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盛开】贺红。abo生子。求领梗。

【樱花盛开】
by丸子吃不到樱桃。

写在前面:开了个头。希望有兴趣的小天使可以领梗。实在没有。我就慢慢更新吧。后续已经完全想好了。但目前我的坑实在太多。。填不过来了。领梗的小天使可以后续完全的发挥想象,也可以来找我私聊领取我想好的后续。可以一起探讨嘛。反正是狗血剧。过程可以使劲虐,结局HE就OK。

真的好想看别人写!!!!


正文——

深夜,一家乡下小镇上偏僻的医院里,一声婴儿的啼哭声打破夜的寂静,掺杂着外面的风声雨声,显得有些凄厉。

Omega生产,而且是男性,一般的小医院是不敢接生产的,可这个Omega被送来的时候,血已经染湿了衣裤,大失血,难产,人也失去了意识。迟一秒都有一尸两命的危险。负责产科的医生是个比较肥胖的中年女人,她秉着医者仁心,即使出了差错后果不是她一人所能承受的,但在人命关天的时刻,她没有办法见死不救,赶紧让护士把人推进了急救室。

寸头站在抢救室外,全身上下都被雨给淋湿了,刚才在焦急中,在泥泞中也摔了好几个跟头,手肘和膝盖都被蹭破了,他无所谓的抹去脸上的污渍,目不转睛的盯着抢救室的亮灯,心跳无论如何都慢不下来。

莫关山。

他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他们俩是孤儿,相依为命活到了现在。本来日子虽过的清苦,但也一帆风顺平平安安,莫关山在一家小餐馆里掌厨,而他在一家电子厂里管着十几人的小组,这些年,两人勤勤恳恳,踏踏实实,高中都没上就出来打工,在他们二十岁那年终于攒到了能付清一个小单身公寓的首付,在这寸土寸金的城市也算是有了自己的落脚之处。寸头想着,生活或许就是这么平淡,但一直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

他怀揣着这样的心情,满足于现在的安逸,也想一直这么过下去。

可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贺天,一个完全不属于他们平淡世界的人,贸然出现,以一个绝对侵略者的身份,靠近身为Omega的莫关山。寸头本就感觉那人的行为到处都存在着可疑的地方,但莫关山是孤儿,对方温柔体贴,事事照料他关心他维护他,长得又帅又多金。换做其他Omega可能早就被迷得七荤八素了,莫关山也算是坚持的久的,但最后还是羊入虎口,甚至是被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弄大了肚子。

当莫关山平静的告诉自己怀孕了时,寸头当场就想拿个菜刀冲到那个度假村里把贺天给砍了的,莫关山拉住他,说他的心已经死了,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把孩子生下来好好把他带大,那个人,就让他随着他的畜.生行为死在他的记忆里。

寸头当然明白,莫关山说出这句话时,心早已死如灰烬。他当时的眼神是空洞的,没有任何波澜。

也的确,他们一个平凡的beta,一个从来被视作保护方的Omega出了事,怎么斗得过一个位高权重的alpha?

但莫关山都不追究了,打算自己吃下这个哑巴亏,寸头再怎么愤怒也没有了立场,于是,两人继续维持着以前的生活,只是莫关山辞掉了工作,安心在家养胎,用着以前省吃俭用的存款,寸头多次想帮他,都被莫关山拒绝。

他告诉他,他不想再依靠任何人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那个贺天一次都没有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中,然而寸头陪莫关山去做产检时发现,他快五六个月大的肚子,体重严重不达标,瘦的肋骨都能一根一根数出来。

“你这样营养缺失,也会影响到孩子的发育的,不能吸收母体的营养,你生孩子的时候没力气,孩子在你肚子里折腾久了,也撑不了多久的。”

医生的一番话似乎惊醒了梦中人,莫关山深知不能再为了人生的某个过客而这么荒唐下去了。从医院回去之后,他不停的给自己摄入这样那样的营养,鸡汤鱼汤不断,还有各类补充维生素的水果,就算真的没有胃口,但一想到肚子里的宝宝,他也还是撑了下去。

三个月之后,他这一番“恶补”总算是有了点成效,人虽然看着瘦,但至少体重还是达标了。眼看产期愈来愈近,寸头还给厂里请了假,在家陪着莫关山,以便在任何突发情况下莫关山身边至少能有个人。

