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的自私。番外二。】贺红。



贺天当初被救回来时,贺呈封锁了所有的消息,尤其是连自己的亲生父母,他也忍痛瞒着。

要演就演的彻底一点,不管贺天是死是活,他以后到了别人嘴里,就是一个死人。

那个时候,国内最权威的医生都没有把握能够把贺天从死亡线上拉回来,大大小小的手术做的贺呈都记不清次数,这里的伤口要缝那里的骨头断了要接的,他自认自己在这种尔虞我诈的生意场里呆的久了,已经变得足够冷血。可护士一次次的拿着那些单子要他签时,男人想,贺天是不是就那样死去了还好些,至少现在不用受这么多的切肤之痛。

在重症监护室呆了一个月,贺天终于醒了。

虽然命是救回来了,但医生告诉贺呈,贺天的腿是彻底废了,被石头压的时间太久,错过了最有效的营救时间,神经都坏死了,他下半辈子可能永远要与轮椅为生。

贺天。

他曾经那么骄傲的弟弟。

从小,他们给他的东西永远都是最好的,他要什么,他喜欢什么,他们都尽可能的满足他。因为和贺天的岁数差的有点大,贺呈对待这个弟弟,几乎是当成了自己的儿子,对他又严厉又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小时候呆在身边还能看不过眼的事能说说他,可那小子上了高中之后就以方便为由搬去了叔叔的房子里,实则就是摆脱他们的管束。等贺呈忙完了公司的事,再想去看看贺天时,就发现他已经彻底变了。

对待感情像儿戏,流连忘返于各个人之间,每个月打去的生活费也是不到十天就挥霍完,他身上的信用卡不多,就两张,可有段时间也全部被刷爆,跟个纨绔子弟没什么区别。

再这样下去,他真怕自己唯一的弟弟就这么毁了。

索性,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不过几个月之后,贺天就变得像换了一个人一样,不再风花雪月,也不再乱花钱,有时候查他的账时,一个月下来也就用掉千把块,是他以前一天的开销。

贺呈没有对此欣慰,他反而更担心了。

一个人,如果习惯了原有的生活,当他突然改变,那对方肯定是遭受了什么变故,以至于让一个人对本来钟爱的行为习惯方式都不再继续了,自暴自弃。

贺呈向贺天身边玩的好的朋友打听,得知他和一个男生走的比较近,贺天为了追求对方花了很大的心思。可对方无动于衷,甚至是不理不睬,贺天追求的越疯狂,人家就逃的更厉害,后来,是在校庆活动上时,贺天买了很多烟花来放,足足放了两个小时,当地都出了新闻报道,那个被追求的男生好像这次被感动了,终于答应了和贺天交往。

那个男生就是莫关山。

贺呈在国外留过学,对于贺天这样的举动他大抵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男生年轻的时候爱玩,爱尝试新鲜事物没什么不对的,等这股新鲜劲过了,当初再疯狂也成了过往云烟。

所以,他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可是没想到。

贺呈唯一一次对贺天的放纵,竟让他对那个少年产生了一辈子的执念。

就像千年老树的根,交错复杂,深深的盘在一起,时间越久缠的就越紧,直到再也理不开,断不净。

不清楚这是不是对贺天的惩罚,他们这一纠缠,就纠缠了五六年的时间,他们之后再遇见,贺天跟疯了没什么差别,压抑了过久的感情再也抑制不住,犹如山洪海啸,一股脑的倾泻而出,对于莫关山的执拗,就连贺天他自己都没有办法控制。

他恨不得把自己的心都掏出来给莫关山。

可是莫关山已经再也不稀罕了。

不会再对他笑,不会再对他露出那张羞涩可爱的像棉花糖一样的脸庞,甚至都不再对他生气,就连一个短暂停留的眼神,他都吝啬于给他。

因为得不到,所以开始不在乎一切。

莫关山不在意,贺天也不想再顾忌,他就做他想做的,直到那个人的目光重新再回到自己身上为止。

贺天为了莫关山,真的是癫狂到了极致。

唯此一生的挚爱。

对他仅有的自私,除了他什么都看不见,听不到,只想把他绑在身边,只看他一个人,如果再妄想从他身边离开、他就把他的腿打断,让他哪都去不了。

贺呈不止一次的劝贺天。

“你这样紧追不放,他只会离你越来越远。”

他讶异于弟弟的偏执。

“贺天,你这么聪明,为什么就是想不明白呢?”

贺天嘲笑他不懂爱。

“一个人在你身边,对你来说可有可无,离开了你也不会挽留,对任何人都感觉不到留恋的你,怎么会懂这种疯狂的感情呢?”

