种情分吧,可我们大学同一寝室到现在,我居然都看不出来!你有没有把我当兄弟啊?!”

“这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莫关山第一次觉得理亏,“再说了,你不是也没说吗?”

寸头牙痒的直想抽他:“我也才发现我是可以接受男人的啊,所以第一时间不是告诉你了吗!”

“………”脸黑着抽闷烟,莫关山这时候不想和这个智障讨论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反正这没头没脑的家伙睡一觉就什么都忘了,现在他的问题比较重要。

跟一个人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乱转,有个人帮忙出出主意总是好的。即使对方是个脑残+智障。

结果,在他说完之后,寸头的嗓门大的十里外差不多都能听见——

“你要去约炮?!”

“你能不能轻点?!”急忙的去捂他的嘴,莫关山四处张望的表情有点滑稽,“你妈的,老子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寸头现在看他就好像在看国家一级文物:“我是对你还是处男这件事惊讶啊!你都几岁了?你居然还跟我说……算了,”他无奈的直摇头,“既然你喜欢男人,那我牺牲下,第一次贡献给你吧。”

“滚!”

莫关山就知道,和寸头说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所以,在他兀自的纠结了一个星期之后,在“last smile”第二次暗示性的提出见面时,莫关山终于像个男人一样,爽快的答应了!

所以,他此刻站在这里等人的心情和他当时纠结了这么久的时间是成正比的。

他不知道那个“last smile”长什么样子,他的主页也就只有一张坐在沙滩上夕阳下的背影图,画面的唯美程度让他都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网上偷的,而且他聊天的时候也和对方要过照片,可他以不爱拍照为由相册没有存货就搪塞过去了。现在想想,该不会是个五大三粗满面油光的猥琐男吧?真要那样,他要怎么办啊?!?!?

可是两人聊了这么长时间,他的谈吐,素养,还有他无微不至的那种暖暖的关心,都是让莫关山今天鼓起勇气出来见面的理由。

也是第一次,这个人让他有了一种憧憬恋爱的感觉。

所以——

莫关山在心里默默祈祷。

不求让人惊艳,但求不要辣眼睛啊!!

满满的焦虑中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男人的手心里已经出满了汗,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好一会,莫关山觉得自己有点紧张过度,想去买瓶水缓解下情绪,忽然,他的肩膀不轻不重的被拍了一下。

还没回过神来,一张好看的让人有点屏息凝视的脸就这么大胆的凑到了他的眼前——

莫关山大脑一片空白,眼睛只注意到了面前这双朝他正眨着的灵气逼人的黑色瞳孔。

接着,对方用好听的声音一字一顿,清晰地喊出了他在那个网站上用的网名——

“占着茅坑不拉屎?”


(二)

莫关山觉得自己捡到了宝。

走在路上,他一度激动到不敢说话。

虽然试想过无数次“last smile”长什么样子,但对方的优秀程度大大的超出了他预想的范围。

这哪是惊艳啊,完全就是亮瞎了他的狗眼好吗!!!!

坐在电影院的等候区,他尽量用自己平静的目光去看那个在排队买票人群中突兀显眼的帅气背影上,旁边有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似乎也在讨论,这让莫关山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种骄傲,哼,这个人现在是他的,你们这群花痴女靠边站。

他在那正幼稚的设想接下来的各种互动画面,穿着休闲的大男孩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看到男人从刚才见面时就没消停下来的微红脸颊,漆黑透亮的眼底衍生出温柔的笑意。

“11点的那场魔兽已经满场了,只有下午三四点才有,因为餐厅的位置我已经预约好了,所以买了这部,你不介意吧?”

“last smile”买的是很快就要开场的一部欧美恐怖片,光看墙上那个阴森的预告就让莫关山起了满身的鸡皮疙瘩。

但他一个大男人总不能对一个刚见面的人说自己怕鬼片吧?

何况对方还是个这么养眼的,等下不看片,看他就好了啊!

面对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网友,莫关山觉得自己被彻底沦陷了。

“嗯……”低下头不敢正眼看对方含着笑意的眼睛,他觉得自己臊得慌。“恐怖片也挺好的,在这夏天里都不用开空调了。”

“是吗?可是我比较怕耶。”自然的调笑着,“last smile”忽然凑近,用他们才听得到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一句:“那你等下可以把肩膀借我吗?”