贺天,九个月之中,一次都没有作为莫关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来探望过那么一次,人心是肉长的,寸头不相信那个人的心可以这么狠。难道他都忘了他和莫关山相处的这半年时间,两人如胶似漆,莫关山甚至还被接去了与他同住,寸头以为,莫关山终于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可结果,现实这个巴掌把他们打的狼狈至极,甚至都没有还手的能力。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伴随着可怖打雷声,好像天都要塌了的错觉。

莫关山的预产期本来是在两个星期后的,今天发生的这一切无疑是意外的,让寸头乱了手脚。

这一切,依旧还是要拜那个人所赐。

心有不甘,寸头狠狠一拳打在了在中央空调下被吹得冰冷坚硬的墙壁,骨节处立刻泛红。

贺天!


(二)

市中心豪华的别墅区,漂亮时髦的女人对着坐在沙发上的黑发男人哭的梨花带雨,精致脸上淡淡的妆让她看起来像个天使,伤心掉落眼泪的样子,能让人感到惹哭这样的尤物简直是罪人。

贺天有点不耐的揉着眉。

简柔从回来就开始哭闹,贺天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两人从小就是青梅竹马,订的娃娃亲,彼此也都是情投意合,本来婚事是板上钉钉的事,但是四年前简柔出了场车祸不能再生育,她家的公司又因为父亲出了点事现在处在岌岌可危的地步,家里就对这门婚事有了持考虑的态度,婚礼迟迟没有操办。这几年开始她脾气就有点变得患得患失,对什么事情都特别敏感紧张,疑神疑鬼,贺天被折腾的很疲累,但是这么多年的情分,他无法舍弃对方,亏欠加上内疚,贺家应该都该给她一个名分。

可他最近满脑子都是另外一个Omega。

简柔看他半天不吭声,气的脸都扭曲了, “你今天为什么要过去那里?你不是都和我说你和他断干净了吗?!要不是我赶过来!你打算和他怎么样?那个不要脸的贱人!”

富裕家庭出身,教养从小就很严格的简柔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市井泼妇,满口脏话,“那个贱人是不是又勾引你?他到底有完没完?你分手的时候不是和他解释的很清楚了吗?你爱的人是我!我们是要结婚的!让他死了这条心吧!”

贺天本来就在担心这件事,现在经她又这么一提,一直闷不吭声接受指责的alpha终于沉不住气了。

“他怀了孩子!你要我对他置之不理么?”贺天从沙发上站起来,面对面看着女人,“就像过去的这9个月,你用各种各样的理由,甚至是以死来威胁我不让我去见他,现在孩子就快要生了,我作为孩子的父亲,我过去给他点帮助怎么了?孩子身上流着我的血,是贺家的血脉,我关心我的孩子难道不应该吗?!”

简柔这次没说话,但是一个劲的哭,贺天看的心烦,也是无奈,对着这个女人,他心情是复杂的。

叹了口气,他把简柔拥入怀里。

“好了,我已经和他说的很清楚了。”贺天说这句话时是心虚的,他最近每晚都梦到大着肚子的莫关山,那双能做出可口饭菜的手一遍一遍的抚摸着他的脸,脸上满是温柔的笑容。梦醒之后,看到睡在旁边是的另外一个人,现实与梦境的差距,让他舍不得醒来。

那个人,是他心底的一抹温泉,满怀着柔情和恋爱的芬芳,和莫关山在一起的半年,是贺天觉得人生最幸福的时刻。

但是后来,简柔回来了。

简柔当年出了车祸之后去国外调理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时她又坚持着跳芭蕾舞,贺天几次和她争吵无果之后,两人平静的分了手。那时,家里还坚决不同意,刚失恋心浮气躁的他毅然决然的跑到了乡下转换心情,在那座到了春天就会开满樱花的小村落里,他碰到了善良的莫关山。

晚上飙车冲进了湖里,不会游泳的贺天九死一生从车厢爬出来后在湖里大声呼救,莫关山家就在附近,听到声音,十二月下着鹅毛大雪,他披着一件单薄的羽绒服就跳进了湖中把他救了上来,后来知道他没有地方去,又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给他煮暖身的汤喝,还留他住宿,素未谋面,对方却是掏心窝子的对自己好,那一晚,让贺天记住了这个橙色短发并不爱笑却做得一手好菜的Omega。

