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养成记。上】贺红。两周年贺文。


没写完,不要脸的发了上来。23333

白展就是哥哥身边那个白毛哦。经善意的小天使提醒,如果副cp剧情较多的话,会单独写一篇的。贺总在这里是属于装傻充愣的类型。嗯。。大概就是这样。

最后,希望,贺红越来越幸福!!!


正文——

狐族,具有强大的力量,它们可修炼成仙,亦能成妖。他们喜幻化成美貌女子,也有变成青年男子者,能摄取财物,预卜人之祸福。

它最主要的特征,是魅惑异性,趁此取人心永葆青春美貌。

世间一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百岁狐修为美女,千岁狐修而得九尾,能成神。(摘自百度百科)

红毛是一只修炼了近千年的红狐,再过不久就能渡劫成仙。

近来族里的老狐仙九清婆婆天天在他耳边叨叨。

“你这次渡的劫必定是大难,错一念都能将你之前的修为化为殆尽,你可别听世人谗言,把你自己毁之一旦。”

红毛懒懒的在深山清澈的小溪边晒着太阳,身后罕见的红色九尾惬意的摇来晃去,今日奶奶又在为他要去人间的事唠叨,他听的耳朵颤了颤,翻了个身继续晒太阳。

也不知为何,不管狐族的修为有多高,最后一劫必要去人间一遭,红毛每次问奶奶,修炼了快六千年的老狐仙竟也答不上一二。

而整个狐族,也只有他眼前这位把他从一只还不会幻化成人形的小狐崽养育长大的九清婆婆成了仙,谈起族里的其他前辈,一向德高望重的婆婆直叹气。

她也只答了一个字。

“情。”

这让红毛想到了前不久刚被剔了骨关在囚塔里的见一。

见一是头白狐,他比红毛年长那么几百岁,渡劫自然也比他早了些。红毛还记得他临走前的那个早晨,一向和他要好的见一晃着他那几尾漂亮的尾巴在他面前笑的得意洋洋。

“等我成仙了,一定在你渡劫之前先带你去人间一回,听说那有一种叫糖葫芦的东西可好吃了,有机会一定要带你去尝尝。”

红毛不知道见一后来有没有吃到糖葫芦,他去的时候还是那只容颜焕发的九尾白狐,而回来时九尾只剩下了三尾,一身纯白的毛发也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和以往爱说爱笑的样子判若两人。

奶奶一看到失魂落魄的他,直摇头。

“这可是我们狐族的命啊。”

后来,见一就被剔去了心骨,被关在了只有族长才能靠近的囚塔里任他自生自灭。

红毛心里放不下,怕他死在了那,去奶奶房间里囫囵吞枣的拿了些小药瓶就往囚塔去了。

见到见一的时候,他坐在潮湿阴冷的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看,红毛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外面只有一轮月亮,其他什么也没有。

见一对他拿来能保命的丹药无动于衷,深夜里凄凉的叹息红毛现在想来也能心间一颤。

“九儿,我一点也不后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九是奶奶捡到他时给他起的名,因为他是九尾狐族中最小的一个,而这狐族中九色的狐中红狐也仅有他,大家对他的疼爱可想而知。

看见一如今这样,红毛气的眼睛都变得猩红。

“你一千年的修为都没了,今后是生是死也未可知,差一点点你就能像奶奶那样成仙了,你就能长生不老了!”

见一笑了笑。

嘴唇发白的他在冷厉的月光下看起来感觉随时都能烟消云散,红毛喉间紧了紧,面前是族长特制的结界,凭他现在的修为没有办法破除。

见一还是那么笑着。

他向他招了招枯瘦如柴的手,红毛红着眼眶走近。

“小九,别为我伤心,我都是自愿的。”

红毛第一次感觉心里这么难受。

刚刚还是圆月初升,深山在这个时候却下起了绵绵细雨。

见一低下头,手里紧紧捏着一枚已经旧了陈色的木像。

“唯有遇到他,我才觉得活着原来可以有这么开心的时候。”

奶奶叹着气的声音在耳边忽然清晰的回荡。

红毛看着这样的见一,终于明白了点什么。

他们狐族最难渡的劫。

是情劫。

红毛对此嗤之以鼻。

“奶奶,我才不会对那些渺小而又贪婪无比的人类动心。”从石头上翻身下来,红毛向九清婆婆说道。

阳光明媚,照耀在他的红瞳里闪着琉璃的色彩。

“我一定可以成仙的!”