“………”莫关山被这言语动作撩的七荤八素,眼睛也瞪的大大的,不知道怎么接话的他只知道低着头,手指都快被绞成油条了。

也是在这个时候,“last smile”向他伸出了手。

“我叫贺天。”

他大方的做着自我介绍,虽然聊天的时候大致都了解过了,但莫关山很喜欢他的坦然不做作。

“莫、莫关山……”

把手伸出去的时候,他很怂的在裤子上捏了一把,生怕自己手汗津津的,把对方吓着了。

贺天被他小心翼翼的举动逗乐了。

“你不用这么紧张,自然点,”他拿出一包餐巾纸递了过去,“虽然这样也挺可爱的,但我不希望你在我面前这么拘束,还是我吓到你了?”

心剧烈一跳,莫关山猛摇头。“没、没有!”

你超级让我满意的……

这话他自然没有勇气说出口,心里想着一定要放松,等下看电影的时候再害怕也不能慌,不然今天的约会算是毁了。

可他的帅气维持不过三秒,电影才刚开场,惊悚的背景乐响起来时,吓得莫关山就冷汗直冒,心惊胆战的憋了十几分钟左右,第一个惊吓的镜头出来,莫关山已经跟着旁边的小女生一起叫了出声,用双手捂住眼睛,说什么都不敢再看。

但是立马,他就僵在那不动弹了。

完了完了。

刚刚他又是叫又是喊的,比女孩子还激动,贺天岂不全看到了………

明明刚才还吹了牛逼说不怕鬼片的,现在可好了,让人看笑话。

莫关山心思没放在电影上了,演些什么也没太注意,只是那毛骨悚然的bgm再加上黑漆漆的氛围,让他有无数次的想闭着眼睛跑出去。

“你还好吧?”

他浑身僵硬,坐在旁边的贺天似乎察觉到了,想安抚他一下的,但是精神出于高度紧张的莫关山跟被开水烫了一样,用力拍开贺天的手。

“..........”

气氛诡异的安静了两秒。

“我..........”莫关山刚要道歉,电影也到了高潮,里面的鬼终于现身,整个影厅顿时惊叫声一片。

说什么也不敢再看,莫关山往前一扑,整个人钻进了贺天的怀里。

这时候还顾忌什么面子!保命才是最重要的吧!

一场电影下来,贺天熨烫的平整的衬衫被莫关山抓的皱皱巴巴,散场时,莫关山只想挖个地洞钻进去,再也不出来。

但贺天的心情似乎还不错。

“去吃饭吧,那家餐厅的味道特别好,现在这个时候去人也不多,车位也好找。”

在电梯里,莫关山还在刚才的恐怖氛围中没抽出神来,人还比较多,他们被挤在角落,贺天拉了拉他的手。

“要不要在车里坐一会?”

莫关山以为他是在照顾自己,忙摆手说不用,他可是个大男人,怎么可能被那些弄虚作假的电影给吓到!

虽然他的脚走起路来的确有点发软。

贺天的车是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莫关山想起自家楼下车库里停着的那辆大众Polo,再看看旁边高大帅气的贺天,他想着人与人的差距怎么可以如此之大。

坐进车里,贺天不着急开,先放了首抒情的轻音乐,两人从见面开始就先看了电影,并没有什么机会聊天,其实他们在网上聊得已经够多,可以说该聊的不该聊的都聊了个透彻,就差没刨祖坟了,但真的见了面莫关山又有点腼腆,不像在网上时说什么都肆无忌惮的,这样过大的反差也不知道会不会让人不舒服。

电影刚散场,车都一窝蜂的往出口那挤,反正离餐厅预定的时间还有一会,贺天倒也不急。

两人在车里胡天海地的聊了一会,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事,都是贺天在问,莫关山答,贺天也和网上聊天的时候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两人第一次见面,莫关山总感觉他客气很多,怎么说呢,让他感觉有点疏离?

............

他是不是对自己不太满意啊?..........

