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养成记3。】贺红。


“派去的人怎么说。”

晌午,早朝刚过,贺呈身上的朝服还没换下,他站在御花园的一座莲池边,身后站着毕恭毕敬的白展。

不远处,一堆跟在身边伺候的人静静的站着,为首的太监也在四下留意,看附近有无人出现。

“属下收到密报,上面写着十三殿下在路上搭救了一个少年,这两日一直跟在身边。”

男人英挺的眉宇微动。

“少年?”他那最嫌麻烦的十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肠了?

白展看出了主子的心思,“属下已经派人私下调查了,有问题会立刻处理掉。”

“嗯,”浓重的鼻音不咸不淡,贺呈看上去有点累,“派人继续跟着,我怕孙璟一个人应付不过那个小子。”

“是。”

原本应该退下,可看贺呈下朝时咳嗽了一两声,白展自小就跟在他身边,忍不住问了一句,“主子身体不适?”

眼尾挑过看向身后的人,白展低下头,知道自己越矩了,可贺呈心情却看上去不错。

“今天我想去陪陪母后,没什么事的话,你早些回府吧。”

新婚燕尔,整天的要事缠身,贺呈自然看得出他的这名最得力的侍从每天都归心似箭,嘴角冷冷的扬起,声音却是祥和,让白展受宠若惊。

“是,属下告退。”

人一走,男人的目光寸寸冷了下去。

站在不远处的太监走过来,德四不等贺呈开口,很有眼见力地道:“殿下身体不适,又要帮陛下处理繁琐事务,身边得让得力的人伺候着,奴才手脚粗笨,还是白大人妥当些。”

贺呈笑了两声,眉眼之间看不出喜怒。

他无聊的转动着大拇指上的碧玉指环。

“四儿,你跟在我身边多久了?”

“回主子的话,十年了。”

贺呈捡起脚边的一颗石子掷向莲池,讥讽道:“他四岁就跟着我了,在宫里这么多年,不想还是个榆木脑袋。”

德四自然看得出自家主子的心思,在宫里做奴才的,什么稀奇事没见过,只是太子的身份摆在那,皇上子嗣又众多,这下正是巩固人心的时候,启能落人话柄。

他小声劝道:“前朝盯着您的眼睛多着呢,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差错,白大人对主子忠心耿耿,您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差再等些时候。”

贺呈有些气闷:“难不成要等他抱上大胖小子?!”

“主子您息怒,”德四继续劝,“宫里尔虞我诈,后宫的手段可比前朝高明着呢,您随便寻个什么由头,再给白大人纳个妾,到时候,让她们两个女人争着去吧,白大人烦了,回府的时间自然就少了。”

“你瞎出什么鬼主意?”皇上给白展赐婚就让贺呈心烦意乱好几个月了,再让他纳个妾,他得上火到什么时候。

德四笑了笑,不慌不忙:“我看您宫里的翠玉就挺机灵的,您交代的事,她肯定做的好。”

贺呈若有所思,随即,唇角上扬了一个特别狡黠的弧度。

“好,吩咐下去吧。”

“诺。”


(二)

快到傍晚,贺天几人终于紧赶慢赶的到了平安镇,一路上,贺天和红毛斗嘴斗个不停,他俩又坐一匹马,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能吵上一两句,孙璟在其中劝的辛苦,看他们也打不起来,后来也就不管了,让他们吵吵。

云栖看上去却是有点不安。

“云栖姑娘,可是有哪里不舒服?”孙璟看她脸色不好,说道,“前面再走不远就是平安镇了,找位大夫给你看看吧。”

红毛数落的声音从旁边贺天的马上传过来:“怕是一般的大夫都看不好吧?”

说完,两人的眼神对上,红毛盯着云栖,好像能看透到骨子里一样的逼视,云栖看了看贺天,立即捂着胸口说难受。

红毛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她。

贺天偏头怒视:“你嘴闲的很是不是?不能少说两句?”