“但爱不是束缚。”贺呈并不觉得这是对的,“你要求得他的原谅,就用诚心打动他,而不是拿他珍视的东西珍爱的人来威胁他强留在你身边。”

当时的贺天什么都听不进去,后来发生了一系列的事,就连莫关山要求贺天转让股份,他也不假思索的答应,贺呈彻底不想再管他,贺天那之后甚至还把莫关山带到了家里,声称要对外公布他和莫关山的关系。父母都被气坏了。贺呈也觉得再放任贺天下去会出大事,可还没等他出马,事情就发生了。

莫关山联系了母亲,他可以把股权再转让回来,前提是他们要帮他摆脱贺天的掌控,并且不能在受他任何威胁。

他们自然求之不得。

可那是贺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他们放了莫关山,也彻底杀死了贺天的心。

贺天在莫关山走后,喝了一天一夜的酒。吐的整个人像垃圾堆里捡出来的一样,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看着真的像个废人。

贺呈吓坏了,他妥协了,贺天想做什么就去做,他不会劝,也不会再阻止他了,只要他振作起来,他想做什么,他都会当作没看见。

贺天不知道是醉着还是清醒的,又哭又笑。

“他不爱我了……”

“我对他来说,就像个魔鬼……”

“他现在就连看我一眼都不愿意………”

外面下着磅礴大雨,贺天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烟。

房间里的味道很呛人。

颓废,恍如一片死海,没有了任何生机。

漆黑的眼看着同样伸手不见五指的窗外,俊美的男人眼泪不停的掉。

“Don't close mountain。”

“会做饭吗?……”

…………

“如果不好吃,你就从这里跳下去……”

…………

“不会真生气了吧,亲你一下又不会死………”

…………

“莫关山………”

…………

“我喜欢你………”

……………

角落里的人抱着酒瓶在不停的呢喃着,贺天不忍再看下去,转身退出了门外。

在莫关山婚礼前夕,贺天的精神已经有点不正常了。

他白天活在莫关山离开了他之后无尽的伤感之中,晚上又陷入了以前的回忆里,经常一个人在那笑,笑着笑着却又不停的掉眼泪。

像个精神病患者,再也不愿醒来面对现实。

贺呈实在没有办法,他都想过要去求莫关山过来看看贺天,可还算理智的他觉得见了只会更加刺激到他,贺天的精神状态本就处于崩溃边缘,再被本人一刺激的话,他可能就真的要疯了。

最后,他联系了远在维也纳的柒柒。

他们从小相识,在没有莫关山之前,两人谈了很久的恋爱,甚至可以说,柒柒比贺天还要了解他自己。

对于那个被贺天深深伤害过的姑娘,贺家其实一直是有亏欠的,如果不是走投无路,贺呈也不想打扰对方现在宁静的生活。

在电话里,贺呈也是不抱希望的,柒柒从头沉默到尾,静静的听他说完,然后也就只有一句回答。

“好。”

“我回来陪他。”

有些深沉的爱,不会宣之于口。

而一直轻易表达出来的爱,显的廉价和不被重视。

柒柒肯回来照顾贺天,贺呈很意外。

就连贺天本人也是。

他白天还算清醒,看到出现在房间门口已经剪了短发的初恋,他第一句就是迟到太多年的对不起。

柒柒面无表情的走到他面前。

手扬起,随后重重的在贺天脸上落下。

她冷冷的告诉他,“贺天,你欠我的,还完了。”

紧接着女人弯下腰,用力的抱住了他。

“胆小鬼!”

她哽咽了嗓音。

“不就是失恋吗?!混蛋!给我振作起来啊!”

贺天轻轻回抱住在他怀里不断颤抖着的身躯。

他的眼神,毫无焦距。

“柒柒,你还记得小时候在公园里一直看到的那棵合欢树吗?”

就像一对多年不见的老友重逢,他们的谈话没有了任何的隔阂。

“嗯……”柒柒站起身,擦了擦眼泪,“很漂亮,他们都说合欢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情,两两相对,寓意合欢,所以叫合欢花。”

“是啊。”贺天低下头,“可它其实还有一种意思。”

“什么?”

他又抬头看向窗外。

“合欢花。”

院子里落叶纷飞,到处都是漂亮的金黄色,落叶风起时一瞬的的美丽。

“转瞬即逝的快乐。”

这时的贺天情绪看起来很平和,“柒柒,谢谢你能原谅我。”

然而柒柒感到很不对劲。

“贺天,你不要做傻事。”

他摇摇头,微笑。

“不会的。”

高大的男人像个孩子般脆弱,抱紧了自己日渐消瘦的身躯,“我还要去参加他的婚礼呢。”

短短几个月,贺天暴瘦。

从很标准的成年男子体重瘦到110几斤,和他的身高比例严重不符。

柒柒哭了。

“贺天,你不要这样.........”

