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角关系。】贺红。一篇完结。


有自设女主出没。注意。


正文———

16岁的生日聚会上,穆惜请了很多人来参加,但身为主角的她,在那两个人同时出现在聚会上的瞬间,其他的一切都像宝石被魔女施了诅咒,全然都变得黯淡无光。

“哇,好帅啊,那个黑头发的男生!是19天高中的贺天吧?”

“站在他旁边的那个男生也酷酷的,他们都是穆惜的朋友吗?”

“..........”

“..........”

短短几分钟时间,本来在学校里都只是泛泛之交的女同学们,纷纷热情的过来朝穆惜搭话,打探那两人的消息。

“穆穆。”一个好听的声音在前面不远处叫她,站在穆惜的角度,那人站在酒店大堂里的水晶灯下,就像哪里遗落下来的天使,嘴角浅浅勾起的笑容,在她的记忆里,永远都是那么温暖。

贺天,穆惜喜欢了16年的男生。

“你没说今天有这么多人啊,早知道有这么多女生,我就穿的好看点了。”

贺天旁边的红发男生一改刚才的淡漠,只要看见感兴趣的东西,那小子就像安了马达的跳跳蛙一样,乱蹦乱跳,他和贺天一样,是穆惜的青梅竹马,叫莫关山。他们从小就认识,三人总是形影不离,彼此的生日,谁都不会缺席。

莫关山最近刚和舞蹈社的女朋友分手,高中之后,穆惜读的是女校,今天邀请的也都是自己的同学,聚会上几乎大半全是女生,她们从刚才看到这两人就双眼放光,莫关山过去打招呼时就差没兴奋的叫出声来,站在帅气的男生面前勉强维持着矜持,笨拙的样子倒也不失高中女生的可爱活泼。

“穆穆,生日快乐。”

贺天温柔的笑着,他的眼睛里好像永远都镶嵌着星辰,穆惜低头接过他的礼物,不知为何,从小到大,明明小时候都在一个池塘里光着身洗澡,现在却连看他的勇气都没有。

她的声音小如细纹,“谢谢。”

莫关山成功要到了几个女孩子的电话之后兴冲冲的跑了回来,向穆惜晃着手机,得意洋洋,“不出一个星期,我就能摆脱被那婊X子甩了的阴影,只要我想,女朋友分分钟的事情好吗?”

穆惜有点不高兴,“阿山,不许你欺负我的同学。”

“不会不会啦,”他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我每次交往都很认真的,你知道的不是吗?”

“那怎么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阿姨不是说了吗?你的成绩已经不能看了,干嘛不把这种勇于追求爱情的心情放到学习上去?!”

没办法,莫关山的妈妈和穆惜妈妈是闺蜜,她又比他大了六个月,从学会说话的时候开始,穆惜就成了这小子的半个妈,什么事都做不好的他都要她在后面给他看着,后来认识了贺天,他后面就多了一个人操心,两个半大的孩子成天围着关山转,怕他惹事闯祸,半点好处捞不到,回家还要一起挨骂。

莫关山也把穆惜当成了他的姐姐,他和贺天总是对着干,但很听她的话,穆惜说什么他也能听进去一点,当即答应她这次期中考会好好补习,尽量让科目都及格。

穆惜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现在你连及格都不行了吗?以后你还打算要上什么大学啊!去家里蹲算了!”

这小子委屈巴巴,“我不喜欢上学。”

“你不上学你能做什么!”

“我想做厨师,我想像我爸爸一样,开一间饭店,然后把生意做大做好,以后要开好多好多的连锁店!”

穆惜不禁汗颜,“贺天,把我的晾衣杆拿来。”

两人吵吵闹闹,贺天永远都是中间劝和的那一个,他把莫关山从气的想抽他的穆惜跟前拉开,劝:

“今天是好日子,你们俩别每一见面就吵。”

莫关山不服气,“我用得着你来教训吗?哪凉快哪呆着去!”

穆惜黑了脸,“贺天也是关心你!你要是高中都毕不了业,别说阿姨叔叔了,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理你了!”