(二)

贺天这是第二次从宫里偷偷溜了出来。

贵为皇子,不是要遵守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规矩,就是要成天被太傅拿根粗粗的藤条训,一言一行皆不能出任何差错,骨子里从小有一股渴望自由的贺天当真厌透了自己出生在皇宫,这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怎么也冲不出去的牢笼,心生厌烦。

太子贺呈和他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贺天生来随性,因年纪最小恃宠而骄,想要出宫溜达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见左右拦不住,便让自己的贴身侍卫白展跟着去。

贺天很不愿意。

“皇兄!我都跟着展将军学了这么多年的功夫了,我可以保护好自己的!”要白展那张死人脸跟在屁股身后,他还怎么去万花丛中游?

贺天不喜欢宫里那些莺莺燕燕,也不喜欢父皇母后给自己安排的世家名门,总感觉她们那些娇滴滴一脸谄媚的样子都是奔着自己的身份来的。谁让他是皇子呢,做了皇妃那就一辈子享尽荣华富贵,不怪那些一心想飞黄腾达的女子挤破了脑袋都想要往他身边凑。

想要离开皇宫那是不可能了,贺天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能求一生一世人。

不觊觎地位,愿与他以后能远离皇族纷争过清静生活的善良女子。

所以,要是白展跟着去的话,把姑娘吓跑了怎么办!

贺呈当然对贺天的反抗不同意。

“外面不比皇宫,所有人都让着你护着你,人心狡诈,身边有个人跟着,到时也能护着你一二。”

见是推脱不掉了,但看了眼身边万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贺天还想再挣扎一下。

“皇兄,随便谁都好,能不能别让他去?”

贺呈冷哼一声。

“那孙璟怎么样?”

贺天眉眼突突了两下,“皇兄,你原本就没打算让白展跟着我去吧?”

他的皇兄一身明黄色蟒袍,在御花园的小池边很认真的喂着里面七彩斑斓的锦鲤。

“那是自然,白展从小就在我身边伺候着,他跟你去了谁来伺候我?”

整天把皇宫弄得鸡飞狗跳的贺天难得有了这种被人戏耍的滋味。

“皇兄你难道不知道孙璟是女儿身吗?”

贺呈回答的漫不经心,“知道啊。”

“那你怎么!......”

“小天,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道理。”转过身,贺呈拍了拍贺天的肩膀,“母后近来身体不适,太医说需有一方药引,母后的病才能有所好转。”

贺天还是不解,“那这和孙璟有什么关系?”

他才年方十八,还不到弱冠之年,贺呈不想让贺天在天真烂漫的岁月知道太多的事情。

而且,他也不信那些神鬼之说。

可贺呈信。

力道不轻的刮了下贺天的鼻子,贺呈笑的宠溺,“总之,你能出宫的唯一条件,就是必须让孙国护法的徒弟陪着你,不然你就在宫里好好呆着,哪都别想去。”

贺呈走的老远,贺天还忍不住在背后不停的朝着那宽大的背影做着鬼脸。

幽静的御花园小道上,白展在身后静悄悄的跟着,路过一个假山时,走的好好的贺呈忽然转过身,将他的侍从逼到了退无可退的石壁上,眼神也不再似刚才面对贺天时的从容优雅。

里面,积满了对眼前这个人道不清楚的情愫。

“我让你跟着小天,你很乐意是吗?”

白展天生一头白发,身为太子贴身侍卫,他的武功都是大内首领亲自教的,身手自然不在话下。贺呈靠近时,他自然的敛了气息,这里常常有禁卫军巡视,发现他们就不好了。

看白展心里还转着别的心思,贺呈挑过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与自己对视。

“我在问你话。”

蛇立对这样的距离很抗拒,“殿下,卑职.......”