一点责备的口吻都不带,倒是多了几分管事的味道。

云栖说是镇上农户家的女儿,反正他们要往那边去,送她到目的地就行了。贺天对云栖除了一开始的过问,后来就自顾自的赶路了,云栖试着想要和他说话,却也是敷衍的迎合一两句就再也没有了下文。倒是红毛,不停的对云栖挑三拣四,贺天明面上听不下去帮云栖说上一两句,其实心里乐的自在,他只要想到是云栖的出现才让红毛这么挑剔,心里就乐的偷偷想,他是不是见不得他和云栖这么亲近,所以才那么不乐意。

红毛当然不知道他心里的小九九,继续还嘴,却不想正中贺天下怀。

“要你管?反正到了地方我们就各走各的,你管我长了几张嘴!”

“你!........”说起这个,贺天有点心虚,红毛靠他靠的很近,两人虽然一路上争吵不断,可也解了路途遥远的乏味,他身上说不清味道的香气他已经闻得熟悉,本来都忘了这茬了,结果他一提,这皇主子的脾气又上来了。

“走走走!到时候迷路了可又别哭鼻子!”

“你才哭鼻子呢!”他一个千岁的灵狐会在人世里站不稳脚跟?天大的笑话!

“..........”那两边没说两句又吵起来了,谁还关心云栖到底哪不舒服,她在那一副孱弱的模样,无人问津,显得有些滑稽。

平安镇是个大镇,过往的商人和叫卖的小贩把整条很宽的街挤得好不热闹,本来红毛还挺不高兴的,可一看见这路上小摊摆着这么多吃的,眼睛一亮,趁贺天牵马的时候,想去尝尝鲜,结果贺天一转身,人就不见了,从钱袋里掏出银子直接给了小二,就钻进了人群去找人,孙璟喊都来不及。

“这是什么?”红毛站在一个做小糖人的老奶奶摊位前,他不懂人间付钱做买卖的事,拿起一个好看的小兔子糖人就往嘴巴里塞。

幸亏他一身黄衣,还一头极其耀眼的红发,贺天找他找的也不是很辛苦,找到时,他正被快花白了头的老奶奶攥着袖子,絮絮叨叨的让他给钱。

“你这娃娃怎么拿了东西不给钱呢?”

“钱?”红毛舔着糖人,疑惑的眨巴着眼睛,“什么是钱?”

老奶奶被气得不轻:“看你长得挺漂亮的一个娃娃,怎么装傻呢?!”

贺天走过去,一把将人拉到身后。

“多少钱。”

“五文。”

贺天拿了一锭银子给老奶奶,不等找钱,拉着红毛就走。

“你干嘛?!”红毛嘴里舔着糖人,说话有点口齿不清,“晃开我!”

贺天用力敲了下他的小脑袋瓜,两人凑得很近,气急败坏,哪顾什么形象,口水喷了红毛一脸:“你是猪吗你?!这里人这么多!不说一声就走开!走散了怎么办!你让我上哪去找你!”

红毛被骂的有点懵,也不挣扎了,任贺天拉着,好像贪玩时让九清奶奶担心时一样,小狐狸乖乖的跟在贺天身后,专心致志的吃着甜滋滋的小糖人。

吃了还不忘向贺天显摆:“这个东西真好吃,你吃过没有?”

贺天现在看着红毛,又觉得他是傻的:“这个满大街都是,有什么好吃的?”

街上人特别多,好像赶上了赶集的日子,几个小孩嬉闹追逐着从他们身边跑过,撞了红毛一下,他手里的糖人掉到地上,红毛心疼, 也不觉着脏,捡起来擦擦又要往嘴巴里塞。

贺天脸都黑了,忙制止他:“掉地上了你还吃!”

红毛被骂的委屈:“可是我就是没吃过这么甜的东西嘛!”