少年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没有了声音,穆惜也被他刚才的“豪情壮志”气的不轻,如果莫关山这么轻易就放弃了,那她十几年一直给他辅导这个辅导那个都变成了什么!

后来的聚会,她不再搭理他。莫关山自己玩也无趣,和女生们又聊不到一块,找了个比较僻静的角落,自己拿了点吃的在那闷着头往嘴巴里塞。

贺天站在不远处,和一些父辈的长辈们闲聊,但目光总是不留痕迹的在他这边停留。

贺天一家在他们省初中时就搬去了城区里有名的富人别墅区,贺天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哥哥又是跨国企业的总经理,家里不愁吃不愁穿,长辈们也特别喜欢彬彬有礼学习成绩又榜上有名的他。穆惜也是,一直在莫关山耳边念叨,贺天有多么好多么聪明,如果以后她要嫁人,肯定就嫁他那样贴心温柔的。再看看自己,什么事都做不好,家里也就一家跟大排档似差不多的小店,只做中午晚饭高峰期的快餐生意,赚不了多少钱,以前的长辈们看见他们三个,总会自动的忽略了他,对贺天问长问短,他站在旁边就跟空气一样,无人问津。

说到底,莫关山是嫉妒贺天的。

嫉妒他这么聪明,做什么事都能得到别人的夸奖,就算不小心犯了错,也都会潜移默化的最后怪到自己身上来。大家都喜欢他,想当然的就把不好的事全错怪给不安分的他,就连对自己最好的穆穆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那个小子,这才是让莫关山见贺天最不爽的原因之一。

时间一久,不满压的多了,莫关山见贺天就越来越不顺眼。

今天要不是穆惜的生日,他才不会选择和这个人一起出现在穆穆面前,反正大家都不喜欢他,他存不存在都一样。

等下人少了,再和穆穆好好的道个歉吧。

“酒店里的海鲜都不怎么新鲜的,少吃点。”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贺天拿着一杯凉好的热饮放在了他面前,莫关山看见他,转过身,拿起餐盘里的一个帝王蟹脚就要开吃。

“你少管我。”

贺天看着瘦,可能跟他从小一直练击剑跆拳道什么的也有关系,力气很大,他握着莫关山的手,他竟然都挣不开,还被掐的很疼。

“你有病啊,有病就去医院,别在我面前装白马王子!”

莫关山对自己意见大,贺天是感觉的出来的,他看了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一会,叹了口气,把热饮重新拿给他。

“你胃不好,等下吃坏了肚子,错过穆穆切蛋糕怎么办。”

一提及穆惜,莫关山的利爪就削去了一半,他也不知道这个贺天是怎么回事,他讨厌他都表现的这么明显了,还每次都跟什么都不知道一样凑上来,就跟个哈巴狗一样,甩都甩不开,对他再凶,也像力气撒在棉花上,无半点用处。

他皱着眉接过了贺天手里温热的奶茶,喝了两口,烫了舌头,立马吐出来,手不停的扇着风,真是想杀了贺天的心都有了。

看着那一小截伸出的粉嫩的舌尖,马上撇过脸,贺天的脸微微开始发烫。

要换平时,莫关山肯定二话不说立马踹过去了,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贺天,他虽然学习不好,但也知道温顺的兔子被惹毛了也是会咬人的。升了高中,贺天的个头蹭蹭蹭往上窜,现在已经比他高了大半个头,莫关山才不傻,放弃了小时候那样对他肉体上的施暴,开始语言上的各种攻击。

“你要烫死我嘛你!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想着法的欺负我是吧?真的是!没人比你更让我讨厌了!”

起身,他不耐烦的推了贺天一把,“真是看见你就烦!没胃口了!”