后来,贺天干脆在那栋小公寓附近租了套房子住下,每天掐着莫关山出门的点和他相遇,有时候莫关山不赶时间,还会停下来和他聊会天,贺天从聊天中套出莫关山上班的地方,是家私人精菜馆,自那以后,他天天过去下馆子,一边吃一边等莫关山下班,然后一起散步回家,一来二去,俩人熟稔了起来,贺天找了个合适的时机表白,莫关山起初是犹豫的,但贺天的信念让他对他穷追不舍,再过了两个月后,莫关山在一个雨夜答应了和他交往,并在那个晚上,把自己彻底交付给了贺天。

和莫关山在一起之后,贺天感觉自己的每一天都过的无比充实,分开一会会都会想念,他好说歹说把莫关山从他和朋友合住的公寓接了过来与自己同居,两人天天过的歌舞升平,像刚结婚的新婚夫妻一样,连空气都满是恋爱甜滋滋的香气,贺天那时真想待在这个落后的小乡村一辈子了,和他的毛毛简简单单做对恩爱夫妻,过过小日子,在后院种些瓜果蔬菜,再过两三年,等他爸妈那边彻底松口了,就带儿媳回去见公婆。

那段时光,贺天现在回想起来,心间都是暖暖的,幸福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但当初有多甜蜜,莫关山后来就有多恨他,他现在就有多痛苦。

简柔的出现,无疑对正处于热恋期的恋人当头一棒。

被爱情滋润盛开的花朵一夜之间枯萎的彻底,他从来没有见过莫关山如此冰冷的眼神,在他做出抉择之后,那个Omega坚决离去的背影,是他这一年来的梦靥,折磨着他的心境,牵扯着他全身上下的每一根神经,彻夜不能入眠。

贺天就连在梦里都不停的说着抱歉,但是一切都回不去了,在他选择简柔的那一刻起,莫关山就把他从自己的人生中剔除出去,不允许再踏入,那个Omega永远都是那么倔强,但也总是那么坚强,就连怀孕的消息也是他偷偷派过去跟踪的人告诉他才知晓对方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这9个月,贺天每分每秒都活在无尽的煎熬之中,他想去看孩子和他,但又怕看到他冷漠的眼神,和以往溢满恩爱柔情的目光不一样,贺天害怕,莫关山的眼里再也不会有他的影子。

曾经给了那人致命的伤痛,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任何资格介入他的生活,或许这也就是对贺天的报复吧,他和简柔的感情早就不复当年,他对这个女人,儿时就延续至今的感情,十几年,不能说断就能断的干净,而且简柔出车祸他也有部分责任,是两人吵架时女人负气出去的,贺天一直处在自责和愧疚中,再加上简家的生意垮了,这么骄傲的女人在他面前哭着恳求他回心转意,曾经分手,两人的确都有点赌气的成分,但唯一不同的是,贺天遇到了莫关山,他的心思已经完全变了,可是,他又不能丢下简柔不管。

“毛毛,对不起。”

贺天第一次尝到锥心之痛,是放弃这个男人。

莫关山坐在他屋子里的沙发上,面无表情。

Omega看起来泰然自若。“你已经做出了选择,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他拿着早就整理好的行李站起来,很小的一个箱子,经过贺天身边的时候,贺天觉得自己生命中某个重要的东西就要不复存在了。

他慌张的拉住莫关山的手。

Alpha试着要解释,“简柔她不能生育了,她的子宫在上次车祸中已经摘除了,如果我不要她,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她这辈子都完了。我........”

莫关山点头,他看起来很平静,所以挣开贺天手时的坚决才格外刺痛贺天的心。

“我不怪你,身为一个男人,无论是出于爱还是情分,这都是你该做的。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这么做的。”

贺天松了口气。

“那我们.......”他握紧了拳头,“还是朋友是吗?”说出那两个字时,贺天的眼眶毅然红了一圈。

莫关山冲他笑笑。

但贺天清楚的看到他摇了摇头。

他拒绝了自己。

“贺天,我不怪你的决定,我只是伤心,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她的存在,还有她回国了你也是知道的吧?她来找你是迟早的事,你如果早些告诉我,我也不会一点准备都没有,在她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面对她的那些指责,我做为你的恋人,更像是一个第三者。”

一向坚强的Omega在这时也沙哑了嗓音。

“难道,你当初不是想为了快点忘记这个几乎占据了你所有青春时代的女人,才和我这么快在一起的吗?”

