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的自私。番外完结。】贺红



一箭穿心的滋味,莫关山在等短短的三十几年人生里,已经尝过太多太多。

给他这种感觉的,都是一个叫做贺天的男人。

而现在,与那双黑眸相视的一瞬间,他的心被什么利器狠狠穿插而过,流了满腔的鲜血。

他双膝发软,膝盖“嗵”地一声,重重磕倒在地上,轩轩吓坏了,慌忙着用小小的身体去扶他。

担心的叫唤着,“爸爸,爸爸.........”

贺天想要逃。

他不想让莫关山看到自己现在这副鬼样。

男人有些慌乱的想要转动轮椅,先前受伤的地方又被剐蹭到,再次流血,可他感觉不到,曾经,在他身上经历过的痛苦远远比这还要痛上千倍万倍,如今,看到那人的刹那,他只觉得全身的痛感都重新敏感了起来,心痛的要碎掉,让他无所适从。

更感到浓浓的不堪。

莫关山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他冲那抹坐在轮椅上狼狈的身影失控的大吼。

“贺天!”

男人僵在了那。

从他口中再能听到自己的名字,这点快让贺天彻底崩溃了情绪。

他瞬间红了眼眶。

莫关山失了魂般的朝他走近。

脚步虚浮,大脑一片空白,他所有的思维都被抽空了,机械的挪动着。

口中,喃喃的喊着那个人的名字。

“贺天.........”

莫关山无法相信此刻是真实的。

漫天的火光,烧的只剩下骨架的车厢,还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这些年,在他的梦里不曾断过。
无数次,无数次,现实和那块冰冷的墓碑告诉他,那个人已经不存在这个世上了。

莫关山以为自己终于解脱了。

但他的以为,只是从一个牢笼中过渡到另一个牢笼之中。

他没有办法接受,贺天用这样决绝的方式向自己证明,他没有他活不下去。

残忍极致的表达,他有多爱他。

“贺天。”

莫关山颤抖着声音,“是你吗..........”

贺天背对着他,坐在轮椅上,背影不堪又寂寥。

他想走过去,被勒令停下脚步。

“别过来。”

低下头,莫关山心痛如刀绞。

蔓延五脏六腑,全然不给他喘气的机会。

“你太过分了!”

终于找回了点力气,他恨恨的朝那袭背影大吼。“我以为你死了!”

“只是因为我!”

他看上去崩溃又绝望,“从过去到现在!你一直就是这么一个不负责任的混蛋!”

贸然的走进我的心里,又给我当头一棒。

贺天,从来都是莫关山心头上的一根刺。

甩不开,拔不掉,用尽心思,却也到最后还是两败俱伤。

就连知道那个人死了,他也是活在无线的悲痛之中。

锥心之痛,相信谁都没有比莫关山更有体会了。

曾经,他以为那是爱情的时候,被贸然用最无情的方式撇清关系。

贺天后悔了,在他想要努力忘记他的时候又回过头来找他,道歉,追悔莫及,用尽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求得他的原谅。

可他莫关山不是一条狗。

不需要的时候,一脚踹开。需要的时候,给根骨头就马上回头来对你摇尾乞怜。

他不相信18岁的贺天,已经懂得什么是爱了。

他只是不习惯被拒绝的这么断然而已。

莫关山担心自己会心软。

一个人,蠢一次就够了。再蠢下去,就是活该,犯贱。

填高考志愿的时候,他故意打了马虎眼,让所有人以为他会留在本地上大学。

最后,他去了遥远而又寒冷的北方。

叮嘱母亲,不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行踪。

莫关山不知道贺天面对他的离开,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可他明白,他必须要忘记他。

时间的逝去,那个人给的伤痛,已经可以无关痛痒了。

可命运还是让他们相遇了。

贺天很成功,就像是在上学时给人的感觉一样,锋芒毕露,只是大学毕业的年纪,他就已经站在人生巅峰,达到了别人可能穷尽一生也达不到的高度,俯瞰所有人。

见到贺天的时候,莫关山承认,他内心是有一丝撼动的。

尤其是贺天向他坚持着自己的心意,说那么多年过去,他从未忘记过他。

他继续道着当年没道完的歉,向他毫不遮掩的表达他有多爱他。

莫关山知道,他的内心深处,没有办法彻底将这个人抹去行迹。

但这并不证明,他们就可以排除所有万难在一起了。

他们都长大了。

贺天仅仅用半个月不到的时间就让莫关山再次看到了以前的他,他贺天想要得到的东西,他一定会再得到。

过去,现在,他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只是越来越霸道蛮横。

莫关山不明白,那种从来不在意对方什么想法态度的感情,怎么可以长久以往呢?