这个想法一直萦绕在莫关山的脑海,和刚见面时的激动不一样,他现在有点小心翼翼,看起来更像是在很大程度上的附和贺天,去到餐厅的路上,他的情绪也跟着越来越没有着落,贺天再能谈天说地,碰上他的心不在焉两人也是一度的冷场。莫关山相比看到贺天时第一眼的惊艳,他现在更在乎贺天对自己的想法。

虽然莫关山真的是带着见见就好的心情来赴这场约,平时聊天两人也没有说的很明白,也应该说纯粹的就是在等这第一次见面了,对了,那就什么都对了。

不怪他想那么多,他都27了,开天辟地头一遭遇到一个和自己合得来的并且眼缘也对的上的人,在外人看来网上认识的大多都不靠谱,其实莫关山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他们同志这条路本身就不好走,除了在相应的平台上找同类,还能有其他的方式吗?像贺天这类的,实在是不可多得的“5A”类级别。他是正儿八经的想真正谈一次恋爱的,但贺天是怎么想的呢?

心里想的东西有点多,上来的牛排莫关山一口都没吃,在盘子里切来切去都快成牛肉丁了。

他的心不在焉贺天全看在眼里。

“怎么了?”贺天放下了餐具,很体贴的问,“不合你的口味吗?”

莫关山是个直肠子,他憋了这么大半天了,可再也忍不下去了。

他坐的中规中矩,看上去特别认真。

“你、你觉得我怎么样?”

估计莫关山问的太直白,贺天愣了愣,继而一笑。

男人拿起酒杯优雅的抿了口:“那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莫关山被反问的懵懵的:“挺、挺好的呀。”

贺天替他没动过一口的酒杯又倒了些红酒:“好在哪。”

“..........”莫关山想了想,老实的回答,“你长得好看。”

“噗!”贺天没忍住,刚含在嘴里的酒差点喷出来。

他微笑着道谢:“谢谢夸奖。”

尴尬的气氛在贺天的笑声中缓解了下来,莫关山胆子也跟着大了:“你竟然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找不到心仪的对象啊?”

贺天挑了挑眉:“我不可能在大街上看上谁我就上去说,嗨,帅哥,方便给个号码不?”

这次,莫关山没忍住笑了出来。

“说的也是。”

“所以啊,这就是我们这类的死角。”贺天耸了耸肩,“得藏着掖着不让人知道,交往个对象也得偷偷摸摸的,真正在一起的很少,大多数都是发泄生理,关系自然而然的就乱了,因为这条路实在是太难走了。”

莫关山听的低下了头。

“我很认真的...........”

他的声音小如细蚊,却被贺天听了去。

男人的眼睛亮了一瞬。

晚饭吃完,莫关山愈发的不自然了。

因为在出来之前,贺天就明确的问过他晚上会不会回去,现在电影也看了,晚饭也吃了,自然而然的就要........那啥了吧?

可是!!!!

莫关山用眼尾余光偷偷看了眼走在旁边的贺天,不停的告诉自己要深呼吸,要放松,要淡定。

..........反正,不管是谈恋爱还是约炮,都是要经历这个的吧。

如果初体验对象是贺天这样的高富帅的话,他一个27岁的老处屮男也不算亏。

但心里莫名的有点失落。

走到停车场,贺天打开车门时问他:“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

啥?!

莫关山瞪大了眼睛,跟被抢了胡萝卜的兔子似的,不可置信。

他这都洗干净脖子就等被摆上餐桌就差请人享用了,结果告诉他说要原物退回?

这下莫关山的打击可不是用一点点这个词就能欲盖弥彰过去的。

“不、不用了..........”他现在只想回去抱着寸头好好哭一顿,“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连再见都不想再说,因为也不可能会再见面了吧。

“喂.........”见他要走,贺天赶紧跑过来,连车门都忘了关。“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不要误会。”

莫关山低着头,他现在只想缓缓这股被“原物退回”的心情。

“我知道,你也不用觉得抱歉,这本来就没什么的。”他竟然还安慰起了贺天,“毕竟我们还没有深入了解对方,见面了失望也是有的,反正今天我也很开心,就当交个朋友吧。”

莫关山快把自己的大度感动哭了。

“只要坚信,爱情总会来的,对吧?”

