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有的自私】番外一。贺红。


前文翻文章列表哦。

正文——

星期五,是轩轩的六岁生日,可是孩子要上幼儿园,他的父亲莫关山就选择了在星期天帮他庆祝。

小男孩已经六岁了,长得虎头虎脑的,伶俐又可爱,在他爸妈开的饭店那条街上,附近的那些店家都喜欢逗他玩,因为彼此之间都很熟悉,他父母也不会担心孩子被人拐跑,有时候店里生意特别忙的时候,就任由孩子走街串巷的瞎跑,反正到了吃饭的点,总会有认识的叔叔阿姨带他回来。

今天,轩轩一个人也很无聊,老爸进货去了,妈妈回外婆家了,他舔着根棒棒糖,熟门熟路的来到他最爱玩的那个健身公园里,等吃完这根棒棒糖他就在沙堆里搭房子玩。

到了那边,他发现离沙堆不远的秋千旁边,有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叔叔,背影看上去很吃力,在费劲的转着轮轴,好像是轮胎卡住了。

轩轩赶紧跑了过去。

“叔叔叔叔,我来帮你吧。”

“谢谢。”叔叔笑起来很好看,只是额角这边有条很长的疤,看上去有点吓人。

轩轩毕竟还是个小孩子,昨天下过雨,公园的泥土都还是湿烂着的,因为长时间的不移动位置,轮胎已经陷了进去,更何况上面还坐了个人,轩轩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是徒劳无功。

他看了看四周,疑惑的问,“叔叔,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叔叔点点头,“是啊,我是偷偷跑出来的。”

宽大又温暖的手摸了摸轩轩的头,“小朋友,你就住在这附近吗?”

“对啊对啊,”轩轩指了指他跑过来的方向,“我爸爸的店就开在那里,我经常来这里玩哒。”

“是吗,”叔叔揉着他剪的短短的橙红色的头发,眼底的笑意慢慢褪变的暗沉。“你长得真可爱,肯定像你爸爸。”

轩轩高兴的晃了晃小脑袋,“是啊,见过我的人都这么说,都说我长得像我爸爸。”

想了想,小家伙变得愁眉苦脸,“叔叔,要不要我叫我爸爸来帮帮你啊,我推不动你,要是没人来,你不是要待在这很久吗?”

叔叔温柔的捏了捏轩轩的鼻子,“没关系哦,很快就会有人来找我的。”

说完,他微笑,“你看,来了哦。”

他话音刚落,轩轩就听到一个冰冷的女声,“出来也不说一声,你知道我找你找的有多辛苦?”

偷偷朝轩轩眨了眨眼,略显调皮,叔叔脸上的笑意很快消失了。

“出来走走而已,你用不着这么紧张。”

女声继续冷冷的,“我只是怕你不小心在哪摔倒爬不起来了而已..........”

女人注意到了轩轩,突然止住了话语。

她看起来有些惊讶。

“这孩子..........”

轩轩悄悄往叔叔身后挪了挪,这个阿姨虽然长得特别漂亮,可看起来凶巴巴的,一点也不好相处。

这时,叔叔的脸上也没有了任何表情。

“走吧,我饿了。”然后,他转过头来,又笑着看轩轩,“小朋友,今天谢谢你啊,你叫什么名字呢?”

轩轩掰着手指头,很认真的回答:“家里的户口本是写着是莫晓天,可粑粑麻麻都一直叫我轩轩哒。”

叔叔的脸色变了一变。

“.......小天吗?”

女人在这个时候打断他们的交谈,“走吧,你吃药的时间到了。”

轩轩和他们告别,“叔叔阿姨再见!”

阿姨推着叔叔离开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朝他这边看,轩轩被那股冷冰冰的眼神看的没有了搭房子的心情,赶紧跑回了店里。

莫关山正在把货从车上卸下来,看见轩轩今天这么早回来, 一张小脸还写满了不高兴,问他,“小兔崽子,是不是糖又让对面大婶家的大胖给抢了?”

轩轩恹恹的,“没有呀。”

莫关山蹲下,给他蹭去了身上的灰,“那身上怎么这么脏?”

轩轩继续摇头,然后想起什么,搂住莫关山的脖子问,“爸爸,什么样的人才会坐在轮椅上呢?”

莫关山歪头想了想,“嗯........老公公老婆婆什么的?”