“够了!”听到他这样恭敬职守的称谓心头涌起阵阵不快,贺呈怒甩衣袖离去。

“去正殿门口跪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准起来!”

“........”又不知道是哪里惹了这位爷不高兴,纵使白站再一丝不苟,心里也有点憋屈。

太子殿下以前和他关系极好,可自从皇上给他赐了婚之后,便待他一日不如一日。

所以,陪着十三皇子也会好点的吧。

至少不会这么尴尬。


(三)

红毛知道自己上半辈子肯定是过的太一帆风顺了,不然这刚下山怎么老天爷就迫不及待的给他送了一份“见面礼”。

下山前,奶奶特意嘱咐过他,他们狐族生来魅惑,他即使是男性,也长得明眸锆齿,唇红齿白的,不比天上那些仙子们差。怕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对他起了什么邪念,虽说他们有法术护身,可对方终究是凡人,伤了或者失手杀了,那都是有损修为的事,让他走到哪都得带着面纱蒙面,不以真面目示人。

所以,他一身浅黄色衣衫,火红的长发直达腰际,轻透的面纱把他的面容遮的若隐若现,九清婆婆聪明一世,难得想要保护好自己一手拉拔大的小九尾狐,却不想这样蒙了面纱的红毛看起来更清新雅致,想让人一窥他朦胧面纱下到底是怎样的一副惊世容颜。

红毛才下山不久,就遇到了难事。

而且还是一帮。

“哟,这是哪家出来的小娘子,如此窈窕。”

劫匪向来在深山老林抢过路人为生,遇到一两个漂亮的姑娘劫回去做压寨夫人也是常有的事,红毛身段纤纤,光是背影就惹人遐想不已,他又蒙着面纱,劫匪们把他想当然的视作女人。

他们被眼前的美景冲昏了头,却不想这人迹罕至的地方怎么会有人单独到此。

“姑娘这是要往哪里去啊?”

红毛不谙世事,虽然对方的嘴脸有些丑恶,可没往别的地方多想。

他老实回答,“我要往人多的地方去,想吃糖葫芦。”

几个劫匪哈哈大笑起来。

“那哥几个带你去吃糖葫芦好不好呀?”

说着,他们三五个凑上来,把红毛渐渐围拢住。

一身男装的孙璟坐在马上,她和贺天走了半路,想要去京城脚下的一个小集镇上,天快黑了,特意抄了近路,结果一眼就看到了前方有贼人拦路抢劫。

对方还是手无寸铁的女子。

“十三殿下,”她已经秉不住气了,向贺天请示,“我去去就回。”

嘴里叼着根不知道哪折来的狗尾巴草,贺天不知道第几次发牢骚,“都说了在外面要叫我公子公子,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你皇主子是吗?”

孙璟喝住了马,“是,属下谨记。”

贺天这才懒洋洋的往前面看去。

红毛对靠自己越来越近的几个劫匪终于察觉出些不妥,他们身上的味道太呛人了,又臭又难闻。

纤细的鼻翼动了动,红毛在宽大衣袖下的手握紧成拳。

他们居然敢对他动坏脑筋!

也不看看惹的是谁!

贺天拦下了想要拔剑上前的孙璟。

“公子?”

漆黑的眸子里映着那一抹红色的身影,贺天在染红了半边天的晚霞之下眯了眯眼。

“再等等。”

而那时,红毛已经出手了。

从小和白展一起经过训练的孙璟虽在早些日子被孙国护法收入关门弟子,一心钻研道法之术,可身手也算得上是大内高手,否则贺呈也不会放心她一人伴随贺天左右。

然而就在刚刚,她想要搭救的这名女子,她看似身量纤纤,弱不禁风的样子,但孙璟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那边围着她转悠的五六名劫匪已然被撂倒在地上,旁边剩下的几个劫匪看到这一阵仗,纷纷四散逃窜。

她不禁在心里暗暗赞叹,实在是不可多见的好身手。

红毛掸了掸身上的灰,干净的脚撵了撵在他脚边的一个劫匪,看他疼的脸都扭曲的样子就直乐。

“走呀,不是说要带我去吃糖葫芦吗?”