他还傻不拉几的干笑了两声。

“再见,last time。”

贺天拉住他:“你..........是不是真的误会什么了?”

“误会什么?”莫关山觉得再重复一遍的自己真是脸快丢到外婆家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啊。”

难不成他要跟自己要那些请吃饭看电影的钱?

贺天这下也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才好,“我没有说不喜欢你啊。”

莫关山都打算掏钱包了,忽然一愣:“你说啥?”

贺天把人拉回了车里,关上车门,不停的敲着方向盘的手指显示着他内心的忐忑。

两人都平复了一下心情。

贺天率先开口:“我对你的印象很好,从和你聊天的时候,对你的好感一直都是有增无减,今天见了面就更加确定我的想法,我不想带给你不好的回忆,我是想认真的和你开始的,如果第一次见面就........”或许是莫关山给他的感觉太纯情了,贺天也开始腼腆了起来,“反正,我和你见面,是以交往为目的,我很喜欢你, 真的。”

这一天心情不停的起伏高低,再加上贺天的这一段话,莫关山有点不能消化。

“可是,你都淡淡的,难道不是因为对我没意思才.........”

“才没有!”贺天急了,虽然他从聊天的时候就发现莫关山有点反应慢了,可这应该算得上是天然呆了吧。“毕竟这是第一次见面啊,我过分热情,难道不会吓到你吗?或者直接把你拉着去酒店,才觉得是对你有意思吗?”

贺天说着有点气:“还是,你真的是抱着出来打一炮的心思来和我见面的?”

莫关山红着脸反驳:“才不是!”

贺天松了口气。

他拉过了莫关山放在膝盖上的手,对方明显身体一僵,贺天只是轻轻握着,不再有任何越矩的举动。

“看你紧张的,”贺天凑近看他,揶揄,“这还没带你去开房呢,要去的话,你不是要晕过去?”

莫关山瞪了他一眼,小脸红彤彤的,“闭、闭嘴!”

这下,两人总算都放下了架子,关系也感觉像恢复到了在网上聊天时的轻松,彼此的关系也更近了一点。

系好安全带,贺天侧过身来也贴心的给莫关山带上,看他凑过去时屏着呼吸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忍不住刮了下他小巧的鼻尖。

“你真可爱。”

回去的路上,莫关山忍不住问:“其实你有过很多次经验吧?”

贺天目视着前方,开车时的侧脸完美到无可挑剔,“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啊。”

男人故作沉吟,在莫关山急得忍不住皱眉时才忍住笑,回答:“也没有几次,工作也忙,反正感觉就是不对吧,反正都是时间久了双方都不联系了,也就理所当然的断了。”

他又赶紧在莫关山胡思乱想前把话给挑明:“但我觉得上天把最好的留到了最后,让我遇见了你。”

莫关山不信,更干脆一点的说是贺天长得这么好看,他不信一点桃花债都没有。

“花言巧语。”

贺天也不急着解释。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白色的车身在车流中晃成很小的一点,最后与这灯红酒绿的城市融成了一片,消失不见。


(三)

三个月后。

乏味的上班日,莫关山坐在办公室里随便浏览着几个网站,忽然,电脑右下角有个聊天窗口弹了出来。

Last time:帅哥,有时间么?方便聊一下(*╹▽╹*)?

占着茅坑不拉屎:?

Last time:想请问你,你现在有交往的对象么?

占着茅坑不拉屎:有,怎么。

Last time:好可惜o(╥﹏╥)o

莫关山看着屏幕上的颜表情,就好像真的看到了某人失望的样子,嘴角上扬,手指飞快的在键盘上敲打着。

占着茅坑不拉屎:如果你长得够帅的话,我是可以考虑背着我男朋友出轨的哦。

对方回复的速度很快。

Last time:很抱歉哦,我已经有心爱的人了。

莫关山挑眉。

占着茅坑不拉屎:是吗?

Last time:是的,要不,给你看看他的照片?