“吃吃吃!就知道吃!”擦了擦红毛被糖水渍的都是的嘴角,贺天觉得自己跟带了个小孩一样,虽然麻烦,却不讨厌,“是不是肚子饿了?回客栈去,那什么好吃的都有。”

走了两步,红毛突然想起贺天说过到了镇上就与自己分开的话,倔劲上来了,杵在那说什么也不肯走了。

贺天拉不动他:“喂!你又发什么脾气?”

小脸拉的跟个驴脸一样,红毛气呼呼的:“是你说我们各走各的,现在管我干什么?”

贺天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他以为红毛开心了就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不想偏对这种事情记得特别牢。

“那个什么........”少年转过身,装模作样的挠了挠后脑勺,“我说过这样的话吗?”

红毛点点头,神情很认真:“你说过!”

心思被戳穿,贺天脸上挂不住,“说过就说过了!我现在反悔不行吗?!”

“当然不行了!”红毛看上去特别认真,“是你说要我走的!搞的我好像死皮赖脸缠着你不放一样!我有手有脚!才不要跟着你这么讨厌的家伙!”

贺天不服气,“我哪里讨厌了!给你吃的!不然你以为你的肚子都是谁给你填饱的!”一想到刚和这小子见面的时候,抓起野兔子生的就吃,要是离了他,肚子饿是不是还是要去深山里这么折腾。

想起红毛满林子追着野兔跑的那种样子,他就禁不住满身的鸡皮疙瘩。

贺天第一次孬了。

“行了行了,我说的也都是气话,你这么放在心上干什么?”

红毛依旧很认真的跟他争辩这个问题。“说话就是要算数的啊,怎么可以说话不算话?”

贺天真想把人一棍子打晕,直接绑回去算了,这么跟他在街上扯这种有的没的,搞的他也像个傻子。

他正心里琢磨着怎么把人忽悠回去,前面不远处忽然看见两三个凶神恶煞的人,手里拿着棍子,指着他和红毛喊道:“就是这个小娘们!”

糟了!

贺天一眼就认出那是红毛在林子里遇到的劫匪,不想他们善心放了,却来恩将仇报,他们在街上,又都是平民百姓,误伤就很麻烦了。

不做他想,他拉起红毛就往反方向跑。

后面的人大喊“追!”

贺天拉着红毛乱跑一气,专挑偏僻的地方跑,拐进这个小巷又拐到那个偏僻的胡同,不知道跑了有多远,也不知道跑到哪了,身后的吆喝声渐渐远离,他也不敢掉以轻心,跳进一家人户的小院子里,那里都是秋天收上来时晒干的杂草,他拉着红毛躲在里面,两人跑的气喘吁吁的,看了看彼此都跑的一脸狼狈,不禁都笑了。

红毛心想,其实这个人就是嘴巴毒了点,其实人也不坏。

做人要知足常乐,他们灵狐也一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人对他们有恩,他们也会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贺天这一路,给他吃的,还帮他脱离险境,不然以他的性子,真把那几个小喽啰给不小心杀了,那岂不是损自己的修为,还成不了仙。从各方面来讲,贺天的出现,的确是在帮他。

两人面对面坐着,杂草里面的世界和外面隔开来,变得异常安静,红毛抱着自己的膝盖,问贺天道:“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贺天差点要将自己的名字宣之于口,可一想到可能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马上改口,“你叫我十三就可以了。”

“十三?”红毛听着觉得很有意思,马上指了指自己,“在家里,他们都叫我九儿,我是小九,你是十三,是不是很巧?”

贺天点点头,一想又不对:“咦,你不是不记得了?”

“哎呀........”说起这个,红毛不好意思起来,“我还看不是跟着你们有吃的,你们挺仗义的,所以装可怜,想跟着你们多吃点好的呗。”

贺天被他的想法给逗笑了,忍不住掐了把红毛的脸颊,但一点力道也没用:“你是傻子吗?你明说不就好了,我不是同意让你跟着了?”

红毛摸了摸被掐的地方,低头盯着自己的脚丫子,嗫嚅着:“可是你们多了一个人,不会很麻烦吗........”