男人依旧注视着窗外,秋季光秃秃的院子,谁也不知道贺天在看什么,可是他能在窗边坐一整天,什么事也不做,就是这么呆呆的看着。

“柒柒,帮我一个忙可以吗?”

“你说。”柒柒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针织外套披在了贺天身上,他牵过她的手,冰冷的温度颤的女人心惊。

“如果以后他来看我,你能不能骗骗他,让他再也不要来看我了。”

柒柒当时并不知道,贺天那时已经抱着必死的心态去参加莫关山的婚礼。

婚礼那天,颓废了好几个月的他一夜之间好像就恢复了正常,言行举止与常人无异,柒柒和贺呈都以为贺天是真的想通了,直到贺呈接到派去尾随贺天保镖的电话,柒柒从小到大,从没见过贺呈如此失态。

她敏锐的发觉贺天肯定出了什么严重的事。

惴惴不安了一个下午,直到熬到了晚上,贺呈自己开车带她去了一个密保信息特别完善的私人医院,建在很偏僻的度假山上,那时贺天已经被送进了抢救室,当天发生的事,柒柒和贺呈都是从跟在他身后的保镖口中得知的。

“贺总从莫先生的婚礼上出来之后一人开车去了山上,我们当时一看情况不对,就跟的很紧,可贺总他开足了马力,在一个路口时,没踩刹车,车就这么冲了下去。”

保镖说这些话时是面无表情的,他们身上也都有各种刮擦过的痕迹,他们冒着车二次爆炸的危险火速赶往山下,荒山野岭,贺天不在车里,挡风玻璃全都是碎的,前箱还在不停的冒着浓烟,两人确定附近没有贺天的踪影之后,很快离开,往别的地方进行寻找,最后在一条不深不浅的沟壑里发现了满身是伤的贺天。 他的腿被掉落下来的石头压住了,人已经昏迷不醒,呼吸也很微弱,脸上,身上,都是血,他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石头搬离,才带着人走,车就爆炸了。

如果他们及时没有赶到现场,贺天就跟着那辆车一起没了。

柒柒听的脚软,幸好贺呈扶住了她。

五天后,警方和贺家对外公布的信息都是贺天在那场车祸中丧生,尸体也没有找回来,贺家举办了葬礼,来的人寥寥无几。

莫关山会来,这在贺呈的意料之中。

贺天是救回来了,可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着,双腿也废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贺天能对一个人如此执着,甚至为了他去死的地步。

他不想看见莫关山,贺天为了爱这个人,想要得到他几乎已经把自己给毁了。从此以后,他希望不再和这个人牵扯到任何关系。

贺家的人全部走后,墓碑前就剩下了柒柒和莫关山。

柒柒是女人,细腻敏感的神经让她看出来,这个卑微的男人知道贺天死了的消息后肯定自责不已。

可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他们的这段感情,伤的不是他们自己,而是所有爱他们的身边的人。

柒柒也终于想起,那天贺天为什么要自己帮他的忙了。

莫关山的确是来看他了。

她编了个小小的谎言,果然,莫关山在听到之后,整个人都变得六神无主,眼眶也渐渐泛红。

贺天应该永远也看不到,他爱的那个人,在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跪倒在他的墓碑前放声大哭。

ich liebe dich。

至死方休。

一个月后,贺天醒来了。

当他得知自己还活着时,那几天一直都在尝试着自杀,贺呈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看着他,当男人发现自己的双腿没有了任何知觉时,倒意外的淡定了下来。

“这样很好呢。”纱布缠了半边的脸,他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我走不动了,我就不会再想着去找他了。”

柒柒好几次都想联系莫关山,贺天现在的样子几乎变成了一个废人,她不明白,她都能原谅贺天了,为什么莫关山就是不能原谅他?