对方发送了一张照片过来。

点开,莫关山看着照片中熟睡的自己,低头忍着不笑。

旁边手机屏幕在这时一亮一亮,莫关山拿起接听。

贺天略带不满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好啊你,敢背着我出轨是不是?”

莫关山笑骂他:“有病。”

贺天坐在单独的办公室里,他的电脑背景是一个男人傍晚在海边的背影,特别唯美。

男人对着手机轻轻亲了一下。

“宝贝儿,纪念日快乐。”

莫关山想了想,疑惑道:“什么纪念日?”

贺天拿起桌上某人的相片,笑颜在阳光下恍如盛开的向日葵般灿烂。

“和你在一起的每天,都是我珍惜的时光。”

莫关山微微红了脸。

“所以,每一天,都值得纪念。”

莫关山心里暖的一塌糊涂,冬天的上午,整个办公室都没有开空调,他却热的想脱衣服。

碍于场所,他偷偷骂了句:“笨蛋,少嘴贫。”

“才不是。”贺天对着手机又吧唧了一口。“我是爱你才每天对你不厌其烦的说情话。”

莫关山往桌子上一趴,感觉特别幸福。

在上班时间打情骂俏,真是一种异样的刺激感。

忍不住的,他很想回应那个男人。

“我也是。”

贺天贱兮兮的,假装听不懂:“什么?”

莫关山快羞愤的冒烟。

“我也爱你,行了吧!”

“啧啧啧啧啧啧!”隔壁桌的寸头探过来,一脸嫌弃的咋舌。

莫关山匆匆说了声“晚上再说”就挂了电话。

寸头移了过来,“我滴天,我说这天怎么这么冷呢,鸡皮疙瘩掉一地了都。”

莫关山假装很认真的在工作,寸头踢了他椅子一脚:“哼!让你秀恩爱!真是羡慕死了!”

“那你也赶紧加把油啊,”莫关山朝对面的办公室努了努嘴,“无所不用其极,赶紧把人攻下吧。”

寸头带着怨怼的目光看过去,似乎真的被莫关山刚才的一波虐狗给刺激到了,深呼吸,拿起桌上压根没什么用场的文件站了起来。

莫关山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你干嘛?”

寸头气呼呼的:“我真是不信了,我要把他晚上约出来,灌醉!然后干些让他就算长了十张嘴都说不清楚的不可描述的事情!”

莫关山吓了一跳:“行啊寸头,我认识你这么久了,我就觉得你这一回特别活的像个男人。”

他双手竖起大拇指:“给你点赞。”

寸头整了整领带:“那是,看着吧。”

十分钟后,男人土灰着脸出来了。

莫关山特别关心“战况”,寸头刚坐下就八卦的问:“喂喂喂,怎么样?约出来了吗?”

寸头踢了脚边的垃圾桶一脚:“什么玩意!老子今晚要约屮炮去!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莫关山赶忙捂住他的嘴:“喂!你疯了!这可是在公司!”

吃了闭门羹的寸头就差没趴在桌上哭了:“不管不管,我放弃了!你快点让你家那个给我介绍男朋友!立刻!马上!”

接到电话的贺天抚着下巴苦思冥想了半晌:“没有什么合适的啊,要不........”他双眼忽然一亮:“哎,对了,我哥他好像.........”

“你哥?”莫关山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真不愧是兄弟俩,性屮取向都如此一致。

“对啊,”贺天说着拿起了另一部手机:“我给他发条短信,择日不如撞日,晚上就约见个面吧,我哥这几年一直单着呢,他又不接管家里的公司,单干来着,活的跟个苦行僧一样,能有合适的再好不过。”

莫关山看了旁边生无可恋的寸头一眼,忽然觉得挺对不起贺天的哥哥的:“那......行吧,晚上见?”

“嗯。”贺天高兴的挂了电话,一听他家的宝贝给他哥介绍对象,立马就给自己亲哥打电话了。

冬天的晚上,大街上,四个男人站在冷风口里呆立着。

莫关山和寸头在看到拿着公文包的男人出现的那一瞬间,除了想跑的念头就再无其他。

两人苦着张脸打了声招呼。

“贺、贺总..........”