一开始,他的确是想混吃混喝来着,可相处久了,他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人家是帮他,他可不能占便宜呀。

“麻烦什么,”贺天立马打消了他的疑虑,“你一个人能吃多少东西,再说了,你武功不是很厉害嘛?我们一起走,可以互帮互助。”

红毛抬头看他,一双眼睛亮闪闪的。

“什么是互帮互助?”

贺天真心觉得这个小家伙傻的可爱,让人忍不住想疼他。

“互帮互助就是,”他拉起红毛的手,紧紧牵着,“你在有困难的时候我帮你,我有困难的时候你帮我,我们只要团结一致,任何敌人都打不倒我们。”

“真的?”红毛很高兴,“那你不赶我走了?”

“不赶你走,”贺天像对小动物似的,摸了摸红毛的头,“现在起,我们就是伙伴了。”

他的动作很温柔,红毛很受用,舒服的在他的掌心里蹭了蹭。

脸悄悄一红,意识到什么,贺天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咦?”红毛又把他的手给拉了过来,放在自己的头上,“你继续摸嘛,好舒服的。”

气息因为红毛的这个举动一下子变得紊乱,贺天赶紧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顺着红毛的手在他柔软的头顶来回摸了两下,“你喜欢这样?”

“嗯。”红毛享受的眯起眼睛,干脆把头卧在了贺天的膝盖上。

贺天整个人都僵硬了。

“你.........”

要不是红毛趴在自己腿上,看不到他的表情,其实这十三皇子脸早就红了个透彻,怕被红毛发现,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红毛还很惬意的和他聊着天。

“其实,我还有一个名字。”

“嗯?”看那一对小巧的耳朵粉粉嫩嫩的,贺天说话都开始心不在焉。

红毛拿起一戳头发,无聊的在手指上绕来绕去,“小九是因为我最小,所以大家都这么叫我,我奶奶把我捡回来的时候,小时候都叫我红毛来着的。”

“啊?”贺天的手停了一下。“你是捡来的?”

点点头,红毛对贺天的惊讶不以为意:“虽然我也不知道父母是谁,但奶奶对我很好的,族长也很疼我,所以那两个人对我来说存不存在都一样啦。”

原来他没有父母啊。

贺天在心里又小小的心疼了下这个小红毛,手上的动作也愈发的温柔起来。

“咦,那大家都叫你红毛,你没有一个真正的名字吗?”

“真正的名字?”红色的脑袋在膝盖上动了动,“可是大家都这么叫我啊。”

贺天叹了口气,“你那顶多算是乳名吧。”

红毛小小的,整个人都窝了起来,差不多半个身子都躺在贺天的腿上,太阳晒下来,他几乎要睡着了。

“那什么是真正的名字?”

贺天跑的也有点累,眼睛一张一阖。

“你没有名字的话,我给你想一个吧........”

红毛的眼睛已经闭上了,贺天身上的味道,让他全身心的放松了下来。

“嗯.........”


(三)

“公子!”

天黑了,贺天才和红毛回来,孙璟担心了一下午,看到他们俩这才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也不免抱怨几句。

“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走散怎么办?公子下次可别这样了。”

“好啦,我错了行不行?”贺天嬉皮笑脸的,让人生不起气来,孙璟再担心,人完好的回来了,这事也就这么翻篇过去了,“公子,你真的害我担心死了。”

“对了,”贺天搂住红毛的肩膀,又搂住孙璟的肩膀,一人一边,眼睛弯成了月牙,“以后,我们就三人行啦,这是你红毛公子了,以后怎么伺候我,也要怎么伺候他,小璟,明白了没有?”

“红毛公子?”孙璟对贺天的粗线条已经见怪不怪了,她看了眼红毛,人家正冲她笑,她其实本来就觉得红毛挺好的,就是有时候不来事,其他倒也没什么。

不过——

趁红毛欢天喜地的和小二点菜的时候,孙璟拉过贺天,在他耳边小声提醒:“公子,我说这位........红毛公子,他的身手不像是一般的世俗子弟啊,我们要不要派人查查?”