贺天就像一个没有得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无理取闹,也不听所有人的劝告,固执的想要得到自己想要得到的人,蓄意伤害其他人。

这种不在乎任何人,也不在乎他想法的感情,是占有欲,并不是他期盼的感情。

在贺天拿着杨子婆婆的店威胁他时,他对这个男人已经彻底失望了。

后来的一切,他都只是在警告自己,他和贺天不适合,丁丁才是他心目中理想型的那个目标,他们可以营造一个简单的家庭,他的一生,不需要轰轰烈烈,只求平平淡淡,幸幸福福。

他觉得自己结婚了,就可以彻底打断贺天的念想。

那个人如此骄傲。

莫关山迫切的想要一个家庭。

那种疯狂的,不正常的爱,他不需要,更不会感动。

可贺天总是出乎他的意料。

婚礼前的顺利,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当山下爆炸声响彻天际,莫关山才终于知道,有一种爱,真的是可以用生命来诠释的。

贺天就在向他证明。

他可以为了他去死。

他惧怕的,那种疯狂固执的爱情,贺天把两人的心都折磨的千仓百孔,然后再次挖出来,捧着他那颗血淋淋的心脏到他面前,告诉他。

ich liebe dich。

莫关山逃不出去了。

贺天冲下山崖时的前两秒,脑子里停留的都是莫关山这三个字。

太偏执的爱情。

莫关山被捆绑的牢牢的,永无出头之日。

他站在路边,摇摇欲坠。

再也不想这么折腾了。

贺天把他前半生折腾的已经疲惫至极。

“你赢了。”

阔别六年。他亲口告诉他。

“我没有办法忘记你。”

和丁丁短暂的那一段婚姻,莫关山知道,感情真的是非常脆弱的。

尤其是面对现实面前。

在丁丁向他提出离婚的时候,他以为他会很生气,那种被背叛的愤怒,或者更豁出去一点,不同意离婚,把店和房子卖了,凑齐她父亲的手术费,他们可以从头再来。

可他犹豫了。

说他胆小也好,没担当也好,事实就是,为了丁丁,他没有了那股什么都敢放弃的勇气。

他已经三十岁了。

曾经有那股干劲可以挣出来的第一桶金,到了这个年龄,他已经没有当初无所畏惧的胆量了。

他和丁丁,实在是无谓谁对不起谁。

签字离婚的那天,下着很大的雨,他和丁丁坐在咖啡店里,靠窗的位置,外面不断的雨点拍打在窗户上,很像贺天自杀的那天晚上。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的那时候吗?”

几年过去,丁丁也已经不再是当初开朗天真的小女孩,她留着漂亮的卷发,成熟又富有气质,他点点头,自然而然的又想到了贺天。

他和丁丁的第一次约会,也是他和贺天的重逢。

和丁丁在一起,到处都充斥着那个男人的回忆。

女人温柔的笑笑,“我知道,你是想认真维持我们的家庭,这些年,你尽心尽力,认真赚钱养家,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这个家的事。”

“可你和我结婚,就像是在弥补什么。”

“弥补当年我被强暴时的愧疚吗?”

莫关山不敢看丁丁的眼睛。

而丁丁却覆上了他冰冷的手,仍然笑着,“不管你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情,那个时候,是你把我带出了那片可能影响我整个人生的阴影,你肯娶我,我很谢谢你。”

“你看。”笑起来有一对像月牙般的眼睛亮闪闪的,过去这么些年,只有丁丁灿烂的笑容依旧未变。“像这样轻易就能放下一段感情的我们,真的是爱吗?”