他继续笑着,但声音充满无限伤感,“所以贺天,答案已经都不重要了。”

一切,在你做出选择的那一刻起,都已经不重要了。

莫关山那天走后,贺天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这份恋情,无疑让贺天付出了太多,莫关山走了,他的心也跟着走了,后来和简柔的复合,他也试图认真对待,但回来后的简柔变了,他们的争吵越来越多,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让简柔大发脾气,因为和莫关山的这一段恋情,她变得猜疑心很重,贺天哪怕对着手机发会呆,都会被女人紧张的揪着问是不是又想起了那个一无是处的Omega,他们再也回不到当初的样子,直到最后,贺天都害怕回到那个家,害怕面对简柔,这也让他愈发的想念莫关山,但进乡情更怯,他是个胆小鬼,他既然选择了简柔,就不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任。

可是莫关山居然怀孕了。

这个消息,让贺天的心无疑像引用了复活泉的水,死灰复燃。

但贺天知道的消息,简柔比他更快一步知道,自那之后,他每次出门,女人都跟着,以贺天未婚妻的身份和他行走在各个场合之间,贺天完全没有自己的私人空间,他快被压得喘不过气,有好几次提起莫关山的事,他说对方怀了自己的孩子,于情于理都应该去看看,这时候的简柔就像疯了一样,看他去意坚决,去厨房拿了水果刀二话不说就往手腕上割去,去医院缝了三四针,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敢去看他,我就和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同归于尽。贺天被女人的疯狂吓得再也不提这三个字,但心里对待那个人的思念更是如野草般肆意生长,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

到后来,贺天实在是忍不住,但那也是得知莫关山怀孕快八个月以后的事,简柔回了家一趟,要三四天左右的时间,他才开着车驶向那条尘封在他记忆深处的乡下小路,贺天当时什么也不想,就想远远的能够看上莫关山一眼就心满意足,那个人从分手之后,他汇入他账户里的钱每次都是一分不动的原封转了回来,贺天想弥补自己的过失,那人都不给他一丁点机会。

坐在车里,贺天等了一晚上,到了第二天早晨,才看到大腹便便的莫关山拿着菜篮子下楼,身后跟着他从小一起相依为命长大的好友寸头,贺天看到那个Omega的瞬间,眼泪就肆意流淌,心间压抑着对他的思念这时候无穷无尽的在这时全部一股脑的汹涌而出,尤其是在他看到莫关山走路时因为笨重的身体不小心滑了下,虽然寸头扶住了他,但贺天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下车直往Omega奔去。

看到贺天,莫关山和寸头都是惊讶的,但莫关山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当没看见一样和他擦肩而过之后继续往前走,寸头则是对他破口大骂,拦住他不让靠近莫关山,贺天失控的喊着莫关山的名字,但得不到一点回应,焦急和想念同时折磨着贺天的神经,他在万般无奈之下,揍了寸头一拳,没有了束缚之后追上莫关山,拉着Omega急匆匆的带入自己的怀里,再也舍不得放开一下。

“.........”贺天当时就哽咽的说不出话来,莫关山呆呆的任他抱着,没有拒绝但也不曾回应,他的肚子贴近着贺天,贺天抱住他的时候,孩子在肚子里动的厉害,贺天明显也感受到了,他松开莫关山之后,语无伦次的想摸摸他的肚子,但莫关山往后退了一步,再明显不过的拒绝,让贺天心如刀绞。

贺天有太多想要说得话,还来不及开口,莫关山冷冷的看他,眼底毫无情绪。

“你来这,她知道吗?”

贺天第一句就被堵得哑口无言。“我........”