贺天给自己倒了杯茶,润润嗓子,漫不经心道:“放心,这事早就有人会给我们办妥。”

孙璟心一跳:“您说.......”她压低嗓音,“太子殿下?”

“咳咳,”贺天白了她一眼,“小心说话。”

“是,属下唐突了。”

贺天的性情喜怒无常,这下又笑眉眼开的去帮着红毛去看菜谱了,三人在楼下其乐融融的吃了顿晚饭,全然忘了楼上还被他们随便安置在一个房间的云栖。

女人坐在梳妆台前,镜子里的面孔美丽异常,云栖照着镜子,小心翼翼的在脸边按着,好看的杏眼内皆是冷意。

“再不动手,你这张脸就要坏了。”

一个冰冷的男声在身边悠悠响起,却不见其人,云栖眼色微变,神色里带了几分气急败坏。

“我能动手早就动手了!谁知道那个男的身边居然还有个高人!我能怎么办?!”

“高人?”

声音再次响起,已经在身后,云栖回头,男人坐在床沿上,一头白发如水倾泄,精致的面貌就像是画上去的,一举一动之间皆是魅惑与风情。

“你这回的确不怎么走运,人家可是九尾灵狐,随便动动手,你就一命呜呼了。”

云栖脸色骤变:“那我要怎么办?!”

“不急,”男人抚着下巴的手苍白异常,他扔过来一个瓶子,云栖接住,疑惑道:“这是什么?”

“这可是一个好东西。”男人的影像在床上消失,再出现时,已经站在云栖身后,他弯下身子,亲了亲云栖的脸庞。

镜子里倒映着两张倾国倾城的容貌。

男人凑近云栖的耳边,低语道:“你别再做些班门弄斧的事情,记住,你的目标是那个小皇子的心,而不要去自不量力的惹你一个根本惹不起的人。”

云栖盯着手上的瓶子发呆,她侧头看着男人的眼睛,那里风起云涌,蓝光乍现时,男人的脸好像又比刚才美艳了不少。

他笑问道:“我是不是越来越好看了?”

云栖冷哼一声,“你一条蛇,弄的这么好看干什么!”

男人笑了笑。

摄人心魄。

“因为这样才配得上他。”


(四)

贺天和红毛经历了白天这一场“患难与共”之后,两人之间箭弩拔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而且他发现红毛其实挺爱黏人的,可能下午的时候把他伺候舒服了,晚上缠着要和他一起睡,贺天自然乐意。

孙璟原本定了四间房的,现在红毛要和贺天一起睡,她只得去把房退掉,正要下楼的时候,云栖拦住了她。

“我正好要跟小二哥要点水洗脸,我帮你说一声吧。”

“好,多谢云栖姑娘了。”

她踩着步子缓缓在身边走过,回房时,孙璟不免心生疑惑。

“云栖姑娘是不是没睡好,眼袋这么重。”

没多想,她关上门洗漱之后就睡了。

几人长途跋涉,终于这回能睡上真正的床,红毛也是第一次泡水洗澡,一个人玩的不亦乐乎,贺天在房间里等久了,打算下楼去看看,别又做些什么事惹人笑话,早在不知不觉之间,他的心思已全在红毛身上,自己却没有发觉。

开门,门外站着云栖,他吓了一跳。

在外面疯癫了一天,他差点把她给忘了。“云、云栖姑娘。”

“公子,我给你沏了杯茶,你喝了早些歇息吧。”云栖扶了个礼,美目盼兮,贺天退回到房里,她袖里生风,身后的门悄悄掩上。

贺天心里只想着红毛怎么还没有回来,哪有什么心思喝茶,而且云栖这副故意想要勾搭的意图太明显了,让人心生厌烦。

“多谢云栖姑娘的美意,在下有事,茶放下就好,我回来了就喝。”

云栖凑近,眼底波光流转:“茶放久了就淡了茶香了,云栖没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想答谢公子搭救。”

这女人怎么这么讨厌!