“不不不!.......”那劫匪只差胆没被吓破了,“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们这些小人一般见识。”

——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到万不得已之处,切勿伤人性命。

奶奶说这句话时神情严肃,红毛把她反复叨叨了半天的嘱咐早就忘却在了脑后,唯有这一句,他谨记在心。

红毛眉毛一凛,没再为难劫匪。

“滚!”

那些劫匪见红毛饶了他们一命,也不管身上疼的有多厉害,咬着牙想要逃走,一支飞镖直直的射了过来,“蹭”地扎在他们眼前的树干上。

仅差分毫,就能扎入那名带头劫匪的眼睛。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竟敢强抢良家妇女之财,眼里还有没有王法!”

偏中性的嗓音刚刚落下,孙璟就已经站在了劫匪面前。

贺天则在后面牵了两头马,黑着脸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好你个孙璟,想出头想疯了吧,竟然让本皇子给你牵马,你活腻歪了!

孙璟径直拔出了剑,剑锋直指一个劫匪的喉咙。

“跟我去见官府,你们如果敢逃,我立刻就地正法!”

红毛觉得自己没什么事了,转身想走。

孙璟赶忙叫住他。

“姑娘留步!”

红毛回头,“怎么了?”

量那几个贼也不敢在眼皮子底下逃跑,孙璟把剑收回鞘,走到了红毛跟前,两人竟身高也差不多。

那时,孙璟丝毫没怀疑红毛是男儿身,她以为自己的身高在女人堆里够出众了,没想到这一出宫就碰到了一个,看来师傅说的话也不全对嘛。

“姑娘虽然有好身手,但孤身一人赶路总有不妥,姑娘如果不嫌弃的话,我和我家公子暂送你一程吧。”

手里还牵着两头马的贺天不高兴了,“喂喂喂!孙璟!你说话有经过我这个公子同意吗?!”

孙璟头也不回,继续对着红毛,“我家公子是热心肠,他就是嘴巴毒了点,刀子嘴豆腐心而已。”

贺天在后面气的肝疼。

皇兄,我可以杀了这丫头吧?!绝对可以的吧!

他极不高兴的瞥了红毛一眼,红毛也朝他这个方向看去。

贺天自然没忘记他这次出宫的初衷。

红毛眨了眨眼睛,眼神透亮,和他对上视线的那一刻,贺天莫名心晃了几下。

“呀!”红毛忽然指着他叫了一下。

贺天以为自己的心思被看穿了,捂着胸口跟着叫了一声,“怎么了?!”

红毛飞快从他身边窜了过去。

“兔子!”

孙璟站在旁边哑口无言。

贺天这转身的功夫,红毛已经把刚才瞧见的野兔给抓住了,揪着兔耳朵,兔子的四肢还在扑腾着,他下山有好几个时辰了,肚子早饿了,掀开蒙着的面纱,张嘴就要朝兔子的颈窝咬下去。

贺天和一旁的劫匪都瞪大了眼睛。

红毛面纱拿下,白皙的脖颈一览无余,孙璟眼尖的注意到了他喉间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的喉结。

什么!竟是个男的?!

旁边站着的贺天半天没有动静。

.........他生在帝皇家,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可见到了眼前这个人,他竟觉得自己之前停留在美人的定义简直就是肤浅。

虽然........

贺天也注意到了红毛突出的喉结。

是个男的。

而一心只在兔子上的红毛已经把兔子给咬死了,他刚想大口朵颐一番,才发现身后站着一群快要石化的人。

他满嘴兔毛,嘴边还沾了几滴血,看了看贺天直愣愣的眼神,又望了望手里的兔子。

不舍得的咽了口口水,他把兔子递了过去。

“如果你很饿的话,那就先给你吃吧。”

贺天:“.........”

孙璟忽然惊慌起来,“公子,你怎么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贺天只觉得鼻间一热,很随意的抹了把脸。

一手的血。

完了。


评论(17)

热度(340)