说了几句,还不解气,又丢下一句。

“要不是穆穆,我真的一点也不想看见你。”

寻找着穆惜的身影,莫关山也不管自己说这些话有多伤人,反正贺天越难过他就越开心,每次话都是怎么难听怎么来——

“跟你站在一起,我真是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早上,莫关山对站在自己班级门口给他拿早餐过来的贺天瞪得眼睛都要爆出来了。

他打翻了便当盒,里面精心处理过的食材掉落在了值日生刚刚拖过的地板上,他粗粗看了眼,全是他平日喜欢吃的。

可他丝毫不领情,还故意的用脚踩了过去。

“你他妈是女人吗?做这些事,真够恶心的。”

他把他准备了好几个小时的便当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把他精心整理好的辅导教材看都不看就撕了丢进垃圾桶里,这样的事,几乎每天都在发生,贺天对他掏心掏肺的好,他也不懂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毛病,还是天生骨子里就是欠虐,有时候他自己都于心不忍,可看到那被其他人都捧在手心里的家伙唯独对他唯唯诺诺,心里就有一股凌虐的快感。

就像是要证明什么,贺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穆穆喜欢他又怎么样,他敢和她在一起,他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莫关山走后,贺天坐在他离开的位置上,手里拿着莫关山刚刚喝过的那杯热饮,对着那个他触碰过的杯口,嘴唇贴了上去。

女生的生日聚会拆了礼物,吃了蛋糕也就差不多结束了,纷纷与同学们告别,穆惜把自己最要好的两个朋友留了下来。

她兴冲冲的把莫关山和贺天拉过来,拿出一个相机,转好焦距和延时拍摄时间,一边挽着一个人的胳膊,闪光灯亮起时,女孩天真无邪的笑脸定格在两个男生的中间,时间停留在了这美好的一幕。

莫关山几天后拿到照片,看到上面穆惜的头明显往那边贺天靠近,简直当场就想把照片给撕了扔那小子脸上。

后来,夹在他皮夹里的与穆惜的合影,明显是剪裁过的,穆惜很明显挽着一个人的手,但那手的主人,连同身体一起被剪掉了,不知道被他扔在了哪个垃圾桶里。

暑假来临,莫关山为终于不用见到贺天而感到心情松懈,穆惜家又离得不远,他找了份兼职,打算做满一个月的时候,拿打工费带穆惜去临市的海边玩一下,生日礼物他因为没钱买的东西不像样,他想再补一次。

“太好啦!那我们叫上贺天吧!”穆惜得知这个消息后的第一反应让莫关山犹如一盆冰水淋头浇下,三伏天的天气,冷意从脚底窜上了心头。

他紧紧攥着口袋里忙活了一个月的一千多块,第一次对穆惜的提议提出了异议。

“三个人的话,钱就不够了。”

被提醒的穆惜“啊”了一声,漂亮的杏花眼里流露出了不小的失望。

莫关山忍不住咋舌,“他家这么有钱,什么地方没去过,我们只是去随便玩一下,用不着带他了吧。”

穆惜点点头,“说的也是。”其实内心里还是很希望贺天一起跟着去的,但莫关山这次这么有心,让穆惜也是小小的感动了一下。

“阿山,谢谢你啦。”

对着那张笑脸,心跳就忍不住加快,莫关山口头上骂骂咧咧的,但微红的耳尖已经出卖了他。

“屁啦,我也是自己想去玩,勉为其难带上你!”

开心的穆惜抱着他胳膊晃来晃去,笑靥如花。

“我就知道阿山对我最好了!”

精心准备的双人旅行,在贺天和穆惜一起出现在高铁站入口时,把莫关山的期望狠狠敲碎。

把人带来的穆惜第一次跟她母亲一样小女人的姿态,可怜兮兮的向莫关山道歉。

“对不起啊阿山,昨天我和贺天说起我们要去海边,贺天说他也想去,旅费他可以自己出,我后来和他聊着聊着就睡过去了,所以没来得及和你说........”

面对穆惜小心翼翼的样子,莫关山于心不忍,即使心里再厌恶某个人的存在,他最后也还是答应了下来。

“随便你吧。”

借口去上厕所,他从洗手间里拿出逛了好几家店买的八音盒,打开是一个旋转着的芭蕾女孩,学芭蕾一直都是穆惜的梦想,可家里条件不允许,所以就放弃了。

莫关山面无表情的把包装精美的礼品盒扔进了垃圾桶里。

只要贺天出现,她就已经什么都不需要了。

一路上,莫关山一声不吭,只是盯着窗外发愣,穆惜也为自己的自作主张感到不好意思,期间一直找他搭话,莫关山后来借口自己早上起太早了,闭上眼睛假寐,只有寥寥几人的车厢,在他闭上眼之后彻底安静了下去。

而后,他就真的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被报站的广播吵醒,莫关山一骨碌睁开眼睛,对面坐着的贺天正在看书,旁边的穆惜不知道去哪了,贺天看到他醒来,打开瓶水递了过来。

“喝口水润润喉吧。”

莫关山推开他的手,“穆穆呢?”