丁丁的问题,把莫关山问住了。

离婚协议书,他们签字都签的干净利落。

莫关山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终于明白一件事情。

不论是自欺欺人还是麻痹以往,都是很愚蠢的行为。

贺天。

他在心底承认了。

我可以忘记所有人,而你,永远都是那个意外。


(二)

不到打烊的时间,莫关山的饭店早早就闭门谢客,而大堂里却是灯火通明。

一桌子的菜,可就只有他和贺天两人,贺天不敢动筷子,眼角偷偷瞥着莫关山,男人一动不动,也是几乎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生怕一眨眼这个人就不见了。

他们沉默了足足有半个小时。

桌上的菜都冷透了。

幸好腿没有感觉了,不然现在肯定麻了,贺天想到这个,有点无法言喻的失落感。

他小心翼翼的往莫关山的碗里夹了块里脊牛肉,见对方没有什么反应,或者是不快的情绪,他又大着胆子夹了根芦笋过去。

“你干什么。”

莫关山冷不丁的一问,贺天吓得筷子掉到了地上,他想弯腰去捡,坐在轮椅上的他多少显得有些吃力,莫关山看着和以前全然变了样的贺天,心头划过一丝不忍。

他站起身,“我给你去拿双新的。”

贺天拉住他,“不用了,擦干净就行了。”

不像,太不像了。

以前的贺天,不要说是掉在地上的筷子,餐具摆放的不合他心意他也会顿时没有了一天的胃口,他有洁癖,在外面吃东西,必须要拿热水全部都泡过,而且是反复的三四次才够,菜品也是挑的不行,别人招待一次贺家的小少爷,都要早好几个小时就要准备,哪会像现在这样,筷子掉在地上捡起来用餐巾纸擦擦就好了。

一个人的改变,真的可以如此之大吗?

总之,莫关山还是习惯不了。

毕竟在过去的六年里,此刻坐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一直以为是个死人。

直到昨天,他还买了些东西要去他的墓地看看。

而现在,贺天生龙活虎的在出现在他眼前,莫关山饶是用了一个下午在厨房的时间好好消化,却也还是如鲠在喉。

“是你让你哥骗我们的?”

贺天摇摇头,“我是事故之后一个月醒来的。”

他看向莫关山,眼眶湿湿的,“相比我知道自己还活着的这个事情,你结婚了,这更让我难受。”

“可是我的腿断了,我不能去找你,我那时候全身上下都是伤,不要说腿了,我手指都动不了,全身上下,不知道到底植入了多少块钢板.........”

莫关山的心抽抽的发疼。

“后来我醒了,我哥怕我对你还有余念,也因为要治疗我的腿,就把我送去了国外,我也是上个月才回来。”

“一回来........”莫关山握紧了拳头,“就来了这里?”

说起这个,贺天有点难堪。“我忍不住.........”

他低头抓紧了膝盖上的褶皱,“对不起,还是打扰你了。”

莫关山难受的闭上眼睛,“为什么忍不住?我这么讨厌你,你看不出来么吗?”

“让我就永远的以为你死了不是很好?死皮赖脸的还出现干什么?!”

莫关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贺天被他说得怔怔的,眼底的悲伤慢慢的越积越浓,直到泛起一股湿意,他微笑掩饰心底的伤感,低下头,眼泪掉落了下来。

“对不起,能和你还能坐在一起这么面对面的吃饭,已经是我毕生最大的满足,你看,你还做了这么多的菜,我还有什么好奢求的?”

他用刚才纸巾擦干净的筷子夹了块炖牛肉,久违的记忆里的味道,让男人的眼眶再次湿润。

真好..........

他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尝到了。

莫关山愤愤的扔掉了筷子。

他不懂!他不明白!

“为什么是我!那个人为什么是我!”