也是到后来她才明白。

爱之深,情之切。

因为在意,所以怨恨。

再后来,为了贺天的身体和他后期的康复疗养,贺呈送他去了美国接受更好的医疗条件,一去就是五年,柒柒一直在贺天身边,照顾他所有的生活起居,不离不弃。

贺天有一段时间脾气很不好,进入了对自己彻底的放弃状态,不停的砸东西也不肯配合医生治疗,柒柒知道,他这是又在想莫关山了,他恨自己忘不了那个人,越是想忘,就越是要折磨自己,身体难受了,脑子里就不会只转悠着别的东西。

柒柒很有耐心,她如今对贺天,就像是挚友般,他需要她,她就会尽心的帮助他。

等他真的好了,就是她离开的那一天。

她知道,贺天的心里已经容不下任何人的存在了。

做朋友,她心甘情愿。

在美国五年之后,贺天除了腿脚不便,其余身体的状态都恢复到了和常人无异,他说自己还是想回家,贺呈送他的那片薰衣草园每年花都开得特别好看,就让他一个人住在那,他耽误了柒柒太久,不能再耽误她一辈子。

柒柒在临走之前,说要带贺天去一个地方。

莫关山的店就开在那,她瞒着他把他带到了那里,那个人的孩子每天在晚饭之前都会来公园里玩,柒柒明白,贺天已经没有了任何勇气再去见莫关山,可他心底还是发了狂的想念着那人,他恨自己没有失忆,他也祈祷自己疯了,这样就不会痛苦,不会再思念。

见到那个孩子,看到那一头和莫关山无二致的头发颜色时,贺天整个人都沸腾了。

他也觉得自己该彻底放下了。

莫关山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他是一个废人了。

他再也不能带他去任何地方了。

他曾经许诺他的,也已经再也不会有实现的那一天。

贺天变成这样,他不想让那个人看到。

就算是普通的朋友相聚,他也做不到。

情绪在一开始的崩溃之后,贺天也明白了柒柒的用意。

他向她道谢。

“他小时候肯定也像轩轩这样,特别聪明可爱,现在的生活,应该就是他最想要的。”

柒柒问他,“你怎么知道他现在一定幸福呢?”

慢慢的推着轮椅,柒柒悄无声息的改变了本该回去的方向。

贺天一直低着头,不曾发觉。

“贺天,他给自己的儿子取的名字,是莫晓天。”

她提醒他。

“天,他在用自己的方式怀念你。”

贺天摇头,“他有家了,我不想再去打扰,就让他一直以为我是个死人吧。”

柒柒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他离婚了。”

贺天身体一颤。

“什么?”

停下脚步,柒柒看着对面街边的饭店,眼睛开始慢慢湿润。

“他和妻子是协议离婚的,他妻子的父亲生了重病,治疗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然而莫关山掏尽家底也是拿不出这笔钱的,他妻子之前谈的男朋友其实对她还念念不忘,这个时候就出来提供了帮助,可前提是,他想和丁丁重归于好。”

贺天回国之后,不再主动打听莫关山的消息,他迫切的想要忘记这个人,刚刚能见到轩轩一面,他就已经觉得是莫大的满足,现在再从柒柒这里听到有关于他的消息,他开始害怕和不安。

他担心自己会再想要得到他。

贺天慌张起来。

柒柒继续说着:“丁丁知道自己亏欠了莫关山,这次离婚她什么东西都不要,还主动放弃了儿子的抚养权,所以莫关山现在是一个人带着孩子。”

她给了他肯定。

“贺天,他们离婚,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他和她妻子在你回国之前就已经协议离婚了,只是怕孩子太小,所以现在还是都对孩子说外公生病了,妈妈只是回去照顾而已。”

弯下腰,柒柒拉起贺天的手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

“每年,他都会去那个根本是装饰的墓地看你,你现在还觉得,他把你忘了吗?”

贺天茫然的看着她。

“柒柒.........”

女人抬头,亲了他的额头一下。

“贺天哥哥,我希望你幸福。”

莫关山手里的一箱啤酒全砸在了地上。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马路对面。

柒柒直起身,把原本背对着的贺天转了方向,面向前面的街道。

隔着一条窄窄的街,两人四目相视。

这一眼,隔了整整六年。

莫关山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

贺天自己也是。

短短几秒,莫关山早已控制不住泪腺,视线定格在那个坐在轮椅上 的人,眼前一片模糊。

轩轩从店里跑了出来。

他一眼就看到贺天,扯着莫关山的衣摆高兴的说着什么,却没发现自己的爸爸成了泪人。

这几年,莫关山一直在做梦。

梦里的主角,现在就在他看得见的地方。

贺天。

他用尽一生,永远想忘也无法忘记的人。


TBC。





PS:相见了!!!!

唯一把我自己都写哭的文!!!!

突然发现我好多愁善感。😑😑😑😑

再一篇就彻底完结了!!

这次贺天没有做妖,也没有强行HE,总有一个人,你一辈子都会放不下。

这,就是爱。

评论(41)

热度(260)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丸子吃不到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