“不是的,人家叔叔还很年轻的哦,”他对着男人的脸比划了下,“就跟爸爸你看起来一样呢。”

莫关山“嗯”了声,“那就是人家可能哪里受伤了,所以不能走路。”

“他脸上还有疤呢,他受的伤是不是很严重哒?”

“应该吧。”莫关山抱起儿子,嘱咐道,“以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他们给你好吃的或许寻求帮助,你也不要听他们的,因为如果是像爸爸这样的大人,有困难的时候你觉得会找一个小孩子来帮助自己吗?”

轩轩很不解,“可是那个叔叔不是不能走路嘛?”

“所以以后碰到这样的,你先不要过去,过来叫爸爸,爸爸比你力气大,肯定能帮他的,你连对面的大胖都打不过,所以在那也是浪费时间,明白吗?”

轩轩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那好,去玩吧,我要忙了。”

“嗯。”

小孩子又不怕死的去了对面那个经常抢他东西吃的大胖家店里,莫关山看着,忍不住直摇头。

“小赔钱货。”

他擦了把汗,歇够了,继续忙活着手上的事,刚把一箱酱油搬下来,手机响了,是寸头来的电话。

那小子,平时一个屁都不放,越是忙的时候就越要过来凑热闹,莫关山接了自然不会好言好语。

“有屁快放。”

寸头在那边直嚷嚷:“我干儿子呢,我要跟我干儿子讲话。”

“讲你大爷!”把手机夹在肩膀上,莫关山手上不停,“我家儿子才没有你这样不着调的干爹!一年见不到几回,他都忘了有你这么个人了。”

寸头被他的话吓得不轻:“不能啊!我可是他半个老爸!他忘了谁都不能忘了自己的爸爸啊!”

莫关山大吼:“他老爸在这!”

“哎呦喂,老大~”见势头不对马上服软,寸头真是十足十的生意人,“我谈完这笔马上就回来看你们的啦,我真感动,原来你这么想我.........”

“我求你了!你闭嘴吧!”

“老大。”寸头的声音忽然正经起来,“过几天........”

莫关山心头一跳。

抑制不住的悲伤。

“我没忘。”

抬头,天边的夕阳红如鲜血。

仿佛回到了那个火光冲天的傍晚。

每晚都在折磨他的那个噩梦,每每闭上眼,那一幕都好像近在咫尺,连火光照耀在脸上那滚烫的温度都能感觉得到,他怎么可能会忘。

想忘,都忘不了。

男人的声音顿时嵌满了无穷无尽的伤感。

“他的忌日,我知道的。”

寸头劝他:“这么些年了,我们原本就和他没什么关系,你和嫂子最近又出这么大的事,今年还是要去吗?”

莫关山语气坚定:“我会去的,这点你不用再多说。”

寸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一会又恢复了平日那吊儿郎当的腔调。

“老大,等我回来给我做好吃的哟。”

“滚!!!”

............

............

斜对面的巷子里,男人转动着轮椅落寞的转身。

夕阳洒在那袭背影上面,说不出的凄凉。

柒柒想要上去帮忙,被冷声制止。

“贺天........”她无奈的喊出那个名字。

坚硬的骨轴把手指尖都磨破了层皮,可男人还是固执的用力转着,熟练却又故意的找错误的方式移动着身下的这个轮椅,近乎执拗。

他忽然停下动作。

指尖“簌簌”往下滴着血。

“这样的我,是不是看起来特别凄惨?”

漆黑的眼盯着毫无感觉的双腿,男人的唇紧紧的抿成了条线。

“我现在只不过就是一个废人而已,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他。”

柒柒拿出纸帕,在贺天面前蹲下来,拉起他受伤的手帮他擦拭着上面的血迹。

“他也没有忘了你。”

下一秒,他狠狠甩开她。

“他现在过得这么幸福!他肯定巴不得忘了我!”

男人有点崩溃。

贺天难受的捂着脸,指甲被轮轴刮断的地方用力抠挠着从眉骨延伸至嘴角的那道长长的伤疤。

“我现在就像个鬼一样..........”

“过去了这么久...........”

“我为什么就还是忘不了他...........”

“贺天.........”柒柒红了眼眶。

她费了很大力气制止住男人自残的行为。

“ich liebe dich。”

她轻声安抚他。

“因为你爱他。”

她的掌心被眼泪浸湿了。

贺天抬起头,上面全是泪痕。

“是啊。”

他苦苦的笑着。

“过去了那么久。”

“我还是爱他。”

评论(19)

热度(172)

  1. 啊啊啊啊啊零酱~丸子吃不到樱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