贺天伸起的手在半空中停留。

他自己似乎也不是很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的眼里就只有你了。”

也或许,在莫关山从自己身边离开时,贺天才恍然大悟。

“只是当时的我还不愿意承认罢了。”

“不愿意承认,我对你交了心。”

贺天也在挣扎,“我多想忘了你,可我就是做不到,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把你从我生命中剔除吧。”

莫关山捂住了脸。

他不想让贺天看到他在哭。

而贺天也的确不敢看他。

从进来到现在,两人仅有几次的视线相对,但都是贺天很快就转移目光。

对他来说,这已经很奢侈了。

“我一直在想,当初为什么摔断的是我的腿,而不是脑子。”

“我想失忆,我想忘记你。”

贺天在这条死胡同里徘徊,至今都没有办法走出去。

“我想让自己忘记,我爱你这个事实。”

这次莫关山没有忍住,他用力的抽噎,肩膀都在微微 颤抖。

贺天无措的看向他。

“对不起。”

他抱歉道,“请不要在意我,我真的只是想看看你,如果你不喜欢,我不会再踏足这里..........”

“混蛋!”

抬起来的脸全是泪痕,吓了贺天一跳,心脏也跟着在隐隐抽痛着。

莫关山揪住他的衣领,眼睛红的吓人。“你究竟还要折磨我多久你才甘心?你想失忆?”他控制不住情绪,“我也想!我他妈多想忘了你这个混蛋!每晚做梦都是你!我以为是我自己害死了你!我觉得这辈子再也看不到你这个人了!你要死也找个谁都不知道的地方偷偷去死啊!为什么不论你是生是死!你都要这么折磨我!贺天!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

贺天用尽上半身的力气,紧紧把莫关山拥入了怀里。

终于真切的感受到彼此紧贴着的胸膛强有力的心跳,莫关山好像在这个时候才彻底相信贺天还活着的事实,这六年来折磨他的梦靥得到了救赎,紧紧抓着贺天后背的衣服,不顾形象的放声大哭。

他不停的都在重复一句话。

“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死了!你这个混蛋!………”

贺天也在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任何言语,在生死相见后都显得无比的苍白。

说什么,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抱着彼此,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心跳来的真实。

莫关山相信了,贺天真的还活着。

六年之间的百转千回,含着泪从梦里醒来,那种现实与梦境巨大的落差感,都让他无法再入睡,抱着对那人的缅怀,独自的失眠到黎明破晓。

莫关山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

他内心深处,对贺天是抱有歉意的。

即使这份爱不完整,不正常,全都是伤害和痛苦,可他从没有像贺天孤注一掷的决心,什么都不曾争取过,就坦然的面对放弃。

他在面对贺天,丁丁,都能做到独善其身,这样什么都不敢付出的感情,才最自私。

所以,他遭到了报应。

他以为,他可以不在意贺天。

他不爱他。

他也早就忘记了他。

一直都是贺天在对他纠缠不清。

可贺天的死,带来的不是解救,而是灭顶的伤痛。

任何言语和行为的伤害,在面临死亡之前,都达到了缩小化,生与死的隔离,才是贺天对他做的最过分的一件事。

可莫关山无论如何也生不起气来了。

贺天失去了他的双腿,还有之后伴随着他一生的各种后遗症,都让他下半辈子活在无尽的伤痛之中。

十一年了。

当初的那个贺天已经伴随着那场车祸一同死在了崖底。

现在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全心全意爱着他的男人。

他用了他的生命在证明。

这并不是一场重逢,而是一个全新的开始。

上半生,他们错过了。

他们还有下半生可以重头再来。

一切,都不算太晚。


(完。)



写在最后:不是不想甜,只是贺总的追妻之路还很漫长,毛毛接受了贺天,但曾经失去的感情还是要慢慢建立起来的。这个就留大家自行去想象。总之,人活着,一切皆有可能,这就是我认为的HE。(算是开放性结尾吧)

这篇文真的写的很爽,但爽一次就够了。不要说写的人了,看的人都心力交瘁。从头到尾没有甜过,全程都被黑暗围绕着,大家对这个番外可能会感到失望。虐了这么久,总要在番外甜一把我也是这么想的啊!但看别的大大的文一直在屎里找糖的我相信你们也有这个能力。所以,原谅我吧。




评论(21)

热度(261)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丸子吃不到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