贺天皱眉接过茶,一口气喝了下去,明天天亮就让孙璟把人弄走,这搔首弄姿的样子,跟父皇那些妃子一样,看着都让人恶心。

“云栖姑娘,茶我也喝了,你可以放心去就寝了吧?”

亲眼看到贺天一滴不落的将她放了药的茶水喝下,云栖不比刚才的楚楚可怜,顿时笑的风姿绰约,眼尾都缠上了媚意。

她非但不离开,还暗用妖术把门关严实了,然后解下衣带,朝贺天一步步走近。

贺天这时也才发现自己被下了套了。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越走越近的云栖,浑身发热,这媚药真是厉害,让他头脑都跟着不清醒,全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云栖的脸在他眼前也愈发模糊,能闻到的,只有那抹让人脑子更加混乱的香味........

云栖步步逼近,贺天向后倒在床上,瞳孔都无意识了,只是他紧紧攥着床单的力度,还证明着他潜意识里的抗拒.........

女人柔若无骨的手已经抚上他坚实的胸膛,挑开他的衣襟.........

贺天百般无奈的闭上了眼———

正在这时,门一下被人从外面踹开,一条红菱似刀剑般袭向床上的背影,云栖侧身躲过,身后的帷帐即碎成片。

红毛头发还湿漉漉的,他抬起手腕,掌心萦绕起一股红色的灵力。

他对着云栖冷冷道:“还不走?”

云栖似乎不甘心,她看了眼旁边的贺天,又瞪向红毛,“你我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干嘛坏我好事?”

“谁跟你同道中人?”红毛走过去,手上的灵力已经延向了手腕,他冷笑,瞳孔在那瞬变得猩红。

他还站在门口,手握成爪挥向云栖,女人的脖子立刻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扼制住,她瞬间呼吸难当。

“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

说完这句话,云栖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重重撞在围栏上,瞬时散成一团黑色的烟雾。

红毛拧了拧还往下滴水的头发,“切”了一声,“敢在你红毛爷爷面前用媚术,再修炼几百年去吧!”

这个时候,他想到贺天,赶紧跑到床边,贺天已经神志不清,开始胡乱的在扯身上的衣服。

“十三!”红毛知道贺天中了媚术,可他没有办法给他解,这就跟他们人间的下蛊一样,非要下术之人才能解。

可他也不忍心看着贺天难受,这可是妖术,他们人类怎么承受的了,会被反噬,受不了死掉的。

他挥手将门关上,扶起贺天靠在自己肩上,然后给他之前留给自己的那方锦帕给他擦了擦满头的汗。

“臭小子,便宜你了。”

蓄力,他屏息凝神,缓缓从口中吐出一颗灵珠,那是他的精气丹,那些道士们到处捉妖,想要得到的自然也是妖怪们的修为,更别说是他们灵狐一族,人服用了,可解百病,甚至是延年益寿。

一般情况下,红毛自然是不会贸然取出自己的精丹的,可是在这种节骨眼上,他和十三成为了好朋友,人家对他好,他自然也要在他危难之际救人于水火之中。

再说,渡一点灵气给他也没什么,让他自己熬过去就好了。

小小的精丹浮在两人头顶上方,红毛伸手拿过,含入口中,他捧起贺天发烫的脸颊,偏头附上了他的唇。

贺天的脑子浑浑噩噩的,本来一直闭着的眼,却在那时缓缓睁开。

他看到的是一身火红的红毛,头顶有两只毛茸茸的耳朵,随着两人紧密的呼吸一颤一颤的,贺天对他的气息再熟悉不过,他觉得自己肯定是眼花了,或者是在做梦,却也庆幸自己这是在梦中。

舌尖一伸,他探进了红毛的口中,掰过小狐狸的脸,深深吻他。

红毛吓了一跳,赶紧阻断灵力的输入,他推开贺天,不可置信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贺天迷糊的冲他笑了笑,随后晕了过去。

评论(9)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