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红小故事一则。【缚】


贺天喜欢莫关山。
而莫关山也有喜欢的人,不过不是他,而是他的亲哥哥,贺呈。
三人从小一起长大,贺呈稳重有担当,贺天头脑聪明,但沉默寡言,不怎么爱和陌生人亲近。莫关山是最小的那一个,也是最爱闹腾的,有他在的地方,麻烦不断,也从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是个除了会惹祸还是只会惹祸的事儿精。

莫关山对自己哥哥的仰慕,贺天从小就看在眼里,他喜欢莫关山喜欢的不得了,就是因为太喜欢了,才迟迟不敢说明自己的心意。有贺呈的地方,肯定就有莫关山,有莫关山的地方,肯定就有贺天。贺天想和莫关山多相处,一直和自己的哥哥形影不离,两兄弟就像是双胞胎出双入对,英俊的容貌和完美的身材赚足了大家的眼球,一直都是学校里的顶尖话题。

快高中毕业的时候,莫关山打算和贺呈表白,他找了贺天商量。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了,你也是呈哥的弟弟,你快帮我想想办法。”
莫关山看起来很紧张,好像自己的哥哥近在眼前一般,他眼睛里的羞涩和期待,让贺天的心一阵阵抽疼。

为什么,你心里的那个人不是我。

心里的嫉恨跟发了芽的藤蔓一样在心里疯狂生长,贺天无法做到冷静,他在莫关山鼓起勇气之际,当头一棒。
“我哥他喜欢女人。”

“啊........”莫关山笑的很勉强,眼睛闪闪的,像受了伤的小鹿,“是吗?.........”
他低下头,抹了抹眼睛。
“可我还是想试试,我想告诉他,我喜欢他.........”少年紧张的捏着手指,“就算被拒绝,心意传达到了,我也没有遗憾了。”

呵。
贺天的心像被人生生挖走一样,疼的他无法呼吸。
可他面上还是保持灿烂而又温柔的微笑。
他亲切的揉着莫关山剃的短短的头发,笑容里满是宠溺。
“我支持你。”

说完这句话的他,换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得到了鼓励的莫关山激动的在他胸口蹭着,像只大型犬般,蹭的他下体肿胀发疼。

这几天,莫关山一直在筹划,没脑子的他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事事都跟贺天征求意见,也让他掌握了他的一切动向。

莫关山在一个星期六悄悄的去了贺家,贺天跟他短信他哥哥难得在家,少年兴高采烈的抱着自己准备了很久的礼物到了那,在后院看到了自己的心仪对象,深呼吸给自己加油打气后,正打算迈出自己勇敢的第一步,但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整个人钉在原地,无法再往前。

“我打算带你离开这。”
他喜欢了整整十五年的贺呈哥哥,拉着一个人的手死死不愿松开,而对方感到很抗拒,惊慌失措,却挣脱不开桎梏。
莫关山惊呆的站在那,看着不远处的一幕,灵魂好像都被抽空了。
那双手的主人。
是贺天。

“哥,你疯了?”贺天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亲哥哥,“我是你弟弟!”
“那又怎么样?”贺呈步步逼近,“就因为你是我唯一的弟弟,我才不会把你让给任何人。”
贺天眼眶都不禁红了一圈,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除了强忍住哽咽,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

莫关山疯一样的逃离了贺家。

“你们话剧社的编剧是不是有病?”
还是刚才的院子里,贺呈早已了没有刚刚的可怕占有欲,他焦躁的扯了扯领口,抱怨的看向贺天。
“排演这样的话剧你居然也有兴趣演,还非拉我跟你排练,这对白也太肉麻了。”
贺天笑呵呵的,“对不起嘛,谁让我们班的女生都对这种感兴趣呢,我也没有办法。”
“走了走了,吃饭去。”
“好。”
嘴上应着,贺天目光投向不远处的篱笆。
那是刚刚莫关山站着的地方。
走过去,精心包装过的礼盒散在地上,里面全是一个人的照片,从小到大,满满一盒。
弯腰捡起来,贺天面无表情的扔进了垃圾桶。

晚上,贺天去莫关山家找他,少年把自己关在黑暗的房间里,哭了整整一下午,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可怜极了。
他看到贺天,就想起了自己今天看到的那一幕,不知道该伤心还是气愤,看到贺天过来,就是不停的掉眼泪,永远也擦不干净。
贺天捧起他的脸,少年也忘记了反抗,鼻子哭的红红的,断断续续的抽噎着。
“对不起。”
他向他道歉。
“我.......”欲言又止,他看起来也是万分无奈,“我没想到会.........”
莫关山一个劲的哭,话都说不完整。
他不停的问贺天。
为什么会这样?
贺天也很痛苦。
“我打算去国外读书.........”
撇过脸,他死死咬住嘴唇,刚刚的洋葱起效了,他现在看起来泪流满面。
“我和我哥.........不可能的。”
莫关山好半天没有说话。
半晌。
他沙哑的嗓音听上去很绝望。
“我和你一起去。”
喜欢的人不喜欢他。
被自己的亲兄长爱慕着。
逃离。
避开。
是最完美的方式。

三个月后,贺天和莫关山在家人的目送下登上了前往意大利的班机。
全程,莫关山都没有和贺呈搭话,也不看他,和家人告别后,贺呈想要过来跟他说些什么,他头也不回的走向检票口。
贺天笑着打圆场:“第一次离开家去这么远的地方,他一时之间不能适应吧。”
贺呈毫不怀疑,让贺天多照顾莫关山,在外面注意安全,有空多给家里打电话,俨然成为了一个可靠的大人。
“放心吧。”

上了飞机之后,莫关山盯着窗外的方向一直在发呆,贺天牵起他的手,他也只是一开始挣扎之后,就任由他牵着。
“我们这一去要去四年呢,没什么事情应该不会回来。”他陈诉着,也像是变相的提醒,“是不是很舍不得?”
莫关山轻轻的摇了摇头。
贺天的心跳在加速。
他握紧了他的手。
“以后,只有我在你身边了。”
只有我。

飞机起飞了。

评论(16)

热度(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