在他低头的时候,Omega的眼神轻轻晃动了一下。

“请你回去。”莫关山背对着他,声音一如以往般的冷漠,“我不想再被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也请麻烦你不要再给我带来任何的困扰。”

贺天觉得每一次的呼吸都是痛的。

他一遍一遍的说道:“莫关山,我想你。”

寸头赶了过来,嘴角被贺天打肿的beta拎着alpha的衣领就还了一拳过来,贺天这次没有还手,任由寸头的拳头像雨点般落在身上,很疼,特别是一脚踹在腹部的时候,alpha疼的跪倒在了地上,可他还是眼神紧紧的黏着莫关山,一眼都不舍得移开。

“够了。”莫关山平静的上前制止了寸头,他们看着在地上还捂着肚子起不来的贺天,寸头一脸的鄙夷,朝他吐了口口水,大声喊着让他滚蛋。

莫关山眼神仍旧毫无波动,贺天看着他,两人四目相对,莫关山撇过脸,从随身携着的小挎包里拿出了一包餐巾纸递给了他。

“擦擦脸上的伤吧。”

颤抖着手接过,贺天的脸色发白,他想着要道谢,不仅仅是道谢,他想告诉莫关山,不用怕,他会守护着他和孩子。腹部的钝痛让他呼吸都发疼,在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之前,简柔过来了。

看到怒气冲冲的简柔,贺天的心被揪成了一团,不顾胃部的绞痛站起来把莫关山护到身后,这一动作无疑更加剧了简柔的愤怒,女人失控的大吵大嚷,说莫关山不要脸,勾引有妇之夫,嘈杂的一幕引来了很多晨练的人,大家对着莫关山指指点点,寸头很生气,为莫关山辩解,和简柔吵了起来,贺天拉着她走开,女人走了几步之后大力挣脱开他,不解气的走到莫关山面前用力打了他一巴掌,周边看热闹的人有些还纷纷说打得好,寸头气的浑身发抖,他第一次觉得一个女人原来可以这么可恶,刚想伸手还一个过去的,被莫关山拉住。

“你疯了!”贺天不知道简柔怎么会变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她拉住他,不让他过去。

“对!我就是疯了!”简柔看着莫关山的肚子,眼底充满了嫉妒和狠厉,“我明明也可以有孩子的!”她愤怒的指向莫关山,“你本来就是我的!我爱你!我得不到你!别人也休想得到!”

女人的眼神,与莫关山的相对时,她冷冷一笑。“贺天是我的,就凭你,还取代不了我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贺天紧张的看向莫关山。

他不想再让简柔闹下去,以免对莫关山带来更不好的影响,拉着女人要走,这时,却听到一声不吭的莫关山呵呵笑了两声。

旁边的吃瓜群众在他发出声音后都安静了下来。

“是吗?”Omega嘲讽的口吻,“那你为什么要这么紧张呢?”

他一字一顿。

“就像个泼妇一样,原来贺天心目中的你,也不过如此。”

简柔快气疯了。

寸头也惊讶的说不出话。

贺天在他身上,一点也看不出生气的样子,哪怕是一个眼神的波动,都没有。

男人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莫关山捡起地上的菜篮,仿佛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淡然自若的走出了风暴现场。

临走前,一句话,让贺天呆立在了原地。

“这个男人,我本来就不要了。”

Omega客气的提醒简柔,“麻烦请你看好自己的男人,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寸头冷哼一声,随即跟了上去。

围观的老人们到后来见没戏可看了,主角都走了,也就纷纷散了。

周围都安静了下来,贺天松开简柔的手,那一刻,他感到身心无比的疲惫。

“你满意了吗?”

他自嘲的勾起唇角,”我是他不要了的男人,所以你还担心什么呢?”

贺天一步步的往反方向走去,低着头,转身的瞬间,在眼里噙了很久的泪,潸然掉落。

车开走了。

贺天坐在车里,旁边坐着哭哭啼啼的简柔,他机械的打着方向盘,转弯离开路口的时候,从后视镜最后看了一眼那栋房子,油门一脚踩了下去。

白色车身消失在视线里的那一刹那,莫关山从墙角处走了出来,他抚着肚子,眼圈红着看着贺天的车离开的方向,一个人呆呆的站立了很久。

当天晚上,莫关山就被送进了医院。

外面倾盆大雨,简柔睡着后,贺天坐在窗口,手边的酒瓶已经空了大半,空气里萦绕着浓郁的酒香,围绕着他,醉不了,大脑越来越清醒。

贺天现在每天晚上都要靠着酒精才能入眠,但今天晚上,他喝了这么多,依旧没有半点睡意。

相反,心里还很慌张。

Alpha难受的捂上阵阵发疼的胸口。

到底是因为什么如此不安呢?

评论(30)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