贺呈只看了一眼把自己死活非要叫出来的弟弟贺天,再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莫关山和寸头,心里什么都明白了。

晚饭在无比尴尬的气氛中度过,吃完,寸头和莫关山也明显没有什么心思再进行其他的娱乐了,毕竟面对他们的顶头上司,束手束脚的,放不开。

莫关山和贺天告别之前,前者带着同情的目光看向寸头。

“放心吧,我会送他回去。”贺呈的回答让寸头结结实实打了个寒颤。

“哥,那我们就先走了。”觉得自己还做了件好事的贺天搂着媳妇心满意足的离开,只剩寸头对着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高大男人大眼瞪小眼。

清楚此地不宜久留,还想保住饭碗的寸头笑眯眯的对贺呈狗腿的笑:“贺总,我自己回去就行了,不麻烦您了。”

贺呈拉住他,男人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问:“你就这么喜欢我啊?不惜找到我弟弟,你还挺用心的?”

寸头开始难堪。

贺呈皮笑肉不笑,漆黑的眼睛直勾勾的,好像能把他凿出个洞。

“你早说清楚不就完了吗?”上前一步,男人搂住了他的腰把自己怀里一带,“你不就是想要勾引上司然后晋升自己在公司的地位?我满足你还不行么?”

有劲的胸膛紧贴着自己的,隔着西装都能感受到那强有力的肌肉,寸头心跳加快,可他现在没有什么心思脸红心跳,贺呈的话让他在羞恼之余,最多的是气愤。

他坚决的、用力的推开贺呈:“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我才这么主动,如果让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目的勾引你给你带来了困扰,我很抱歉。”

寸头吸了吸鼻子。

“我明天就会辞职。”

“.........”没说话,贺呈单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寸头略显寂寥的背影在寒冷的晚上融进人群。

寸头越走越快,越走越难过。

他深呼吸,吸进一口冷气,逼自己冷静。

他无所谓的抹了把鼻子。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


(四)

“哈.........哈阿..........”

贺天一记深顶,炙热的液体烫的身下的人迎来了今晚的第二次高屮潮。

两人大汗淋漓的抱着彼此,莫关山气喘吁吁,贺天还在他的身体里不舍得拔出来:“宝贝儿,我总有一天得死在你身上。”

莫关山觉得浑身上下黏糊糊的,特别难受,嫌弃的推开他就要下去洗澡。

贺天长手一勾,搂住他的腰不让走。“再抱一会,人家冷嘛。”

自从同居开始之后,莫关山不知道贺天原来可以这么黏人,和他的外貌完全是“商品描述与实货不符”!!

没有力气的莫关山被半拖半抱的挪上床,贺天从身后搂着他,像只猫咪在他颈间蹭来蹭去。

“莫关山,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你说你怎么惹人喜欢呢。”

莫关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黏人啊!

各自洗完澡,已经快十二点左右,莫关山在床上翻来覆去始终睡不着。

贺天从身后搂住他,半梦半醒:“睡不着么?”

莫关山总觉得该给寸头打个电话才行:“你说寸头和你哥.........”

贺天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紧紧环着他的腰:“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哥不会对那个御饭团做什么的。”

莫关山青筋暴起:“我担心的不是这个好么!”

“明天打个电话再问吧,”贺天打了个哈欠,看上去真的很困了,“我会仔细问一下我哥,你放心吧........”

贺天迷迷糊糊的,身后渐渐没有了声音。

莫关山叹口气,翻身帮贺天掖好被子。

黑暗中,蜻蜓点水般用指尖偷偷描绘着男人的眉眼,莫关山想起三个月前还单身愁一辈子都有可能摆脱不了处屮男的自己,再看看现在,爱情这东西,要来,你真是挡也挡不住。

莫关山并不相信命中注定的。

但是贺天,是上天送他的一件礼物。

或许,真的像贺天所说的那样。

最好的,永远都是留在最后的吧。

贺天沉稳的呼吸声回荡在耳边,即使在睡梦中,也仍旧紧紧的拥抱着他。

心间被溢的暖暖的,莫关山抬头,吻了下贺天的额头。

“晚安。”


(完。)


评论(15)

热度(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