贺天把水放到了桌子上,“去厕所了,车十分钟之后开,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去买。”

他冷冷的,“我说什么,你都会做?”

“我.........”发现莫关山看自己的眼神和平常不大对,贺天略有些迟疑。“只要你喜欢。”

莫关山冷笑,“那你现在从这站下车,说你家里有事让你回去,你不在,我心情就好了,也会感谢你。”

贺天难堪的坐直了身子,他穿着棉麻的衬衫,看书时戴着的眼镜让他看上去纯良无害,明眼人一看,莫关山都不是那种好学生,翘起的二郎腿,吊着的眼梢,嚣张跋扈。

第一次,贺天对他的刁难认真的问:“你就这么讨厌我?”

莫关山注意着洗手间的方向,贺天的问题让他感觉既愚蠢又好笑。

“我表现的难道还不够明显?”

贺天深吸了口气。

他漆黑发亮的眼睛里皆是受伤,莫关山看着很解气,在贺天合上书本时他以为他会乖乖的下车,却没想到那人拿过桌上的水喝了一口之后,告诉了他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

“穆穆,跟我表白了。”

莫关山最不想看到,最害怕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而贺天看起来很平静。

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摩挲着书面上黑粗的字体,低着头,莫关山看到那卷翘纤长的睫毛一颤一颤,也牵动着自己的心脏。

“阿山,如果你觉得我答应了,穆穆会怎么样,你和她的关系又会怎么样。”

莫关山莫名出了一身冷汗。

贺天在这个时候冲他微笑。

“但是,我不会答应她的。”

“因为我喜欢你。”

张大嘴巴,莫关山全身的神经好像被电过了一遍,半天发不出一个完整的音。

“你、你.........”

贺天仍旧那张天使一样的笑脸。

“但是,你如果一直这么讨厌我,抗拒我,我会很困扰的。”

什么时候握住了他的手,莫关山也是迟到的反应,他觉得坐在他对面的这个人异常的陌生,他惊慌的想挣脱,却被握的越来越紧。

贺天硬拉着他的手,轻轻在手背上,落下一吻。

被亲的地方烫的好似火在灼烧,等莫关山终于把手抽回来时,贺天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微笑,好像方才眼底闪过的阴鸷,是他看花了眼。

“我喜欢穆穆,就像喜欢姐姐一样,她喜欢我,我很高兴,我也喜欢叔叔阿姨,我不想伤害他们。”

美丽的少年把喝过的水重新递了过来。

这次,固执的举着,莫关山不接,他就会一直这么拿着,那眼神,仿佛能看透心底,那股冷漠,莫关山永远都学不来。

站在高处的王者,气场就足以压迫一切,那目光迫使着他去接过水瓶,手略微颤抖,贺天直到看到莫关山喝了一口时,唇角才重新绽放出笑意。

贺天起身,坐到了他身边。

“穆穆想要的,或是你想为她做的,我都可以给她,只要你高兴。”

他拉起他的手,十指交握。

穆惜在这个时候回到了座位,看到他们俩坐在一起,以为误会解除了,远远就露出了莫关山最喜欢的笑脸。

贺天冰冷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

也同样把他推到了深渊。

“所以,别再拒绝我。”

(完)




大写的PS:梗有参考懒趴趴汉化组汉化的耽美漫画(boys love)短篇其中的一个铁三角。有兴趣的童鞋们可以去看看。贺天喜欢莫关山,然而莫关山喜欢穆惜,从小到大延伸的感情,在穆惜喜欢上贺天的时候,他就被套住了。大概就是类似这样的一个剧情。漫画更刺激一点(重点有rou)。很喜欢这样的梗,所以试着写了一下。啊哈哈哈,贺红一生推!

评论(15)

热度(2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